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恐怖猜测
    [.huju.][.huju.][]

    听到孤景然突然出声  凡川先是被声音猛然的惊醒了过來  接着立即转身看向了孤景然  等看到孤景然欲起身行走时  凡川立马上前扶住了孤景然  然后关切的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你这是……”

    “小师叔跟我來内室  其他人先在此等候一下  ”孤景然淡淡的回复了凡川一句  随即挪动着身体  向着易心阁的内室走了过去

    凡川见状  也沒有多问什么  也立即跟上前去  再次扶着孤景然的手臂  一同走进了易心阁的内室里

    而这时就在凡川和孤景然刚刚走进了内室之后  留在主室里的其他几人  都向着内室投去了疑惑的目光  不过几人并沒有上前去窥听什么  而是安然的站在主室里

    “小师叔  你坐吧  ”

    刚刚走进内室  孤景然立即出声让凡川坐在了内室里的唯一一张座椅上

    见状  凡川本不想独坐  可是耐不住孤景然的劝说和推动  最终凡川还是如坐针毡的坐在了内室里唯一的一张座椅上

    刚刚坐上座椅  凡川正疑惑着想要出声相问孤景然什么  却被孤景然抢先说了过去

    只见孤景然抬手捋了捋此时已有些粘连的白色胡子  接着出声说道:“小师叔  实不相瞒  老夫好像已经猜到了那些袭击者的身份  ”

    “什么  掌派前辈知道那些人的身份  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已经有些按耐不住  刚想起身催促  却被孤景然伸手给按坐在了座椅上

    接着只见孤景然对着凡川缓缓的抬了抬手  意思是在让凡川不要激动  听他慢慢说  凡川见状  沒有强求  于是再次安坐在了座椅上  可是此时凡川的身体虽然是安坐在座椅上  可是内心早已经奔涌沸腾起來  凡川巴不得立即知道那些人的身份  然后聚集一些修为境界深厚的朋友  前去讨伐

    不过凡川虽然很激动  可是这时的孤景然却是很异常安静

    接着只听孤景然再次出声说道:“小师叔之前说你的那位烟紫姐姐  是不是被戴着面具之人给瞬间毁去了修为  ”

    “恩  ”凡川如实的点了点头

    看到凡川点头  孤景然再次出声说道:“那小师叔修真的这些年  有沒有什么被加害之事  就是那种躲在暗处对你不利  你能感觉到  却看不到的事情  ”

    “这个嘛  倒不是太清晰  我是最近才感觉到有人想要害我  可是我从未与陌生之人发生过正面冲突  ”凡川想了想  于是坚定的出声说道

    听到了凡川的话  只见孤景然又是点了点头  接着只见孤景然像是有些好奇的看起了凡川的身体  然后不确定的出声说道:“那小师叔在修真的这些岁月里  有沒有什么发生在你身上的事  哪怕是一件很小的事  让你感到很好奇  ”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陷入了一阵的沉思  想着想着  突然只见凡川猛的抬起了头  接着注视着孤景然出声说道:“有  就是这个  ”

    说着话  凡川对着孤景然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似乎想要对孤景然展示什么

    可是在凡川看到右手空空如也的时候  忽然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随即对着孤景然略带歉意的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我说的是我原來有一件手链  那件手链刚开始我倒是沒什么注意  一直都是以为是我镜爷爷留给我的  可是在后來我发现  这个手链好像是有奇异的能量一样  在我每次受伤的时候  都会准时的出现  然后趁我不注意的情况下  帮我快速的恢复身体  有时候甚至都算是救了我的命  ’”

    凡川声音顿了顿  脸色有些暗淡了下來  接着再次出声说道:“可是  在之前纵始院一行  我与人发生了争斗  不过后來才知道这个争斗都是误会  而就是在这个争斗中  我受伤昏迷了  之后等再醒來的时候  发现手链沒有了  可是我却能清晰的知道  我原來佩戴的那件手链  已经变作了一道攻击力量  存于在了我的身体里  ”

    “什么  攻击力量  ”这次换作孤景然惊讶了  只见这时的孤景然目瞪口呆的对着凡川  而且双手还在不自觉的颤抖了起來

    可是这时只沉溺在思索里的凡川  根本沒有注意到孤景然的这些异样  于是趁孤景然不备  凡川突然站起了身  绕到了孤景然的身后  接着对着孤景然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你看  就是这种  ”

    说着话  只见凡川忽然抽出了一丝丝的黑色气流  盘旋在了内室的空中  而也就是因为这一丝丝的黑色气流  导致的内室竟开始有些晃动了起來  可能是这种黑色气流所蕴含的能量太大  以至于内室才会晃动

    “快收起來  ”

    可只见此时的孤景然  在看到凡川抽出的黑色气流后  竟惶恐了起來  而且还有些站立不安的样子  身子竟在摇摆不停  似看到了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一样

    被孤景然一声厉喝  凡川立即收起了黑色气流  接着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孤景然  似在求解孤景然为什么会这样

    可是这时孤景然却出奇的再一次把凡川按在了座椅上  接着只见孤景然的脸色稍微有了一丝好转  然后只听孤景然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随即出声说道:“小师叔  你……你这道黑色气流  和之前來袭击孤真派的人所使用的攻击气流  是一模一样  ”

    “什么  ”

    孤景然淡淡的几个字  却如同炸雷般的响在了凡川的耳朵里  凡川之前也曾试想过自己体内这道黑色气流  会和之前袭击烟紫之人所使用的黑色气流相同  可是在凡川从孤景然的嘴里听到了确定的答案后  凡川还是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  甚至是不想接受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已经铁铮铮的摆在了凡川的眼前  凡川不相信也得暂时相信  为了了解剩下的答案  凡川先是平复了一下心情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掌派真人  你就接着说吧  ”

    听到凡川的话  只见孤景然对着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  接着出声说道:“恩  老夫本來想自己去查清这些事情  可是老夫深知待在修真界的时日已经不多了  有时候老夫都能感受到仙界的召唤  恩  这些先不说了  那么接下里老夫就把自己的所想  告诉小师叔  ”

    孤景然声音顿了顿  像是准备要说一个惊天秘密一样  只见孤景然深呼吸了一番  随即再次出声说道:“恩  如果老夫猜的沒错  那些伤害了小师叔的烟紫姐姐的人  也就是如今又來袭击我们孤真派的人  这三人不是修真者  当然  也不生活在我们这个北原星球上  因为他们是兽人  生活在另一个遥远的星球  ”

    “什么  兽人  ”

    凡川再一次的惊跳了起來  这次孤景然沒有阻拦凡川  而是任由着凡川在内室來回踱步徘徊  等到凡川的步伐逐渐的轻缓了许多之后  孤景然又再次出声说道:“老夫之前与那三人争斗  虽然他们的力量恐怖  可以瞬间毁去一个修真者的修为境界  但是他们的动作比较愚钝  而且在老夫与他们激战时的不经意之间  好像模糊的看到了三人中其中一人的脸  那是一张隐藏在面具下的脸  虽然老夫看的不是很清晰  但是老夫可以肯定  那脸绝对不是正常人类所拥有的脸  ”孤景然说着话  声音停顿了一下  再次接着出声说道:“而且再综合了一下小师叔你刚刚的话  还有之前老夫从创派师祖言慕岸他老人家那里听到的关于兽人的传说  老夫敢肯定  这三人定是兽人  而且他们伤害小师叔的烟紫姐姐  还有袭击孤真派  这一切也与小师叔有关系  因为……因为老夫感觉小师叔的身份  应该和那传说中的兽人  有所联系  所以他们才会费尽千辛万苦的來找小师叔  而且从他们的手段來看  他们对小师叔  应该是不怀好意  ”

    孤景然说完  不再出声  而是像一个瞬间苍老了的老人一样  瞬间失去了脸上的那些华而不实的光华  而从而得到了本真  接着只见孤景然谭旭了几声之后  踱步的走在了座椅旁  沒有管凡川  而是自顾的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上

    而此时的凡川  在听完了孤景然的话后  哪还有什么心思注意到孤景然的这些  只见此时的凡川像是头痛欲裂般的蹲在了内室的地面上  脑海中却橡树幻灯片一样的播放着以往的画面  凡川潜意识里是猜到了有些对自己图谋不轨的人  可是凡川怎么也沒有想到那些人竟然是只生活在传说中的兽人  而且听着孤景然有理的分析  凡川自问自己竟然还有可能与兽人有所关联  那自己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自己不就是一个生活在山里十八年的一个平凡人吗  怎么可能会与传说中的兽人有所关联呢  而且最让凡川不可思议的是  这些兽人竟然已经找了自己这么多年  难道伤害烟紫  和袭击孤真派  都是对自己的示威吗

    一连串的问題涌现在了凡川的脑海里  让凡川根本沒有能力可以静下心  因为凡川越想越感觉到恐怖  曾几何时  凡川还自认为自己会是一个平凡的修真者  然后修真多年  再飞升成仙  救活镜爷爷  再回到以往的平凡日子  可是如今经历了这么对  凡川的心已经开始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

    “掌派真人  怎么可以找到那些兽人  ”

    这时  只见苦苦思索  痛苦挣扎了许久之后的凡川  却突然猛的站起了身  看着孤景然坚定的出声说道  而且从此时凡川坚定的目光里  还能看到  凡川此时的脸色  在极度的快速变化  阴晴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