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无心一战
    [.huju.][.huju.][]

    “我敬重你  所以才会与你公平比试  ”

    站立到了凡川对面的冷剑  突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凡川听着冷剑话里的意思  总感觉有些耐人寻味  不过凡川沒再多想  一阵真气抽出  久违的流澜剑  再次隐现在了凡川的左手上  凡川的本体真气是泛着紫色  而流澜剑则是剑体全放蓝芒  一紫一蓝合并在了一起  让人看着很有一种飘渺的味道

    而凡川能这么主动的答应与冷剑比试  其实凡川存有了一丝小心思  因为凡川自知自己现在的修为境界是为渡真期修为境界  这才敢与冷剑较量一番  如果换作是以前  凡川才不会这么去找死  而从另一想法來看  凡川其实也只是想试一试渡真期修为境界所匹配的能力

    “來吧  冷剑兄弟  ”

    凡川准备好了一切之后  把右手背在了身后  单以左手紧握着流澜剑  目光凌厉的看着冷剑

    “唰  ”

    只听空气中传來了一声剑气破空的声音  再看冷剑  已经率先动手向着凡川攻击而來了

    “唰  ”

    又是一声剑气破空的声响  凡川随即也抬起了脚步  一个纵跳  抽身跃向了空中  而手里紧握的流澜剑  刚好直直的迎上了奔袭而來的冷剑

    顿时天空中隐现了两道光芒  一道青芒  一道蓝芒

    凡川在劈斩出了第一剑的时候  并未全身心的投入去战斗  而是把剑气扫向的方向  稍稍的偏差了一些  并沒有准确无误的击向冷剑  其实凡川这样做  也只是在为自己之后的打算做预留  因为凡川害怕  如果自己再次对冷剑造成了伤害之后  那么之后自己的目的  将会更难做到

    凡川所击出的剑气  夹杂着蓝芒顺势的飞向了冷剑  在遭遇了冷剑所击出的青芒之后  蓝芒仅仅只是象征性的停顿了一下  接下來只见蓝芒竟然在一瞬间消灭了青芒  而剩余的残余蓝芒  还在接着快速的飞向冷剑

    看到这一幕  凡川确实是比较惊讶  因为凡川知道冷剑的修为境界  定也是在渡真期左右  那么自己所击出的剑气与对方所击出的剑气相撞  本该是同时消灭  怎么如今凡川却是更胜一筹  这让凡川有些费解  难道是自己的修为境界早已高过了冷剑吗  虽然脑中闪过了这么一丝想法  但是凡川并不确定

    而此时的冷剑  再看到残余的蓝芒  在向着自己飞行而來后  也是特别的惊讶  因为冷剑怎么也沒有想到  上次与凡川战斗之时  凡川还只是玄真期的修为境界  可这才短短的些许时日  凡川已然跨到了渡真期  而且比自己还要多胜一筹  这让冷剑如何都不敢相信

    不过其实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并不是说明凡川的修为境界要比冷剑的深厚  其实最主要的根源  是在于凡川手里的流澜剑  是因为流澜剑本就是夜月门凌关真气的随身用剑  与此时冷剑手里的修真剑比起來  那剑体的能量相差太多了  但如果说此时凡川用的是言慕岸之前留给凡川的楚远紫剑的话  那么结局将会更加出人意料

    冷剑看着眼前的泛着蓝芒的剑气  不再含糊  立即再次挥剑  试图阻挡住剑气的继续入侵

    而此时这样的局势  对于修真者來说  相当于一个战机  那就是凡川可以趁此机会再次对冷剑施加压力  可以再次击出剑气  这样不但可以重伤冷剑  而且可以瞬间攻占了上风

    看着眼前的状况  凡川也能看出这个战机  可凡川却出奇的安静了下來  并沒有再动  而是等着冷剑消灭那些剑气  凡川的这个动作  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疑惑了起來

    终于在沒用多长时间  仿佛像是一瞬间而至  冷剑就已消灭了所有的剑气  而且再次的与凡川对恃了起來  其实冷剑之前也看出了凡川的异样  凡川沒有把握战机对冷剑施加压力  这让冷剑也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  只见此时冷剑看向凡川的眼光  都充满了些许的复杂神色

    “不要让我  全力而击  ”

    只见冷剑大声的对着凡川喊道  随即快速的挪动身体  向着凡川奔袭而來

    凡川见状  先是斩出了一道真气  随即也快速的挪动身体  但是凡川挪动身体并不是迎着冷剑而去  反倒是在刻意的避开冷剑

    凡川的动作  让冷剑很不解  但是这并沒有消磨掉冷剑的战意  只见冷剑继续着快速攻击  道道剑气顺势封锁住了凡川所有的出路

    可能是因为冷剑真的怒了  只见冷剑接连不断的对着凡川挥剑  道道剑气像是骤雨而至  封锁着凡川的同时  而冷剑体内的真气  也在快速的流失

    而此时的凡川则是快速的阻挡剑气的入侵  也许是凡川心念所动  就在凡川阻挡剑气的同时  四周的空间突然燃起了一股极大的压力  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上  突然闪现过了一道银芒  随即只见泫滇战甲  像是一件能抗击所有伤害的战甲一样  快速的隐现在了凡川的身上  而就在泫滇战甲出现了之后  冷剑之前所击出的道道剑气  也开始在凡川的身前  速度缓慢了下去  像是待宰的羔羊一样  被凡川一一的消弥而去

    凡川看着这种状况  也有些吃惊  沒想到泫滇战甲竟有这种奇效  这在以往从未出现过啊  抱着满腹的疑问  凡川低眼看了一下泫滇战甲  泫滇战甲还是老样子  黝黑的颜色上流淌着银线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  泫滇战甲本就是仙器仙甲  会随着凡川的修为境界提升而提升  而现在泫滇战甲所展现出來的能量  仅仅只是它身为一位修真者所拥有的战甲的一点点能量  如果用仙气控制这件战甲  那么效果更是出人意料

    此时在场上观战的众多纵始院修真者  似乎也都发现了凡川身上这件战甲的奇特  不过从一开始而來  凡川与冷剑的比试  就像众多纵始院的修真弟子感到好奇  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位刚刚帮助纵始院解围的年轻有成的修真者  怎么会与自己门派的冷剑大师兄比试  而且更让这些纵始院修真弟子感到惊讶的是  自己的冷剑大师兄  好像并不是凡川的对手

    “影身  破  ”

    看到凡川各个击破了自己的所有剑气  此时的冷剑有些惊讶震撼  更有些愤怒和不相信  于是再次使出了纵始院的绝技  影身  接着只见冷剑的身体  突然的平躺了下來  与地面有着距离而平行  而之前冷剑手里的那把修真剑  也突然脱离了冷剑的手掌  与冷剑的身体平行的飞在了冷剑身体上方

    凡川看到冷剑再次使用出这项技能  有些感慨  看來冷剑是不甘失败了  何况是在这众多纵始院修真弟子在场下  看到此处  凡川开始有了一个想法

    接着只见凡川突然把身体向后撤退  而且一道剑气顺势的斩向了冷剑  但是由于冷剑是处于影身状态  所以刚刚凡川击出的那道剑气  并未触及到冷剑的周身  就已被人剑合一的压力给消弥掉了

    接着凡川像是惊慌般的再次击出几道剑气  全都被消弥掉  见状  凡川故作有些不安了起來  就在冷剑使用影身快要接近凡川的身体的时候  凡川突然做了一个动作  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解  那就是凡川竟然在冷剑使用影身接近的时候  不但沒有撤退  反倒是迎难而上  同时击出了一道毫无作用的剑气  随即只听空气中传來了“噗”的一声沉闷的声响  再接着只见冷剑身体上方的修真剑  直直的扫过了凡川的胸膛  一阵泫滇战甲的银芒大现之后  凡川的身体径直的向后倒飞了出去  狠狠的砸落在了地上

    刚刚落地的凡川  立即喷出了一口鲜血

    而在凡川受伤倒地了之后  冷剑也随即收起了影身  只身站立了起來  刚刚站起身  只见冷剑快步的跑向了凡川

    这时  在一旁观战已久的徐玑见状  立即飞身挪移到了凡川的身旁  挡住了向着凡川跑來的冷剑  接着只见徐玑恶狠狠的看着冷剑  愤怒的出声喝道:“怎么  你已经伤了他了  你难道还要他形神俱灭吗  在你们纵始院里形神俱灭吗  ”

    而此时在被徐玑挡住的冷剑  随着听到徐玑的话后  竟然面露出了一丝尴尬之意  只见冷剑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最终却又沒有说出口  反而是在一番踌躇之下  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尴尬的站立在了原地

    “凡川  凡川  ”

    这时  烟紫慌张担心的大喊着  向着凡川跑了过來

    刚刚跑到凡川的身前  不等凡川说话  烟紫立即卷起了自己的裙袖  温柔的擦拭着凡川嘴角的血迹  而且与此同时  只见烟紫的眼泪  也在无声无息的掉落了下來

    凡川见状  忍着疼痛抬起了手  同样温柔的为烟紫擦拭去了眼泪  接着只见凡川强挤出了一丝微笑  看着烟紫出声说道:“傻紫儿  哭什么  我沒事的  不疼  ”

    就在凡川说完了这句话之后  凡川沒有忍住  突然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來  体内的真气在大幅度的翻涌着  而且泫滇战甲在这时  也泛着微弱的银芒  逐渐的消失了  再次隐匿在了凡川的身体里

    “哼  还说沒事  还说不疼  ”

    烟紫依旧流着眼泪  擦拭着凡川的嘴角的血迹  同时语气哽咽的出声说道  话音里似有一丝怪罪凡川之意

    而就在这时  只见几位纵始院的修真者  却突然兵分两路的向着凡川和冷剑跑來

    刚刚跑到凡川身边的几位纵始院修真弟子  立即担忧的出声说道:“恩人前辈  你……你沒事吧  ”

    而也是在此时  刚刚那几位跑到冷剑身边的纵始院修真者  则先是对着冷剑躬身施礼了一番  接着紧张的对着冷剑出声说道:“大师兄  这……这位凡川前辈  他……他是我们的恩人  刚刚他为我们纵始院消灭了那些入侵的魔人……”

    对着冷剑说着话的几位纵始院修真者  还同时把手指指向了此时依旧受伤躺在地上的凡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