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凡川掌派
    [.huju.][.huju.][]

    就在这位弟子的话音刚刚落下后  场面再次开始逐渐沸腾起來  附和声更是此起彼伏  不过大部分人嘴里念叨的都是说凡川这个想法  有些怎么怎么不切实际  不过说到底  这些弟子却并沒有直接的表现出來极度抵触的样子

    毕竟此时凡川手里拿着的是言慕岸所记录的灵集简  这对于修为境界高深的修真者  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何况还是这些修为境界不等的修真弟子

    看到场下议论纷纷  凡川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决断了  对于这些弟子的反应  更是难以理解  放着这么好的修炼之法  却不想要  这是为什么

    “小师叔  此事不可莽撞  ”

    就在这时凡川犹豫难下决定的时候  突然一声熟悉的话音  从不远处传到了凡川的耳朵里

    听到声音  凡川英俊的脸上淡淡的笑起  接着立即向着声音所传來之处看去  只见依旧是一袭白袍的孤景然  此时正向着凡川所站的高台飞來

    而这时本來在场下讨论不停的孤真派修真弟子  在见到孤景然出现后  全都立即安静了下來  而且全都是一副恭敬的样子看着孤景然的身影

    “拜见掌派真人  ”

    就在孤景然刚刚站立到凡川身边后  此时场下异常安静的众位修真弟子  立即躬身施礼大喊出声道

    而此时的孤景然在听到众位弟子的拜见后  并沒有急着与弟子们解释什么  而是先注视着凡川  然后温声说道:“小师叔  这个创派祖师的灵集简  依老夫看  还是不要传授了吧  这就违反了修真界的规定了  ”

    “规定  ”凡川很是疑惑

    “恩  确实违反了规定……”接着孤景然把修真界里关于宗师级灵集简传承的规定  与凡川详细的说了一番  其中自然提起到了关于宗师级灵集简传承  会导致修真界不平衡的言论

    “哦  原來是这样啊……”

    听完了孤景然的复述  凡川这才知道了其中的要害  不过依凡川來看  其实这只是一个名义上象征性的规定  谁能保证别的门派沒有传承宗师级的灵集简  再说就算别人传承了  其他门派也不知道啊  何來修真界的平衡  只要沒有爆发修真界混战  根本就看不出來平衡啊

    想到此处  凡川瞬间理解了其中的意思  估计孤景然只是被孤真派严格的规矩给束缚了  并沒有想太多为什么  不过这让凡川看來  传承灵集简一事  并不是不可取  关键是要看怎么取

    接着只见凡川像是做了一个决定一样  先是对着孤景然点了点头  随即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你看这样行不行  我们來立一个规矩  要弟子们必须突破到了元真期  才方可能参悟这灵集简里的东西  如何  ”

    “小师叔  这样不好吧  ”听到了凡川的话  孤景然还是露出着一副为难的样子

    看到孤景然的态度  凡川立即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你看啊  小子给你分析一下  咱们暂且不说这规矩是件华而不实的东西  咱们就说咱们门派如今的情况  第一遭遇兽人袭击  这对于所有的弟子  都造成了不小的恐慌  而且在他们的心里已经留下了被屠杀的心结  如果他们的修为境界还是只停留在原地  那么下次兽人袭击  我们该怎么办  还是坐以待毙吗  所以说能快速的提升弟子们的修为境界  这样对于孤真派來说  只有好处  沒有坏处  如果掌派前辈说那些兽人是冲我來的  那好  我可以离开孤真派  从而牵引那些兽人的视线  不过谁能保证那些兽人不会再次偷袭孤真派呢  对吧  我以后要去寻找那些兽人  所以我注定也不会久留孤真派  那么这些弟子怎么办  ”

    说着话  凡川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咱们再说其二  就是掌派前辈马上就面临着飞升仙界了  那么就算是小子我接任了下一代的掌派位置  可小子我的能力怎么可能比得过掌派前辈  那么孤真派势必面临着落魄的局面  我想这也不是我师尊言慕岸他老人家所想要看到的吧  所以  总而言之  咱们孤真派现今的情况  就需要面临一次改革  从而提升总体的能力  我们不为抢夺修真界的什么名分  我们只需要防患于未然  掌派前辈  你说呢  ”

    听完了凡川这一篇长篇大论之后  只见孤景然的状态明显有了改变  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坚定拒绝  似乎有了一丝恻隐之心

    而凡川在看到这丝恻隐之心后  立即趁机再次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咱们要为整个孤真派的弟子们着想  他们的生死  降直接的决定着孤真派以后的去留  ”

    “呃……”孤景然的语气终于有了些颤动  接着沒等凡川再次火上浇油的时候  只见孤景然突然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看着孤景然的样子  凡川很奇怪  正想出声相问时  只听孤景然却抢先了出声说道:“那好吧  咱们暂且就试一下  小师叔所言甚是啊  都怪老夫眼拙  沒能及时的参悟透小师叔的心意  看來还是老夫愚钝了  小师叔的能力  实在是让老夫为之感叹  而且之前小师叔所说的话  老夫在易心阁里通过隔空传音  也都听到了  小师叔不愧是为年轻有为啊  更是机智多谋  老夫佩服的五体投地  看來下一代的掌派之位  小师叔是绝对有能力担当的  小师叔……”

    “哈哈  掌派前辈太过奖了  ”

    听到孤景然答应  凡川很是高兴  不过在凡川听到孤景然又把话題扯到关于掌派位置之时  凡川立即插话打断了孤景然的话  随即趁着孤景然错愕的空闲  凡川立即转身再次看向场下的众多弟子

    “大家以后可以参悟咱们创派祖师的灵集简了  不过……”

    接着凡川把参悟灵集简所需的条件  和注意的事项  对着场下的弟子们一一的交待了一番  其中的话題  无非就是要弟子们必须先突破元真期修为境界  才可参悟灵集简  然后不能把此时外传出去  更不能把灵集简里的内容传播出去  否则将遭到全派的追杀  在说到追杀时  凡川刻意的加强了语气

    而此时场下的众位弟子  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  无不露出着一副欣喜的样子  不过从这些人的眉目间  还能看到众位弟子对凡川的恭敬之色

    不得不说  凡川这招恩威并施的办法  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其实凡川能说服孤景然  并不是孤景然通人情事理  只是凡川的身份相当于孤景然的小师叔  这对于上下级等级比较严格的孤真派來说  凡川的话  无异就像是言慕岸的话  总有些让人无法抗拒的奇效

    而现在场下众位弟子  能欣然的接受此事  其实也和着孤景然的态度  有着极大的关系  说到底  凡川只算是孤真派的辈分比较高的一个人  但说在威望的方面  最终的话语权  其实还是在孤景然的手里  这一点也是由从孤真派上下级分明的严格规矩上所渲染下來的

    “师叔祖万岁  掌派真人万岁  ”

    就在这时  场下突然有位弟子大喊了起來  而且从声音的响度上來听  这位弟子在喊话的时候  一定是夹杂了真气力道  所以此时这句喊话  更是响彻了全场

    而就在这位弟子的喊话刚刚落下之后  场下其他的弟子也开始附和了  一时间  整个场面的局势混乱了起來  声音更是此起彼伏  想要完完全全的听清一句话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凡川看到这一景象  并沒有出声制止  只是面带着微笑的看着场下

    而凡川不知道的是  凡川今天的讲话  包括说出的那三件事  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孤真派众多弟子的心中  而此时凡川在孤真派的形象  也从一开始的小有名气  变成了现在的大红大紫  甚至都超过了孤景然  而且在各方面的权利上  众多弟子也开始向着凡川的方向倾斜

    “大家安静下  ”

    这时就在场下沸沸扬扬了一会儿之后  孤景然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喧闹了  于是只见孤景然先是对着场下大喊了一声之后  随即又抬手捋了捋自己的长长的白胡子  等到场面再次恢复了安静之后  孤景然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大家应该知道  老夫即将飞升仙界  也就是从今日起  老夫便不再多管门下之时  找一处隐蔽之地  等待仙界召唤  所以趁今日之盛世  老夫再多说一件事  与大家商量一下  那就是老夫决定下一代的掌派  就是凡川小师叔  也就是说  从今日起  凡川小师叔就是孤真派新掌派  ”

    孤景然说完  语气很是坚定  似乎沒有商量的余地  要是按照凡川來说  即使是决定的事情  那么也要请教一下别人的想法  可是孤景然却不同  他说的这句话  不像是在商量一件事  倒像是在决定一件事  而且是那种别人不敢违背的事情

    听完孤景然的话  凡川有些苦恼  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孤真派毕竟是言慕岸一手创办的  而且孤景然又对自己有恩  所以一时间  凡川都不知道该如何做了

    可正在此时凡川苦恼的时候  场下却再一次的沸腾两人起來  而且这次的沸腾指数  可谓是整场以來  最高的沸腾

    只听每个弟子嘴里都大喊大叫着:“好  支持凡川师叔祖登坐掌派之位  ”

    “支持师叔祖  ”

    “支持  ”

    一时间  场下混乱不堪  每个弟子脸上不但挂着难以掩饰的兴奋和高兴  而且每人都不停的高声大喊大叫着  似乎今天是他们一生最高兴的一天

    等着场面逐渐的缓和了一些之后  孤景然这时对着场下挥了挥手  示意安静  接着再次出声说道:“你们还不快拜见掌派  ”

    就在孤景然话音刚刚落下  场下立即传來了众人一句异口同声的大叫:“拜见凡川掌派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