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亦师亦友
    [.huju.][.huju.][]

    听到凡川的话  对于凡川的话題突然转变  孤景然表现的有些错愕  但还是随即出声应道:“恩  他们两个的资质都还不错  在上次小师祖你离开之后  老夫就着人安排了让他们两人去后山的偏僻之地修炼了  一來是可以让他们静心修炼  二开是可以让他们不被外界诸事干扰  ”

    “恩  那依前辈的话说  他们两人并不知道门派发生被袭击的这件事了吗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很是赞同  于是接着温声说道

    “恩  是的  ”

    “那好  掌派前辈  您就在这多休息下  先把身体恢复好了  至于门派里的事情  就让小子先來处理下吧  ”凡川对着孤景然坚定的出声说道

    “那就有劳小师叔了  ”孤景然很欣慰的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可是孤景然话音刚刚落下  忽又想到了一件事情  于是趁凡川还未起身离开之时  又再次对着凡川出声说道:“对了  小师叔  那个烟紫姑娘……”

    “哦  这个掌派前辈就不要担心了  我有位朋友在守护着紫儿  相信紫儿会沒事的  ”

    听到孤景然说起烟紫  凡川立即明白了孤景然的意思  于是抢断了孤景然的话音出声说道

    说完  凡川再次对着孤景然躬身施了一礼  随即转身离开了易心阁内室

    从凡川之前刚刚踏进易心阁内室的时候  凡川的心是处于着急的情况下  想要了解很多事情  而在如今凡川再踏出内室的时候  凡川的心在经历了一场内心波澜较量后  已回归了平常  兵來将挡  水來土掩  这一切对于凡川來说  已是枉然  该來的始终会來  该走的也始终会走  强求的结果始终是不会尽人意  所以  凡川也想通了  既然老天愿意这样折磨自己  那么自己就要学会在折磨中找到那一丝仅存的轻松

    所以  只见此时凡川走出了内室后  脸上的神色  不但沒了之前那种担忧  而且反倒是异常的平常和淡定

    见到凡川走了出來  本來就在主室等候已久的左印和冷剑  以及丘尘  立即快步的迎了上來

    “师叔祖  怎么样  掌派真人说了些什么  掌派真人的身体好些了吗  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

    围上來的左印  首先对着凡川出声说道  而且与此同时  还能清晰的看到  左印满脸的憔悴和紧张  似乎对于之前孤真派所遇袭击一事  还未完全的释怀

    而后來围上來的冷剑和丘尘  就沒有左印那般紧张和担忧  虽然冷剑和丘尘脸上也有着些许的疑惑和顾虑  但是与左印比起來  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恩  左印兄弟  沒事了  掌派真人的身体已经在恢复了  对了  左印兄弟  你现在去通知所有的门下弟子  去往那个平时弟子们切磋的空地  我有话要说  是很重要的事情  务必要每个弟子都要到场  ”凡川说完  等待着左印的答复

    而此时的左印  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  却出现了明显的错愕  但也只是稍纵即逝  随即只听左印坚定的出声说道:“恩  好  谨遵师叔祖的命令  ”

    说完  左印欲转身离开  可是就在左印刚刚走开几步之后  像是忽然又想起了一件重要之事  于是再次转身看向了凡川  有些吞吞吐吐的出声说道:“师叔祖  那……那郑塘师弟和泽天师弟  还……还要去通知吗  ”

    “哦  他们俩啊  他们俩我來通知吧  你去通知其他弟子吧  ”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

    “遵令  ”

    随即只见左印对着凡川躬身施礼  接着转身快步的走出了易心阁

    等到左印离开了一会儿之后  凡川深呼吸了一下  接着看了看冷剑和丘尘  出声说道:“好啦  冷剑兄弟  丘尘兄弟  跟我去一个地方吧  ”

    “好  ”冷剑依旧是冷冷的回了凡川一句

    而此时的丘尘在听到凡川又称自己为兄弟之后  明显表现的有些慌张  这毕竟是在孤真派里  要是被其他弟子听到  按照门派里的规矩  丘尘这就是犯了乱辈之罪  于是只见丘尘立即有些慌乱的对着凡川躬身施礼  接着出声说道:“好的好的  师叔祖  ”

    看到丘尘的样子  再听到丘尘最后刻意说出的师叔祖  凡川立即明白了丘尘的意思  于是对着丘尘笑了笑  出声说道:“哈哈  丘尘兄弟  不要拘泥这些小节  我刚刚不是还称左印为兄弟了嘛  所以嘛  不要在意这些条条框框  ”凡川说完  随即率先的踏步走出了易心阁

    而冷剑和丘尘也随即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刚刚走出易心阁  对照着刚刚孤景然所说的具体位置  只见凡川突然抽出了一丝真气环绕在自己的周身  随即只见一道紫芒划向了天空  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  竟然缓慢的升向了空中

    这是凡川从瞬移的技巧中琢磨出來的  就像冷秦他们一样  可以不再靠着飞剑  就可以飞行

    而这时的冷剑在看到凡川升空后  也随即周身散开一道青芒  接着只见冷剑也像着凡川一样  身体飞向了空中  徘徊在了凡川的周边

    只是可怜剩下的丘尘  却只能再次祭出飞剑  紧紧的跟随着凡川和冷剑向着后山的方向飞去

    可能由于路程很短  凡川三人  还未在空中停留多久  就立即选择了在一处平坦的地面上降落了下來

    刚刚降落下地面  凡川顿时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了  只见眼前有着青山绿草  而且还有一条小型的瀑布盘流在青山间  若隐若现  很有一种意境  这让凡川有些惊讶  因为从一开始  孤真派给凡川的印象  就是一种比较传统和笼统的概念  应该不会有什么怡人的风景  可是当凡川看清了眼前的状况后  立即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就在凡川继续的观察下  只见在一座矮山的下方  有一处被石头堆积出來的空地  引起了凡川的注意  而接着从空地的建筑方向和面积來看  凡川想到那位置可能就是郑塘和安泽天的修炼之处

    “我们过去吧  ”

    凡川对着冷剑和丘尘说了一声之后  随即快步的走向了那处被石块堆积出來的空地

    就在凡川还未接近空地的时候  就已明显的感应到了两道真气  只是这两道真气有着明显的差别  一道真气比较醇厚  应该是处于元真后期的修为境界  而另一道则还未到达元真期  应该像是初入修真不久的

    感受到此处  随即只见凡川英俊的脸庞上  隐现了一丝丝的微笑  因为凡川能确定  躲在这空地里修炼的两人  定是郑塘和安泽天

    怀着一种久违的激动心情  凡川立即轻轻的一个纵跳  一下子轻松的跳到了石堆上方  而视线也能看清楚被石堆围着的空地里的景象了

    果然如凡川所猜想的一样  只见郑塘和安泽天两人  像是一对极好的兄弟一样  并肩着盘膝而坐  双目紧闭着  而两只手则捻指的搭在双膝上  从此时看  只见郑塘的身上  不时的泛着青芒和紫芒  而安泽天身上  则是时不时偶尔的泛一下紫芒  这可能是与修为境界有着联系

    看到专心修炼的两人  凡川压制着激动的心情  忽然有些不想打扰这份安静  但是想着想着  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  出现在了凡川的脑海间

    那就是凡川想试探一下郑塘和安泽天两人的修炼程度  想到就做  于是只见凡川先是悄悄摸摸的挪身到了郑塘和安泽天两人的身体后方  接着只见凡川突然抬起了手  顿时一道紫芒  “唰”的一声  飞向了郑塘和安泽天

    凡川此举  其实只是想测试一下郑塘和安泽天两人的反应能力  而凡川击出的这道真气流  其实蕴含的真气力量极少  充其量只能将一个人击倒  并不能让人受伤

    “什么人  ”

    而就在凡川击出真气流  准备偷笑的时候  突然只听空地处传來了郑塘的一声厉喝  接着只见郑塘突然睁开了眼  站起了身  而且在郑塘站起身后  第一件事并不是立即阻挡外界攻击  反而是先把自己的身体挡在了安泽天的身前  等看到安泽天无事后  郑塘这才转身看向那道真气流

    可能是由于凡川击出的真气流太微弱的原因  只见郑塘只是稍微的用自身真气阻隔了一下  那道真气流就已消散在了空中  这时  安泽天也醒了  刚刚睁开了眼睛的安泽天  立即站起了身  也学着郑塘的样子  有模有样的环顾着周围的情况

    而此时躲在石堆外的凡川  在从石堆缝里看到了两人的表现后  忍不住想笑  但对于两人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特别是在看到郑塘抽身挡在安泽天身前的那一幕  凡川很是欣慰

    不想再让郑塘和安泽天两人惶恐  凡川随即大喊了一声:“我來了  ”接着  凡川又是一个纵跳  身体再次轻松的站在了石堆上方

    而就在凡川站上石堆之后  郑塘和安泽天  也就发现了凡川的出现

    接着只见郑塘和安泽天先是猛然的愣了一下  特别是安泽天  只见安泽天在看到凡川出现的那一刻  不但愣了一下  还用力的揉了揉眼睛  随即只见两人脸上笑开了花  立即快步的向着凡川迎了过去

    “原來是师尊啊  师尊什么回來的  ”

    “小川哥哥回來了  嘿嘿  ”

    郑塘和安泽天两人有说有笑的走近了凡川  接着两人也学着凡川纵跳  一下子跳上了石堆

    等郑塘和安泽天都跳上石堆之后  凡川感觉这样说话确实不雅  也太不方便  于是又和着郑塘和安泽天两人  一同跳到了石堆的外围  也就是冷剑和丘尘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