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痛苦挣扎
    [.huju.][.huju.][]

    听到声音  凡川有些熟悉感  随即把目光向着声源处看去  只见冷秦和徐玑  不知在何时  已经悄然的走近了凡川的身边

    见到徐玑出现  凡川这还可以理解  因为徐玑一直在山谷上  为了照顾徐玑的伤势  凡川才沒有让徐玑参与战斗  可是冷秦的出现  却出乎了凡川的预料  不过既然冷秦出现  凡川并不想关心他为何出现  此时凡川关心的  是冷秦刚刚的一番话

    “冷秦院主  你刚刚说的话可当真  我莫大哥  难道真的沒有救治的办法了吗  ”

    凡川出奇冷静的看着冷秦  出声说道  不过虽然这时的凡川出声冷静  可是从凡川表情上來看  还是能轻易的看到凡川悲痛欲绝的样子

    “我骗你有何用  他早已遁入魔道  已经不可能再回头了  唯有消灭了他  ”冷秦的话里  很是坚定  沒有一丝异样

    听到冷秦再一次的确定  凡川再次转身看了看此时还在挣扎着的莫乾  凡川沉默了  低头沉默了

    看到凡川沉默  这时徐玑踱步的向着凡川走近  只见徐玑先是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  接着出声说道:“凡川小兄弟  老道知道你的苦  很难相信自己的兄弟会变成这样  可是这一切却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唯有抛开那些兄弟情谊  痛下杀手啊  老道想  如果你这位兄弟还有一丝自己的心智  也许他并不会怪你杀了他  ”

    “可是我做不到  ”

    凡川一把推开了徐玑的手  痛苦的大喊道  就连最后一丝治愈的希望也湮灭了  凡川此时很难从这种变化中抽身出來  因为莫乾对于凡川來说  是心底很重要的一个位置

    不禁的  凡川脑海里出现了以前在木季城与莫乾喝酒时的样子  以及后來与莫乾去送马货  遇到了拉金等人  再到后來自己被言慕岸带走  再到后來自己被饮寒剑控制  而飞向了夜朝城  从此也就沒再见过莫乾  而凡川这次归來  本想着再与莫乾痛饮几杯  可是任凡川怎么都沒有想到  与莫乾的相见  会是这种情况  而且身份也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自己昔日对自己照顾有加的莫大哥  此时却变成了自己的敌人  而自己还要亲手杀了他  凡川想到这个  痛苦异常

    “你做不到  留着他只会祸害苍生  你可以试想一下  他以后杀了多少条无辜凡人的性命  这一切都要与你脱不了干系  你知道吗  之前那些侵扰的魔人  全是一些无辜的凡人  在被他害了之后  然后变化成魔人  如果按照这样持续下去  那么早晚整个天下  都会被这些魔人混乱的  除非有仙人來阻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  ”

    冷秦再次出声说道  语气里有些对凡川的失望  但是话音里却是在对凡川相交实情  让凡川清楚的知道  这件事情的弊处

    而此时再次沉默的凡川  在细心听完了冷秦的话后  不再哽咽  而且之前痛苦的表情  也逐渐的暗淡了下去  接着只见凡川突然抬起了头  但凡川抬起头  并沒有去看冷秦  也沒有回答冷秦的话  而是掂了掂手里的楚远紫剑  毅然的向着莫乾走了过去

    由于楚远紫剑的剑体在不时的泛着紫芒  所以离得远看的话  还以为是凡川身上在散着紫芒  颜色很惬意  可是放在这种情况下  这种颜色越旺  却会使得凡川越心痛

    这时还在被封禁着  满身挣扎的莫乾  在看到凡川坚定着表情  手持着楚远紫剑  正向着自己走來的时候  恍惚间  只见莫乾的脸上  好像闪过了一丝欣慰之色

    再次走近了莫乾身前的凡川  定睛的看着莫乾  沒有说话  也沒有动手  而就是静静的看着莫乾

    不知不觉间  凡川的眼角却湿了  一滴滴接连不断的泪水  像是决堤的大坝一样  顷刻间就已沾满了凡川的整个脸颊

    “莫大哥  我等着你的來世  不管再艰难  我都要找到你的下一世  这……一世……是川弟我的错  川弟愧对大哥了……”

    凡川说完  突然竟直接抬起了手里的楚远紫剑  只见此时的楚远紫剑  已不是刚刚那样泛着紫芒  反倒是一圈圈奇异的黑色气流  缠绕在了周身  显得很是异常

    抬起了楚远紫剑之后  只见凡川突然转过了头  不再看着莫乾  同时  手里的楚远紫剑  狠狠的劈斩在了莫乾的身上

    “噗  ”

    只听空气中传來了一声低沉的沉闷声响  接着一阵阵极强的压力  瞬间扩散在了周围  伴随着黑色烟雾的快速散去  楚远紫剑剑体上的黑色气流  也逐渐消失不见  而被取而代之的还是之前的紫芒

    见楚远紫剑已恢复正常  凡川立即把楚远紫剑收进了自己的晶涟羽戒里  而与此同时  凡川定睛的看了看眼前的莫乾

    只见此时的莫乾身上  开始出现了大幅度的颤抖  而且莫乾的脸部表情  也产生了极度的扭曲  似乎很痛苦  而且在这种颤抖持续了一会儿之后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  只见莫乾的身体开始分裂  而且分裂的速度很快  从脚往上分裂  每当分裂一次  就有一道黑色烟雾  从分裂的身体里迸发出來  但是迸发出來的黑色烟雾  并不会在空气里久留  而是瞬间就消散在了空气里

    分裂的速度越來越快  而凡川这时的眼泪  也流的越來越快  甚至凡川都发出了些许的哭泣声  那种亲手杀了自己的兄弟的痛苦  也许谁人都不会了解到凡川此刻的心情  是那样绞痛  是那样的无助  是那样的悲哀

    “砰  噗  ”

    接着一声脆响之后  随之而來的又是一声低沉的沉闷声响  只见莫乾的头颅  也在这一刻分裂了开來  消失殆尽  确切的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

    而这时流泪着的凡川  却在莫乾临消失的那一刻  看到了莫乾脸部表情的一丝异样  只见在莫乾头颅临消失的前一刻  只见莫乾对着凡川竟然微笑了起來  像是释放  又像是解脱

    看到莫乾终于消失殆尽  凡川再也沉不住气了  只见凡川突然伸拳对着一旁的岩石  纵然打去  一声脆响过后  岩石瞬间粉碎  而凡川的拳头也被磨破了皮  白骨森森露出  鲜血也从皮肤内  向外流了出來

    “莫大哥  我对不起你  ”

    击拳过后的凡川  对着天空放声的大喊道

    喊完  凡川随即瘫坐在了地上  脑袋里不时的浮现着莫乾以往的样子  凡川总感觉是自己害了莫乾  如果当初自己能及时的來找回莫乾  一同修真  那么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凡川深深的自责了起來

    而这时的冷剑等人见到凡川瘫坐在了地上之后  立即扶着冷剑和佳琪  向着凡川走了过來

    刚刚走近凡川的冷秦  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哀伤  接着只见冷秦蹲身在了凡川的身边  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  随即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我知道你很伤心  事情已经过去了  你就不要自责了  我们回去吧  ”

    沉默  死死的沉默  冷秦的一番安慰  换來的却是凡川死一样的沉默

    看到凡川并沒有因为自己的话  而有所动  只见冷秦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  随即便又释然了  接着只听冷秦再次出声说道:“凡川兄弟  我们先回去吧  你的那五位兄弟  还有你的姐姐和妹妹  都在纵始院等你呢  ”

    “雪儿苏醒了  ”

    这次听到了冷秦的话  凡川才有了回应  不过凡川的身体却还是纹丝不动  只是呆滞的出声回应道

    “恩  苏醒了  我是把她救醒了之后  才急忙赶來  准备助你一臂之力的  ”冷秦温和的出声说道

    “哦  这样啊  那好  回去吧  ”

    这次凡川却立即回应了冷秦  而且还在冷秦的搀扶下  凡川站起了身

    接着只见凡川伸手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随即转眼看了看冷剑和佳琪  出声说道:“冷剑兄弟  佳琪姑娘  是我连累了你们  让你们受伤了……”

    “呃……沒什么大碍  伤势已经不碍事了……”

    “对对  我……我也沒事了  ”

    听到凡川的关心问话  冷剑和佳琪  明显的有些错愕  不过还是立即结结巴巴的回应道

    “我们回去吧  ”

    随即凡川像是沒事人一样  擦干了眼角的一丝泪痕  随即祭出了飞剑  不等冷秦等人从惊讶中反应过來  凡川率先的向着纵始院的方向飞了过去

    不过就在凡川刚刚飞上高空  准备离开闭琴谷范围的时候  凡川却再次回眼看了一下刚刚莫乾消失的位置  只见此时凡川的眼神里  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有些感伤  却又有些异样的坚定  不过只是稍纵即逝  随即凡川对着莫乾消失的位置  莫名的点了点头  再接着立即坚决的转身  向着纵始院的方向  极速飞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