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去路受阻
    [.huju.][.huju.][]

    听到孤景然问起关于化魂之力的事情  凡川也沒多想  于是把自己在地下灵府所遇到的事情  与孤景然复述了一遍  其中  凡川并沒有保留什么  而且也把自己如今是夜月门宗主一事  与孤景然一并说了出來

    听到凡川的复述  孤景然的脸上时而惊讶  时而震撼  时而又充满着些疑惑  似乎对凡川的遭遇  感到很是好奇

    “原來如此啊  小师叔真乃是天人呀  老朽听别人说过  这地下灵府和退隐的夜月门  不是一般人想进去就能进去的  沒想到小师叔竟然还都进去了  而且还做了夜月门的宗主  真是让老朽佩服啊  ”孤景然看着凡川  语气有些激动的出声说道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显得有些惭愧  接着只见凡川先是打量了一下孤景然的身体状况  随即出声说道:“前辈  身体沒有大碍吧  小子该当多谢前辈的指点和帮助  ”

    说着话  凡川欲与孤景然跪下  但是被孤景然及时的拉住了

    “沒有什么大碍  只是事先不知道小师叔竟有这如此神奇的化魂之力  所以被化魂之力反噬了一下  但现在已沒有什么大碍了  小师叔不必挂在心上  而老朽帮助小师叔提升修为  也是老朽份内的事  小师叔切莫多做感激  ”孤景然说完  用着一副欣慰和满意的表情  直视着凡川

    “不管怎么说  小子还是要多谢前辈  ”被孤景然阻拦着  凡川沒有再下跪  只是适当的躬身施礼道

    沒等孤景然再说话  凡川又接着出声说道:“既然前辈已无事  小子心里便可放心了  小子打算就不停留打扰前辈了  即刻前往未央城  ”

    凡川说完  欲转身离去  却再次被孤景然拦住了  只见孤景然用着担忧的神色  淡淡的出声说道:“小师叔  单凭你自己前去  老朽还是不太放心  要不这样吧  小师叔去挑选几位孤真派的弟子  一同前去  这样老朽的心里才不会对师祖有愧呀  ”

    说着话  孤景然抬头看向了远方  似在苦想着什么

    凡川本不想带着孤真派的人  但看到了孤景然有些为难的样子上  凡川最终还是采纳了孤景然的建议

    “前辈  我就带一个孤真弟子前去吧  就带丘尘  ”

    “一个人行吗  ”

    “前辈尽可放心  不会有事的  ”

    最终孤景然还是沒能拗过凡川  同意了凡川只带着丘尘一位孤真弟子  前往未央城  去寻找塑身仙石的下落

    再次与孤景然施礼告别后  凡川这才带着烟紫几人走出了易心阁

    刚刚走出易心阁  凡川正准备再与郑塘和安泽天交待几句的时候  突然只见易心阁的门前  站立着一个人  待凡川看过去之后  才发现原來是丘尘

    “丘尘  你……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凡川对丘尘的出现  有些诧异

    听见凡川出声相问  丘尘即刻跑到了凡川的身前  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了一番  接着出声说道:“弟子已把师叔祖交待的事情吩咐好了  已经有人出去寻找莫英雄的下落了  ”丘尘的声音顿了顿  抬眼看了一眼凡川  又接着出声说道:“弟子吩咐好这一切后  就來找师叔祖  弟子是从一位师弟的嘴里得知师叔祖在易心阁的  所以弟子就來了  ”

    听完丘尘的话  凡川有一瞬间的感动  沒想到丘尘一个大男人的心会这么细  再与之前第一次见到丘尘的时候  凡川暗暗的对比了一下  莫名的感觉到丘尘这个人  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  不禁的  凡川很是佩服丘尘

    “恩  丘尘  我现在要去未央城  你陪我一块去吧  我已经给掌派真人请示了  前辈已经答应了  ”凡川故作淡淡的出声说道

    凡川虽是淡淡的出声  但是心里早已抑制不住的激动了  就生怕丘尘会拒绝自己的请求  因为凡川其实想要丘尘跟在身边  就是看重了丘尘的聪明机智  这可以在以后未知的险境中  能随时得到一个智囊团來提出想法

    其实  凡川不知道的是  就算此时凡川不说出掌派真人同意了的话  丘尘还是会同意跟着凡川的  因为凡川毕竟是孤真派的师叔祖  从一方面來说  凡川其实握有孤真派里很大的权利

    此时只见听到了凡川的话后的丘尘  突然单膝跪在了凡川的身前  接着出声说道:“多谢师叔祖的信任和厚爱  弟子定当尽全力辅佐师叔祖  ”

    见状  凡川立即伸手把丘尘扶了起來  同时伸手拍了拍丘尘的肩膀  笑着出声说道:“哈哈  丘尘不必如此这般客气  这是我请你帮忙  所以  要说感谢  也应当是我  ”

    “师叔祖  这是弟子应该做的  ”丘尘同样学着凡川  微笑着出声说道

    “好了  路上再说吧  ”

    说完  接着凡川开始规划路线  在从丘尘的嘴里得知到  去往未央城的路程的明细后  随即凡川又再出声嘱咐了郑塘和安泽天几句  等到这一切都已打点好了之后  凡川这才带着烟紫  晴雪  和丘尘  一行四人  快步的离开了孤真派

    而就是在凡川几人刚刚离开孤真派后不久  在同一时间  此时身处在未央城的白平刃  钟北几人  却带着年玉一家人  陷入了一个危险的境地

    只见此时白平刃手持着自己的那把斧子  而钟北则手持着一把修真剑  两人的目光直视着站在对面的一群人  对面的一群人大概有十几人  全都是衣着着黑色的布衣  而且还用黑布蒙着脸  同样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把兵器  有剑  有刀  也有枪叉之类  五花八门  不过这群人的目标  却全都是整齐的对着白平刃几人  以及此时被浦玄和沈佑保护着的年玉一家人

    “你们是谁  报上名來  为何要阻挡我们的路  ”

    白平刃手持着一把泛着白芒的斧子  看着对方一群黑布蒙脸的人  愤怒的出声喝道

    听到了白平刃的厉喝  只见一群黑衣人里  突然站出來了一位黑衣人  站出來的这位黑衣人  抬起了自己手里的大刀  直直的指向了白平刃  接着出声说道:“我们要的是那三个马商队的人  你们让开  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

    听到黑衣人的话  白平刃随即转头看了看年玉一家人  见年玉一家人还在被浦玄和沈佑保护着  这才放心  接着白平刃又看向了黑衣人  不过这次白平刃沒有鲁莽的出手  而是先抽出了一丝真气  试探了一下黑衣人的修为境界

    这是白平刃跟在凡川身边跟久了  才学会的  所谓知己知彼  方能百战不殆

    可是在白平刃用真气探查完了所有人之后  不禁的大吃了一惊  不是被敌人的实力而吃惊  而是这些黑衣人竟然都是凡人  这让白平刃有些为难了  要是黑衣人都是修真者的话  那自己和钟北还能与对方大战一场  可是对方是凡人  这可怎么办  这些凡人不仅经不起自己一斧子  而且自己只要动手了  这就算违反了修真界的规定了  修真者是不可以随意向凡人动手的  可是话说回來  现在不动手  难道等着对方把年玉一家人带走吗  这样的话  那不就是沒有完成凡川交待的命令了

    思前想后  白平刃决定还是先观其变  实在到了不能忍的时候  再动手  不过此时白平刃心底  还是不得不佩服凡川的能力  看來还是凡川想的周密  不然年玉一家人肯定会被抓走了

    “各位老兄  这三位是我的朋友  我要负责把他们安全的护送到未央城  所以  我不能把人给你们  ”白平刃这次沒有大声的厉喝  反而是有些好心解释的意思

    “屁话少说  再不交人  我们动手了  ”

    可是此时的黑衣人  根本不卖白平刃这个面子  还是语气很冲的出声说道  而且在黑衣人的话音落下后  黑衣人似乎在商讨着如何动手

    “大哥  这怎么办  ”

    此时钟北有些为难的看向了白平刃  出声说道

    看來钟北也发觉了对方不是修真者  不好下手

    听到钟北的话  白平刃吐了一口唾沫  随即抬起了手里的斧子  直直的指向了一群黑衣人  大声的说道:“我老白不想杀你们  识趣的话  赶紧滚  不然  我老白定让你们全都尸首无存  ”

    听到白平刃的话  钟北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忧虑

    但是就在此时白平刃的话音落下之后  对方黑衣人却突然兵分两路的向着白平刃  钟北  和年玉一家人  各自的袭击过來

    看到袭击而來的黑衣人  白平刃似乎像是决定了一件事一样  转身对着钟北说了一句:“五弟  你不要动  只管保护好玉儿妹妹一家人  我來杀人  ”

    “可是大哥你……”

    白平刃的话音落下  还沒等钟北的话说完  随即只见白平刃  手持着斧子  所向披靡的冲向了袭來的一群黑衣人人群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