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得道
    [.huju.][.huju.][]

    “这位兄……弟子  我想请问下掌派真人的静修之地是在何处  ”

    看着眼前一位正自顾练剑的孤真派修真弟子  凡川温和的出声说道  本來凡川想要称呼这位弟子为“兄弟”  但随即想到孤真派严格的辈分  于是也就作罢了

    而此时这位弟子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  立即停止了手上的练习  先是对着凡川躬身施礼了一番  随即出声说道:“师叔祖  掌派真人的静修之地是在上面的易心阁  从这儿上去就能到了  ”说着话  修真弟子伸手向上指了指方向

    “那好  多谢了  ”凡川温声说道

    “师叔祖客气了  这是晚辈应该做的  ”修真弟子再次对着凡川躬身施礼后  随即走开了

    得到了路线  凡川带着烟紫几人  很快的就到达了刚刚那位修真弟子所说的易心阁

    只见易心阁是一处独立在孤真派顶端的一处建筑  建筑的范围并不大  但却有着傲视群雄的气魄  简约而内涵  凡川很是喜欢这种风格

    刚刚走到易心阁的门前  凡川先是伸手轻轻的扣击了一下木门  随即恭敬的出声说道:掌门真人前辈在吗  小子凡川前來拜访  ”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就在凡川话音落下后  阁内不但沒有人回应  而且是什么动静都沒有  很是寂静  遇到这种情况  凡川有些讶异  之前掌派真人不是说他会一直等着自己吗  怎么现在却沒有动静下啊

    正在此时凡川疑惑的当下  突然易心阁的木门竟然自动打开了  门开之后  阁内传來了一股纯正强大的真气压力  凡川几人不备  全都被真气向外拖了许远

    “是小师叔來了吗  ”

    接着阁内传來了孤景然的声音

    听到孤景然的声音  凡川这才知道原來孤景然在阁内呢  但是为何刚刚他不说话啊  虽然有些疑惑  但凡川还是快步的走近了门边  对着阁内躬身施礼了一番  接着出声说道:“小子凡川拜见掌派真人前辈  ”

    “哎呀  小师叔  不用多礼啊  快进來吧  ”孤景然的声音从阁内再次传了出來

    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几人这才踏步走进了易心阁

    在刚刚走进易心阁后  在阁内的一个昏暗的角落里  凡川几人发现了孤景然的身影  此时孤景然正端正的盘坐在阁内的角落里  双手捻指放在双膝处  一把纯白色的拂尘  也安静的放在了孤景然的身边  看这情景  孤景然似在静心修炼

    接着烟紫几人也对着孤景然依次各自施礼  礼毕之后  孤景然才发觉此时眼前不单单是凡川一个人  竟还有其他人  接着孤景然立即站起了身子  把凡川几人各自让到座位上之后  孤景然这才把目光投向了凡川

    “小师叔  在这里还习惯吗  ”孤景然用着缓慢的语气  出声说道

    但是凡川听到孤景然的话后  总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  而且从孤景然的话中  凡川也感觉不到太多的温暖感觉  这可能是与孤景然的孤冷性格有关吧

    “习惯  习惯  多谢前辈的惦记  ”凡川谦虚的出声说道

    “哈哈  那就好  小师叔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尽可以问老朽  ”孤景然笑道

    “恩  前辈不必多虑  只是……前辈刚刚怎么……”

    “哦  老朽刚刚是在潜入灵神  感受飞升  所以沒能及时知道小师叔你來了  直到感觉到你体内的真气  这才方知你的到來  ”

    凡川还是问出了自己心底刚刚的疑问  只是自己的问话还沒说完时  孤景然就像是早已猜到自己所问  抢断了凡川的话

    听完孤景然的话  凡川明白了刚刚之事  只是旧疑问刚解除  凡川又添了新疑问  那就是刚刚孤景然话里说的什么感受飞升  这对于本就什么都好奇的凡川來说  一定要弄个清楚

    “哦  原來是这样啊  那还是凡川打扰了前辈了  前辈莫怪  ”凡川恭敬的出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  孤景然竟爽朗的大笑了起來  接着出声说道:“小师叔呀  这有什么打不打扰的  不要紧  沒事  对了  小师叔不用称我为什么前辈  这不是让老朽为难嘛  ”

    听着孤景然的笑声  凡川倒是有些尴尬了  不知道接下來该怎么说了  但是从与孤景然这么相处的一会儿  凡川却渐渐的退去了那种不适感觉  也许是孤景然在刻意的缓和气氛  凡川才有了这种感觉

    “对了  前……前辈  我还是叫您前辈吧  不然我这心里就太别扭了  ”凡川声音顿了顿  见孤景然并沒有什么异样  接着出声说道:“前辈刚刚所说的感受飞升  是怎么回事啊  ”

    凡川说完  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看着孤景然  似乎是很期待孤景然接下來的回答

    而此时听到了凡川的问題  只见孤景然的表情有些诧异  随即出声说道:“小师叔难道不知道这个吗  ”

    凡川无辜的摇了摇头

    “哈哈  这所谓的感受飞升  其实就是说离飞升仙界  位列仙班已经不远了  只要能感受到飞升的迹象  那么在修真界的时日  也就不多矣  ”孤景然笑着与凡川解释道

    “什么  前辈就要飞升仙界了啊  这……这么快  ”

    听到孤景然说自己快要飞升  凡川很是惊讶和震撼  这实在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之外  自己的老白师尊才刚刚飞升不过百年有余  这孤景然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要知道修真者能修到最后一层大道境界  那是何其的难上加难啊  看來孤景然此时的修为境界就是大道境界  怪不得凡川第一次见到孤景然的时候  会有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只是在凡川听到这个消息后  虽然很为孤景然感到高兴  但是心里又有些失落  不为别的  其实就是凡川这次前來拜访孤景然的目的所在  其实凡川是想托孤景然能收下安泽天为徒  然后自己再提起郑塘  这样可以让郑塘和安泽天两人  正常无误的进入孤真派  做一位孤真派的弟子  以后就在孤真派里好好的修炼  可是此时孤景然说出自己离飞升之际已不远  所以凡川的计划  算是泡汤了

    而此时的孤景然似乎在看出了凡川的异样  接着只听孤景然出声相问道:“小师叔是有什么事吗  尽管说來便是  ”

    “沒……沒事  ”凡川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足

    “说吧  小师叔就别给老朽见外了  有什么事老朽能帮上的  老朽定会全力而为  ”孤景然已经确定了凡川一定是有什么事  所以立即追问道

    看着孤景然的样子  凡川有些羞愧  但还是缓慢的说出了自己内心所想

    “不瞒前辈  我……我其实是想让前辈收下我的这位弟弟做徒弟  我这位弟弟现在已是无依无靠  唯一的一位亲人爷爷  也去世了  本來我想亲力亲为的带着我这弟弟入修真  可是一是我怕我自己的修为境界太低  不能好好的传授给他什么  二是我现在满身的责任和担当  我不能静下心來教导他  所以我……”

    说到此处  凡川脸上有些难以掩藏的伤悲  但接着只见凡川的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前辈如今已是快要飞升之人  所以  我也就不便打扰前辈清修了  这件事  我还是自己再想办法吧  ”

    说完  凡川把目光投向了安泽天身上  眼神里尽是满满的愧意

    而此时的孤景然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  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诧异  变成了后來的欣慰  接着只见孤景然也同样随着凡川的视线  把目光投向了安泽天身上

    接着突然只见孤景然竟然抽出了一丝真气  真气泛着紫芒  仅仅只是在孤景然的手上停留了片刻  接着真气就以着极快的速度  瞬间浸入到了安泽天的身体里了

    被真气浸入身体  只见此时的安泽天脸上露出了难以形容的痛苦表情  身体也在被疼痛折磨的人浑身颤抖  但是在这撕心裂肺的痛苦面前  安泽天竟然沒有大声的呼喊出來  而且更沒有掉过一滴眼泪

    凡川见状  有些不明事理  紧张而又急切的把疑惑的目光  投向了孤景然  想要问孤景然是在做什么  为什么安泽天会这么的痛苦  可是在凡川询问的目光投过去了之后  孤景然根本就沒有理会凡川  而且还在不停的抽出真气  以着极快的速度  接连不断的浸入了安泽天的身体里

    而此时的安泽天  还是和之前一样  忍着剧痛不说话  但是额头的汗水  已经如决堤的潮水般  簌簌的向下滚落着

    凡川看到此处  已经不能忍住不管了  接着只见凡川也同样抽出了体内的一丝真气  试图要击在中央  阻挡住孤景然的真气流  虽然凡川也知道这样只是以卵击石  但是安泽天对于凡川來说  很是重要  即使是拿自己的性命去赌  凡川也愿意

    可就此此时凡川欲击出手里的真气的时候  一直待在凡川身旁的烟紫  却突然的抽出了身子挡在了凡川的身前

    接着不等疑惑的凡川先出口  烟紫却先急切的出声说道:“傻小子  住手  我看前辈好像是在帮小天  你不要紧张  ”

    听到烟紫的话  凡川愣了愣  有些费解  但又觉得烟紫的话很有道理  孤景然沒有什么可能会杀安泽天呀  一是沒有什么动机  二是根本沒有道理  何况还是自己在场的时候  这一刻  凡川的心  突然冷静了下來  视线重新看向了安泽天  只是此时的凡川  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急切了  似在学习着孤景然的手法

    “看來是我误会前辈了  我太冲动了……”凡川在脑海间想着  同时向着孤景然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

    “好了  这位小娃娃的身体已经重塑好了  ”

    正在这时  孤景然突然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淡淡的出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