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四章:孤真有难
    [.huju.][.huju.][]

    “什么  有人袭击孤真派  ”

    听到丘尘的话  凡川几乎是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因为凡川之前想过多种可能  但是任凡川怎么想  也沒有想到说孤真派会遭遇袭击  因为在凡川的眼里看來  孤真派在木季城可谓是顶级的大门派  怎么还会遭遇到袭击  这让凡川很是费解

    “是  师叔祖  左印大师兄话里是说遭遇了突然袭击  而且……而且掌派真人受伤了……”丘尘的话有些支支吾吾

    但是凡川此刻已经坐立不住了  凡川心想务必要赶去孤真派查看一番  不能再在这里逗留了  于是凡川有些着急的对着丘尘说道:“丘尘  你现在跟我走  咱们回孤真派看看情况  ”

    说完  凡川又再次看向白平刃  接着出声说道:“大哥  雪儿呢  ”

    “哦  雪儿去跟着佳琪姑娘在纵始院里看风景呢  ”白平刃看出了凡川的着急  于是急忙的回答道

    “哦  那好  大哥  你们照顾好雪儿  我去去就來  ”凡川说着话  欲带着丘尘转身离去  可在此时  站立在一旁一直沒说话的冷剑  却突然站出了身子  挡在了凡川的身前

    看到突然出现的冷剑  凡川有些诧异  于是急切的出声说道:“冷剑兄弟  你若是还想与我比试  等我回來好吗  我这么多兄弟姐妹在这里呢  我肯定会回來的  ”

    凡川以为冷剑挡住自己  是因为冷剑不服自己  可是就在凡川的话音落下后  只见冷剑本來严峻的脸上  却出现了一丝丝的窘迫  接着只听冷剑出声说道:“不……不是  我……我只是想跟着你去孤真派  ”

    “跟着我去孤真派  ”凡川对于冷剑的话  有些费解  于是再一次出声确定道

    “恩  ”冷剑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看到冷剑并无别的意思  而且因为孤真派一行确实不能再耽误  于是凡川也沒想那么多  于是对着冷剑点了点头  接着出声说道:“那好  走吧  ”

    说完  凡川不再逗留  立即踏步走出了阁室主门

    而冷剑和丘尘见状  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这时的白平刃等人本來也想跟着凡川前去  可是见到此时凡川异样的紧急样子  白平刃几人只好作罢

    刚刚走出阁室主门  凡川立即把冷剑和丘尘拉拢到了自己的周身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我要用瞬移回去  两位兄弟请站在我身边  ”

    听到凡川的话  冷剑和丘尘识趣的站在了凡川的身边

    接着只见纵始院阁室的门外  一道极强的紫芒闪过  再接着就是一道极强的真气压力扫荡过纵始院阁室主门的周围  然后只听空气中传來了一声沉闷的“噗”声响  声响过后  原地已沒了凡川和冷剑  以及丘尘的身影  留下的  只是一道还未來得及散开的紫芒

    紫芒给人的感觉很惬意  可是在此刻看來  这道紫芒  却让人感到很压抑

    就在此时凡川几人刚刚走后  阁室门外却突然跑來了两位女人  这两位女人正是刚刚错过与凡川见面的晴雪和佳琪  只见此时的晴雪在看到空气中一道还未散尽的紫芒时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  于是只见晴雪快步的跑进了阁室  找到了白平刃几人

    “平刃大哥  我哥哥刚才來过了是吗  ”晴雪看着白平刃  着急的出声相问道

    听到晴雪的问话  只见白平刃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  随即对着晴雪点了点头  表示凡川來过

    可就在白平刃刚刚点过头之后  只见晴雪气汹汹的鼓起了小嘴  两只小手也紧攥成了拳头  接着忿分不满的出声自言自语道:“哼  这个臭哥哥  來了也不见雪儿一下  现在又丢下雪儿跑了  哼  ”晴雪说话间  竟有些想要流泪的冲动

    白平刃见状  深知不好  于是立即走上前去  对着晴雪温声说道:“雪儿妹妹不要生气  宗主说他有急事  去去就回  相信宗主很快就能回來的  雪儿妹妹不要生气了  ”

    “哼  臭哥哥  ”虽然听进了白平刃的劝告  但此时的晴雪  还是表现出了一副生气的样子

    整个阁室内  不再有人说话  全都注视着生气的晴雪  不知该如何是好

    斗转星移  飘渺之间  伴随着紫芒的扩散  这时的凡川几人已经安全的抵达在了孤真派的主门不远处

    刚刚结束瞬移  凡川沒先感叹着自己完全的掌握了瞬移技巧  而是先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一粒二罗丹回神丹  不等时间仓促  立即顺势吞入了肚中  等感觉到了真气满溢后  凡川这才舒心的深呼吸了一番

    同时  凡川在心里感叹到  这瞬移还真是特别的耗费真气  特别是带着人瞬移的时候  其实在凡川之前使用瞬移  还未完全抵达到孤真派的时候  凡川就已明显的感觉到了真气的快速流失  但凡川还是强撑的坚持下來了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  像一个刚刚步入渡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能立即学会瞬移  而且还能带着人瞬移  并且还能准确无误的瞬移到自己想要到达的位置  这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凡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却能一下子就掌握瞬移的技巧  而且还能带人瞬移  这也许与现在凡川着急担忧的心情有关吧  如果按照平时让凡川这般瞬移  搞不好都不会知道瞬移到哪里了

    因为瞬移对于初试者來说  是件极其不靠谱的事情

    等真气已恢复的差不多  凡川立即带着冷剑和丘尘赶往了孤真派的主门

    可是在凡川三人还未走到孤真派的主门时  已经发现了孤真派的异样  甚至说是惨状

    因为在凡川三人向着孤真派主门走去的路上  一路上全是一些未燃尽的火星  而且在这些火星旁边  竟然还有零零散散的几位孤真派修真弟子的尸体  而且这些孤真派修真弟子的死状很惨  不是断胳膊断腿  就是一些心脏被挖空  有的甚至是只剩下了一个身体的轮廓  胳膊和双腿全都沒了  死状极其惨

    看到这触目惊心的一幕  凡川的心越跳越快  果然如自己之前所猜的差不多  之前凡川内心就隐隐约约觉得会出事  沒想到当见到真实情况后  凡川还是一番极度的震撼和不安  不禁的  凡川停缓了一下脚步  想要从这零零散散的几位尸体上  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就在这时  凡川真的发现了一丝异样  就是这些尸体  身体里竟然沒有了任何一丝真气的迹象  按理说  修真者被毁了真身  那么元真灵神还在  元真灵神不会消失  所以真身被毁的修真者身体里  应该还有残余的真气波动  可是此时凡川在这些死亡的孤真派修真弟子身体里  却未感觉到任何一丝真气波动  哪怕是一丁点都沒有  就像是这些修真弟子是凡人之体一样

    看到这种情况  凡川起初还以为这些死亡之人  真的就是凡人之体呢  可是在这些人的衣着和身边的佩剑上來看  这些人的确就是孤真派的修真弟子

    “竟然沒有真气迹象  ”凡川低头沉思了一番  突然一个极度恐怖的念头  在凡川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下  不禁的凡川的身体冷颤了一番

    因为凡川想到了之前烟紫的情况  就是那种修真者被瞬间毁去修为境界  从而变成凡人之体  再看到此时眼前的死亡的孤真派修真弟子  凡川联想到  袭击孤真派的人  不会就是之前伤了烟紫的人吧

    而且听烟紫之前说  那些拥有着变态能力的人  似乎是在找寻自己  再看此时的情景  那道那些人知道自己來过孤真派  然后才來袭击孤真派  那要是按照这样说的话  那么自己也去过纵始院  那么那些人接下來不会是要去袭击纵始院吧

    想到此处  凡川不禁的感觉到后背冒出了一阵阵的凉气  不再多想  凡川当即快步的跑向了孤真派的主门

    刚刚跑近主门  凡川三人立即迎來了四位孤真派把守弟子的阻拦  而且从此时这几位把守弟子惶恐的表情上來看  可以轻易的得知  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极度恐怖的劫难  以至于现在这几位把守看待凡川几人的眼神里  都流露着满满的不安

    “我是凡川  我要面见掌派真人  有急事  ”

    看到面露惶恐的几位把守弟子  凡川不想在此耽搁时间  于是急声说道

    就在凡川声音刚刚落下之后  只见几位把守弟子的眼里  顿时冒出了神采  凡川的名字在孤真派那是无人不知  五人不晓  是孤真派师祖言慕岸的徒弟  就连现在的掌派真人都要称之为师叔  那么凡川在孤真派的威望  那是可想而知的

    “原……原來是师叔祖回來了  快  快  快请进  ”几位把守弟子颤抖着身体  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  随即让开了一条道路

    看到把守弟子的样子  凡川竟感觉有些心酸  但是事情不可再耽误  于是凡川对着几位把守弟子点了点头  随即快步的向着孤景然的静修之室易心阁跑去  在向着易心阁跑去的一路上  凡川试想过很多结果和答案  可是有一件事却一直的纠结在凡川的心中  其实凡川现在已经相信了有人在暗地里找自己  而且好像还要加害自己  可是任凡川怎么想破了脑袋都不知道  会有什么人会要伤害自己  而且最让凡川生气的是  那些躲在暗处的人  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自己身边人  之前伤害了烟紫  凡川已经很生气了  可是还沒等凡川抽出來空闲去彻查此事的时候  对方却又伤害了孤真派  这让凡川已经有些忍无可忍了

    这时满脑子乱哄哄的凡川  不知不觉间  已经跑到了孤景然的静修之地  易心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