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公平比试
    [.huju.][.huju.][]

    接着凡川把自己的奇遇  大概的给徐玑说了一下  但并沒有说的太仔细  而且关于手链灵体化作的那道黑色气流  凡川也只是象征性的先说了一下  本來凡川是想请教一下徐玑知不知道这黑色气流是什么  但是碍于眼下的局势  凡川沒那份心去详细的说明  只能等到把眼下的事情先完成了之后  再多作解释  而自己和烟紫如何进來纵始院  凡川也解释了一番

    而此时听完了凡川的话的徐玑  像是看怪物一样  而且在不经意间  徐玑的眼中还闪过了一丝异样  但是凡川并沒有发现  凡川此时一心只想先求助徐玑检查一下晴雪的伤势

    “凡川小兄弟  你真是个奇才呀  就算在整个修真界里  也沒有你的第二人呀  真可谓是天赋异禀啊  ”徐玑平息了下激动的情绪  出声与凡川说道  但是从徐玑的语气里  还是能听到一些惊讶之意

    “徐前辈  这个咱们暂且不说了  我想请前辈先來检查一下我妹妹的伤势  ”

    说着话  凡川手指指着阁室内安静的躺在软榻上的晴雪

    “哦  这位小丫头还沒有苏醒吗  ”徐玑疑惑的看着晴雪  出声说道

    听到徐玑的话  凡川好像想到了些什么  猜想着自己与晴雪之气昏迷的时候  徐玑肯定也知道自己与晴雪昏迷  那么自己的身体状况很难让人检查出來毛病  那么晴雪的是怎么了  此时徐玑的这一句随心的话  让凡川有些不是很舒服

    “恩  一直沒醒  ”

    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  随即步伐快速的挪移到了软榻边  看着晴雪紧闭的双眼  凡川有一种说不上來的难过  总感觉不管晴雪是受到什么伤害  凡川都感觉是自己愧对晴雪  是自己沒有照顾好晴雪

    “凡川小兄弟  你别急  我來检查一下  ”说着话  只见徐玑缓步的走到软榻旁  接着抽出了体内的真气  开始检查晴雪的伤势

    可是检查了一会儿之后  只见徐玑的表情  却从开始的疑惑  变成了到最后的不解

    凡川看到徐玑的样子  随即也猜到了结果  有些失望  看來只能等着纵始院來人给出答案了

    “凡川小兄弟  真的不好意思  老道看不出什么原因  只感觉这小丫头体内的伤势太奇怪了……”只见徐玑抽回了真气  无奈的摇了摇头  出声说道

    果然凡川猜的沒错  看來通过徐玑是得不到什么答案了  但是凡川还是随即强挤出了一丝微笑  对着徐玑出声说道:“呃  徐前辈沒事  等等纵始院里的院主來了  再做定决吧  ”

    凡川说完  随即自顾的找了一张座椅  一屁股的坐在了椅子上  在别人看來  此时殿外凡川所展现的  是一种很疲惫的状况  其实在凡川自己感觉來也是  只有在凡川安静了下來之后  凡川自己也能感觉到那种疲惫感

    而此时的徐玑  在看到凡川坐在了座椅上后  也抽身找了一处离凡川最近的座椅坐了下來  再次出声说道:“想必凡川小兄弟的那些兄弟  被困在纵始院了吧  既然凡川小兄弟是來营救自己的兄弟  以及自己的妹妹的  怎么  凡川小兄弟却在等着纵始院院主归來  难道凡川小兄弟不怕他们院主把之前的事情翻出來  找你算账吗  ”

    徐玑的话一针见血  直接说到了事情殿外重点  不过对于现在的凡川來说  这些本來的重点  现在倒不是什么重点了  因为对于凡川來说  纵始院一行是必须的  哪怕之前沒有遇到魔人一事  凡川自认也是要來的  就单单只是因为自己的几位兄弟  被困在了纵始院

    不过此时凡川听完了徐玑的话后  不觉间是有一丝敬佩的  因为徐玑竟然能一下就猜到自己所來纵始院的目的  这确实是出乎了凡川的预料  不过敬佩归敬佩  事情涉及到了自己的原则问題后  凡川是不会有所改变的

    于是凡川深呼吸了一下  再次看着徐玑出声说道:“徐前辈  你说的是  不过  不管怎样  我都是要來救我的兄弟的  哪怕搭上这条性命  ”

    “好  凡川小兄弟确实是位重义气的人  老道佩服你  ”徐玑拍了拍手  大声说道

    凡川的一番豪言壮语  赢來了徐玑一阵的掌声

    不过就在此时徐玑的掌声刚刚落下之后  门外却突然传來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而且伴随着脚步声而來的  还有一股汹涌的杀意

    听到了脚步声  凡川和徐玑随即都把目光看向了阁室门外  接着只见一位表情刚毅  但此时却满脸怒火的年轻男人  赫然的出现在了凡川和徐玑的视线内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  突然出现的这位年轻男人  竟然只有一只右臂  而且在仅剩的一只右臂的手上  此时还紧紧的握着一把泛着寒光的修真剑

    看到來者  凡川和徐玑不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此时來的人  正是之前与徐玑大战了很多回合  最终被凡川斩去了左臂的冷剑

    只见冷剑刚刚走进阁室内  随即立即把手里殿外修真剑  直直的指向了凡川和徐玑  同时厉喝道:“哼  好呀  真是你们  你们竟然还敢前來纵始院  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是吧  以为我们纵始院沒人了是吧  那好  今天我就让你们有來无回  ”

    说完话的冷剑  竟然不等凡川有所发话  直接抬起了手里的修真剑  快速的挥向了凡川  而且剑气里蕴含着极大的攻击力

    看着突然袭击的冷剑  凡川有些惊讶  沒想到冷剑失去了左臂  竟然还会是这么的厉害  而且从冷剑的眼神里  凡川读取到了一股战意  似不息不灭的战意  而且与此同时  凡川还在担心着  如果在这里动手了  那么肯定会波及到烟紫和晴雪  而且此时的烟紫是凡人体质  凡川可不想在晴雪还沒苏醒的时候  烟紫却又再出状况

    紧急之下  只见凡川在右手上蓄满了大量的真气  接着突然的把身体挪移到了冷剑的身前  而接下來的一幕  算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只见凡川竟然把右手直接握住了冷剑的抬起的修真剑的剑刃

    修真剑顿时停止在了空中  凡川握着剑刃  冷剑握着剑柄  局势顿时僵持了下來  而在此时  只见凡川的右手上  虽然在大放着紫色的光芒  可是一瞬间之后  鲜血如潮涌般  接连不断的从凡川的右手上流下  直直的滴在了地面上

    “凡川  ”

    只听到烟紫紧急的大喊声  从烟紫语气里能轻易的听到  此时烟紫异常的紧张和担心

    “凡川小兄弟  你快放手  再这样下去  你的手会沒有的  ”

    而且随着烟紫声音的落下  徐玑也出声喊道  表示惊讶和担心  而且在徐玑说完之后  只见徐玑想要抽身前來助阵凡川  可却被凡川出声喝令的制止下了

    见徐玑停留在了远处  凡川这才把视线重新的看向冷剑  接着只听凡川出声说道:“冷剑兄弟  你之前伤了我诸位兄弟  而且还伤了我的妹妹  斩落你臂膀  实属不是我意  我只是在为兄弟和哥哥的身份  來保护他们的周全  如果你沒有释怀  那好  咱们出去再好好的比试  我随时奉陪  只是在这里我的姐姐是凡人之体  我妹妹被你伤的  到如今还未苏醒  我想你们纵始院不是这么欺负人的吧   ”

    凡川说着话的同时  右手却还依旧在紧握着修真剑剑刃  此时鲜血已经浸染满了凡川脚下的地面

    而此时的冷剑  在听完了凡川的一番话之后  再看着凡川手握剑刃  似乎有了一丝触动  接着只听冷剑依旧冷冷的出声说道:“好  咱们现在就出去比试  我说到做到  你放手吧  我不想赢的不公平  ”

    听到冷剑的话  凡川随即缓慢的放开了握着剑刃的右手  鲜血顿时像是释放了一样  比之前流的还要快  接连着向地面滴落下去  凡川见状  随即用左手再抽出了一丝真气  立即封住了右手上的伤口  阻止了鲜血再流淌

    而在做完了这一切后  凡川抬眼看了看冷剑  温声说道:“多谢冷剑兄弟的仁慈  现在我这右手也不能用  我与你一样  单手对单手  ”说着话  凡川不等冷剑有所反应  径直的走出了阁室  站在了阁室外的空地上  等待着即将到來的比试

    就在凡川走出了阁室之后  冷剑这才反应过來了凡川刚刚的话  接着只见冷剑随即也转身走出了阁室  目光直直的盯着凡川  不过此时冷剑的眼神里  似有一丝异样之色  想必之前的戾气  此时的冷剑现在收敛了许多

    “冷剑兄弟  你想怎么比试吧  ”

    看到冷剑走出了阁室  凡川对着冷剑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淡淡的出声说道

    而就在此时冷剑站立到了凡川的正对方之后  冷剑与凡人两人的周边  竟在一瞬间  围满了许多的纵始院的修真弟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