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七章:悲喜并存
    [.huju.][.huju.][]

    踏着碎星飞剑  望着遥无边际的山脉  再吸着刺鼻的凉风  此刻的凡川就像是一叶行驶在茫茫海洋里的扁舟  明明确定了方向  却如何也行驶不到目的地  有些无奈和可悲  同时又有着对生活的希望

    有时候  仅仅只是一个态度  就能让人为之疯狂  为之感伤  为之不顾一切的去沧桑

    而这时在看到凡川已离开  还惊讶的站立在闭琴谷里的冷秦等人  随即也反应了过來  立即抽出真气  使自己身体凌空  快速的追向了凡川

    时间是匆匆的  特别是在人沒有注意到它的时候  它总会给人一种恍惚的感觉  就像此刻无心在意它的凡川  已经仿佛像是一瞬间一般  抵达到了纵始院的主门

    到了纵始院的主门处  凡川立即刻意的隐藏了自己的情绪  使得自己看起來像是正常人一样  不过不管凡川如何隐藏  不经意间闪现在凡川眼神里的神伤  还是会戳中人的心头

    “哥哥  哥哥  你终于回來了  雪儿好担心哥哥呀  ”

    “宗主  你回來了  ”

    “师叔祖  我们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

    就在这时凡川刚刚踏步走进纵始院的主门  眼前的景象  立即使得凡川心头一震  之前莫乾的事  也暂时的放缓了许多

    只见晴雪和烟紫  以及白平刃等人  还有丘尘  现在这些人都完好如初的站在主门处  等待着凡川  而且在凡川出现后  只见每个人的眼里  都充满了喜悦  特别是晴雪和白平刃等人  脸上的激动都已掩饰不住

    而且在凡川沒有注意到的地方  还有一些纵始院的修真弟子  对着凡川微笑  甚至有许多纵始院的修真弟子  对凡川的态度  都是一副敬仰和崇敬的态度  好像凡川的地位  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是神的存在一样  就单单是因为凡川之前帮助他们解围  而且现在凡川能完好如初的回來  说明魔人群已消灭  由此凡川在他们心中的地位  又高了一层

    “大哥  二哥  三哥  五弟  丘尘  紫儿  雪儿  我回來了  ”

    凡川依次的看着眼前的人  温和的出声说道

    而且为了以防白平刃他们发现自己的异常  凡川说完话后  还刻意的上前拥抱了白平刃等人  当然  也包括烟紫和晴雪

    “沒事就好  沒事就好  ”

    凡川拥抱着白平刃等人的时候  不停的出声说道  而且在凡川现在看來  唯有自己的亲人朋友在自己的身边  这一切就已足够了

    凡川依次拥抱完了之后  这时晴雪又再一次的向着凡川扑了过來  直接闪身钻进了凡川的怀抱里  撒娇着出声说道:“哥哥  雪儿刚才听烟紫师姐说哥哥你为了救醒雪儿  答应了帮助他人办事  雪儿知道哥哥疼雪儿  可是哥哥要答应雪儿  以后不要这样冒险了好吗  ”

    晴雪的话里满是柔情  这也让凡川的情绪  瞬间的温和了许多

    “恩  哥哥答应雪儿  以后不冒险了  雪儿乖  ”凡川同样温和的回声说道

    就在这时凡川的声音刚刚落下  纵始院的主门外  又走进來了几人  正是刚刚从闭琴谷归來的冷秦等人

    这时的冷秦等人见到凡川正在与晴雪等人温存  于是也就是沒有出声打扰  直到晴雪离开了凡川的怀抱  冷秦才走近了凡川

    “凡川兄弟  咱们去阁室里说  ”冷秦说着话  竟突然伸手拉住了凡川的胳膊  硬拉着凡川走进了其中的一间阁室

    看到冷秦的动作  凡川很惊讶  因为凡川如何都沒有想到  冷秦会主动的伸手拉自己  虽然惊讶  但凡川还是随着冷秦走进了阁室  而这时其他人也都跟着冷秦和凡川二人走进了阁室

    等待着其他人全都落座之后  冷秦突然站起了身  视线扫了一遍在座的众人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凡川兄弟已为我纵始院除去了大患  而我冷秦呢  也应当实现之前的诺言  那就是不但与凡川兄弟冰释前嫌  而且我还要与凡川兄弟义结金兰  结为兄弟  ”

    说着话  只见冷秦的双手中  不知在何时竟然出现了两杯酒  而且装在银色杯子里的酒  似乎还在冒着浓浓的烟圈  醇香的味道  顿时充斥了整个阁室

    接着只见冷秦端着两杯酒  走近了凡川身边  端出了一杯酒  递到了凡川的眼前  等待着凡川接住

    而此时的凡川在看到冷秦的动作后  有些诧异  但是凡川想到以后还有麻烦冷秦相赠塑身仙石  而且自己的兄弟和姐妹  冷秦也都已实现了之前的诺言  不但救了他们  而且也不再说起之前的怨仇  凡川这一刻  有些发自内心的佩服冷秦  而且凡川还知道  自己现在再不接住酒杯  就显得有些太小家子气了

    于是凡川立即伸手接过了酒杯  同时出声说道:“多谢冷秦院主这般恩惠  凡川我谨记在心  ”

    “哈哈  这并不是什么恩惠  川弟  你我以后就是兄弟了  ”冷秦大声的笑道  随即抬起了酒杯  一饮而下

    听到冷秦的话  再看到冷秦喝酒的动作  凡川内心一阵的唏嘘  试想之前自己还是纵始院的敌人  沒想到  现在的身份却完全的变了  变成了纵始院院主的兄弟  这对于遍布的修真者來说  是一个多好的机会  能拥有纵始院的院主做兄弟  这定是福中之福  可是凡川却从未这般想过  因为在凡川的心里  总有些自责  好像这个兄弟  是拿自己莫大哥的性命换回來的

    不过感伤归感伤  接着凡川还是很识趣的举起了酒杯  一饮而下  入口的是一股淡淡的清香  感觉和以前与莫乾喝的酒  有些差别陪莫乾喝的酒  那是特别难闻  酒味特别重  儿此时喝的冷秦送來的这杯酒  却让凡川有一种想要再來一杯的感觉

    而这时的冷秦看到凡川喝酒之后的样子  似乎察觉到了凡川在想什么  于是大声笑道:“川弟  这种酒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喝到的  这是我纵始院后山上  每年清雨之前的山露  然后再调制极少的酒精  所以入口即化  味道清香无比  ”冷秦介绍的同时  还露出着一副骄傲的样子  似乎这些酒是自己的得意之作一样

    “这么好喝呀  哥哥  雪儿也要喝  ”

    听到了冷秦的介绍  这时喜欢掺和的晴雪   立即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跑向了凡川身边  身后拉着凡川的臂膀  不停的撒娇道

    被晴雪缠着  又碍于阁室里有这么多人在  凡川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为了解除这样的尴尬  于是只听凡川假装严肃的出声说道:“小女孩家不能喝酒  会醉的  ”

    凡川的话很严肃  而且还有一丝不可违背的意思

    听到凡川的话  晴雪只好撅着嘴  低着头  情绪低落的再次走回到了座位前  而这时烟紫也立即起身劝慰着晴雪

    当然这时候的冷秦也看到了现状  只见冷秦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  苦笑了一番  随即再次出声说道:“好啦  既然大家都在  那么我派人去取酒  大家一人一杯  都尝尝  ”

    说着话  只见冷秦对着门外的把守弟子  唧唧歪歪的吩咐了几句  随即只见那个弟子立即快步的向着外面跑去

    沒过了一会儿  刚刚离开的那位把守弟子  又再次飞奔着回來了  只是这次只见这位弟子的手里  却提着一个像是玉兰瓶一样的酒罐  而且就在把守弟子走进阁室的那一刹那  阁室顿时被之前凡川品尝到的那股清香给弥漫了

    接着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下  冷秦依次的把酒给在座的人  每人分了一杯  当然也包括烟紫  晴雪和佳琪三位女孩

    品尝完了美酒之后  大家像是满载而归的样子  个个都露出了一副****的样子  这让凡川很不解  不就是一杯酒吗  至于这般夸张吗  其实凡川不了解  这纵始院的清雨山露酒  在修真界里都远近有名  不但味道清香异常  而且还能帮助修真者巩固体质  但最特别的是  这种酒每年只能出产那么一点点  所以此时冷秦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清雨山露酒  那么就足已说明  冷秦很看重凡川了

    美酒喝完  阁室内再一次恢复了安静  这时冷秦看了看凡川  又看了看烟紫  接着面露疑惑的出声说道:“川弟  我听说了你是为了这位烟紫姑娘  才寻找塑身仙石吧  你考虑好了吗  强行破格修仙  这其中的艰难  我想你一定有所了解吧  不然也不会知道纵始院这里有塑身仙石  ”

    听到冷秦的话  凡川对着冷秦点了点头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恩  冷秦大哥  这些我之前已经了解过  但是不管多艰难  我都愿意一试  所以这才……这才來访大哥的纵始院……”

    凡川说完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冷秦  总感觉自己來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别人的东西  而且还有那种好像是必须得到的一样

    而这时听完了凡川话的冷秦  同样也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接着淡淡的出声说道:“实不相瞒  其实修真界里都相传我纵始院里有塑身仙石  这件事倒是真的  不过我派里的这些仙石  其实全都是我派一位先人前辈  在得道成仙了之后  偶然间再次回到了纵始院  然后遗留下了这些仙界里的东西  所以我派才会这么常年的镇守  其实只是为了我派先人前辈的一个心念罢了  ”

    说完  冷秦有些感叹的摆了摆手  给人的感觉好像这些年他坚守的心念  其实只是一些恍如隔世的旧人旧事罢了

    可此时的凡川在听完了冷秦的话后  却异常的惊讶和震撼  因为在这次冷秦的话语里  凡川在乎的不是塑身仙石了  而是冷秦嘴里所说  纵始院的一位先人前辈  在得道成仙之后  竟然再次回到了修真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