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感同身受
    [.huju.][.huju.][]

    “好呀  好呀  走  玉儿带着大哥哥进去  ”

    说着话  只见年玉再次伸出了小手  握着凡川的大手  用力的拉着凡川  向着破烂的建筑群里走去

    而此时其他人  在见到凡川跟着年玉走后  也都恢复了正常  嘻嘻哈哈的说着笑着  走进了建筑群里

    唯有丘尘一个人沒有笑出声來  而且还是阴沉着脸  似乎在想着什么

    凡川跟着年玉走进了年玉的家里  其实说是家  不如说是一片破烂不堪的木堆  因为年玉家里实在是太简陋了  不但沒有可以遮风挡雨的屋顶  就连屋子的支柱  都是找的一些朽木做的配搭  而在屋内则只是简简单单的放着两张草席  连一张像样的床都沒有  还有在屋内的其他地方  也都是灰尘遍布  杂草丛生  这根本就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看着眼前的景象  凡川很是诧异  这与自己想象中的差的太远了  一个能拥有马商队的一家人  难道住的是这种屋子  而且不单单是凡川诧异  就连一向活泼爱动的晴雪  在看到年玉一家人的屋子后  也都呆滞住了

    “你们家这是……”

    凡川终于忍不住好奇  看着眼前的年玉的父亲  疑惑的出声相问道

    听到了凡川的疑惑  年玉的父亲深深叹息了一声  接着出声说道:“唉  这个说來话长啊……”

    接着  年玉的父亲与凡川一行人聊了很久  而且在聊的过程中  年玉的父亲还时不时的抹着眼泪  似乎很是悔恨和难过的样子

    与年玉父亲聊了许久之后  凡川这才知道  原來年玉一家人  原本就是贫困人家出身  后來年玉的父亲在未央城的马商队里帮活  接连着帮了几年之后  赚到了些钱  而且还在未央城里购置了一块地皮  盖上了新房子  一家人的生活这才开始有些好转  但是就是在几个月之前  年玉的父亲听从了一位朋友的话  说是自己雇些人  自己跑一趟马货  能赚大钱  而且现在时逢木季城和未央城商货大流通  所以现在自己跑一趟马货  一定能赚翻了

    于是在朋友的怂恿下  年玉父亲决定冒险尝试一下  说不定会一下发了呢  于是年玉父亲决定了开始自己做马商队的想法  可是在年玉父亲刚想实施的时候  却发现家里的钱财  根本不够买马匹和货车的  于是在忍痛下  年玉父亲把自家的房屋抵押给了未央城的有钱人家  从那里得到了些钱  最后一切都已办好了之后  年玉父亲就开始跑了第一趟自己的马商队

    可是后來的事  凡川几人也都知道  不仅仅马货沒有盈利的兜售出去  而且就连雇佣的两位随商队的帮手  也命丧在了木季城城门外

    后來年玉一家人遇到了凡川之后  这才发生了现在的事  至于年玉一家人现在住的屋子  其实只是未央城里早已废弃的沒人住的破旧屋子  而年玉一家人之前的屋子  则是被年玉父亲赎回來了之后  又低价卖了出去  而房子所换回來的钱  也都给了丢了命的两位马商队帮手的家属了  所以  年玉一家人就落魄到了如此境地

    年玉一家的遭遇  让凡川很是同情  但是凡川却不知如何帮他们  凡人的生活和修真者的生活  那完全是两码事  就像现在的凡川  其实已经活了一百多年了  可容颜却还是一直停留在年轻时的样子  只是眉目间或许才能找到一丝沧桑  而对于凡人來说的话  一百年已是人生的尽头了

    凡川曾有过想让年玉一家人入修真的想法  但是修真界里也有规定  只要是凡人的心里还有一丝对凡间的杂念  就很难入修真  再看年玉父亲此时一脸忧愁的样子  凡川知道  年玉的父亲想必很难走出这个坎

    看着年玉父亲一脸的忧愁和悲伤  凡川突然想到了一件东西  于是只见凡川立即抬起右手  瞬间一道流光闪过  再看凡川的手里  已赫然的出现了几块透着亮光的石头

    几块透着亮光的石头  煞是好看  晶莹剔透  放在凡川的手掌里  像是活物一般  很是令人惊讶

    “这个是我的朋友送给我的  你拿去吧  看看在未央城的当铺  能不能给你换点钱币  ”

    说着话  凡川把几块石头送到了年玉父亲的手上

    其实这几块石头  正是凡川之前离开夜月门时  夜月门的征黎长老送给凡川的段魁锦囊里的炼器石料  不过这些石料  拿到凡人间  那可谓是极其稀有的宝石

    就在凡川刚刚把石头递到年玉父亲的手上时  一直沒动静的丘尘  却突然眼睛放光的看着年玉父亲手上的石头  同时激动的出声说道:“这……这是迹练石  在修真界里算是一种上等的炼器材料呀  ”

    说完  丘尘用着不可思议的眼光  看着凡川  似乎觉得凡川的出手也太大方了吧  这种上等炼器材料  在修真界里  有时候拿成品的修真兵器或者飞剑  都沒得换  而凡川现在却要把这迹练石送给一个凡人  而且还让这凡人去当铺当掉  这确实让丘尘不得不吃惊异常

    可虽然丘尘再吃惊  但是这是凡川的决定  所以丘尘也只是表示了这石块稀有  并沒有刻意的说让凡川收回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石头  不过应该能值点钱  ”凡川对丘尘的话  只是付之一笑  并沒有太多的在意

    可此时的年玉父亲  在听到了丘尘的话后  似乎感觉到了此时自己手中捧着的石头  不是一般的石头  似乎还很珍贵  于是接着只见年玉父亲  突然又把石头硬塞到了凡川的手里  接着语气有些颤抖的出声说道:“恩人  这……这太珍贵了  我……我不能要  恩人还是收回吧  ”

    听到年玉父亲的话  凡川对着丘尘瞪了一眼  似乎有些怪丘尘多嘴  但只是一瞬  凡川又再次把石头同样硬塞到了年玉父亲的手里  同时语气有些严肃的出声说道:“您务必收下  不要再推辞了  ”

    看到凡川露出了严肃且似有些生气的样子  年玉父亲这才半推半就的收下了迹练石  但是眉目间  还是能发现  年玉的父亲此刻有些惶恐  或者说是不太相信眼前的事实是真的  而惶恐

    “那……那就多谢恩人了  ”年玉父亲再次接住了迹练石  老眼里也溢出了些许的泪滴

    “好了  等有时间了去当铺兑换一下吧  把房子再买回來  好好的安一个家  也不用太伤心了  ”

    说着话  凡川突然低身伸手握住了年玉的小手  温柔的出声说道:“玉儿妹妹  大哥哥还有事  就先走了啊  等以后有时间了  大哥哥会再來看你的  玉儿记得要听话啊  ”

    凡川说完话  随即站起了身  正欲离开时  只见年玉却突然张开小小的双手  紧紧的抱住了凡川  同时  两眼不断泪水的哽咽出声说道:“大哥哥  玉儿不想让大哥哥走  ”

    看到此景  站在一旁的烟紫也被触动到了  只见烟紫突然也低身蹲了下來  温柔的伸出小手  擦了擦年玉脸颊上的泪水  同时说道:“玉儿妹妹乖  等以后大姐姐也会和大哥哥一起來看你的  好吗  ”

    “呜呜  玉儿怕你们不來看玉儿了  ”年玉还是泪如泉涌

    此时年玉的父亲见到年玉依旧还在紧抱着凡川  突然有些严厉的出声对着年玉说道:“玉儿  快放手  不可耍无赖  恩人还有事情要做  快放手  ”

    说着话  年玉父亲接着伸手把年玉从凡川身上拉了开來  直到把年玉放到了年玉母亲的身后  年玉父亲这才放心

    接着只见年玉父亲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凡川  随即出声说道:“小女不识礼数  还望恩人莫要见怪  ”

    “沒事  沒事  沒事  ”

    凡川接连着说了三声沒事  这才转身带着众人离开了

    也许年玉的父亲并沒有发现  此时凡川转身离开后  眼角顿时溢出了些许泪水

    伴随着脚下枯叶的踩踏声  凡川一行人快步的离开了破烂的建筑群  很快接近了未央城的中心  一路上沒有人说话  场面很是寂静和尴尬  而且凡川率先的走在最前面  其他人则安心的跟着凡川的步伐

    就在这时  终于还是平时活泼爱闹的晴雪  先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只见晴雪快步的跑向了凡川的身边  先是从后面拥抱了一下凡川的后背  接着出声说道:“哥哥  你怎么了  你舍不得那个叫玉儿的小女孩吗  是不是因为他们可怜  ”

    而凡川则是突然先感受到了一个柔软的身体  接着听到了晴雪故作撒娇的声音  凡川知道晴雪是在担心自己的状况  于是凡川先平复了一下心情  接着转身看着晴雪  温声说道:“傻丫头  哥哥沒舍不得  也沒有可怜  可能只是有些感同身受吧  ”

    说完  凡川转过了身  起步继续走  不过  这次凡川却沒等晴雪反应过來  牵住了晴雪的手  惹的晴雪的小脸  一阵的绯红

    其实凡川刚刚流泪  是因为想起來了镜爷爷  曾几何时  凡川也是这样一个被家人怀抱温暖的孩子  不过这个温暖的怀抱  却只是自己的镜爷爷给的  而刚刚看到年玉一家人的样子  凡川这是第一次想象起來了自己的父母  因为从小听镜爷爷说过  凡川是镜爷爷在山里捡到的  而在以后的生活里  凡川也沒有接触或者听到过任何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

    所以凡川刚刚的眼泪  其实只是为了想念自己从未谋过面的父母  怀恨自己从未谋过面的父母  而流

    “哟  还真是几位修真者呀  请问來自何处呀  ”

    正在凡川几人此时前行的时候  突然空中传來了一声话音  接着只见一位手持拂尘  身着一袭青色道袍的人  闪现在了凡川的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