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冷秦佳琪
    [.huju.][.huju.][]

    听到烟紫的疑问  只见徐玑的眼神有了一丝的闪躲  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接着只听徐玑出声说道:“小姑娘  实不相瞒  老道只是……只是不想让你们做过多的担心罢了  凡川小兄弟的体质异于常人  刚刚老道检查凡川小兄弟的身体时  只见他体内的真气虽然已耗尽  不过……不过他体内好像有个有灵识的灵体  在快速的帮助他恢复  这个我不懂是什么  但是我敢保证这个灵体  对凡川小兄弟是沒有害处的  ”

    徐玑说话的同时  脸上的表情  一会儿疑惑  一会儿惊讶  始终不定  直到把话说完  徐玑才露出了一副安然自若的样子

    “灵体  ”烟紫疑惑的自言自语出声道

    “对  是灵体  ”徐玑的声音紧随其后

    “可……可是……”烟紫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但是在烟紫又看了一眼昏迷的凡川后  随即扬起头  注视着徐玑  接着出声说道:“那……那徐前辈知不知道凡川需要多久才能醒來  ”

    “这个  老道也不清楚  只能是看凡川小兄弟自己了  ”徐玑淡淡的出声说道

    听到徐玑的话  烟紫沒有再继续出声说话  只是双眼怜爱的看着凡川  粉嫩的小手  还紧紧的握着凡川此时有些脏兮兮的大手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  安然的停止了下來  仿佛世间的一切  再与凡川和烟紫无缘  而凡川和烟紫就像是被沉溺在时光里的棋子  若隐若现  不轻不重

    不过就在这时  突然几道强大的真气波动  正快速的靠近着众人  众人感受到真气  这才打破了此时安静殿外局面

    “好像是有人來了  而且來的人好像修为境界也不低  ”首先是丘尘  立即抬眼向着真气波动传來的地方看去  同时  焦虑的出声说道

    听到丘尘的话  大家这才确定了刚刚之前感受到的真气波动  看來是真的  是有人向着此处正快速的赶來  所有人的目光  不禁同时的向着來者的方向看去

    而此时的徐玑  却显的有些异常  只见徐玑先是撇眼看了一下來者的方向  随即又看了看此时依旧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冷剑和凡川  接着只听徐玑出声说道:“大家快散开  尽可能的找个位置躲起來  这來的一定是纵始院的修真者  我们可能与他们争斗不过  所以赶紧躲开  ”

    徐玑说完  竟自顾的转身离开了  向着山脚处边的一片密林里  抽身钻两位进去  身影随即消失不见了

    徐玑的消失  对于剩下的白平刃几人打击很大  白平刃几人怎么也都沒有想到  在这关键的时候  徐玑竟然自己抽身溜走了  而且还留下了受伤昏迷不醒的凡川和晴雪

    “平刃兄弟  我们不能撇下我师叔祖  ”

    这时  丘尘似乎也看懂了场面局势  不过让众人欣慰的是  丘尘并沒有想要逃跑的念想  就算是躲藏  那也要带着凡川

    听到丘尘的话  白平刃随即对着丘尘翘了一下大拇指  接着伸手拍了拍丘尘的肩膀  再接着大大咧咧的出声说道说道:“那是必须的呀  丘尘兄弟说的对  绝不能抛弃下我凡川兄弟  他不但是你的师叔祖  他还是我老白的宗主呢  ”说着话  只见白平刃突然低身伸手  一下把凡川抗在了肩膀上  随即对着刚刚徐玑消失的方向  大口的吐了一口唾沫  接着出声说道:“哼  臭道士  早就知道你不会是什么好鸟  临阵脱逃的凡界败类  ”

    等白平刃骂了一会儿  骂的痛快了之后  这才转身看着其他人  嘱咐让钟北背着晴雪后  再让浦玄和沈佑照顾着烟紫  接着丘尘带路  一行人缓慢的躲进了河流边一个形状怪异的大石后面  希望着不会被人发现

    但可能是由于山脚下的路  太蜿蜒曲折了  或者又是因为白平刃几人本來就都受着伤  等到几人躲到了大石后面之后  全都累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虽然白平刃几人已经尽最大的可能  把本体真气给掩藏了起來  可是几人大声的喘息声  还是在无形中出卖了他们

    河流的水还在汹涌的奔腾  山脚下的凉风  也依旧在使劲的吹拂  就在此时白平刃刚刚落脚之后  之前几人站立的地面  突然两道异常刺眼的青芒闪过  伴随着如闪电般的光芒  只见一男一女  赫然的出现在了地面上

    男人有着冷峻帅气的外表  而且在帅气的外表下  似乎时刻的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沧桑  像是遇事很多  看过各种春秋的人

    女人有着娇美的面容  一身淡绿色的紧身长裙  更是能显现出女人的完美身材  不过女人最美的地方  还是属女人的眼睛  女人拥有一双晶莹剔透  欲滴水泛滥的大眼睛  忽闪忽闪的很是吸引人

    可此时这一男一女  面部表情却似有些着急  刚刚站立到地面上  就立即把目光向着其他地方搜寻过去  可能是因为刚刚凡川与冷剑的战斗  致使地面留下了明显的战斗痕迹  所以这一男一女  才会刚刚落地  就开始寻找

    可能是此时冷剑昏迷躺着的地方  离之前凡川昏迷躺着的地方不远  这一男一女  很快就发现了此时躺在地上的冷剑  而且走近以后  这一男一女的表情  顿时出现了些许的惶恐和疑惑  因为他们看到了  冷剑的左臂已不知去向  留在身上的  只有凝固鲜血下的森森白骨

    “冷剑师兄  你怎么了  快醒醒啊  ”女子不停的摇晃着冷剑的身体  试图把冷剑喊醒

    这时依旧还在站立着的男子  却出奇的冷静  接着只听男子淡淡的出声说道:“佳琪师妹  不用喊了  你这样不但喊不醒冷剑师弟  而且还会误伤他  ”

    女子听到男子的话  立即站起了身  满脸着急的摇着男子的胳膊  急切的出声说道:“冷秦师兄  冷秦院主  你快救救冷剑师兄啊  ”

    原來这一男一女真是纵始院的修真者  而且男的竟然还是纵始院的院主  名叫冷秦  而女人的名字则是叫佳琪

    “等一下我会为冷剑师弟疗伤的  佳琪师妹不用着急  ”冷秦说着话  突然眼神“唰”的看向了不远处此时后面躲着白平刃几人的大石上  接着只听冷秦接着出声说道:“师妹  等我一下  ”

    就在冷秦的话音刚刚落下  突然又是一阵青芒闪动  再看地面上  已沒了冷秦的身影  而此时在躲着白平刃等人的大石外  却赫然的出现了冷秦的身影

    冷秦的身影刚刚站立在大石的正前方  并沒有立即急步过去查看大石后面的情况  而是双手背在身后  眼神注视着大石  淡淡的出声说道:“朋友  出來吧  既然能伤了我冷剑师弟  想必修为境界很是深厚  沒有必要再躲躲藏藏吧  ”

    此时的白平刃等人  听到这突然传來的声音  很是惊讶和震撼  刚刚看着冷秦还在远处  怎么一下子不但找到了自己等人的藏身之处  而且还能瞬间到达  这令白平刃众人很是惊恐和不安

    此时除了白平刃和丘尘之外其他人明显出现躁动  但接着白平刃立即出声安抚了众人躁动的情绪  然后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  白平刃突然站起了身  对着其他人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之后  随即踏步走出了大石外面

    刚刚走出大石  近距离看到冷秦的模样后  再感受一下冷秦身上散发的真气能量  白平刃首先还是一阵惊讶  怎么感觉叫冷秦的这人给人的感受  与凡川给人的感受差不多呢

    不过藏身已败露  白平刃随即故装着一副淡定的模样  看着眼前的冷秦  出声说道:“好吧  既然你找到我了  那我就现身好了  对了  你师弟的左臂  是被我斩断的  想怎么算账  就直接來吧  ”

    白平刃还是以往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不过听此时白平刃话里的意思  白平刃是想独自揽下这责任  以保其他人的安全

    可是白平刃的计划在冷秦的眼里  只是一点点的鸡毛蒜皮  因为从冷秦刚刚落身于大石的正前方后  冷秦就已经感受到了大石后面多道真气波动  虽然很微弱  但依靠着冷秦深厚的修为境界  这点小把戏  还是能一眼看穿的

    此时白平刃的话音落下后  只见冷秦用着一副鄙夷的目光看着白平刃  接着淡淡的出声说道:“你沒有那个能力斩落我冷剑师弟的左臂  而且  你最好把大石后面藏的其他人  全都叫出來  ”

    听到冷秦的话  白平刃身体猛的一阵颤抖  沒想到对方竟能一瞬间识破自己的计划  而且还令白平刃惊讶和震撼的是  对方竟能说出自己沒那个能力斩落冷剑的左臂  看來对方的修为境界  肯定与冷剑相差不多  甚至更高

    “真扯淡  又來了一个变态  ”白平刃在心里想道  随即也不再多言  转身走向大石后面

    一阵交谈之后  钟北和丘尘等其他人  也都踱步的走了出來  不过  人群里却沒有凡川和晴雪以及烟紫的身影

    “呵呵  一块大石  竟然藏了这么多人  还真是罕见呀  ”看到众人走出來  冷秦的话里充满了讽刺和嘲笑

    听到冷秦的嘲笑  白平刃顿时冒火了  双眼怒瞪着冷秦  接着依旧大大咧咧的出声说道:“要杀要剐  悉听尊便  别他妈磨磨唧唧的  惹爷爷我心烦  ”

    白平刃的话里  虽然充满了愤怒  可是放在此时的场景下  却是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

    “哦  想要我杀了你  ”冷秦自问了一声  随即目光又看了白平刃几人一眼  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  接着出声说道:“哼  就算你们几人联手  也伤不了我冷剑师弟  伤我师弟的那个人跑了吧  呵呵  那我就先把你们这些替死鬼抓回去  那个逃跑的人來不來救你们  就是看你们的天命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