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聚众讲话
    [.huju.][.huju.][]

    郑塘和安泽天都跳上石堆之后  凡川感觉这样说话确实不雅  也太不方便  于是又和着郑塘和安泽天两人  一同跳到了石堆的外围  也就是冷剑和丘尘的身边

    刚刚站在了地面上  凡川面露着喜色  先是立即伸手拍了拍郑塘的肩膀  又伸手摸了摸安泽天的脑袋  接着出声说道:“你们两个可以啊  还是专用地修炼  待遇真不错  哈哈  ”

    听到凡川的笑谈  郑塘和安泽天有些尴尬  但郑塘和安泽天还是立即异口同声的出声说道:“师尊  小川哥哥  你是什么时候回來的啊  ”

    “恩  刚刚回來  是因为有点小事  怎么样  你们俩在孤真派修炼还习惯吗  ”凡川温声说道

    凡川话音刚刚落下  这次是安泽天抢先了出声说道:“小川哥哥  我们在这修炼很好  不但师门很照顾我们  而且郑塘大哥也特别照顾我  ”

    听到安泽天的话  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而凡川又想到了郑塘之前挡住安泽天的一幕  凡川再次很是欣慰的对着郑塘点了点头  接着出声说道:“恩  你们互相帮助  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画面  只要你们好好修炼  我就放心了  ”

    凡川的话说的很温柔  就仿佛像是在对自己的孩子说话一般  是一种亦师亦友的样子  让人感觉很是温馨

    “郑塘谨遵师尊的话  一定会照顾好天弟的  ”郑塘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

    看到郑塘还是一副古板的样子  凡川有些别扭  但是终归是性格所致  这东西不是强求可來的  于是凡川也就作罢  随即只见凡川对着两人微笑着再次出声说道:“恩  那好  走吧  咱们现在去师门里  我要说些事情  当然  你们两个也可以参与  ”

    说着话  只见凡川并沒有及时跨步离开  而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接着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  只见凡川的身上突然一道青芒闪过  接着只见凡川的身边  悬浮着一把飞剑  这把飞剑  正是之前淮臣送给凡川  而凡川也一直用了很久的碎星飞剑

    接着只见凡川突然把飞剑挪移到了郑塘的身边  接着只听凡川对着郑塘出声说道:“郑塘  我作为你的师尊  不但沒有教过你什么  而且也沒有实现过一个作为师尊该有的样子  这把碎星飞剑  是伴随我已久的飞剑  是之前我在夜月门的时候  夜月门的前任宗主送给我的  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你之前的那把飞剑就不要用了吧  这也算是为师对你的一点点补偿  ”

    凡川说完  立即抬手抽出一道真气  用真气强行的把碎星飞剑压制到了郑塘的脚下

    而此时的郑塘  在看到脚下盘旋着的碎星飞剑后  不禁的有些激动  但是从此时郑塘的眉目间  还是能发现郑塘有着一丝异样之色  似有些受之有愧的样子

    “师尊  徒儿沒事  这……”郑塘明显有些难为情

    见状  凡川笑了笑  接着出声说道:“不用客气  这算是为师对你的补偿  不要想太多  ”说着话  凡川又看向了安泽天  接着出声说道:“至于天弟呢  等我忙完最近这一些事  我会为你量身找一把飞剑  不过天弟要用心修炼  早日突破元真期  才可驾驭飞剑的哦  ”

    “恩  小川哥哥  我会努力的  ”安泽天对着凡川自信的出声说道

    “那好  走吧  ”凡川说完  随即伸手带着安泽天  率先的飞向了空中  等着其他人也都升空之后  一群人  浩浩荡荡的向着孤真派平时弟子们切磋的空地处飞去

    而这时在孤真派的切磋空地处  此时已站满了人  还有一些人正快速的加入人群中  有的在好奇聊天说凡川召集他们的目的  有的则是在闭目养神  甚至有的还在为门派之前的遇袭  而感到惊恐  反正就是人來人往  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

    “师叔祖  前面就是平时师兄弟们切磋的空地了  ”

    这时正在跟着凡川飞行着的丘尘  忽然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处位置  出声说道

    听到丘尘的话  凡川点了点头  因为凡川刚刚已经感受到了诸多的真气波动  于是接着凡川让几人全都降落在了地面上  徒步向着空地走去

    几人只是走了些许近的距离  在转了一个弯之后  眼前豁然开朗  而此时映入凡川几人眼里的  正是人山人海的景象  熙熙攘攘的孤真派弟子站满了整个切磋空地  以至于此时的空气  显得都有些让人窒息和压抑

    “师叔祖來了  ”

    “是啊  师叔祖來了  大家快站成整齐列排  ”

    就在凡川几人刚刚走进切磋空地的时候  场地里的弟子发现了凡川几人  于是有几位弟子立即出声大喊道  而且在这几位弟子大喊之后  其他弟子也都发现了凡川的出现  于是人群开始有些慌乱  大家都在整齐的列队  以表示对凡川的到來而作欢迎仪式

    而此时在空地的站台上方  左印正紧张的站在上面  等左印也看到了凡川的出现后  于是立即下令让场下殿外弟子们安静  沒用一会儿  场面就顺势安静了下來  此时空气里只能听到众多弟子的喘息声

    凡川见状  很是欣慰  这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因为之前凡川预想孤真派的弟子们可能不会來齐  而且就算來了  也可能不会听令于自己这个一步青云的师叔祖  可是当凡川看清了眼前的状况后  还是不禁的为这场面感到惊讶  同时凡川还有着一丝高兴  因为这众多弟子  能全部到齐  而且在自己出现后  还能立即安静下來  这何尝不是对凡川的尊敬

    接着凡川快步的走向了此时左印站着的高台  而刚才还跟着凡川的冷剑  以及丘尘等人  则识趣的站在了高台下方  不过位置距离凡川很近

    等凡川走上高台之后  左印立即跑向了凡川  接着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随即出声说道:“师叔祖  如今在门派里修炼的弟子  弟子都帮师叔祖叫來了  不过有些弟子现在还云游在外  或者有公务缠身  不能及时回來  这个……还望师叔祖谅解  ”

    “恩  沒事  这就已经远远的够了  左印兄弟  劳累你了  ”凡川对着左印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无事  那弟子就先行退下了  ”左印恭敬的出声说道

    “恩  ”凡川对着左印点了点头  表示认可

    接着只见左印立即快速的跑下了高台  与冷剑和丘尘站在了一起  而此时高台上  则只独留下了凡川一人

    而此时场下的气氛  显得有些尴尬了起來  倒不是说凡川的出现  使气氛变得尴尬  倒是因为太安静  才显得有些尴尬

    为了缓解这些尴尬  凡川立即清了清嗓子  接着在自己的语音里融入了一丝丝真气  以至于话音可以传播的更远  这样也就可以让站在后面的弟子们也能听到

    “众位兄弟  我就不自我介绍了吧  今天召集大家而來  只是相对大家说几句话  ”凡川扯着嗓子  对着台下大喊道

    “谨遵师叔祖之令  ”

    就在凡川话音刚刚落下  回应的却是整场弟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声响很大  以至于凡川都不自觉的向后撤了几步

    等稳定了身形之后  凡川有些尴尬的对着场下的众多弟子摆了摆手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今天呢  我说三件事  那么第一件事  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关于之前我们师门被袭击之事  那三位袭击之人的身份  我和掌派前辈已经弄清楚了  而且也找到了应对措施  不过这个就不和你们细说了  由我和掌派前辈來处理就好  那么接下來只等着鱼儿上钩  或者我们主动出击  反正这件事以后对我们孤真派  已经构不成威胁了  而至于之前为了师门而丧命的那些兄弟  我感到很抱歉  沒能及时回來保护他们  而如今我们也只能在心里缅怀他们  不过话说到此  接下來我想看到的是  咱们孤真派还要一如既往的努力  这一页算是翻过去了  以后咱们不要提  当然如果个别人想提  那也沒办法  只能令其逐出师门  不过我相信  大家都是会有觉悟的  总而言之吧  以后大家还是和以往一样  好好修炼  至于这个袭击的事  我们已经能全然的掌握在手了  ”

    “好啊  好啊  我们终于不用担心那些偷袭的人啦  师叔祖威武  ”

    “拥戴师叔祖  ”

    就在此时凡川的话音落下后  场面顿时沸腾了起來  只见人人都挥动着双手  似在表示胜利之意  特别是一些之前对于袭击之事  还潜藏于心的弟子  此刻更是满面的喜悦  像是已经把之前的恐慌给抛到了脑后

    不得不说  凡川的这番话  已经激励起來了众多孤真派弟子们的心  以致于孤真派再次恢复到了以前的和睦景象

    看着眼前众多弟子的喝彩  凡川内心却一阵阵的唏嘘  因为凡川知道  其实这些话自己只是充其量來安慰他们  说自己搞明白了袭击者身份  而且还找到了对付袭击者的应对措施  这一切都只是天方夜谭  不过凡川深知  眼下最重要的则是军心  因为在很多时候  只要是军心不稳  那么一切都是显得枉然

    当然  在凡川叙述的过程中  也有许多弟子对着凡川持以怀疑的态度  但当他们看到凡川坚定和自信的目光后  随即内心里那一丝怀疑  也被现场的高昂气氛给冲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