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再遇徐玑
    [.huju.][.huju.][]

    看到突然出现的人  凡川的第一反应就是  此人修为境界深厚  而且真气很是怪异  如是敌人的话  那么自己这行人  恐怕很难压制住

    “请问阁下是  ”

    凡川看着眼前的人  温和的出声说道

    不过  凡川对此人的第一感觉  很是怪异  因为对方虽然有真气  但是对方却不像是修真者  倒像是一位道士  可是道士怎么会有修真者的真气呢  凡川对此很是疑惑  于是有些防备的看着对方  生怕对方会突然出手

    也许是因为凡川的潜意识似乎想要战斗  接着只见凡川的胸膛前  突然一道银芒闪过  久违的泫滇战甲  忽然隐现在了凡川的身上

    看到战甲自动出來  凡川有些尴尬  都怪自己心念  不过万事还是多防备些好  不管从寒逍遥城或者孤真派离开的时候  亦冬和孤景然都嘱咐过自己  遇事要谨慎小心  想到此处  凡川对于泫滇战甲的出现  也就释然了

    而此时本來走在凡川身后的其他人  在见到凡川身上突然划过的银芒之后  也都快步的赶了过來

    “哎呀  我说这位小兄弟  老道只是在远处感觉到了这里有许多道真气  所以想前來看看怎么回事  怎么  小兄弟以为我要抢劫吗  ”自称老道的人  看着凡川身上突然闪现的泫滇战甲  很是不舒服的出声说道

    可此时就在自称老道这位人的声音刚刚落下之后  之前刚刚快步赶到凡川身后的白平刃  却突然猛的抽身站在了凡川的身边  一脸的气愤尽显无遗

    因为此时站在对面的自称老道的人  正是之前为了阻止白平刃的攻击  从而伤了白平刃的道人徐玑

    接着只见白平刃用手指指着道人徐玑  语气有些躁动的出声说道:“哼  原來是你这个臭道士  白爷爷我还正犯愁找不到你呢  这下可好  你竟然还敢再出现白爷爷我身前  那好  重新较量下吧  ”

    说着话  白平刃突然凭空拿出了自己的斧子  而斧刃则直直的指着徐玑  接着正待白平刃想要飞身袭击的时候  却被凡川猛的一下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因为凡川此时已是玄真期修为境界  所以想把白平刃控制住  那是瞬间就可破的事情

    等把白平刃控制住了之后  凡川先是对着对面自称老道的人  点头表示了歉意  随即转身用着凌厉的目光  看向了白平刃  接着出声说道:“平刃大哥  告诉我  怎么回事  ”

    凡川的语气其实已经被凡川刻意的压制了  但是在别人听來  隐隐中还是有着一丝的冷意

    听到凡川的话  白平刃愤愤的刚想出声  这时  站在众人身后的钟北  却突然抽身走到了凡川的身前  接着对着凡川出声说道:“四……宗主  不……不要生气  平刃大哥他其实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罢了  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  钟北把在树林里遇见道人徐玑的事情  全部与凡川复述了一遍  而且也把徐玑是修道之人的事情  告诉了凡川  不过  在这次复述中  钟北并沒有再称呼凡川为四哥  而是称呼凡川为宗主

    听完了钟北的复述后  凡川先是疑惑了下关于修道之人的事情  不过随后就理解了  接着只见凡川不但沒有责怪白平刃  却反而是伸手拍了拍白平刃的肩膀  像是在让白平刃放松息怒

    而此时的白平刃在见到凡川的动作后  也是和其他人一样  一阵的诧异  不过白平刃最后还是读懂了凡川的意思  立即收起了斧子  安静的站在了凡川的身后

    凡川见到白平刃已经收起了斧子之后  随即对着白平刃满意的点了点头  接着转身看向了道人徐玑

    凡川先是对着徐玑躬身施礼了一番  接着出声说道:“原來是修道的前辈啊  恕小弟刚刚有眼无珠  沒能及时的认出道长的面容  ”凡川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刚刚小弟才得知道长与我大哥之间的恩怨  说是恩怨  也不算吧  最起码我个人认为这称不上是什么恩怨  算是一次误解吧  小弟应当是要多谢谢道长能及时出手  把我大哥从嗜杀的边缘拉了回來  刚刚我大哥有些冒犯  还望道长不要见怪  ”

    凡川的一番话  说的很是淋漓尽致  而且话里的意思也适中  不偏不袒

    “哈哈  你是谁呀  年纪轻轻  不过说话倒是挺中听的  我呐  你那几位朋友已经认识了  我叫徐玑  一个修道之人  不是什么道长  ”徐玑看着凡川出声说道

    虽然听徐玑话里的意思  听不出什么异样來  但是徐玑的语气却让人听着有些不舒服  但要是说哪里不舒服  可却又说不上來

    听到徐玑的话  凡川虽然也有些不舒服  但是理在别人  凡川又不得不装作一副无事的样子  接着对着徐玑出声说道:“我叫凡川  算是一位侥幸有小成的修真者  而这些都是我的兄弟姐妹  ”

    凡川这话说的很得当  不但表明了自己的身边  而且在气势上并沒有弱于徐玑  而凡川刻意的说出自己修真有小成的话  其实算是在对徐玑示威  话里的意思也就是说  虽然我个人的修为境界比不上你  但是我们胜在人多  如果真的争斗起來  我们并不会弱于你

    “凡川  ”此时听到了凡川的话后的徐玑  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  而且在疑惑下  还隐藏着一丝忧虑  不过只是稍纵即逝  也只有凡川发现了徐玑这些的异样

    自问了一句之后的徐玑  再次看向了凡川  接着出声说道:“哦  既然凡川小兄弟已这般说话了  那老道再纠缠下去  就显得有些太小家子气了  这样吧  前嫌就不计了  老道告辞了  ”说着话  徐玑欲转身离开

    可就在此时  站在凡川身后的丘尘  却突然站出了身來  看着徐玑  大喊了一声:“徐前辈  且慢  ”

    听到有人呼喊  徐玑转过了身來  看着呼喊自己的丘尘  眼神里闪过了一丝疑惑

    “你是谁  喊我做什么  ”徐玑看着丘尘  出声相问道

    “哦  徐前辈可能不认识我  但应该认识我派掌派真人孤景然吧  ”丘尘试着出声说道

    而此时听到了丘尘的话  只见徐玑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惊讶  接着立即出声说道:“孤景然  怪老头老孤呀  我当然认识  怎么  你是孤真派的弟子呀  你是这位凡川小兄弟的兄弟  难道不是夜月门的弟子吗  ”

    “徐前辈  实不相瞒  我是孤真派的弟子  而我这位凡川兄弟  不仅仅是夜月门的宗主  他也是我们孤真派的师叔祖  我派掌派真人也要称他为师叔  ”丘尘信誓旦旦的出声说道

    语不惊人死不休  果然就在丘尘的话音刚刚落下后  只见徐玑的身体猛然间颤抖了一下  但只是微微的颤抖  接着只见徐玑并沒有立即出声  而是向前走近了一步  仔细的观察起來了凡川

    而此时的凡川  在听到两人的对话后  有些疑惑修道之人徐玑怎么会认识修真宗师孤景然  但看着徐玑又在仔细的观察自己  凡川有些不自在  于是稍稍的撇过了头  看着丘尘  小声的问道:“丘尘  这怎么回事  ”

    听到凡川的问话  只见丘尘先是退步靠近了凡川的身边  接着在凡川的耳边  同样小声的说道:“凡川兄弟  这位叫徐玑的修道之人  在修真界可是大名鼎鼎  不过他的脾气很怪  在修真界里  也只有和掌派真人的脾气合得來  他和掌派真人是故交  好多年前就认识了  而且他曾经还去过几次孤真派去找掌派真人  所以我才认得他  不过  虽然他脾气古怪  但是相传  他的心地还是很仁慈的  曾经帮助过很多修真界里大名鼎鼎的人  ”

    丘尘说完  似有些敬畏之意的看向了徐玑

    而此时听完了丘尘的介绍  凡川更是震撼不已  原來眼前的徐玑  竟然还是修真界里一位大名鼎鼎的修道之人  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过凡川想了想  自己这才刚刚入修真沒多少年  而且还是在退隐封闭的夜月门里  对修真界的事情  肯定是了解的少  而之前白平刃沒有认出徐玑  可能也是和夜月门退隐有关系吧

    “凡川小兄弟  你……你怎么会是孤真派的师叔祖呢  之前我怎么沒听说过呢  ”

    徐玑在看了凡川一会儿之后  除了发现凡川的长相比较英俊之外  其他并沒有发现什么异常  于是有些疑惑的再次出声相问道

    听到徐玑的疑问  凡川笑了笑  接着出声说道:“哎  这都是门里众多兄弟的抬爱  一个称呼而已  并沒有什么的  ”凡川的声音顿了顿  在看到徐玑还在仔细听着自己的话  凡川接着出声说道:“我的师尊是言慕岸  ”

    “什么  你的师尊是言慕岸  ”

    徐玑用着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凡川  而且与此用时  徐玑还在持续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