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冷剑
    [.huju.][.huju.][]

    此时愤怒的凡川  眼中似乎在冒着熊熊的火光  之前白平刃五人受伤  就已经惹的凡川很不舒服了  如今晴雪也受伤了  而且凡川还不知晴雪现在的状况是好是坏

    一种嗜杀的念头  浮现在了凡川的脑海中

    “唰  ”

    只见此时的凡川  把手中的流澜剑  忽的抬起  剑气发出了凌厉的声响  握剑指着的凡川  在离那位纵始院修真者  仅仅有着一步之遥的距离  而那位纵始院的修真者  却在这时  突然的站起了身  之前平躺着的样子  现在站立了起來  而且那把平行飞行的修真剑  此时正紧紧的握在纵始院修真者的手里  剑体透着冷冷的青芒

    见到纵始院修真者起身  凡川并沒有过多的去在乎什么  因为现在在凡川的心里  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战斗

    “受死吧  ”

    只见凡川的身体突然动了  手里的流澜剑先是“嗖”的一下  脱离了凡川的手掌  而直直的向着纵始院修真者进击而去  而就在凡川刚刚把流澜剑脱离了手中之后  凡川随即双手合十  大量的抽出着体内的化魂之力  以着纯正化魂之力的强大攻击  接连不断的攻击着纵始院修真者

    此刻的这位纵始院修真者  虽然身体已经直立  但是在看到凡川接连不断的击出化魂之力的时候  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惊讶  沒有想到眼前的英俊男人  竟然拥有这种怪异的化魂之力  以至于这位纵始院的修真者  只能连连的后退  试图以先拉开距离  再做抉择

    “想跑  沒那么容易  ”

    此时的凡川像是发了疯的一样  不但利用真气控制着流澜剑一直不断的凌空攻击  而且自己体内的化魂之力  也在源源不断的涌出  但可能是因为对方是正规修真门派的修真者  所以  此时凡川的化魂之力  并沒有对对方造成太大的伤害  只是这时候的纵始院修真者  可能是看到了双眼冒火  情绪已经控制不住了的凡川  从而感到了一丝丝畏惧的感觉吧  以至于身体  不停的向后倒退着  并沒有急于还手

    见到对方一直在撤退  凡川一时间还以为是对方怕了自己呢  于是不停的压迫对方  脚步紧紧的跟着对方  想要以最大的打击力  來宣泄自己此刻的愤怒

    可是正在此时  凡川正欲罢不能的攻击着的时候  突然眼前的纵始院修真者  却在一晃眼间  不见了

    见状  凡川很是郁闷  对方不是一直在自己的攻击锁定范围里吗  怎么他能这么轻易的离开  这不可能啊  于是凡川暂时的停止了攻击  想要寻眼去找人

    可是就在凡川刚刚想转身看向后方的时候  突然后背上感到了一阵灼热的疼痛感  接着身体就像是一颗稻草一样  “唰”的一声  向前飞扑了过去  正脸刚好与地面來了个大亲吻

    落地之后  凡川还沒有回过來神  背上明显的灼热疼痛感  再一次浸遍了全身的感官  凡川此时的第一感觉是  自己被偷袭了  而偷袭自己的  定是刚刚那位突然莫名消失的纵始院修真者

    这一刻  凡川才彻底的发觉  自己与对方之间的差距  看來之前对方连连撤退  其实是在让着自己  想到此处  凡川一阵的心血澎湃  懊恼悔恨  看來都怪自己马虎了  自己早该想到对方是在让着自己  只是自己当时被愤怒冲昏了头脑  已经不能正常的想事情了  不过这一偷袭  对凡川也好  最起码现在的凡川  已经冷静了下來

    “尔等擅闯我纵始院禁地  我已手下留情  可奈你们如此固执  那我只好代门派  教训你们了  ”

    正在此时凡川还沉浸在思索对策的时候  脑后传來了纵始院修真者的声音  听到声音  凡川更是窝火  这明明是纵始院不问青红皂白  上來就直接动手伤人  现在却來了这么一套狗咬人的戏码  这一刻  凡川对纵始院的感觉  从一开始的好奇  变成了此时的厌恶

    再次想到此时已经受伤的白平刃五人  还有晴雪  凡川突然猛的站起了身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凡川缓慢的转过了身  定睛的看着眼前的纵始院修真者

    不过此时凡川的心里  却有一个声音  在时刻的提醒凡川  要冷静  要冷静

    “是你先不问清事实  就出手伤我们  现在却说这些话  难道你们纵始院都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

    不知何时  徐玑却从另一边  突然飞到了凡川的身边  愤怒的看着对方  冷冷的出声说道

    看到徐玑到來  凡川的心里  稍微的有了一点底  但是冲动的情绪  却还在一直蠢蠢欲动  凡川试着压下冲动  冷静下來  可是不管凡川如何压制  冲动的情绪  就一直沒有改善  凡川只好祈求对方纵始院的修真者  不要再出手伤人  否则凡川肯定自己  绝不会再冷静下來

    “废话少说  想要仙石  先踏过我的尸体  ”

    纵始院的修真者  根本就不搭徐玑的话  像是直接看透了凡川几人的目的一样  语气冷冷的出声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  凡川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丝的想法  想要仙石  难道塑身仙石就在此处  虽然凡川这么想  也肯定塑身仙石就在此处  但是此刻还是不能直接说出自己等人的目的  更不能出口相问  否则事态会变的更为严重

    “阁下是何称呼  ”

    这时  徐玑却突然绕开了话題  问起了这位纵始院修真者的名字

    听到了徐玑的问话  只见这位纵始院的修真者  脸上闪过了一丝的疑惑  但随即又恢复了冷冷的样子  淡淡的出声说道:“冷剑  ”

    “冷剑  ”

    徐玑自顾的问了一句  可是语气里像是在与对方谈判一样  对于刚刚白平刃几人的受伤  似乎并沒有太多的关心

    这一刻  凡川对徐玑的看法  产生了一些异样的看法  但是又想到徐玑是不是在谋划什么计策  于是  凡川只好安静的待在徐玑的身边  目光直直的盯着冷剑  不再出声  不过心里的愤怒  却还在持续升温

    “我们只是想來拜访纵始院  但无奈不知路途  所以才來到了此处  冷剑兄台何苦这般为难我们  ”徐玑再次与冷剑  出声解释道

    “拜访  笑话  这些年  我已经斩杀了很多前來“拜访”的修真者  ”

    冷剑的语气里  充满了极大了蔑视  似乎并不想与徐玑多说话  而且就在冷剑说完了这句话之后  不再理会徐玑  则是双手入怀  怀抱着那把修真剑  视线看向了另一方

    听到此处  凡川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内心还沉浸在刚刚晴雪她们受伤时的情绪里  无法自拔  但是又碍于对方与自己之间修为境界的极大差距  凡川想要冷静处事  可是不管凡川如何思索  就是找不到一个可以战胜对方的方法  但是晴雪和烟紫  以及自己的兄弟  在自己的眼前被人欺负  而且还是被伤的这么重  凡川已经不能以一个平常心面对着对方谈话了  现在凡川的脑海里  再次涌现了之前的那个想法  那就是:嗜杀

    “你能无缘无故伤我们  我们就能无缘无故的回应你  ”

    想通了之后  凡川突然站出了身子  眼神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凌厉  紧紧的锁定着冷剑  出声说道

    “凡川小兄弟  你……”

    徐玑刚想劝阻凡川  却被凡川直接挥手给制止了  无奈之下  徐玑只好撤身走到了后方  不过双眼中的担忧神色  还是尽显无疑

    “你想挑战我  只凭着怒气  那是远远不够的  ”

    冷剑看着浑身因为愤怒而颤抖着的凡川  用着轻蔑的语气  出声说道

    “不试  怎么知道  ”

    凡川依旧冷冷的回了一句  接着就在冷剑毫无防备之下  凡川突然抽身挪移到了冷剑的身旁  一击凌厉的真气攻击  直直的击在了冷剑的身上

    接着只听凡川说道:“这是还你的  ”

    但是也许是因为修为境界深厚的原因  此时冷剑受到凡川这一击偷袭  只是象征性的身子猛的向后倒退了一番  似乎并沒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接着只见冷剑也发怒了  突然扬起了手里的修真剑  直直的指向凡川  准备着以凌厉的速度攻击  來瞬间给予凡川最大的打击

    可是在此时  冷剑却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异样  以至于冷剑及时的停下了身子

    “楚远  出  ”

    只见此时刚刚偷袭成功的凡川  在看到冷剑准备向自己袭來的时候  凡川并沒有显露出慌张  反而却是突然双手举向空中  接着只听到凡川一声大喊之后  周围的空气顿时被一种强大的真气流  压制的变了扭曲  再接着就是特别浓密的紫芒  瞬间划破天空  充斥在了整个山脚  而在紫芒里  却还能隐隐约约的看到  此时凡川的双手里  正紧紧的握着一把  全身紫色  还在挣扎跳动着的修真剑

    而这把剑正是楚远紫剑  而刚刚冷剑突然停下身子  沒有继续攻击  就是因为感受到了楚远紫剑的极大能量  似有危险  所以冷剑才会及时停身不进

    这样的局面  凡川又毅然的冒着极大的风险  拿出了楚远紫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