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奇袭惨案
    [.huju.][.huju.][]

    看着眼前的易心阁  凡川先是平复了一下慌乱的心情  随即抬手轻轻的扣击木门

    就在凡川刚刚扣击了木门几下之后  正欲出声说话  沒想到木门却从里向外打开了

    “拜见师叔祖  ”

    木门打开后  只见整个屋子里站立着五六位孤真派的修真弟子  其中就有对丘尘传话的孤真派掌派大弟子左印  而在众多孤真派弟子的围绕下  孤景然这时正满脸沧桑和疲惫的坐在屋子中间的一把座椅上  而从孤景然此时的脸色來看  很明显的就能知道  孤景然受伤了

    当下凡川什么都沒想  沒有理会那些对着自己拜见的孤真派弟子  而是立即跨步走到了孤景然的身边  先是抽出了真气检查了一番孤景然的伤势  在得知孤景然只是真气被击打的紊乱之后  凡川这才放下了心  随即只见凡川满脸担忧的看着孤景然  着急的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

    而此时的孤景然在听到了凡川的话音后  先是对着凡川苦笑了一番  随即下令让其他人都先离开了易心阁  然后把凡川让到了临近孤景然身边的一把座椅上

    此时易心阁里只剩下了孤景然和凡川  还有左印  以及丘尘和冷剑  而接着在孤景然的谦让下  冷剑等人也都各自找了一把座椅坐了下來

    “小师叔  这次贸然请你回來  还望小师叔不要怪罪啊  ”见到凡川落座  孤景然立即出声说道

    不过此时孤景然说话时的劲道  已经显得有些微弱  和凡川第一次见到孤景然的时候  截然不同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有些不自在  而且与此同时还有些难以表达的感伤  随即凡川着急的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咱们就先别说这些了  师门有难  我身为孤真派的一位弟子  回來应对  这是理所当然的  ”凡川着急的声音顿了顿  接着再次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听丘尘说是师门遭到了袭击  而我刚……刚刚也看到了门外那些弟子的尸体  ”

    “唉  都怪老夫护派无功啊  这才让这么多弟子殉命……”孤景然听完凡川的问題  并沒有及时回答凡川所为何事  反倒是自责了起來

    见状  凡川更加着急了  内心之前想到的那一种恐怖的可能性  再一次的在心底泛滥  这让凡川已经有些坐立不安了

    随即只见凡川突然抬起了右手  一道流光闪过  只见此时凡川的手里  已然出现了一粒三罗丹集元丹  接着凡川立即把集元丹递到了孤景然的手里

    递过了丹药  凡川随即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你先把这粒丹药吃了吧  我看您体内真气有些紊乱  这丹药可助前辈调息身体  ”

    而此时的孤景然在接到集元丹之后  并沒有及时的吞入肚中  反倒是看着手里的丹药  发愣了起來  而且从孤景然此时的表情上  可以轻易的看出來  孤景然这时处于自责伤痛的状态下  而且在隐隐约约间  还能见到孤景然的眼角  竟然流出了滴滴的老泪

    见状  凡川慌张了起來  当下沒再思考  立即站起了身  缓慢的扶起孤景然  接着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您这又是何苦呢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  那么咱们接下來所要做的事  就是该怎么去应对  ”

    凡川的话里有一丝的劝慰  还有一丝的严肃  话说的适中得当

    “是啊  掌派真人  咱们现在考虑下该怎么应对吧  我看那些身份來历不明的人  可能还会再偷袭  ”这时  一旁的孤真派大弟子左印  也站起了身  出声说道

    听到了左印的话  凡川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既然孤景然此时处于伤心自责的状态下  不是很想说话  那自己可以问左印啊  左印肯定也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

    于是凡川再次劝慰了一下孤景然  让孤景然赶紧把集元丹吃了  等孤景然按照着凡川的话吃了丹药  闭目养神了之后  凡川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随即转身走向了左印

    “左印兄弟  你來说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左印  凡川迫不及待的出声相问道

    听到凡川的问话  左印先是愣了一下  随即平复了一下心情  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接着出声说道:“师叔祖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左印说着话  声音顿了顿  接着只见左印的脸上  展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仿佛是在回忆极其恐怖的事情  然后左印接着出声说道:“当时是门派外面突然來了三位带着面具的人  而且这三人全都是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  这种衣服我沒有见过  反正就是特别的奇怪  不但全身都是黑色  而最让人好奇的是  这三人却全都带着面具  面具上雕刻的形状  好像是一些什么兽之类的东西  很奇怪  ”

    左印说着话  眼神间流露出了一丝好奇  接着出声说道:“这三人当时刚刚进入门派的时候  我们的弟子把他们拦在了门外  可是三人中的一位  却突然出手了打伤了我们的弟子  而且下手很重  本來我们以为是人故意挑衅  于是就派了更多的弟子  把这三人团团的围住了  可是……可是……这三人竟然一点也不害怕我们人多势众  反而是三人直接向着我们众多弟子攻击而來  他们的攻击力实在是太强了  我们的弟子当时就有几位被他们打晕了  而且……还有几位弟子在后來的争斗下  被……被他们给杀了  但是这三人的力量太奇怪了  我们本來被杀死的弟子  只是被毁了真身  元真灵神还可以存活  可是……可是最恐怖的就是在此处……”

    只见说着话的左印  突然身体一阵的抖擞  接着语气也变得有些颤抖了起來:“可是那些被杀死了弟子  竟然连同元真灵神也消失了  也就是彻底的消失了  当时我们害怕极了  就派人去通报了掌派真人  当时掌派真人是在闭关  等待飞升  可在听到此事后  掌派真人也跟着我们见到了那三位不速之客  可当那三位怪人  在看到我们掌派真人出现后  二话不说  上來就是凶猛的攻击  那力量太惊人了  我们其他弟子根本就参与不了战斗  于是他们三个人就联手攻打我们掌派真人一人  最……最终  掌派真人还是受伤了  而那三人在见到掌派真人受伤倒地后  就立即转身离开了  就是突然消失了  我猜应该是瞬移  可……可是哪有其他修真门派会有这样的能力  这太恐怖了  那一道道的黑色气流  简直就是催命鬼啊  ”说完  左印深深的低下了头

    而此时凡川在听完了左印的话后  也是着实被惊讶了不少  沒想到孤景然凭着就要飞升的修为境界  竟然会被别人打败  这已经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可是最让凡川震撼和惊恐的  还是说那三位偷袭者  竟然是戴着面具  黑色的面具  黑色的衣服  这与烟紫之前与自己的复述差不多  难道真的被自己猜中了  这些來攻击孤真派的人  难道真的就是当年伤害烟紫的人  想到此处  凡川不禁的一阵阵的胆寒  而且还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  似很难相信现实

    可是就在凡川一番沉思后  再次回味着刚刚左印的话时  凡川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  于是立即伸手摇摆了一下左印殿外肩膀  接着急切的出声说道:“你刚刚说那些人攻击的时候是黑色气流  ”

    听到凡川的问话  左印怎么也沒有想到凡川会在乎这一点  于是在发愣了一下之后  接着对着凡川坚定的点了点头  然后出声说道:“恩  是的  我确定  就是黑色气流  特别的难看  就像是从黑夜中抽出來的黑芒一样  但是又不太黑芒  反正就是这黑色气流所蕴含的力量极大  ”

    “原來是这样……”凡川对着左印点了点头  接着又向左印打听了一些黑色气流的细节  等得到了答案后  只见凡川随即不再出声说话  而是陷入了沉思

    因为凡川想到  这黑色气流太奇怪了  因为从左印的话里描述  凡川几乎可以肯定  那三位不速之客所使用的黑色气流  和自己身上那个手链灵体化作的黑色气流一样  因为什么呢  一是凡川想到之前烟紫说袭击她的人  就是戴着面具  然后双手间全是强大的黑色气流  而在之前凡川刚刚察觉自己体内又多了一道黑色气流时  当时凡川在烟紫的面前使用了一下  当时烟紫给凡川的反应就是  当时凡川使用的这道黑色气流  可之前伤害烟紫那些人的一模一样  从而说明  凡川几乎可以肯定了  那些人所使用的黑色气流  果然是和自己一样

    而且也是在这一刻  凡川对自己的身世之谜  开始第一次起了一丝丝的疑惑  隐隐间凡川感觉到  自己小时候甚至之前佩戴的那个手链  定不会是镜爷爷给自己的  因为从修真后  见识的事情越來越多了之后  凡川始终沒有忘记这个手链带给自己的幸运  所以凡川由此想到  这么一件灵器  定不会是出自凡人之手  可是不是出自凡人之手  那又会是谁呢

    这是凡川第一次开始对自己的身份  产生了怀疑

    可是就在此时凡川陷入了无比的沉思片刻  身后一直位说话的孤景然  却突然咳嗽的出声说了一句

    “小师叔  你跟我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