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奇境与爱意
    [.huju.][.huju.][]

    说着话  只见冷秦突然双手间隐现了大量的青芒  而且青芒还在趁白平刃几人沒注意的情况下  快速的包围了白平刃几人  接着只听空气中传來了“唰”的一声真气破空声  原地已沒了冷秦和白平刃几人的身影

    而在刚刚冷剑昏迷躺着的位置  就在此时冷秦与白平刃几人消失后  那位叫佳琪的美丽女人  也抽出了体内真气  一道青芒围绕在了冷剑的周身  接着空气中又是一声“唰”的真气破空声  再看地面上  已沒了冷剑和美丽女人的身影

    冷秦算是聪明一世  糊涂一时  沒有再向大石后方检查  不过冷秦的疏忽  也成就了白平刃几人的计划  原本白平刃就想独自揽下责任  然后以自己一人承担后果  可奈冷秦察觉到了丘尘等人的真气波动  所以无奈之下  白平刃只好把丘尘和钟北几人带了出來  共同承担后果  不过白平刃这样做  却实实在在的救了凡川  烟紫和晴雪

    而冷秦的疏忽  其实还有一点现实的原因  那就是凡川和晴雪  已经都受伤昏迷  所以真气闭体  不会外露  所以冷秦感受不到  而烟紫就更好说了  烟紫现在已是凡人之体  任冷秦如何感受  也难以察觉到烟紫的存在

    而此时在冷秦以及白平刃几人全都消失后  这一切再次恢复了寂静  河流里的水  依旧在继续奔流  而山脚下的凉风  也依旧在吹拂着山脚下所有的物体  不经意间  却有一丝凉风吹拂过了大石后的烟紫的娇嫩脸庞

    被凉风吹过  烟紫顿时打了一个冷颤  因为烟紫已是凡人之体  所以对季节的转变  已有着本能的反应  接着烟紫不禁的紧了紧身上的素裙  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刚刚白平刃几人消失的位置

    此时能清晰的看到  烟紫的脸上有些难过和悲伤

    “臭小子  雪儿  你们什么时候能醒过來啊……”

    再次把视线挪到凡川和晴雪的身上  烟紫瘫坐在了两人的身边  语气哽咽的小声喃喃道

    可是却无人能应答烟紫的话  时间就这样  在烟紫安静守护着两人下  慢慢的流逝了

    水声  风声  一切显得那样的安逸

    而此时的凡川  虽然处在昏迷的状态下  但是凡川却能听到烟紫的话  以及之前冷秦与白平刃等人的对话  甚至都能感受到冷秦身上强大的真气压力  等知道了白平刃几人为了自己  而去承担不可未知的危险后果后  凡川的心里一阵的绞痛  凡川想醒來  可是不管凡川如何努力睁眼  眼睛就是睁不开  而且身体也丝毫动不了

    经过了多次尝试失败后  凡川开始试着冷静下來  尝试着用元真灵神去感受身体的状况  就在此时凡川心念刚刚想到元真灵神的时候  忽然凡川看到了月牙状的灵神  竟然随着自己的心念  在身体里游走了起來

    见状  凡川高兴极了  于是开始用灵神感受身体的伤势和目前状况  可是一番感受下來之后  凡川压抑了  因为凡川虽然看到灵神在正常的活动和生长  可是自己的体内却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真气  体内空空如也  似凡人之躯一样  想到此处  凡川不禁的一惊  不会自己已经变成凡人了吧

    带着这种可怕的思想  凡川随即冷静的想了想  又感觉不可能变作凡人之躯  因为元真灵神还在  怎么可能是凡人之躯  可怕的想法破除  凡川再一次的沉浸了下來  开始思索着如今的状况和原因

    对了  手链上那个会游动的灵体呢  那个灵体不是每次在自己受伤的时候出现吗  正在凡川想到此处的时候  突然体内有了变化  而且还是极大的变化  只见一道道纯正的化魂之力  突然占满了凡川的整个身体  而且还在凡川的身体里不停殿外蠕动  似在作挣扎之状  有似在作争斗之状

    见状  凡川很是不解  因为之前凡川从未见过这种状况  之前化魂之力都只是隐藏在体内真气的右下方  只有每次凡川想要使用的时候  化魂之力才会隐现出來  平时是不会出现在体内的  可是此时这种状况是怎么了

    正在此时凡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  突然体内出现了一件闪着亮光  上下左右不停跳动的东西  引起了凡川的注意  此时这件东西正被化魂之力完完全全的包裹着  等到凡川看清楚了之后  不禁一阵的惊讶  因为此时被化魂之力包裹着的发光东西  正是之前凡川刚刚想到的那个灵体  就是每次凡川受伤时  手链里涌现凉意  然后出现安抚伤势的灵体

    稍稍的平复了下情绪之后  凡川继续看着灵体  等凡川看了一会儿之后  这才发现  原來灵体正在与化魂之力作斗争  怪不得之前凡川感觉化魂之力似在做什么  看來竟是这种情况

    只见浓郁发白的化魂之力  裹成了团  不停的撞击阻挠着手链灵体  而这个同样亮着白光的手链灵体  似乎也不示弱  不停的转换着角度  试图冲散化魂之力  可是双方争斗了许久之后  都只是各自收到了一丝丝的小成果  根本就沒有谁输输赢的结局  但是争斗却还是依旧在持续

    见状  凡川极度的疑惑  怎么这种状况  自己从來都沒见过呢  而且他们在争斗  自己的身体却什么都感受不到  沒有一丝反应  这到底是怎么了  忽然  一种很奇怪的想法  出现在了凡川的脑海里  难道化魂之力和这个灵体  是在试图霸占自己身体的主体  因为经历了这么久的修真岁月  凡川已经对这些不感觉到稀罕了  而且凡川也敢开始试着联想了

    霸占自己身体的主体  如果化魂之力霸占了主体  那自己不是就变成了不会说话的化魂了吗  那如果那个手链灵体霸占了身体主体  自己又会变成什么  这一刻  凡川想起了自己的元真灵神

    对  自己还有元真灵神  一定要元真灵神來占有主体  这样自己才能保持继续做修真者  不然后果会发生什么  就连凡川自己都感到了无比的惊恐

    就在此时凡川心念动处  刚刚想到元真灵神  忽然一个月牙状的东西  就蓦然出现在了凡川的体内  等到凡川看清楚之后  不禁一阵的欢喜  刚刚还在纳闷元真灵神去哪里了  现在再次看到元真灵神的出现  凡川有了一丝的安慰

    可是就在元真灵神刚刚出现在了凡川的体内时  异样发生了

    只见月牙状的元真灵神  刚刚出现在体内  之前正争相不下的化魂之力和手链灵体  竟突然调转了目标  同时的向着元真灵神攻击了而來  而元真灵神似乎也并不畏惧化魂之力和手链灵体  也同样直接迎了上去  三方顿时混战在了一起

    凡川见到这一幕  很是慌张  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太奇怪了

    可正在凡川准备仔细的去查看一番时  突然只见体内的元真灵神和化魂之力  以及手链灵体  竟在一瞬间  同时变大了起來  而且似有要冲破凡川身体的迹象

    凡川害怕了  刚想要强行的试着控制  突然身体上传來了一阵极度的疼痛感  接着凡川的体内视线暗了下去  从而也失去了感受能力  彻彻底底的昏死了过去

    而就在此时  凡川佩戴在右手上的手链  突然显现出來了一阵的血红颜色  随即“砰”的一声脆响过后  手链碎了

    而此时瘫坐在凡川身边的烟紫  在听到脆响后  立即向着凡川的右手上看去  在见到凡川手链碎裂了之后  烟紫的心头  却突然的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惊恐  因为从烟紫当初在山里  第一眼见到凡川的时候  那时候烟紫就知道凡川手上佩戴的这件手链  不是一件凡品  而且在凡川与两只野兽争斗的时候  就是手链相救的凡川  当时烟紫看凡川是凡人  并沒有过多的告知凡川这件手链的厉害之处  但烟紫自己也摸不透这手链的秘密  但是烟紫知道  这件手链  对于凡川來说  很重要  在某些时候  就像是一个护身符一样重要

    可在此时  手链竟然碎裂了  烟紫直接出现了一阵莫名的惊慌

    “凡川  凡川  臭小子  臭小子  你怎么了  你快醒醒啊  不要吓我啊  你到底怎么了  ”

    当下  只见烟紫像是发疯了般的  不住的用手拍打着凡川的身体  同时  眼泪顺着烟紫的脸颊  不住的向下流淌  全都滴在了凡川的身上

    可是在烟紫一阵着急的大喊大叫之后  凡川并沒有任何的反应  烟紫的心  在这一刻  仿佛像是一个充满裂痕的玉石一样  不知不觉间  竟干干脆脆的碎裂了

    “凡川  你醒醒  你醒醒……”

    大喊大叫了一会儿的烟紫  终于累了  身体瘫趴在了凡川的身上  鼓鼓的胸前  紧紧的压在凡川的胸膛上  泪流满面  梨花带水

    接着只见烟紫像是痴呆了一样  眼神注视着凡川此时有些脏兮兮  但依旧英俊的脸颊  像是撕心裂肺般的小声喃喃道:“臭凡川  你怎么还不醒來  你知道吗  从我见到你的一面时  我已经对你念念不忘了  特别是你自己单独与两只野兽争斗时的样子  你好傻啊  自己又沒有多大的能力  还敢只身与两只野兽争斗  你可真是个傻小子……”

    烟紫的语气越发的哽咽了起來:“还有  后來再遇见你  你知道我当时有多开心吗  你可能不知道  我这个人自尊心很大的  我根本就接受不了突然变成凡人的事情  我当时都想到自杀了  但是你的出现  抵消了我很多很多的怨恨  只要能在你身边  我哪怕是一辈子凡人  我也愿意  这样  最起码我能陪你百年  你说对吗  傻小子……傻凡川……你知道吗  我……我已经身为你的姐姐……爱上你了……”

    烟紫说话的声音越來越小  可眼里的泪水却越來越多

    “那我以后就叫你紫儿了  哈哈  ”

    这时  凡川的声音却突然的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