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无心商谈
    [.huju.][.huju.][]

    听到了凡川的话  只见孤景然突然猛的站起了身  由于此时孤景然身上还有伤  以至于在孤景然站起了之后  身体不自主的颤抖了一番  好不容易才站直了身体  接着只听孤景然出声说道:“小师叔  这些兽人的藏匿地点  我们是找不到的……”

    “为什么找不到  那我可以去他们那个星球去找啊  ”凡川的语气有些不可置疑的意味  而且从此时凡川的话里  能轻易的听出來  凡川对于兽人袭击一事  已经重伤了心怀  报仇的念想  已经让凡川有些失去自我控制了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孤景然无力的摇了摇头  叹息了几声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不可啊  不可啊  那南异星球遍布的危险  不是你我就可以从容应对的  ”

    “南异星球  对  就是南异星球  我定要去南异星球讨回个公道  沒有公道  我就和他们拼了  反正他们要找的人也是我  这沒有什么不可的  ”

    此时的凡川就像是一个情绪极其不稳定的怪兽一样  突然之间  情绪就暴躁了起來  而且从凡川此时紧握的拳头上  还能看得出來  凡川是彻底的生气了

    看到凡川情绪失控  孤景然慌神了  因为此时凡川的样子  已经出乎了孤景然的预料  孤景然想要劝慰凡川冷剑  可是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想着想着  孤景然突然想到了一个突破口  于是立即抽身挡在了凡川的面前  对着凡川出声说道:“小师叔  你先冷静下  对了  小师叔的烟紫姐姐的破格修仙一事  成功了吗  ”

    “紫儿  ”

    果然  被孤景然猜中了  此时孤景然的话  使得凡川瞬间停滞了下來  情绪也开始慢慢的收回  只见刚刚还在暴躁的凡川  在听到孤景然说出烟紫的那一刻  就像是一只被驯服了的恶狼一样  凶狠的目光  也在逐渐的沉溺下來  心境瞬间就截然不同了

    片刻的冷静  已使得凡川得到了最大的益处

    时间这时就在凡川和孤景然彼此的沉默下  缓缓的流逝了  终于在空气安静了一会儿之后  凡川出声了  不过这时的凡川已沒了刚刚的暴躁  反倒是极度异常的冷静

    “掌派前辈  刚刚怪小子失礼了……”凡川看着孤景然  像是一个认错的孩子一样  沉沉的低下了头  对着孤景然温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  孤景然也瞬间放松了下來  而且对着凡川满意的点了点头  随即出声说道:“小师叔  老夫沒事  你不用在意  老夫知道小师叔生气  但是这些事确实不能莽撞而行  咱们须从长计议啊  ”

    孤景然说完话  还象征性的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  以示安慰

    这时凡川才算是真正的冷静了下來  情绪平稳了之后  凡川有些悔恨自己刚刚的失礼  而且孤景然的话里也说到了  这一切都是孤景然的猜测  并不是十分确定  而且此时的局势根本容不得着急  因为烟紫和白平刃他们都还在纵始院  而且烟紫此时的状况也不得而知

    于是冷静了之后  凡川归总了一下当前的局势  那就是烟紫的未知情况  以及孤真派还有可能会再次遭到袭击  这两件事都是此时眼前最重要的事情  可是从这两件事情中  凡川必须做出來选择  那么就是要么回去纵始院  陪在烟紫身边  要么就是在孤真派  照顾孤景然和整个孤真派  而且那些袭击者  说不定还会再來袭击孤真派

    一件件扰心的事情  几乎让凡川都有些身心麻痹了  特别是在这些事情的背后  竟然还牵扯出來了自己的身世之谜  这个是最让凡川惊讶的  但碍于眼前的紧张局势  凡川根本就沒有多在乎自己的身世  毕竟这个不是当下最着急的事情

    想了一会儿之后  凡川最终决定还是先留在孤真派吧  并不是凡川无情  不去照顾烟紫  是因为凡川想到孤真派眼前不但士气已经大伤  人心已经惶惶  而且还面临着袭击者再次袭击的可能  而烟紫呢  烟紫有冷秦和徐玑在旁照顾  这让凡川有些放心了  而且凡川还想到就算自己此时赶回纵始院  那么也就是只能干等在一旁  也帮不了什么  况且白平刃他们都在纵始院  这样就不怕烟紫会孤独

    这一刻  凡川抛弃了个人儿女情长  而是选择了对自己个陌生的师门  给予最大的帮助

    “掌派前辈  这样吧  如今师门里众多弟子都个个人心惶惶的  我暂且就先留下來  帮助掌派前辈打理一下师门  而前辈呢  就好好的休息吧  ”决定了之后  凡川对着孤景然温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此时的孤景然又再次老泪纵横了  接着只听孤景然用着哽咽的语气出声说道:“多谢小师叔啊  老夫知道小师叔的烟紫姐姐在破格修仙  却在这个关键时候  请小师叔回了门派  这本來就已让老夫感恩戴德了  所以依老夫看  小师叔还是赶紧去往纵始院  查看一下烟紫姑娘的状况吧  ”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也有些感动  沒想到孤景然在这个时刻  还愿意照顾到自己的事情  这确实让凡川有些感动  不过此时凡川心意已定  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了

    “掌派前辈  我不走  等我打理好了师门  我再走  您对小子有恩  小子是不会忘却的  至于之后寻找兽人的事情  咱们先暂且放下  等这一切平静了之后  再说吧  ”凡川对着孤景然温声说道

    说完  不等孤景然再回话  凡川突然又抬起了手  又是一道流光闪过  一粒三罗丹集元丹  再次出现在了凡川的手掌中  接着凡川立即把丹药递到了孤景然的手中  随即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这个丹药你姑且再收下  等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再服食下  方可巩固身体  ”

    拿到了丹药的孤景然  身体出现了微微的颤抖  接着只听孤景然出声说道:“多谢小师叔的恩惠啊  老夫该当感激涕零  可……可是……”

    “怎么了  前辈有话直说无妨  ”看到孤景然吞吞吐吐的样子  凡川有些疑惑

    “唉……”只听孤景然叹息了一声之后  接着出声说道:“小师叔有所不知啊  在这之前如果沒有那些兽人的袭击  老夫也许早就已飞升仙界了  可是就是因为这一战  使得老夫修为受挫  才致使飞升仙界之程有所耽误  但是老夫隐隐约约的总能感觉到  飞升期限还是越來越近  老夫几乎已经能清晰的感觉到了仙界的召唤  所以啊……老夫只能先把话说在前面  ”

    “掌派前辈  但说无妨  ”

    “老夫想让小师叔担任下一代的孤真派掌派真人  ”

    “什么  前辈不是开玩笑吧  小子哪有这种能力  可以担当掌派真人啊  这个不行  不行  小子受之有愧  ”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惊讶的大张着嘴巴  任凡川怎么想  也沒有想到孤景然会让自己担任下一代的孤真派掌派真人  这对于凡川來说  几乎是从未想过的事情  而且凡川还自认为自己沒那个能力担当掌派真人  不但修为境界与门下有些弟子有差异  而且最主要的是  凡川自问自己根本沒有在孤真派里生活过  对于孤真派那是什么都不了解  如果鲁莽的做了掌派真人  那其实也就是对其他弟子的不负责  由此  凡川更加确定自己不能做这掌派真人

    接下來  凡川也把自己的观点和想法  统统一并告诉了孤景然  以此说服孤景然不要让自己做掌派真人  可是不管凡川如何费尽口舌  孤景然就像是早已决定了的一样  不但反驳着凡川的观点  而且最终的目的  还是一直沒变化  就是要让凡川做孤真派的掌派真人

    “小师叔  今天你若不答应老夫  那么老夫便自毁修为  永远的留在孤真派  ”

    正在凡川与孤景然交涉的过程中  突然只听孤景然來了这么一句  而且在孤景然说完这句话之后  竟作势想要对着凡川跪下

    凡川见状  立即伸手扶住了孤景然  而且与此同时  凡川立即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您这又是何苦呢  ”

    “小师叔不答应  老夫定不会离开孤真派  更不会去往仙界  ”孤景然殿外话里充满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这让凡川很是为难

    看着孤景然坚定的样子  凡川有些心软了  因为对于孤景然  凡川内心里只有恩惠  因为孤景然之前不但收留了郑塘和安泽天  而且还帮助自己提升了修为境界  就凭这一点凡川就已是感恩戴德  可是说到让凡川担任掌派真人  其实凡川也不是极力的不认同  只是凡川对于自己的能力沒信心  况且自己现在还是夜月门的宗主  现在再坐上一个孤真派的掌派  这样一來  那自己以后还谈什么自由

    可是当凡川看到这时孤景然满脸的皱纹  以及流淌在皱纹里的泪水时  凡川心软了  对于别人的求助  凡川总是义不容辞  何况现在求自己的  还是自己的恩人  想到此处  凡川淡淡的对着孤景然点了点头

    接着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我答应你  小子愿意做这孤真派的掌派  但是要在前辈成功飞升仙界之后  ”

    听到凡川的话  这时的孤景然才彻底的轻松了下來  接着只见孤景然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然后语气稍微恢复些正常的出声说道:“多谢小师叔成全  小师叔不要有太多的压力  老夫相信  孤真派上上下下都会拥戴小师叔的  ”

    话音落下  这一刻的孤景然才恢复了正常

    看到孤景然已无事  凡川这才放心下來  事情已定  凡川也不想再多提此事  而且接下來自己还会在孤真派待一段时间  以后有的是时间來商谈此事

    “对了  掌派前辈  郑塘和天弟呢  ”

    这时  凡川突然想起來了郑塘和安泽天  但是在之前并沒有见到郑塘和安泽天的身影  于是凡川对着孤景然出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