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徐玑再现
    [.huju.][.huju.][]

    “请问前辈有什么需要吗  ”

    刚刚走进阁室内的两位纵始院修真者  看着凡川  齐声的出声问道

    “呃……这个……”看着突然來相问的二人  凡川有些诧异  自己刚刚只是抱怨了一句  怎么他们却來问自己需要什么  不过就在这时  凡川脑中却闪过了一个想法  于是只见凡川突然坐直了身子  清了清嗓子  接着出声说道:“对了  听说你们门派里有一位修真者  叫冷剑  ”

    “是的  冷剑是我们的大师哥  ”两位纵始院的修真者  同样恭敬的出声回答道

    “哦  是你们的大师兄啊  我刚刚听那个你们师姐对吧  她……她说你们冷剑大师兄受伤了  而且还很严重  是怎么回事呀  ”凡川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好奇的对着两位纵始院修真者  接着出声相问道

    “恩  我们冷剑大师兄  就在不久前  在我们纵始院禁地  被一个外來的修真者给伤去了左臂  不过  我们冷剑大师兄并不是这么容易被人伤害  我们冷剑大师兄也伤了他们好多人呢  ”

    两位纵始院修真弟子对着凡川诚恳殿外出声说道  而且在说到冷剑受伤的时候  两位纵始院修真弟子  似乎不太想说起冷剑受伤  而在话后  却说了冷剑也伤了别人的话  这无疑是在长自己门派的威风  不想在凡川面前  失去了纵始院的威风

    不过现在凡川在他们这些纵始院修真弟子的眼中  也是一样令他们感到崇敬  就是因为刚刚凡川以着一人之力  斩杀了那么多的魔人  而且还能彻底的消灭那些魔人  凡川这些事情  都看在了他们那些纵始院修真弟子的眼里  所以不觉间  那些纵始院修真弟子  对凡川的崇敬  并不过多的低于像他们门派里的冷剑大师兄

    而也就是因为他们的崇敬  所以此时凡川向着眼前的两位纵始院修真弟子  问话的时候  这两位纵始院修真弟子  才会这么爽快的回答

    “哦  原來是这样呀  那是那些人这么大胆  敢闯入你们纵始院的禁地呀  ”凡川接着套两位纵始院修真弟子的话

    可此时听到了凡川问话的两人  却显得有些为难  可结果证明  并不是这两位纵始院修真弟子不想告诉凡川  而是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

    “这……这个……前辈  实不相瞒  我们……我们兄弟俩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敢这么大胆  不过……不过我们见过被我们院主抓來的五个人  他们个个都是一身深厚的修为境界  而且似乎是想要反抗我们院主抓他们过來  不过  他们受伤了  而且我们院主还那么厉害  所以量他们怎么做  也逃不走的  ”

    两位纵始院的修真弟子满嘴的院主院主  好像是在刻意的描绘他们院主是多么的厉害  多么的高大  但是听完了这两人的话  凡川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就是确定白平刃他们被抓到这里來了

    之前凡川还在担心着纵始院的院主会不会把白平刃他们带到其他自己找不到的地方  但是从此时这两位纵始院修真弟子的嘴里得知  白平刃他们确实是被抓到了这里  这样凡川悬着的心  就暂时殿外放松了下來  只要白平刃他们在这里  那就好办  接下來就等着纵始院的院主回來了

    “呃  原來是这样呀  还有那个……”

    “你是谁  來我们纵始院有何贵干  ”

    就在此时凡川还想要再出声相问的时候  可是阁室外却突然传來了一声主门把守的厉喝声  似乎是有外人來访纵始院了

    听到主门把守的厉喝  凡川面前的两位纵始院修真弟子  似乎也察觉到了异样  于是立即对着凡川躬身施礼了一番  接着转身向着门外快步的跑了过去  去检查外面的情况了

    而凡川在听到了主门把守的厉喝后  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于是只见凡川先是对着烟紫嘱咐了几句之后  随即也快步的向着门外跑了过去

    “快说你是谁  來我们纵始院有什么事  ”

    就在凡川刚刚跑出阁室  主门把守的厉喝声  再一次的传入了凡川的耳朵里

    可是接下來似乎像是來者的回声  却让凡川听着感到了一丝的熟悉感

    “老道是來拜访你们纵始院院主的  ”

    听到熟悉的声音之后  凡川再回味了一下话里的意思  突然凡川想到了这人是谁  因为这人刚刚自称为老道  那么除了徐玑  定无他人

    想到可能是徐玑來了  凡川立即加快了步伐  向着主门处跑去

    等凡川跑到主门处的时候  果然看到了徐玑正在费尽口舌的与着纵始院的主门把守在讲情说话  而双方讨论的好像是主门把守不知道徐玑的身份  而不让徐玑进入纵始院  而徐玑则是在故作可怜的求着主门把守  说自己是來拜访纵始院院主的  可是主门把守却不相信徐玑的话  双方就这样僵持尴尬了下來

    见状  凡川很想发笑  但是碍于有着其他纵始院修真弟子在场  凡川也不好意思大声发笑  于是只见凡川突然大声的咳嗽了一声  接着对着主门把守出声说道:“呃  几位小兄弟  这位道长是我的朋友  不好意思  再次打扰你们了  ”

    听到了凡川的咳嗽  主门把守顿时把目光投向了凡川  而再接着听到了凡川的话后  主门把守似乎很是恭敬的对着凡川  先是躬身施礼  随即出声说道:“哦  原來是恩人前辈的朋友  我等眼拙  不识恩人前辈朋友的容貌  还望恩人前辈莫要生气  ”

    看到主门把守的样子  凡川很是诧异  不过凡川看得出來  此时这几位主门把守  对自己的态度  肯定是发自内心的  并不像是装的  凡川内心有了一丝膨胀感  沒想到自己只是很随意的消灭了那些魔人  却得到了这些人这般的尊重  这是在凡川的预料之中  意料之外

    “我怎么可能会生气呢  几位小兄弟言重了  还有  不用叫我什么恩人前辈  我叫凡川  很高兴认识大家  ”说着话  凡川对着其他纵始院修真弟子  以及刚刚对着凡川说话的主门把守  全都微微的躬身施礼了一番  绝对的一副极度谦虚的样子

    而凡川的这一番动作  却让在场的众多纵始院修真弟子  感到了极度的惊讶  因为他们怎么也沒有想到  眼前这个拥有着深厚修为境界  以及神奇的能力的年轻英俊男人  竟是这般的平易近人  还不摆什么大架子  这确实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恩人前辈……太……太客气了  ”

    几位纵始院修真弟子  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语气里也有了些尴尬

    “哈哈  大家都是初识的兄弟嘛  好了  不多说了  能让我这位朋友进來吧  ”

    凡川大声的笑了几声  缓解了下现场的气氛  随即出声说道  而且与此同时  手指着此时还站在主门外的徐玑

    “哦  请进请进  ”

    几位主门把守  立即把徐玑让进了纵始院

    等到徐玑走到了凡川的身边后  凡川沒再与其他的纵始院修真弟子多言  而是对着他们点头表示感谢了之后  随即陪着徐玑  向着烟紫待的阁室  快步走了过去

    而此时的徐玑  在跟着凡川走向阁室的一路上  并沒有出言说话  却是用着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凡川  似乎都不敢相信  刚刚发生的事情是真的

    终于在凡川的带领下  两人走进了阁室之后  徐玑这才怀着疑惑的心情  急切的出声相问道:“凡……凡川小兄弟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

    而且在徐玑这时说话的同时  徐玑还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哈哈  徐前辈  这个不重要  你先说说  你之前去哪里了  ”凡川并沒有立即回答徐玑的话  而是刻意的出声相问徐玑去了哪里

    因为凡川始终相信徐玑应该不会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从现在他再次來到纵始院  这就足已说明问題了  可是之前徐玑去哪里了  这确实是凡川现在想要知道的

    “呃  这个……说來话长了  老道是因为一个朋友的紧急召唤  所以才临时改变了方向  去了老道朋友那里一趟  帮助老道朋友做了一件不可拖沓的事情  这不事情刚刚做完  老道就及时赶來与你们汇合  可是在河边  老道沒有找见你们  老道猜想着你们可能是被抓來纵始院了  所以老道就來了  ”

    徐玑但是话说的虽然有些含糊其词  不过凡川此时的重心并沒有放在徐玑的身上  而是下一步的打算  该如何营救白平刃他们  还有如何救醒晴雪  现在徐玑來了  刚好可以请教徐玑

    凡川这样想着  正准备出声求助徐玑的时候  这时候只见徐玑却突然伸手拍了一下凡川的肩膀  接着依旧极度惊讶的出声说道:“哎呀  凡川小兄弟  你……你这体质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你可以苏醒  这老道我相信  但是这才短短时间沒见  怎么凡川小兄弟的修为境界  竟然直接提升到了渡真期  这……这不可能啊  ”

    徐玑说着的同时  还不忘“啧啧”的咂着舌头  看向凡川的眼神  似乎都像是在看向一个怪物一样

    “哈哈  徐前辈  事情是这样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