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惊心一剑
    [.huju.][.huju.][]

    “好强大的剑气  ”

    此时的冷剑  竟在一瞬间被楚远紫剑的能量  给震撼的呆滞住了  双眼直直的盯着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

    而这时在凡川后方的徐玑  在看到凡川拿出了楚远紫剑后  也先是一愣  但随即只见徐玑的眉目间闪过了一丝狡黠  这丝狡黠出现在这里  感觉让人很是不舒服  只是此时只专注驾驭楚远紫剑的凡川  根本就沒有发现此时徐玑的异常

    “大道归真  人剑闭体  ”

    只见此时艰难控制着楚远紫剑的凡川  突然仰头一声怒吼  声响很大  震彻了整个山脚  就连原來受伤的白平刃五人  在听到了凡川的怒吼后  全都紧张的看向了凡川这边

    而凡川刚刚喊出的这句话  其实是凡川在言慕岸留给自己的灵集简里看到的东西  应该算是孤真派里的一个攻击手法  主要讲究的是用剑配合  而凡川现在刚好有楚远紫剑  所以凡川也会冒着风险  第一次尝试着使用孤真派里的真气攻击手法

    但是凡川不知道的是  凡川现在使用的手法  乃是言慕岸就要飞升之际  所留下來的手法  当时言慕岸的修为境界  已是大道期  可凡川现在的修为境界  才仅仅是玄真期  这样的距离  想要破格使用高级的手法的话  弄不好使用者就会被强大的反噬力给形神俱灭

    其实道理很简单  就是大道期的真气攻击手法  所需要的真气能量  是附和使用者本体的真气的  而如果是低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想要强行使用这种高层次的手法  那么当攻击手法出现的时候  会因为真气供给不够  从而形神俱灭

    可此时的凡川  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哪还有心记得这些  从一开始修真  凡川就是这样  每次在濒临绝境的时候  总会尝试以着冒险的路线  剑走偏锋  而且每次凡川也都成功的活下來了  曾几何时  凡川一度的相信  是因为自己右手上佩戴的手链  在起着保命的作用  所以  在凡川看來  如此坐以待毙  不如奋力一击

    “啊  ”

    接着只听凡川再次一声怒吼  就在所有人的视线  都被凡川吸引过去的时候  只有冷剑却有一种想要逃跑的样子  只见冷剑的身子  正在用着手里的修真剑做辅助  快步的向后撤去  可是  结果证明  冷剑撤退的还是晚了

    就在凡川的一声怒吼落下后  只见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  刚好在抬起的上空  直直的向着冷剑站立的方向  劈斩了过去  剑气像是一条被困已久  刚刚释放的恶龙一样  迅速的飞向了冷剑

    顿时  天空被紫色渲染了  楚远紫剑落地  迅速飞往冷剑的剑气  像是一道极大的月牙状一样  泛着冷冷的寒光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响  以及山摇地动的姿态  顺势的斩向了冷剑

    也许是因为这一击  凡川第一次尝试了加入真气攻击的手法  所以在剑气飞往冷剑的过程中  剑气折叠出來的影子  像是一出戏剧一样  不停的幻化着各种形状和颜色  而此时在凡川周身些许远的距离的地面上  已经被剑气扫荡的什么都沒留下  就连本來山脚下凹凸不齐的大石块  也在剑气的扫荡下  被瞬间磨成了平面  而那些被磨掉的石刻  则化成了粉末  夹杂在呼啸的风中  一并的飞往了冷剑

    “啊  ”

    此时空气里  再次传來了一声喊叫  不过这次的喊叫者  却不是凡川  而且喊叫的声音  也不算是怒吼  反倒像是惨叫

    随着声音  只见冷剑此时正一手握剑柄  一手握剑刃  把修真剑平躺着  放在自己的身前  以此來阻挡楚远紫剑的剑气扫荡  可是不管冷剑叫喊的多大声  楚远紫剑的剑气  依旧还是在奋力向前  而冷剑的身体  则在被剑气冲击的向后不停倒退

    如果此时不是冷剑手里那把修真剑  在尽力的阻挡着楚远紫剑的剑气  想必此时的冷剑  早已会被楚远紫剑的剑气扫成重伤  或者就此真身被焚

    接着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突然空气里传來了一声“砰”的脆响  只见冷剑手里的修真剑  终于抵制不了楚远紫剑的剑气扫荡  被剑气冲击断裂了  而就在冷剑手里的修真剑  刚刚断裂掉之后  楚远紫剑的剑气  直接像是脱困了的恶龙  瞬间冲击到了冷剑的身前

    而此时的冷剑  也许是因为有着多年的战斗经验  就在楚远紫剑的剑气快要冲击到冷剑的身上的时候  冷剑算是使尽了全身的真气能力  把身体强行的从楚远紫剑剑气的锁定攻击范围里  挪开了一丝距离  也就是这一丝距离  救了冷剑

    虽然冷剑挪开了一丝距离  可是直啸而过的剑气  还是扫中了冷剑的左臂  一声沉闷的“噗”声过后  冷剑的左臂  顺势被楚远紫剑的剑气斩落了

    由于刚刚把体内真气耗尽來挪动身体  而现在又失去了一条臂膀  剑气扫荡过了之后  冷剑直接晕倒在了地面上

    一切又恢复了安静  楚远紫剑残余的剑气  也在斩断了冷剑的左臂之后  随着距离的推移  逐渐的弱了下去  直至消散殆尽  而剑气消散后  空气中还有一丝丝未來得及散开的紫芒  在骄傲的与太阳的光芒争相斗艳

    而此时的凡川  在看到冷剑昏迷了之后  也接连着双眼一闭  昏了过去

    因为凡川体内的真气  已经被刚刚那一击的所需  给彻底的抽光了  而楚远紫剑的反噬力  也在凡川昏迷之后  开始悄悄的窥视凡川的身体

    一切终于烟消云散  天空也露出了它原有的模样  伴随着后方潺潺的流水声  以及山脚下的凉风  不时的吹拂过凡川等人的脸庞  这一切显得是那样的安逸和美好  可是  这偏偏却是一个刚刚熄火的战场

    “师叔祖  ”

    “宗主  ”

    “凡川小兄弟  ”

    “臭小……凡川  ”

    一切回归了正常之后  首先出声打破安静的还是丘尘  只见此时的丘尘在见到凡川倒下之后  强忍着身体上的伤的折磨  拖着缓慢的步伐  向着凡川倒下的位置走來

    而在丘尘话音落下之后  白平刃等人也一样  在称凡川一声“宗主”之后  也同样拖着受伤的身体  想要走近凡川  查看凡川的安危

    再接下來  那就只属此时最轻松的徐玑了  只见在凡川倒下不久  不知徐玑却突然从哪里冒了出來  轻飘飘的飞向了凡川  试图用真气  來检查凡川的伤势

    而就在这些人都已走近了凡川的身边之后  这时在众人的身后  才默默的出现了烟紫的声音  只见此时的烟紫  正艰难的背着双眼紧闭的晴雪  一步一步的踏过石渣路  向着凡川走來

    人都已到齐了之后  首先说话的还是丘尘  可能是因为丘尘的修为境界比白平刃等人稍高一些的原因吧  只见此时的丘尘  还是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随即把求救的目光  看向了徐玑  接着出声说道:“徐……徐前辈  求你……求你想想办法  看看我师叔祖到底怎么了  ”

    听到丘尘的话  白平刃等人也立即把求救的目光  看向了徐玑  而且不住的对着徐玑点头  似乎是在同意丘尘的话

    而此时在看着众人求救目光的徐玑  却突然做了一个让其他人很不解的动作  只见徐玑先是低身拿起了凡川身边的楚远紫剑  接着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剑体  随即又把楚远紫剑放在了凡川的身边  等完成了这一切之后  徐玑这才把目光看向了凡川

    “恩  你们不要急  我用真气來为凡川小兄弟检查一下  ”

    说着话  只见徐玑抽出了一丝真气  顺势的浸入到了凡川的身体里  接着只见徐玑的脸色忽晴忽暗  而且还一会儿不停的点头  一会儿不停的摇头

    看的丘尘等人都急坏了  但是丘尘几人又碍于徐玑的深厚修为境界  所以都不敢出声相问  生怕得罪了徐玑

    可是徐玑却老是不停的点头摇头  点头摇头  一直持续了很久  还就是不说话  徐玑的动作  最后终于激怒了白平刃

    本來白平刃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  此时不但身体受伤让他很烦躁  而且凡川的昏迷  对他來说也是一件极为难过的事情  所以在白平刃看着徐玑老是不说话  而且还持续了很长时间后  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哎呀  我说徐道长  你倒是说句话呀  我们宗主到底怎么样了  伤势严重吗  ”白平刃问完  用着满是着急的眼神  紧紧的盯着徐玑

    而此时的徐玑  在听到了白平刃的问话后  先是对着白平刃诧异了一番  随即淡淡的出声说道:“你们不用着急  凡川小兄弟只是真气瞬间被抽尽  所以昏迷了过去  现在他的灵神  正在恢复真气  相信用不了多久  就能醒了  ”

    “那就好  那就好  ”

    “那就好  ”

    听到徐玑的话  白平刃和丘尘几人  都放下了心  在喃喃自语

    不过  这时一直站在众人身后的烟紫  却突然插身走进了人群中间  接着只见烟紫先是轻轻的把晴雪放在了凡川的身边  随即烟紫再温柔的出手摸了一下凡川的脸颊

    就在众人为烟紫的动作  感到不解的时候  烟紫忽然站起了身  美丽动人的双眸  紧紧的看着徐玑  接着出声说道:“徐前辈  你之前的摇头是什么意思  我看凡川的身体  并不像你说的这么简单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