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恩威并驱
    [.huju.][.huju.][]

    见众多弟子们的情绪已经高昂起來  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接着凡川又抬手以示让众人安静下來  似又下话要说

    而这时的众多弟子  在见到凡川的手势后  立即也都识趣的安静下來  不过从这些人此时红光满面的样子來看  他们似乎还沉浸在凡川刚刚的善意谎话里

    等到场面再一次的安静了下來之后  凡川再次清了清嗓子  随即对着场下众多弟子  再次出声说道:“好啦  那么下面说第二件事情  那么这第二件事情就是  大家都知道  掌派真人可能最近就要飞升仙界  位列仙班了  也就是在修真界的修为境界  已经达到了巅峰  需要飞升仙界  才能得以再修道  而且我相信  在座的众位兄弟  也都有飞升的那天  只是看你们修炼的用心不用心了  恩  闲话少说  咱们说正題  掌派真人飞升  那么也就是意味着孤真派失去了掌派  那么孤真派就处于无主的状态了  这样可不行  古人云  所谓无主无复兴  也就是说  我们尽快要决定下一代的孤真派掌派  那么到时候等掌派真人飞升后  这个位置就可以衔接而上  从而不会影响到大家的修炼  那么  接下來大家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报出一下自己内心认为可以担任这下一代掌派的人选  ”

    就在凡川的话音落下后  场面再一次的沸腾了起來  不过这次的沸腾和刚刚比起來  有些萎靡  原因不外乎两个  那么就是有的弟子在得知孤景然掌派真人要飞升时  有些不舍  以至于面露出一丝甘苦之色  不过也有的弟子  则是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自己内心的人选  不过在谈论下一代掌派人选的这些弟子  却全都时不时的向着凡川投來异样的目光  这让凡川有些不解  不过场下人人讨论的这么积极  凡川索性就等上了一会儿  并沒有及时的叫停这些人

    不过就在凡川这时正准备等待片刻的时候  忽然一个异常响亮的声音  从人群中传了出來  而且这句极响的话音落下后  竟然引起了连锁反应  以至于场面顿时失控了

    “我选师叔祖做下一代掌派  ”

    只听到一声震撼的声响  传彻了空中

    接着场下的附和话音  也接连着大喊了起來

    “对  我拥戴师叔祖做下一代掌派  ”

    “我也拥戴  ”

    “师叔祖不但年轻有为  而且还是我派创派师祖的关门弟子  所以下一代的掌派位置  非师叔祖莫属  ”

    “是啊  我们拥戴师叔祖  ”

    这时场下的气氛到达了最高点  人人撕心裂肺的喊话  以至于整个孤真派  都沉溺在了阵阵的回音之中  甚至都有想要冲破人的耳膜的迹象  很是喧闹

    “我也拥戴师叔祖  ”

    这时  一句令凡川感到熟悉的话音  忽然传入了凡川的耳朵里  分析着这句话的來源  凡川突然把目光看向了刚刚下台的左印  只见此时的左印正兴高采烈的高举着双手  同时还在大喊着拥戴凡川

    看到这一幕  凡川有些诧异  因为凡川知道左印是孤真派的掌派大弟子  要是按照自古以來的规矩  那么左印便是孤真派下一代的掌派  而凡川突然的出现  从某种意义上來讲  其实算是抢两人左印的位置  可是为什么如今的左印不但不记恨凡川  还拥戴凡川

    想了许久  凡川还是沒有一丝头绪  不过凡川内心的想法  还是不想做这孤真派的掌派  可是之前孤景然的相求  又让凡川有些难以抉择  最终想了许久  凡川决定还是先顺其自然  而且眼前的混乱状况  不能再持久下去了  不然会出事的

    想到此处  于是只见凡川抽出了一丝真气  “唰”的一下击向了空中  接着只见泛着紫芒的真气流  像是一条上古神龙一样  在空中盘旋了几圈之后  忽然“咣”的一声炸开了  炸开的声响很是震撼  以至于场下的众多弟子  顿时被这声震响给吸引了过去

    就在众多弟子的目光被震响吸引过去的瞬间  凡川立即大喊了一声:“大家安静下  ”

    由于凡川的喊话里夹杂着真气的力道  于是这声响就像是余音绕梁般的盘旋在了众多弟子的身边  而且让这些弟子  瞬间被这声音给制止住  由于场面瞬间安静了下來

    见场面已经安静下來  凡川立即趁着机会  再次出声说道:“大家安静  关于下一代掌派之事  咱们先暂且不说了  到时候让掌派真人來决定吧  那么接下來  我要说第三件事  ”说着话  凡川的声音顿了顿  接着只听凡川再次出声说道:“那么这第三件事  我想对于大家來说  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那就是这个  ”

    说着话  只见凡川手间突然一道流光闪过  等再看向凡川手里的时候  只见此时凡川的手里  已赫然的出现了一个灵集简

    不过这个灵集简对于场下的众多弟子们來说  并沒有什么好稀奇的  因为这灵集简就是孤真派所用的灵集简  只要是门下有着元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弟子  基本上人人都有一个这样的灵集简  以用來记录自己的修炼技巧  以及一些修炼中的心得

    可是场下这些弟子们却不知道  此时凡川手里这个灵集简  其实是之前言慕岸留给凡川的灵集简  而这个灵集简里记录的  全都是言慕岸之前的修炼之法和一些修炼心得  这对于修真者來说  那可是可望不可及的东西  因为从某种意义上來说  只要是能参悟透这灵集简里的东西  那自身的修为境界不但可以迅速提升  而且对于修炼的攻击手法和一些防御之法  那更是如虎添翼  反正总而言之  像言慕岸留下的这样一件灵集简  对于孤真派  甚至对于整个修真界來说  那都是奇宝

    此时凡川拿着手里的灵集简  看着场下众人投來不解的目光  凡川瞬间想到了其中的问題  于是凡川接着立即再次出声说道:“可能大家都知道  这只是一个修真者常用的灵集简  但是我要说的是  这件灵集简里记录的东西  全都是我师尊  也就是咱们的创派祖师  言慕岸他老人家所留下來的  里面的内容  那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

    就在凡川的话音落下之后  只见场下的众多弟子  本來还是一副不解的样子  接着所有人竟呈现出了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似乎是很难相信眼前所听到看到的是真实的  甚至有的修真弟子  竟屈身对着凡川跪了下來  似在对凡川示敬  又似在对凡川手里的灵集简示敬  不过总之而已  此时场下的所有人  包括不是孤真派殿外冷剑  也都露出了一副极度惊讶和震撼的样子

    看到场下所有人的样子  凡川微微的笑了一下  沒等众人反应过來  凡川接着再次出声说道:“接下來  我要把这个灵集简里所记录的东西  全部的传授给你们  让你们也能寻觅到高级的修炼之法  和参悟到一些高级的修炼心得  ”

    凡川这句话  如同一个淹沒了的炸雷一样  无声无息的沉在了人群中  凡川本來以为场下会再次沸腾起來  可是出乎凡川意料的是  此时场下竟然依旧是如刚刚那般寂静  只是此时与刚刚有些不同的是  这时候的场面很冷  像是被定格了一样  所有人却都用着看怪物一样的眼神  紧紧的盯着凡川  却始终沒有人出声说话  而且还有一点让凡川疑惑的是  此时场下这些人  竟然还是保持着之前的目瞪口呆的样子  而且此时众人的嘴  长的似乎更大

    看到这一切  凡川有些费解  其实凡川所想的很简单  就是把言慕岸留下的这些修炼之法和修炼心得  全都分享给孤真派的修真弟子们  此想法不仅仅是凡川想要让这些弟子们迅速提升修为境界  主要是凡川想要以此來壮大孤真派  从而内心不会愧对自己的老白师尊言慕岸  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点是  就是凡川知道这灵集简里所记录的攻击手法  是有着天神之力般的霸道  就单单从之前凡川斩断冷剑手臂那次说起  就能足以证明  因为那次凡川与冷剑的决斗  其实就只是参悟了一点点灵集简里的攻击手法  却能收的如此奇效  这就是凡川想要壮大孤真派的根源所在

    可是  凡川不知道的是  在修真界里有个传统  那就是准备飞升仙界的掌派宗师  绝不能把自己毕生的修炼之法和修炼心得  传授给弟子  或者还滞留在修真界的修真者  特别像是孤真派这样规矩严格的门派  更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其实原因很简单  因为每一个人  每一个修真者  在修炼的最初全都是依靠师门  可在在修炼到后期的时候  修真者所拥有的修炼之法和修炼心得  已是自身所就  独一无二的了  如果传授于其他人  或者自己门下的弟子  那么这些弟子虽然可以快速的提升修为境界  可是他们最终的修炼方式  却也模仿了这位授法之人  以至于不会再有自己的修炼心得  不过话再说回來  其实这并不算什么  因为可以快速的提升修为境界  即使到后期沒有自己的修炼心得  那么能继承宗师的传承  还是修真界里所有修真弟子向往的

    而为什么修真界会有这个规矩呢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  这样会打破修真界的平衡  出现上下极大的落差  就这么简单  而且这才是重点  至于之前那样说弟子到后期会沒有自己的修炼心得  其实是有些华而不实  最重要的就只是要保持修真界的平衡

    “师叔祖  我……我们不敢要……”

    这时  寂静的场下  传來了一位弟子弱弱的说话声

    虽然这位弟子的说话声音很低  但是在此时如此寂静的场面下  这句话却如尖刀一般  狠狠的刺着所有人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