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道人徐玑
    [.huju.][.huju.][]

    “一群烂人  受死吧  ”

    只见白平刃手挥着斧子  只用了仅仅一会儿的时间  就接连的劈斩了六位黑衣人

    而此时剩下的其他黑衣人见状  不禁的全身颤抖  像是见到了一只怪物一样  本來准备去袭击年玉一家人  却在看到白平刃劈斩了六位同伴之后  全都畏畏缩缩的想要撤退

    “想走吗  问过我了吗  ”

    看着想要逃离的剩下的几位黑衣人  白平刃抬起了还在滴着鲜血的斧子  直直的指向了剩下的几位黑衣人

    此时的白平刃  披散着头发  手持着还在滴血的斧子  像极了一位來自幽冥的杀神  特别是白平刃此时那凶神恶煞的样子  就连钟北看到了之后  都不禁的感到了后背一阵冰凉

    “求……求大爷放过……”

    剩下的几位黑衣人  畏畏缩缩的想要逃离  却在听到了白平刃的话后  躬曲着身子  对着白平刃求饶道  但是目光却不敢直视白平刃

    “现在求  晚了  ”

    说着话  只见白平刃竟突然跨起了身子  腾空而跃  而手里的斧子  正对准着剩下的几位黑衣人

    如果这一斧子劈斩下去之后  想必这些黑衣人定会即刻毙命  毕竟修真者和凡人  完全是两码事  何况现在的白平刃的修为境界  在修真界里也能算的上一位高手了

    此时的钟北见状  脸上出现了极其明显的担忧神色  想要大声阻止白平刃  可是已经完了  此时的白平刃  就像是一只离了弦的箭  想要收回  那是不可能的了

    “剑气归宗  破  ”

    就在此时千钧一发的时候  突然天空中划出來了一道青芒  青芒以着极快的速度  瞬间抵达到了白平刃的身前  而且与此同时  青芒正尽数的冲击向了白平刃

    青芒冲击向了白平刃之后  刚刚青芒落地的位置  出现了一位身着青色道袍的修真者  而此时这位修真者  还正用着手里的拂尘  继续接连不断的抽出着真气  快速的击向白平刃

    “咣  ”

    接着只听空气中传來了一声震响  再接着只见刚刚还在所向披靡向前劈斩的白平刃  此时竟平身向后倒飞了出去  而之前白平刃手里的斧子  也在此时脱离了白平刃的手掌  自顾的砸落在了地面上的一片草丛里

    “咣  ”

    又是一声声响  不过这次的声响  相比之前的震响來说  小了很多  接着只见白平刃的身体  狠狠的砸落在了地面上  刚刚落地的白平刃  顿时一口鲜血喷出了嘴巴

    “大哥  ”

    见状  钟北立即快速的跑到了白平刃的身边  伸手扶起了白平刃  同时问着白平刃怎么样了  而且钟北还抽出了真气在探查白平刃的伤势

    “我……我沒事  咳咳  ”

    见钟北担心的样子  白平刃强忍着疼痛  想要说话  可话还沒说利索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了嘴巴

    钟北见状  沒有再说话  而是立即抽出了真气  为白平刃开始疗伤

    而此时就在白平刃砸落在了地上之后  之前那些剩下的黑衣人  立即如作蜂拥般的逃跑了

    空气顿时安静了下來  浦玄和沈佑  以及年玉一家人  也快步的跑向了白平刃  每人的脸上都露出着紧张和担忧的表情

    终于就在钟北和浦玄  以及沈佑三人的合力治疗下  白平刃终于恢复了正常  嘴角也不再溢出鲜血  虽然身体已恢复正常  还是之前伤势的反噬力  还在隐隐作痛  不过这已经不影响白平刃的正常行动了

    接着只见白平刃在钟北和浦玄的搀扶下  缓慢的站起了身  接着几人走向了之前阻挡白平刃的那位修真者

    看着眼前的这位修真者  虽然感觉修为境界深厚  但脸庞却沒有想象中的苍老  反而是有些年轻  但是这人一身青色道袍  手里还拿着一把拂尘  不像是修真者  反倒像是一位修道之人

    所谓修道  其实和修真并沒有太大的差异  修道和修真其实本是一家  只是区别是  修真是通过门派來学习  然后修炼门派里专有的手法和技能  而修道则是独自一人参悟得道  自己一人修炼  相比通过门派所修炼的修真者  修道之人虽然在修炼过程中  很是艰辛  对于那些修炼之术更是晦涩难懂  但是修道之人  一旦有所小成  那就比同层次的修真者  所要拥有的实力大的很多  因为修道之人  不限于门派里的规则和制度  所以修道之人所拥有的手法和技能  都是比较广泛的

    不过  话说回來  只要是修道之人  前提都必须要有一颗持之以恒的心  不然  坚持不下來的话  那会比任何人都惨  不但什么都学不会  而且更是连修真界都入不了  所以  在修真界里  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实际易懂的修真门派來入修真界  而独自修炼  从而得道入修真界的人  少之又少

    “你是谁  为何要阻伤我老白  ”

    此时白平刃看着眼前的道人  有些愤怒的出声说道

    “阻伤你  呵呵  你不用问我是谁  我只想说  难道你不觉得你已经违反了修真界的原则了吗  ”

    道人对待白平刃的态度  似有些看不起  只见道人摇动了一下手里的拂尘  笑了笑  对着白平刃出声说道

    “我老白违不违反修真界规则  关你个屁事  ”听到了道人的话  白平刃更是气愤

    “哈哈  你难道不怕我昭告修真界吗  ”道人似乎并不在意白平刃的脏话  依旧是一副微笑的样子

    “你去啊  我老白难道是被吓大的吗  我刚刚不杀那些人  那些人就要杀我朋友  我老白有错吗  ”白平刃越说越生气  身体都在不住的颤抖

    “诸天万界  自有自的规律  强求是不好的  ”道人一副悠然自若的样子  出声说道

    “你个臭道士  该去哪去哪  别等我老白恢复了  不然  我老白定也斩杀了你  ”

    白平刃看着道人一副悠然自若的样子  是越看越生气  忍不住的想要再次攻击  可是刚想抽出真气  身体却传來了刺骨的疼痛  于是最后也就作罢了  但是白平刃脸上的愤怒  却是一点未减

    看到此时的紧张局势  一旁的钟北  不得不再沉默不语了

    接着只见钟北先是温和的劝说一下白平刃  等到白平刃的情绪稍微的好了一点之后  这才转身走向了道人的身前  先是对着道人躬身施礼了一番  随即出声说道:“这位道长  我大哥脾气不好  还望见谅  他杀凡人  确实不对  但是他也是被迫无奈  当时的情况太紧急了  再不出手  我们的朋友就会被抓走  从而不能完成护送的任务了  所以  还望道长不要动怒  ”

    钟北的语气很温和  一番话下來  只见道人的脸色也缓和了下來

    接着只见道人也先是同样对着钟北回礼了一番  随即出声说道:“还是这位小兄弟说话得当  罢了罢了  老道就不纠缠了  ”说着话  道人的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对了  在下不是什么道长  只是一位不小心得道了的修道之人罢了  在下名叫徐玑  小兄弟叫什么  从何而來啊  ”

    听到自称叫做徐玑的道人的话之后  钟北这下松了一口气  看來事情并沒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于是只见钟北再次温声的回说道:“哦  多谢道长的宽宏大量  我叫钟北  來自夜月门  來此处  是因为要护送我们宗主的几位朋友  前去未央城  ”

    听到了钟北的话  徐玑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  随即又变作了疑惑  接着出声说道:“夜月门  是那个在夜月大陆退隐了的夜月门吗  ”

    “恩  是的  ”钟北点了点头

    “夜月门的修真弟子还能外出  真是罕见  ”徐玑自言自语的说道  随即不等钟北再说话  自顾的接着出声说道:“好了  钟北小兄弟  这件事就算了  我也不会昭告修真界说什么你师兄杀凡人之事  只是你以后要劝劝你的师兄  这样可不行  今天是我这个修道之人看见  若是被修真之人看到  恐怕你师兄就难逃一劫了  好了  不多说了  我也要赶着去未央城  有缘再见吧  ”说着话  徐玑欲转身离开

    “多谢道长的恩德  钟北不会忘  ”

    就在钟北的话音刚刚落下  只见刚刚还站立在钟北身前的徐玑  突然身体一阵晃动  接着一阵青烟闪过  再看原地已沒了徐玑的身影

    而在此时天空中  却回荡着徐玑的一句话  “自守其心  万事皆空  ”

    等到徐玑走后  钟北这才完全的放下了心  心想着:还好沒开战  不然自己几人一起  也打不过人家呀  能瞬移  这最起码已是渡真期的修为境界啊

    不再多想  钟北随即转身走向了白平刃等人  一番商讨之后  几人再次保护着年玉一家人  向着未央城的方向  快步的走去

    而此时离开了孤真派已久的凡川几人  也正快速的向着未央城的方向赶去  只要是路过城池  不管大城或者小城  凡川都要求必须是徒步而行  而在荒郊野外  或者山崖沟壑  凡川才答应用着飞剑行走  这样一來  行程难免有些慢  但是凡川却很心安

    此时又是路过一片挨着一座小城池的树林  凡川几人依旧是在徒步而行  可在此时  走在几人身前的晴雪  突然眼睛直视着前方  惊恐的大叫了起來

    “哥哥  哥哥  前面有……有尸体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