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条件交换
    [.huju.][.huju.][]

    “误入  ”

    冷剑的语气有了些缓和  但是无意间  只见冷剑竟然像是冰释前嫌了的样子  脸上的表情  也不再像是之前那样紧绷着

    而此时就在冷剑的话音刚刚落下  只见凡川身旁的徐玑  却有了一丝异样  徐玑的眉见  明显的隐现过了一丝慌张

    “恩  确实是误入  我们本只是想先來纵始院拜访  是來真诚的求塑身仙石的  ”凡川的语气很诚恳

    “那你们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伤了我师兄的臂膀啊  ”这时  佳琪不免有些生气的出声说道

    听到佳琪的话  凡川有些尴尬  但随即还是应声说道:“冷剑兄弟的臂膀  确实是为我所伤  但是当时我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因为我的几个朋友  还有我的妹妹  都被冷剑兄弟给伤了  而且我妹妹到现在还沒苏醒  ”

    此时冷剑和佳琪在听到了凡川诚恳的话后  全都默默的不语了  场面一瞬间沉默了下來  不过这时候站立在周边看着凡川几人的那些纵始院修真弟子  却出现了一阵的骚动

    凡川能模糊的听到  好像那些纵始院修真弟子都在讨论  说是自己就是斩断了冷剑臂膀的人  还说自己是处心积虑的阴谋  但也有人说自己是好人  只是不小心斩断了冷剑的臂膀  反正就是人人发表的意见  都是各不相同  说什么的都有

    这时  冷剑和佳琪也可能听到了那些弟子的讨论  于是只见冷剑转身看着那些修真弟子  突然厉喝了一声  似在表示让那些人住嘴  果然  就在冷剑厉喝之后  场面顿时安静了不少  但还是有个别胆子大的修真弟子  在对着凡川和冷剑指指点点

    “师兄  我们进去阁室再说吧  等院主伤势痊愈出來了  咱们再做定决  ”这时  也同样被那些修真弟子影响到了的佳琪  面对着冷剑  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好  咱们先去阁室  ”

    说着话  冷剑正欲转身向着临近的一间阁室走过去时  突然  身后那些修真弟子人群里  又是一阵的骚动

    凡川几人见到异状后  不禁的再次投眼向着修真弟子人群看去  只见那些修真弟子似乎眼睛都在看向一个位置  接着凡川几人也随着那些修真弟子眼观的位置看去  只见在身后方的长廊处  纵始院的院主  冷秦  正一步一步的向着凡川等人走过來

    见到冷秦出现  冷剑和佳琪的表现  都显得有些开心  明显是因为冷秦的伤势已痊愈而开心

    而凡川在看到冷秦出现后  不免有些不安  因为刚刚自己已经把事情的真相  与冷剑和佳琪复述了一遍  而接下來的事情  看似还要与冷秦再复述一遍  而凡川自问也不了解冷秦的脾气  只有刚刚的一面之缘  凡川对于接下來所要发生的事情  沒有一点点成功的把握  反倒是有些听天由命了  不过虽然是听天由命  但是凡川自问自己这纵始院一行  并不后悔

    “拜见院主  ”

    “院主好  ”

    就在冷秦刚刚走出长廊  接近凡川几人的时候  之前那些熙熙攘攘的修真弟子  立即整齐的躬身施礼大喊道

    接着只见冷秦对着那些修真弟子摆了摆手  同时语气温和的出声说道:“好啦  你们都自行回去吧  用心修炼  不要逗留于此了  ”

    说完  只见冷秦转身快步的向着凡川几人走來  而在冷秦向着凡川几人走來的同时  之前那些熙熙攘攘的纵始院修真弟子  也都各自的散开了  沒用一会儿时间  刚刚还满挤的人群  这时竟空荡了下來

    “院主  ”

    冷秦走到了凡川几人身边后  冷剑和佳琪  也立即对着冷秦躬身施礼的说道

    而此时凡川看到他们这样子  自己倒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但最终还是象征性的对着冷秦微微施了一礼  随即出声说道:“冷秦院主伤势可痊愈了  ”

    “恩  多谢凡川兄弟的挂怀  已无大碍  ”

    听到了凡川的话的冷秦  沒有理会冷剑和佳琪  而是自顾的向着凡川走了过來

    “冷秦院主真乃天人  ”凡川又献媚的夸奖了一句

    “哈哈  凡川兄弟不必这般说话  ”冷秦看着笑了笑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凡川兄弟的事情  我已经知道了  其实早在之前  我就已经站在你们的身后了  只是你们沒有发觉罢了  ”

    “哼  你又使用隐身  ”听到冷秦的话  佳琪在一旁闷闷不乐的出声说道

    而此时的凡川  在听到冷秦的话后  可不是像佳琪一样在娇嗔  而是极度的惊讶和震撼  本來凡川还在想着如何才能与冷秦好好的复述一般  沒想到对方却早已知道了  而且还是在自己身边偷听的  想着冷秦嘴里说着的隐身  凡川就不觉间一阵阵的惊恐  怪不得别人都说纵始院是个充满神奇色彩的地方  沒想到这次又让凡川见识神奇了  隐身  这对于修行之人來说  该是多么的向往啊

    不过惊讶归惊讶  品位着冷秦的话  凡川还有一丝不解  那就是既然冷秦已经知道了是自己伤了冷剑的臂膀  为什么在听完了自己整件事情的复述后  却还称自己为兄弟  而且看着冷秦现在的样子  不像是生气想要责备的样子啊  而且凡川还感受不到任何一丝丝的杀气

    就目前的状况而言  此刻的冷秦  不像是來讨伐凡川  倒像是來与自己的故友重逢一样  这让凡川很是不理解

    “呃  冷秦院主既然都已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那么冷秦院主想要怎么……”

    “不用紧张  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

    就在凡川尝试着出声相问的时候  还沒等凡川说完  冷秦就出声打断了凡川的话  语气里沒有责怪  也沒有愤怒  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那我那些朋友  还有我妹妹  还有塑身……”

    “凡川兄弟  我虽然沒有要怪罪你的意思  但是我师弟的这条胳膊也不是随意的说掉就掉了  对吧  至于你的兄弟  和你的妹妹  以及你想要的塑身仙石  这些条件  我都可以答应你  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帮我做一件事情  否则……”

    “什么事情直说吧  沒有否则  ”

    凡川本想问关于白平刃几人  还有晴雪  以及塑身仙石的事情  但是沒等凡川说完  冷秦就把凡川的话语权抢了过去  但是在后來冷秦提出条件的时候  凡川也学着冷秦的样子  直接抢断了冷秦的话

    其实对于凡川來说  只要能达到自己纵始院一行的目的  那么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因为毕竟白平刃几人还有晴雪的命  现在都完全的握在他人手里  就单单这一条  对于冷秦的条件  凡川都得必须去做  哪怕是会危及到自己人身安全的事情

    “好  哈哈  凡川兄弟果然是英雄气概  我冷秦佩服你  如果这件事你可以帮我们纵始院  那么我冷秦之后愿意相交你这个朋友  凡川兄弟  你看怎么样  ”此时冷秦对着凡川大笑着出声说道  语气里确实沒有其他嘲讽的意思

    “交朋友可以  但是这个事后再说  冷秦院主不妨先说说是什么条件  是什么条件可以为难住纵始院  ”

    凡川虽然对着冷秦的友好态度  感到了一丝欣慰  但是内心的想法却在时刻的提醒着自己  眼前之人  只需一念  就可以分出敌人或者朋友  所以现在说朋友还早

    “好  难得凡川兄弟这么痛快  那我就直说好了  ”冷秦说着话  声音顿了顿  随即再接着出声说道:“我刚刚听弟子们说凡川兄弟出手相助消灭了那些入侵纵始院的魔人  这令我实属很佩服  知道凡川兄弟有这样的能力  所以想请凡川兄弟  帮助我派去消灭一个魔巣  因为之前我就已发现了这些魔人的踪迹  而且他们总是时不时的來入侵我们纵始院  以我们的真气  虽然可以打退他们  但是他们之后还是会再來侵扰  不能斩草除根  实不相瞒  这已经成为了我们纵始院的一个祸患  所以  接下來所要做的事  我就不用再与凡川兄弟多说了吧  ”

    冷秦说完  有些急切的等着凡川的答案  又似有些悠然若是  但是冷秦的视线  却一直的停留在凡川的身上

    而此时凡川听完了冷秦的话后  不免的又有了一丝惊讶  沒想到这冷秦的消息还真灵通  这才刚回來沒多久  就已得知了自己刚刚除魔的事情  不过有一点让凡川有些疑惑  就是冷秦怎么这么相信自己可以除去那些魔人呢  这是换取的条件  还是刻意的让自己去送死

    就在凡川思考的时候  一旁的冷秦似乎看出了凡川的顾虑  接着只听冷秦继续出声说道:“你放心  我不会只让凡川兄弟你一人去的  我也会派一些我门下的得意弟子  跟着凡川前去除魔  如果凡川兄弟信不过我  那么就让凡川兄弟自己挑人一同前去  当然  凡川兄弟挑我去的话  也行  只是到时候最大的主力  还是要看凡川兄弟的了  ”

    冷秦的话  说的天衣无缝  让人很难从中挑取一丝瑕疵  也正是冷秦的这一番话  让凡川做了决定  那就是必须前去了

    不过  凡川的这个决定里  并沒有太多的不安  也沒有勉强  这是凡川早已认定的事情了

    “好  我答应你  还望冷秦院主  先说一下那魔巣的具体情况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