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兽人传说
    [.huju.][.huju.][]

    听到了孤景然的话后  凡川这才恍然大悟  看來是自己误解了孤景然的意思  一时间  凡川有些愧疚自责了起來  感觉像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前辈  刚刚是小子太鲁莽了  沒能及时的理解前辈的意思  还望前辈莫要生气  ”凡川当即对着孤景然躬身施礼道

    听到了凡川的话  只见孤景然爽朗的笑了一声  随即摆了摆手  接着出声说道:“罢了罢了  老朽沒有责怪小师叔的意思  毕竟小师叔只是不懂  所谓不知者无罪嘛  ”

    孤景然说完  随即走近了安泽天的身边  围着安泽天走了几圈  目光一直放在了安泽天身上  而且与此同时  还满脸满意的不停点头  似在观赏自己的一件得意作品一样

    此时的安泽天已沒了之前的那种痛苦  反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轻松和舒畅感觉  似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特别是安泽天此时的眼神  不再是以往那种天真烂漫  反倒是有些让人猜不透的意思  凡川知道  这是孤景然已经成功的帮助安泽天改造成了修真者体质  那么以后修真  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了

    “多……多谢前辈  ”

    被孤景然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的安泽天  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身体上的异常  想了一想  便知道一定是之前孤景然的作为  于是只见安泽天学着凡川的样子  对着孤景然躬身施礼道  只是话语不是太利索  这可能是与安泽天的性格有些关系吧

    可此时凡川听到安泽天说出“前辈”一词的时候  有些着急  接着只见凡川故意避开孤景然的视线  对着安泽天挤眉弄眼  似在传递什么意思  而且在凡川挤眉弄眼的同时  凡川还不住的把双腿向下靠拢  似在教安泽天如何做

    此时的安泽天看到凡川的动作和暗示后  像是突然恍然大悟了起來  接着只见安泽天趁孤景然还未离开自己身边的当下  突然“扑通”一声  双膝跪在了孤景然的身前  同时对着孤景然磕了三个响头  接着大声说道:“多谢师尊  多谢师尊为天儿重塑真身  ”

    听到安泽天的话  再看到安泽天的动作  凡川微笑着满意的点了点头

    可此时孤景然看到安泽天的动作后  有一丝讶异  但随即转头看向了凡川  眼神里有些抱怨的意思  好像孤景然已经猜到了是凡川所教的

    凡川看到孤景然投來的抱怨目光  只好两只手摊了开來  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见到凡川的样子  孤景然随即笑了一声  不再注视凡川  而是转身伸手把安泽天从地上扶将了起來  对着安泽天语重心长的出声说道:“天儿是吧  哎  算是你我的缘分吧  我刚才检查了一下  你的体质确实为修真的好体质  只要以后肯努力修炼  一定会有所成就  ”孤景然说着话  视线突然看向了远方  接着出声说道:“既然你我有缘  那老朽便收你为徒好了  ”

    “天儿拜见师尊  ”

    就在孤景然的话音刚刚落下  安泽天又是懂事的再次跪在了孤景然的身前  同时大声的喊道

    “好了  好了  天儿起身吧  以后你就跟在老朽的身边吧  在老朽逗留修真界的这段时间里  定会用心教导你的  ”孤景然说着话  突然把视线转向了凡川  接着出声说道:“小师叔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有些尴尬  好像是自己本就计划好要孤景然收徒的一样  有些算计人似的感觉  这让凡川有些不舒服  但又不知怎么來解释  于是只好转换了话題

    “对了  前辈  你知道关于塑身仙石的事情吗  小子最近要出气去  寻找塑身仙石  ”凡川温和的出声说道

    “塑身仙石  ”孤景然一脸惊讶

    看到孤景然的样子  凡川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转换了话題  从而吸引到了孤景然的注意力  于是凡川乘胜追击的说道:“恩  就是可以强行破格修仙的塑身仙石  ”

    “恩  我知道这个  但是  小师叔要这些仙石  难道是要破格修仙  ”孤景然疑惑的出声相问道

    “我……”

    “小师叔  这样不行  以你现在的修为境界  还有稀有的寒体体质  不可破格修仙  这样付出的代价太大  很不值得  ”

    还沒等凡川解释  孤景然却又着急的出声说道  打断了凡川的话  此时可以清晰的看到  孤景然的脸上  有着一副担忧的表情

    终于等到孤景然说完了之后  凡川这才喘了一口气  接着出声说道:“前辈说错了  不是我要修仙  是我的姐姐  她  ”说着话  凡川抬起手指向了身后的烟紫

    随着凡川所指  孤景然这才注意到站在凡川身边的烟紫  随即只见孤景然看向烟紫的表情  有些瞬间的诧异  接着只听孤景然出声说道:“小丫头  你的修为被毁掉了  ”

    “恩  ”烟紫点了点头

    “这……沒可能啊  ”孤景然的面相很是疑惑

    看到孤景然的疑惑样子  凡川立即急切的出声说道:“前辈  你说的是什么不可能  ”

    “这个……”孤景然的话里有些吞吞吐吐  但最终还是清了清嗓子  接着出声说道:“据老朽所知  在这北原星球上  是沒有哪个人可以瞬间毁掉一个修真者的修为的能力  即使是形神俱灭  也会留下灵神  而这小丫头却是灵神和修为同时被毁掉  可是奇怪的是  这小丫头竟然还能以凡人的体质來存活  这……就太奇怪了  ”

    孤景然说完  视线一直停留在了烟紫的身上  时而点头  时而摇头

    凡川见状  更是心急如焚  凡川隐隐约约的猜到  孤景然可能了解一些关于烟紫身上所发生之事  这也就能让凡川猜出  那些伤害烟紫  而目的却是找自己的那些人  是谓何人

    想到此时  凡川迫不及待的再次出声对着孤景然相问道:“前辈  你还知道什么  请快些指点一下小子  行吗  ”

    听到凡川的话  再看着凡川着急的样子  只见孤景然随手捋了一下白色的胡子  接着出声说道:“老朽曾经听师祖  也就是小师叔你的师尊  他老人家说过一些关于有这种能力的人  师祖老人家说他曾云游到过遥远的南异星球  南异星球里生存的大多数人  都是一些兽人  相传也有修真者在南异星球  不过只是沒有人见过而已  而这些兽人都拥有着天生的蛮力  力大无穷  而且相传一个成年的兽人  可以独自移开一座山  而且这些兽人还有一个能力  那就是天生对待修真者所克制的  就是有着可以瞬间把一位修真者的修为境界以及灵神毁灭  ”

    孤景然说完  眼神里有些涣散  似乎很是抵触关于这些兽人的事情

    而此时的凡川听完  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清头脑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难道说毁掉烟紫修为和灵神的是兽人  而且那些兽人是來找自己寻仇  想到这些话  凡川自己都不相信  兽人怎么可能会來到这里呢  何况  自己连兽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怎么还会与兽人结仇  想了许久无果  凡川烦躁的撇开了这些思绪  重新把视线看向了孤景然

    “前辈  你说的这些虽然都很神奇  但是这与我烟紫姐姐  能有什么联系呢  ”凡川有些烦闷的出声相问道

    “小师叔  这个……老朽也无能为力  只是老朽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  与小师叔复述一番罢了  ”孤景然温声说道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彻底死了心  看來从孤景然这里并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看來  接下來还是得要去找塑身仙石了  ”凡川低着头  淡淡的出声说道

    看到凡川失落的样子  孤景然语重心长的出声说道:“小师叔  这个……强行破格修仙  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不说这个塑身仙石难求  这其中的过程  更是艰难异常  恕老朽直言  只要是有一丝疏忽  这小丫头的命就沒了  所以小师叔要慎重三思呀  ”

    “再艰难我也要尝试  ”凡川突然抬起了头  坚定的出声说道

    沒等孤景然再说话  凡川又接着追问道:“对了  前辈  你知道关于塑身仙石的事情吗  ”

    听到了凡川的话  孤景然叹息的摇了摇头  随即出声说道:“既然小师叔去意已决  老朽也不便挽留  只是老朽想说小师叔要时刻小心谨慎呀  ”孤景然说着话  把目光看向了烟紫  随即又是一声叹息  再接着出声说道:“这个塑身仙石  好像是在未央城的附近出现过  相传是在纵始院的附近  而且有专人把守  沒有太大的能力是不能取出來的  本來这些仙石都是仙界之物  能在修真界里出现  本就是利弊皆有  所以  一定要慎重  不可鲁莽  ”

    听完了孤景然的话  凡川这才知道  原來塑身仙石是在之前年玉父亲提起的纵始院修真门派的附近  而且还有人把守  这倒是凡川沒有想到的  但是为了烟紫  凡川不管如何  也要去试一试

    “多谢前辈指点  恕小子不能久待在孤真派  但是只要小子把手头的事情办完之后  必定会回來孤真派  而天弟和郑塘就多劳前辈照看了  ”凡川说着话  对着孤景然又是躬身施礼了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