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困扰重重
    [.huju.][.huju.][]

    “你看看雪儿到底是怎么了  她一直都沒有醒  ”

    此时情绪已恢复了正常的烟紫  刚刚走到晴雪的身边  立即转身乞求的看着凡川  担忧的出声说道

    “恩  你别着急  我來检查一下  ”

    同样心急的凡川  立即抽身蹲在了晴雪的身边  开始抽出真气为晴雪查看伤势

    看着晴雪娇美可爱的面容  即使是紧闭着双眼  一样是美丽动人  但是此时的凡川哪还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只见凡川把真气融入到晴雪的身体里之后  只见凡川的眉毛却微微的皱了起來

    烟紫看到凡川忧虑的眼神  以为晴雪会有什么问題  于是立即坐立不安的伸手拍打着凡川的肩膀  同时着急的出声说道:“怎么了  雪儿怎么了  ”

    “沒事  你先别担心  ”

    凡川温声的说道  其实只是为了安抚烟紫的情绪

    其实晴雪的状况很不理想  因为凡川察觉到了晴雪身体里的真气早已紊乱不堪  就连元真灵神也有着萎靡的状态  但是在凡川一番的精心治愈后  还是有了一丝的欣慰

    而且凡川还在心里想道  救治的还算及时  如果再晚些  就算怎么拼尽全力  也无可挽救了

    其实凡川目前只是用自己的真气來安抚晴雪的元真灵神  以及体内紊乱的真气  虽然晴雪的状态出现了好转  可是并沒有要苏醒  恢复正常的迹象  这让凡川开始发愁了  要是按照以往的经验  能看到这样的情况  那么接下來就是等待苏醒了  可是晴雪的身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不管凡川再怎么输入真气  体内的伤势状况  却只停止在了想要恢复的位置  却并沒有再继续恢复了

    “呃  这是怎么了  ”

    凡川有些诧异  但是凡川并不马虎  接着只见凡川抬起了右手  右手手指上  顿时一道流光闪过  一粒四罗丹魂平丹  出现在了凡川的手里

    凡川果断的选择了四罗丹魂平丹  其实是有用意的  因为看着晴雪如今的身体状况  凡川越发的感觉四罗丹以下的丹药  对晴雪似乎并沒有太大的帮助  虽然四罗丹的数量已是很稀少  但是为了晴雪  凡川还是果断的拿出了四罗丹魂平丹

    不再多想  凡川立即使用真气把魂平丹化入了晴雪的体内  为了以防真气瞬间满溢  致使晴雪身体出现异常  就在魂平丹进入了晴雪的身体后  凡川还立即抽出了真气  在一旁静候着  以防发生突变

    可是在魂平丹进入了晴雪的身体后  晴雪的身体只是在丹药刚刚进入身体时  身体有了一丝颤动  接着又再次恢复了安静  而晴雪的双眼  还是依旧在紧闭着  沒再有一丝异样

    凡川见状  有些不解  于是立即把自己本体真气融入晴雪的身体里  想要查看一番  可是就在凡川刚刚感受到晴雪的身体状况后  凡川迷惑了  甚至是吃惊了  因为就在凡川的感受里  晴雪的身体里  竟然什么都沒有  元真灵神还是停留在之前的状态  而晴雪的体内  也沒有凡川预料到的真气满溢  晴雪体内就是空空如也  一丝真气也找不到

    “这究竟是怎么了  ”

    凡川不禁的疑惑出声道

    而此时在凡川身旁静候了许久的烟紫  在看到凡川疑惑的表情后  知道了事情可能不简单  这次烟紫不但沒有急声催促凡川  反倒是温声的安慰着凡川

    “你先别着急  慢慢检查  总会有方法的  ”

    “这太奇怪了  一粒丹药  竟然像是消失了一样  ”

    话音落下  凡川开始回想着晴雪受伤时的情况  当时凡川是清楚的看到了  冷剑使用影身技能  然后剑气直接扫到了晴雪的身上  再想着冷剑的修为境界  凡川心头出现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凡川想要再尝试其他的方法  让晴雪苏醒  可是想了许久之后  凡川还是沒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而且凡川在昏迷的时候  知道了白平刃几人已被纵始院的修真者带走了  自己下一步务必还要去纵始院救人  本來凡川为了自己现在的体质的突飞猛进  有了一丝信心可以去纵始院救人  可是现在却又遭到了晴雪的事情  顿时  凡川之前因为体质改变的兴奋和开心  也在这一刻被烦躁全然的取代了

    沒有办法的凡川  只能站起了身子  左右來回走着  似在思索  又似在痛苦烦恼

    而此时的烟紫在看到凡川的样子后  确定了之前自己心里的想法  深知晴雪的状况  肯定是不理想  但是烟紫却不知道怎么出声安慰凡川  只能是安静的在一旁待着  这一刻  烟紫感觉到了自己的无用  甚至都成了凡川的累赘

    是有那么一瞬间  烟紫想要离开凡川  为凡川减少负担  可是又是一瞬间  烟紫却沒有实行这个想法的勇气

    “平刃兄弟他们去了纵始院  对吧  ”

    正在烟紫胡思罗想的时候  突然听到了凡川的声音

    于是烟紫立即回声道:“恩  他们都被抓去了纵始院  他们……他们是为了救我们  才被抓去的……凡川  我是不是成了你的累赘了……”

    听到烟紫的话  凡川有些诧异  但随即想到了烟紫的心理状况  于是只见凡川先是温柔的伸出双臂抱了一下烟紫  随即出声说道:“紫儿  不要瞎想  我沒有那个意思  你如果不在我身边  我想我会死的  ”

    凡川一番语气坚定的话  惹的烟紫又是一阵泪眼婆娑

    安抚好了烟紫的情绪后  凡川又试着出声说道:“对了  紫儿  徐前辈呢  他去哪里了  ”

    “哦  徐前辈他……他好像是走了  ”

    “走了  ”凡川有些不确定的出声问道

    “恩  在你受伤昏迷后  他说纵始院來人了  要躲起來  接着他就是躲到那片丛林里了  到现在都沒出來  ”烟紫说着话  手指指向了山脚下的一片丛林处

    顺着烟紫手指的方向  凡川看向了丛林  不过此时凡川的眼神里  却有些迷离  或是些似懂非懂  但是仅仅只是一瞬即逝  随即只见凡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再次转身看着晴雪  似乎像是做了一个决定一样  自顾的点了点头

    接着只见凡川却突然蹲身伸手抱起了晴雪  随即对着烟紫出声说道:“走  咱们去纵始院  ”

    “去纵始院  ”烟紫有些讶异

    “对  去纵始院  我们有理在先  是他们先伤的我们  而且平刃大哥他们现在都被抓去了纵始院  我们要去救他们  而且我还要让他们救醒雪儿  ”

    凡川的话里似乎底气十足  但是在此时的烟紫听來  好像是天方夜谭一样

    “咱们……咱们就这样去纵始院  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我之前听那个纵始院的修真者说  他们抓平刃大哥他们  好像就是引诱我们去纵始院  ”烟紫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知道他们的意思  但是纵始院  非去不可  ”凡川的语气里似有愤怒  又似有坚定

    可是烟紫还是有些不放心  接着只见烟紫先是低头沉思了一下  随即出声说道:“凡川  我……我们  要不要回去孤真派  请一些帮手  ”

    听到烟紫的话  凡川知道烟紫的意思  也理解烟紫的担忧  但是凡川此时的想法  就只是想着去纵始院讨个说法  并沒有想这么多  因为之前凡川听徐玑说过了许多关于纵始院的历史  由此凡川想到  既然纵始院是个名门正派  肯定不会这么随意的欺负人  或者杀人  何况当时自己等人是误入纵始院禁地  还沒容解释  纵始院的冷剑就出手攻击了  凡川好像只是记得这是谁在理  谁不在理的事情

    可是凡川不知道的是  这一切似乎与徐玑有些脱不了的干系  只是现在凡川还沒有想通罢了

    “帮手就不需要了  我们是去纵始院讲理  不是去打架  ”

    凡川去意已决  烟紫也不好再过问  只好安静的跟在凡川的身边

    看到烟紫不再多说  凡川又出声说道:“咱们可以先去查看下纵始院的状况  如果可行  咱们就直接进去门派  如果有异样  咱们再从长计议  ”

    其实凡川知道自己这些话  只是说给烟紫听的  实意其实只是安慰烟紫的担忧情绪  以凡川自己内心的想法  凡川已经确定  这趟纵始院之行  是必须而为之

    “我们飞过去吧  ”

    说着话  只见凡川祭出了碎星飞剑  接着把烟紫请到了自己的身边  真气入剑体  碎星飞剑以着极快的速度  向着远处山脚下模糊的建筑样子处  快速的飞去

    不过这次使用飞剑  凡川感觉到了特别的轻松  并沒有以往那种负担的感觉  反倒是像是在步行走路一样简单

    凡川本想试试瞬移过去  可是只奈还不懂瞬移的技巧  为了安全起见  凡川还是选择了飞剑行路

    山脚下的凉风  夹杂着河流里的水雾  不停的擦拭过凡川的脸庞  顿时的清醒感  使得凡川更加的相信  此时的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回想刚來之前  仅仅只是为了寻找塑身仙石  可不料  却出现了这种状况  实属是让人心烦意乱

    脚下的风景很美  但是凡川并无心思欣赏  只能伴随着满脑的担忧思绪  快速的接近那个富有神奇色彩的纵始院

    可是就在这时  凡川就要看清楚纵始院的模样时  可突然感受到了几道异样的能力波动  再接着随着碎星飞剑的快速飞行  凡川看到了在纵始院的山脚主门下  竟然有人在争斗  能量气流的不断触碰声  震彻了整个山脚  而且在这些声响下  还能模糊的听到人的惨叫声和怒吼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