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瞒天过海
    [.huju.][.huju.][]

    听到了纵始院修真弟子的话  只见冷剑的表情出现了一丝特别的异样  有着一阵的惊讶  又有着一阵的疑惑  还有着一阵的不可思议

    可就在这时众人因为凡川受伤  而议论纷纷的时候  纵始院的主门外  却出现了一些躁动  而且有些把守主门的纵始院修真弟子  正在大呼大叫什么  似有人归來

    听到有情况  凡川以及了冷剑这边的人  全都把视线看向了主门处  只见在熙熙攘攘的主门处  竟走出來了两位被纵始院修真弟子扶着的年轻男人  看样子这两位被扶着的年轻男人  像是受了挺严重的伤势  因为两人嘴角的血迹还未干  而且从两人凌乱不堪的衣服上來看  两人明显有着与人争斗的痕迹

    而此时在两人的身后  还跟着之前与凡川有过了一面之缘的纵始院女修真者佳琪  只见此时的佳琪  面露着紧张担忧之色

    被扶着的两位年轻男人  以及佳琪一行几人  向着凡川身处的这边的阁室走了过來

    “院主  ”

    “院主  ”

    就在这时那两位被纵始院修真弟子搀扶着的年轻男人  在走向了凡川等人的时候  凡川身边的纵始院修真弟子  却全都低身对着那两位年轻男人中的一位相貌堂堂的男人躬身施礼了起來  而且躬身施礼的还包括了冷剑

    这种情况再看不出來  那就就傻子了  看着眼前近乎几尺高身材的男人  凡川这才知道  原來这人就是自己所要等的纵始院院主

    不过令凡川有些好奇的是  既然能坐上一大修真门派院主之位  那修为境界肯定hi高深莫测呀  怎能可能会这般轻易的受伤  那要说这伤势真的是别人造成的  那么那个别人的修为境界会是什么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过想归想  看到被众纵始院修真弟子称为院主的男人  在快要走到自己的身旁时  凡川对着徐玑和烟紫示意了一下  让徐玑和烟紫把自己搀扶了起來

    “原來是院主回來了  我是凡川  來自孤真派  特來拜访纵始院  ”忍着疼痛  凡川对着纵始院的院主  微微施礼说道

    听到了凡川的话  纵始院院主这才发现了凡川一行人  随即只见纵始院的院主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  但这时只身在纵始院院主身后的佳琪  却突然把嘴巴附在了院主的耳边  似乎说了些什么  接着只见纵始院院主的脸色  这才出现了一丝缓和  以及一种感激的神色

    “哦  原來凡川兄弟是从孤真派而來呀  我叫冷秦  恩  刚刚做了这纵始院的院主  凡川兄弟直呼我名就行  凡川兄弟这是怎么了  怎么受伤了  ”冷秦对着凡川温和的出声说道  随即只见冷秦却出乎意料的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对了  忘了多谢凡川兄弟帮助我纵始院解围  那些魔人太可恶了  扰了凡川兄弟的雅兴  还望莫见怪  ”

    “冷秦院主太客气了  我也沒做什么  哦  我这伤是旧伤复发  沒十什么大碍的  ”凡川对着冷秦回应的说道  但是凡川却撒了谎  沒有说出自己刚刚与冷剑比试的事情  而此时的冷剑却也安静异常  不多说话  只是静静的站立在一边  像是个外人一样

    不过  冷秦的一番话  却让凡川从中得到了两个信息  第一个那便是看來冷秦他们并不认识自己  也不知道之前在纵始院禁地与冷剑争斗的是自己  而第二个那便是  自己此时对于纵始院來说  算是一个对纵始院有恩的人  而冷秦他们此时对自己的态度  应该是感激

    “哈哈  凡川兄弟太谦虚了  这样吧  我让我师妹和师弟先招待下凡川兄弟  我受了点伤  先回去自行恢复下  等差不多了  我再來招待凡川兄弟如何  ”

    冷秦的伤势似乎挺严重  在对凡川说话的同时  身体竟在微微的颤抖着

    “冷秦院主太客气了  还望冷秦院主伤势能快些痊愈  ”

    凡川再次对着冷秦回了一礼

    而此时的冷秦也在对着凡川回了一礼后  让着身边的两位弟子  扶将着快步的向着不远处的一座阁室走去

    冷秦走后  佳琪却留了下來  一脸惆怅的样子尽显无遗  接着只见佳琪踱步的向着凡川走來

    看到佳琪走來  凡川立即转身看了一下一旁的冷剑  此时的凡川有些紧张  紧张的是冷剑一会儿要是对佳琪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以及自己伤他之事  那么场面得有多尴尬  而且到时候凡川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可是等佳琪走近了凡川之后  此时的冷剑却还是一样出奇的安静  并沒有把凡川的身份以及之前争斗之事  尽数告诉佳琪  这让凡川有些诧异  而且还有些不安  诧异的是冷剑怎么像是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不再纠结与断臂之仇  而不安的是  凡川怕冷剑此时只是故作安静  会在之后给凡川來个猛烈的打击  那样凡川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过能忍一时算一时  此时看到佳琪走來  凡川并沒有表现出过多的慌张

    “小前辈  你……你这是怎么了  你怎么也受伤了  我这才离开了一会儿  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

    刚刚走到凡川身边的佳琪  立即关心的出声相问道  不过听此时佳琪的语气  似乎并不是在意凡川的伤势  而是在意刚刚离开的冷秦的伤势

    不过凡川还是微笑的回应说道:“呃  我这个是旧伤复发  沒什么大碍的  倒是你们院主  他……他是怎么受伤的  ”凡川问出了从见冷秦第一面时的疑问

    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  这时候站立在一旁的冷剑  身体微微的向着凡川挪动了一些距离  耳朵高翘着  似乎是也想知道答案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  只见佳琪的脸色再一次的忧郁担忧了起來  接着只听佳琪抱怨的出声说道:“唉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刚刚是在山脚下看到院主他们回來的  我问院主怎么回事  他也不告诉我  但我的直觉告诉我  这件事情一定很棘手  ”

    “院主他们之前去哪里了  ”

    这时  就在佳琪的话音刚刚落下  一直无言的冷剑  却突然插声说道

    听到冷剑的声音  佳琪像是猛然的惊了一下一样  颤抖了一下身体  接着抬头看向了冷剑  只见佳琪在看到冷剑之后  脸色有了一丝欣慰  随即只听佳琪出声说道:“哎  原來是冷剑师兄呀  你怎么伤还沒痊愈就出來了  我刚刚怎么沒看到你  ”

    看來佳琪之前的心都牵挂在了冷秦的身上  以至于冷剑本來就站在凡川身边不远处  却并未走进佳琪的视线里

    听到了佳琪的话  冷剑点了点头  随后说道:“我身体沒事  师妹  你告诉我  院主他们之前去哪里了  ”

    “哦  我听弟子们说  院主之前说出去找一样东西  找到了就立刻回來  谁想到会受伤呀  ”佳琪的语气里充满了抱怨和责怪  好像是在生气冷秦什么都不告诉她一样

    听着这一师兄  一师妹的对话  凡川感觉自己这些人夹在这里感觉很不自在  凡川并不关心冷秦伤势怎么样  现在凡川关心的是  如何快速的解救白平刃几人  然后如何救醒晴雪  再有就是如何得到塑身仙石  然后离开

    可是从现得知的状况來看  凡川感觉这些事情  不是可以快速就能解决了的  就单单一些客观原因  就让凡川有些不知所措

    该怎么救白平刃五人和晴雪  如果是想趁人不注意的去解救  不但成功的几率很低  而且晴雪的状况怎么來救  但又如果说把实情告诉冷秦  或者佳琪  那么他们会念在自己帮助纵始院解围的份上  放了白平刃他们  和救醒晴雪吗  要知道  冷剑的左臂是自己斩落的  这个仇不是那么简单就可以化解的

    而且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新的状况  那就是为什么冷剑却在这时不说出自己的身份  而且看冷剑的样子  似乎在刚刚的比试过后  他对自己的态度  好像就有些不一样了  竟沒有了刚开始的那种针锋相对  反倒是缓和了许多  这让凡川有些不解  但在凡川内心处  还是有些不安

    “师妹  我先走了  等院主身体痊愈了  请你通知我一声  我有话要与院主说  ”冷剑在听完了佳琪的话后  随即淡淡的出声说道

    说完  不等佳琪答应  冷剑竟转身离开了  只有一条胳膊的背影  显得未免有些苍凉

    看着冷剑的背影  凡川本该有些怜悯之心  但是当凡川想起晴雪的伤势  就是冷剑一手造成的之后  凡川的心里就又平衡了

    此时的凡川内心充满了矛盾和尴尬  凡川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如果白平刃等人和晴雪  到最后都能完好无损的话  凡川还可以接受  可是万白平刃五人或者晴雪  他们其中有人出了状况的话  那么凡川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忍得了  不过直觉告诉凡川  如果自己的朋友亲人被人伤害等了  那么自己将不顾自己的性命  也要将那个伤害自己朋友亲人的人  形神俱灭

    等冷剑走后  场面再一次恢复了安静  本來熙熙攘攘的纵始院修真弟子  也在这刻尽数的散去  刚刚还满人的空地上  此时只留下了凡川和烟紫  以及徐玑和佳琪

    “小前辈  要不……”

    “叫我凡川吧  ”

    佳琪刚想出声说些什么  却被凡川抢先说了过去

    “呃  凡川前辈……”

    “我不是前辈  不用叫我前辈  ”

    “呃  凡川  要……要不你们先进去阁室里休息下吧  我相信院主的伤势很快就能痊愈  到时候院主会來见你的  ”佳琪略显尴尬的出声的说道

    “恩  好的  ”

    凡川说完  正欲离开  可是这时  佳琪似乎发现了什么  目光一定紧紧的盯着凡川身边的徐玑

    接着只听佳琪用着急切的语气  出声大喊道:“请等一下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