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四章:玄真期
    [.huju.][.huju.][]

    其实凡川本來是想要把晴雪也留下在孤真派的  但是随即想到晴雪之前撒泼的样子  凡川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师叔现在就要走吗  ”孤景然关心的出声想问道

    凡川看着孤景然担忧的样子  心间闪过了一丝暖流  自己与孤景然毕竟才相认不久  孤景然就能这般的对待自己  这让凡川很是感动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  孤景然其实是在按照之前言慕岸的交待來做事  不过  这些凡川只是不清楚罢了

    “恩  就最近几天吧  我不想再耽搁了  能最快的办完事情  我就不想多浪费一秒钟  ”凡川语气坚定的出声说道

    听到了凡川的话  只见此时的孤景然有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接着沒等凡川反应过來  突然只见孤景然凭空拿出了一把戒尺  戒尺上泛着淡淡的紫芒  从紫芒的光线下  还能清晰的看到  戒尺上密密麻麻的雕刻着许多字  小子虽然看不清  但是戒尺中央处雕刻的两个大字  却异常的显眼

    只见在戒尺的中央处  雕法劲道的写着两个字:龙尺

    接着只见孤景然把戒尺递到了凡川的手上  同时温声说道:“这把戒尺的名字叫做龙尺  可以汇聚大量的真气  然后把汇聚的真气给予自己所用  希望在小师叔危难的时候  能保小师叔一命吧  ”说着话  孤景然又突然伸手把凡川拉到了阁内的一张坐垫前  让凡川坐在了坐垫上

    看着凡川坐在了坐垫上  孤景然眉头闪过了一丝担忧  随即双眼注视着凡川  接着出声说道:“因为老朽离飞升之期已不远  所以不能陪同着小师叔去找寻这塑身仙石了  但是老朽愿帮助小师叔提升一下修为境界  同时再传授于小师叔如何使用孤真派的隔空传言  这样  不但修为境界可以自保  而且万一出现不可预料的状况时  小师叔尽可传音回來  孤真派定会尽力帮助小师叔  ”

    孤景然说着话  沒等凡川反应过來  突然双手上隐现了大量的紫芒  而且紫芒正以着极快的速度  尽数的浸入了凡川的身体里

    被紫芒浸入身体  凡川先是感觉到了一股热热的暖流  很是舒服  但是随即舒服感被一种无比疼痛的感觉给取代了  因为事先知道孤景然是在帮助自己提升修为  凡川所以也不敢乱动  只能以着强大的心念  來忍耐着这撕心裂肺的痛苦  可是痛苦感越來越强  凡川甚至都感觉到自己身体就快要爆裂了  但就是在此时  凡川又想到了之前安泽天的状况  安泽天一个凡人都能忍受痛苦  而且不出声  凡川嘲笑自己一定不能让安泽天小看了  于是接下來  凡川又是以着强大的心念  忍耐着剧痛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  此时凡川所忍耐的痛苦  远远比安泽天所受的痛苦  要多了去了  因为安泽天只是把凡人的体质  改造成修真者的体质  而凡川则是在原有的基础境界上  从而提升修为境界  这样的痛苦  绝非常人所能承受

    所谓诸天万界  自有自己的法则  而强行提升修为境界  则是乱了法则  既然是乱了法则  那么所要付出的代价  就要比常人多上万倍

    其实此时孤景然这样做  一方面是为了凡川的人身安全  而另一方面  其实也是孤景然在试探凡川  看看凡川到底能不能忍受的了痛苦  这样  孤景然在自己的心底  才能对凡川有所看法

    就这样  凡川经受着一轮又一轮的疼痛折磨  直到凡川感觉到自己眼前的视线  快要黑暗了下去的时候  这时的孤景然才突然收起了双手  而凡川也在这一刻  失去了刚刚的那种疼痛感  才算彻底的坚持了过去

    视线逐渐的清晰  凡川这才注意到周围的状况  只见自己身下坐着的坐垫  此时已被凡川给硬生生的给坐成了两半  而且在凡川的周围地面上  还有着凡川用手或者脚  蹭出的深深痕迹

    等到凡川艰难的站起了身后  才发现阁内的紫芒也消散了去  而之前在为凡川提升修为的孤景然  此时竟屈膝盘坐在了地上  而且双眼也紧闭着  同时  孤景然的身上还透着淡淡的紫芒  似在快速的恢复着身体

    见状  凡川先是对着孤景然躬身施礼了一番  接着出声说道:“多谢前辈  ”

    话音落下  凡川这才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接着只见凡川也学着孤景然的样子  屈膝盘坐在了地面上  把灵神沉入到了心底  开始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

    “啊  ”

    正在此时  屈膝盘坐着的凡川  突然出声喊叫了一声  而且脸上的兴奋很是显而易见  似发现了一件很令人激动的事情  接着只见凡川脸上刚刚的兴奋  逐渐隐退了下去  取而代之的  则是一张笑脸  而且笑脸里写满了满足和欣慰

    因为就在此时凡川刚刚把灵神沉入到了心底之后  就惊喜的发现  自己的修为境界  已从之前的第五层成真期后期  直达到了现在的玄真期中期  这对于凡川來说  可谓是质的飞跃  如果想要以平时的修炼來从成真期到达玄真期的话  那可谓是难上加难  不知道要修炼多少年呢  几十年  上百年  这都说不定

    就在凡川惊喜之余  凡川还注意到  自己体内的灵神似乎也有些变化  之前是月牙状的灵神  此时变得好像大了许多  而且在凡川刻意的尝试下  凡川又发现了一件惊喜的事情  那就是此时凡川再用灵神來抽取真气  不但每次抽取的量增加了  而且更是轻松异常

    看到此处  凡川不禁的再一次感叹着修为境界给人的魅力  而且与此用时  凡川心底对孤景然更是佩服与感恩

    收起了灵神  凡川站起了身  见此时的孤景然还在自顾的恢复  凡川也就沒有刻意的打扰  而是快步的走向了烟紫几人

    等走到了烟紫几人身前时  凡川先是看向了安泽天  随即出声说道:“天弟  这次前去未央城寻找塑身仙石  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危险重重  我把你留下來  是因为你现在还沒有修为境界  需要在孤真派里好好的修炼  等哥哥完成了事情之后  必定速速回來与你相见  ”

    对着安泽天说完后  不等安泽天有所表示  凡川立即又看向了郑塘  接着出声说道:“郑塘  我愧为你的师尊啊  不但沒有教会于你什么  还连累着你跟我受了这么多苦  是师尊对不起你  这次让你留下來  其实有两个方面  一方面是想让你在孤真派里再好好的修炼一番  巩固一下自己的修为境界  毕竟你是这百年之内刚刚入修真的  修为境界定要时刻巩固  而第二个方面  则是有我的私心在里面  那就是我担心天弟一个人在这里  所以想让你陪着天弟  这样你们两个可以互帮互助  一起修炼  ”

    凡川说完  有些心酸  但是并沒有表现出來

    可在此时凡川的话音刚落下后  只见郑塘突然双手握拳状  单膝跪在了凡川的身前  同时出声说道:“师尊放心  师尊的交待  弟子一定尽力做到  还……还有  师尊不要自责自己  郑塘能入修真  其实全都是师尊所带  即使师尊不在弟子身边  弟子也必定会时刻谨记师尊的教诲  ”

    听到郑塘的话  再看着郑塘身为一个中年大汉的样子  凡川心里倍受感动  随即伸手把郑塘从地上扶了起來  伸手拍了拍郑塘的肩膀  沒有说话  只是对着郑塘投去了一个欣慰的眼神  同时对着郑塘坚定的点了点头

    “小川哥哥  你要小心  我会等你回來的……”

    这时  一直沒有说话的安泽天  却突然伸开了双手  抱住了凡川  语气有些哽咽的说道

    看着紧抱着自己的安泽天  凡川能感受到此时安泽天的难受  毕竟这世上安泽天仅仅只有自己这一个不算是亲人的亲人了  知道自己要离开  安泽天肯定难过  而且此时凡川甚至都能感觉到  安泽天一定是哭了

    接着凡川轻轻的把手搭在了安泽天的肩膀上  缓慢的推开了安泽天  看向了安泽天稚嫩的脸庞  果然如凡川所想  此时的安泽天已经泪流满面

    “好了  天弟  男子汉大丈夫  不可轻易落泪  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你在这里好好修炼  等着我回來  ”凡川故意把语气加重了一些  似有些在怪罪安泽天的样子

    凡川这样严厉的说  其实只有凡川自己知道  凡川这是在故意的教导安泽天  男子汉大丈夫  不可轻易的掉眼泪  要学会坚强  学会忍耐  学会适应各种环境  仅仅只是一个暂时的离别  就掉眼泪  这样是不行的

    凡川的话果然起到了作用  此时听到了凡川的话后  安泽天果然不再流泪  只是脸上的泪痕还未干

    不过凡川不知道的是  今天的这句话  到后來对安泽天的影响很大  以至于后來安泽天再也沒有流过一次眼泪

    接着凡川又对着安泽天和郑塘嘱咐了几句之后  这才罢休  随即只见凡川转身走向了此时还在静坐的孤景然  凡川是想要等着孤景然苏醒之后  与孤景然告别一下  再离开

    可是就在此时凡川刚刚转身准备走向孤景然的时候  这时孤景然却突然睁开了双眼  接着身体也猛的站立了起來  再接着只见孤景然的视线  锁定在了凡川身上  然后急切的出声说道:“小师叔  你……你怎么会有化魂之力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