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准备厮杀
    [.huju.][.huju.][]

    刚刚将身子挪下岩石  凡川先是找了一条幽径小道  试图轻身过去偷袭  可是就在凡川刚刚靠近一个魔人身后时  那个魔人似乎感受到了凡川的出现  只见那个魔人突然转身向着凡川奔袭了过來

    见状  凡川感到大事不妙  这也太出师不利了吧  如果在这里动起了手  那势必会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想到此处  凡川突然转身向着远处人少的地方跑了起來  凡川是想把魔人引到人少的地方  然后一对一殿外单独测试  这样不但可以得到自己所需的答案  而且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而就在凡川刚转身跑起來的时候  之前盯住了凡川的那个魔人  似乎并沒有想这么多  竟傻头傻脑的跟着追着凡川跑了过去

    凡川见到紧追而來的魔人  知道了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不觉间  凡川的脸上  露出了一丝丝的邪笑

    等到终于跑到了一片空地  而且是个人烟极少的地方  凡川突然停住了身子  转身盯着跟來的魔人  而此时这位魔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凡川的异动  于是也停身在了远处  对着凡川长牙舞爪的呜呜大叫

    看到魔人的样子  凡川有一丝抵触  因为面前的这个魔人虽然有着和正常凡人一样的体型  不过魔人的双眼间却是异常的血红色  而且魔人裸露出來的脸和手掌  也都是淤青色  看到此处  凡川都以为这魔人原先是个正常人  然后被人下了毒一样  叽叽喳喳的还不会说话

    “化魂之力  出  ”

    不再多想  凡川立即向着魔人  击出了一道化魂之力  顿时一道极白色的白芒  向着魔人  以着无匹的战意  汹涌而过

    而此时的魔人  似乎根本沒有反应过來凡川会突然袭击  还沒等魔人准备好反击  化魂之力已击到了魔人的身上

    “噗”

    只听空气中传來了一声低沉的声响  接着只见魔人的身体  直直的倒飞了出去  而且是狠狠的砸落在了地上

    可是接下來的状况  让凡川有些诧异  只见砸落在地的魔人  不但沒有变作成黑烟  而且是立即爬起了身  再次向着凡川奔袭而來

    “乖乖隆地隆  看來化魂之力不行  ”

    凡川有些纳闷  看來化魂之力是不行了  不过凡川还有绝招  那就是那道手链灵体化作的黑色气流

    可正在凡川思索的当下  那个魔人竟然瞬间到了凡川的身边  二话不说  对着凡川就是一击拳头  拳头上带着一道劲风  如果击中的话  想必那种生疼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凡川当机立断  先是猛的闪身挪开了过去  随后击出了一道本体真气  顿时一道紫芒  呼啸着向着魔人飞去  由于凡川是闪身时  瞬间击出的真气  所以魔人根本沒有反应过來  还沒等看清凡川身去何处的时候  真气就已击在了魔人身上  接着只听到一阵“兹啦”的声音传來  再看向魔人的时候  只见魔人已经瞬间化作了一道黑烟  盘旋在了地面上  但是久久却未散开

    见状  凡川知道  这个魔人一会儿还会重生  于是凡川就站在黑烟的旁边  静静的等待魔人的重生

    而刚刚凡川为何击出了真气  而不是那个手链灵体化作的黑色气流  其实原因是  凡川闪身的时候  因为对那道黑色气流陌生  根本來不及操作  所以凡川先是从容的击出一道真气  试着压制一下魔人  谁曾想  这一道真气就让魔人化作了黑烟了

    其实只是凡川不知道  因为凡川现在的修为境界已是渡真期修为境界  这样的修为境界在修真界里來说  已是接近宗师的境界  可想亦冬的修为境界  也只是渡真期修为境界  所以凡川刚刚对魔人的那一击  其实在本质上  已经有所改变  如果换作是元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來对抗魔人的话  也许元真期修真者不管击出多少道真气攻击  也许也造不成凡川这一击的效果

    而凡川这种修炼不过百年之余  就能快速的提升到渡真期修为境界  这在修真界里可谓算是一个传说  一个神话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

    看着变成黑烟的魔人  还沒重生  凡川在一旁查看起來了黑烟  凡川本想伸手触摸下  可是怕再生变故了  于是这个想法也就作罢了  但是这魔人能出现在这里  还是让凡川感到了无比的好奇和疑惑  心想着  等以后有时间了  一定要去请教一下孤景然  或者亦冬这样的阅历和经验丰富的人  问清楚关于这些魔人之事  还有这魔人和魔族到底是什么关系

    “呼呼  ”

    就在凡川思索的时候  忽然眼前的黑烟一阵的蠕动  而且发出了极难听的声响

    见状  凡川立即撤开了身子  远离了黑烟  以为黑烟就要重生变成魔人了  凡川开始准备着那道手链灵体化作的黑色气流

    果然  就在凡川刚刚撤出了身子之后  那团黑烟瞬间开始疯涨  沒用了多长时间  黑烟就重生变成了之前的魔人

    看到魔人出现  凡川早就准备好了那道奇怪的黑色气流  根本不容魔人有所反应  凡川立即就把手间的黑色气流  顺势的击在了魔人的身上

    “噗  ”

    接着只听空气中  一声沉闷的声音传來  再接着异象发生了

    只见凡川击出的黑色气流  就像是一种腐虫一般  带着冰凉的感觉  死死的围绕在了魔人的周身  而这时魔人被黑色气流控制住了之后  身体竟不能再动弹  而且看魔人的表情  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疼痛感  因为凡川能清晰的看到  此时魔人的脸都因为疼痛  而变得扭曲了起來  原本就恐怖的五官  此时看來更甚恐怖

    但是黑色气流仅仅只是困住了魔人  让魔人遭受着疼痛  却沒有立即消灭魔人  这让凡川有些诧异  难道这黑色气流也不管用

    凡川对这黑色气流有了一丝疑惑感  可是正在此时凡川疑惑的当下  突然只见异象再次发生

    只见被黑色气流包围着的魔人  却突然浑身颤抖了起來  而且颤抖的幅度越來越大  似乎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疼痛  接着还沒等凡川反应过來  忽然一声“啪”的脆响传來  接着只见魔人的身体  竟然在一瞬间化作了许多块  可怪的是  魔人的身体分成了许多块之后  并沒有流出鲜血  反倒是刚刚分裂的身体  继续被黑色的气流所吞噬着

    基本上在魔人身体分裂后  沒用多久散碎的肉块  全部黑色气流瞬间化作成了一道道的黑色烟雾  黑色烟雾与黑色气流混合在了一块  很难分的清楚

    但是  正在凡川为这一幕感到惊奇的时候  魔人碎裂的身体  在变作黑烟后  竟同着凡川所击出的黑色气流  一同的消失殆尽了  而原地  竟消失的什么都沒有了  像是刚刚那个魔人从未出现过一样  一切不但恢复了原样  而且也瞬间寂静了下來

    见状  凡川有些傻眼了  这也太离奇了吧  刚刚还什么变化都沒有  这才一转眼的时间  就已发生了这样的状况  难免让凡川有些反应不过來  不过  事余之后  还有令凡川感到惊喜的是  那就是这手链灵体化作的黑色气流  竟然可以彻底的消灭这些魔人  这从另一方面來说  凡川之前的计划  算是已经成功了一半

    当下凡川不再迟钝  立即转身向着纵始院的主门处跑去了  但是在跑着的同时  凡川还是有些发愁  那就是自己凭着这黑色气流去攻击那些魔人  虽然确实能消灭那些魔人  可是这样一对一的节奏  让凡川感觉有些吃不消  而且这是凡川第一次使用黑色气流  來试着攻击  虽然第一次成功了  但是如果进去了混战  万一出了点差错  那该怎么办  那不就成了人情沒买到  自己还搭进去了

    “不行  我要想个能快速解决的办法  ”

    跑着的凡川  在心里着急的想道

    突然凡川身体一顿  脑袋里一道灵光闪过  凡川想到了一个方法  那就是凡川想着自己现在已是渡真期修为境界  那么自己完全可以驾驭楚远紫剑了  这样自己先持楚远  去把那些魔人斩化成黑烟  然后自己再使用黑色气流  逐个击破

    “恩  就这样办  ”

    想到就做  接着只见快速奔跑着的凡川  突然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顿时一道紫芒瞬息而至  在大盛的紫芒下  能模糊的看到  凡川此时手里正提着一把剑身全是紫色的修真者  这正是之前言慕岸赠予凡川的楚远紫剑

    而此时刚刚握住楚远紫剑的凡川  果真沒有了那种吃力的感觉  而且楚远紫剑握在凡川的手里  也不再挣扎跳动  像是被凡川征服了的小媳妇一样  安静的躺在凡川的手里  等待着即将迎來的厮杀

    剑握在手  凡川瞬间增加了不少信心  看來自己这次纵始院之行  完全是正确的  而这些魔人的出现  正是上天赐给自己的良机  自己一定要把握住

    不觉间  凡川已身处在了纵始院主门的外方  眼前不远处就是魔人与纵始院修真者厮杀的战场  凡川停下了身  定睛的看了看战场上的局势  凡川找到了魔人防御的一道破绽处  看准了时机  只见凡川突然纵身一跳  身子像是腾空般一样  直直的飞在了众多魔人的头顶

    “受死吧  ”

    看着脚下众多此时正抬头看向自己的魔人  凡川不待身体下落的瞬间  高高的举起了手里的楚远紫剑  顿时战场被渲染成了紫色

    就在场上众人对着凡川的出现  感觉到极度疑惑的时候  只听凡川再一次的出声怒吼  随即手里的楚远紫剑  顺势的劈砍向了下面的魔人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