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孤景然
    [.huju.][.huju.][]

    听到老者的话  凡川寻眼看去  只见老者一身白衣素裹  头发和眉毛以及胡子  也全都是白色的  就连老者此时手里的拿的一把拂尘  也都是纯白色的  一瞬间  凡川都以为这老者就是言慕岸  就是自己的老白师尊  因为老白师尊也是全身都是白色的  恍惚间  凡川有些傻傻分不清楚

    但是从老者气质和神态上來看  凡川还是能确定  这位老者不是自己的师尊言慕岸  因为自己的老白师尊  是那种比较慈祥温和  容易接近的人  而此时眼前的这位老者  则是有些孤冷了

    不过听老者刚刚的话  凡川还有些疑惑  为什么老者要称自己为师叔  这点让凡川有些摸不清头脑

    “敢问前辈是……”

    凡川同样对着老者回施了一礼  恭敬的出声说道

    看见凡川施礼  老者随即伸手缓慢的抬起了凡川的双手  爽朗的笑了一声  随即说道:“哈哈  小师叔怎能对我这把老骨头施礼呢  ”

    “前辈  我不理解您的意思……”

    被老者握着手  凡川有些尴尬的出声说道

    听到凡川的话  老者又是一声爽朗的笑声  轻轻的放开了凡川的手  接着出声说道:“哎呀哎呀  怪我  怪我  怪我这把老骨头记性不好了啊  ”老者说着话  不禁的转身看了一眼此时跪在地上的孤真派众多弟子  随即再转回头看着凡川  接着出声说道:“小师叔  我呢  是孤真派的第五代掌派真人  我叫孤景然  ”

    听到老者的话  凡川随即对着老者  又是躬身施了一礼  接着出声说道:“哦  原來是掌派真人前辈  凡川失礼了  还望前辈不要介意  ”

    见到凡川再次躬身施礼  孤景然同样再次伸手把凡川扶将起來  同时一脸不快的说道:“哎呀  小师叔不可再与老朽施礼了  小师叔再这样的话  你让老朽的老脸往哪里放呀  ”

    “前辈  为何称我为……”凡川问出了自己一开始的疑惑

    听到凡川的问话  只见孤景然叹息了一声  随即出声说道:“哎  不瞒小师叔说啊  其实在之前师祖临飞升之际  就已给老朽下达了一道密令  说是在以后会有一位自称我派师祖的徒弟  前來孤真派  让老朽好生接待  但是老朽苦等了一百年  却不见有何人前來  于是就先闭关修炼了  也忘了与下面的弟子交待一声  所以才会……”说着话  孤景然的视线再次向着左印等人看去  眼神里似有怪罪之意  但只是稍纵即逝  随即孤景然再次看向凡川  接着出声说道:“老朽是因为刚刚感受到了师祖的楚远紫剑里的真气  所以才立即出关  前來迎接小师叔的驾临  可惜啊  还是晚了  还望小师叔莫怪这些晚辈们的误认  ”

    听完了孤景然的话  凡川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原來老白师尊早就与孤真派里的人交待好了  只是这其中有些阴差阳错  才会搞得现在的状况  不过  让凡川很是惊讶和震撼的是  老白师尊竟然是孤真派的师祖  以前凡川还以为老白师尊是在开玩笑  现在看來  这一切还都是真的  而且还令凡川沒有想到的是  自己这一个区区成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竟然被孤真派的掌派真人称作了小师叔  这点远远的出乎了凡川的预料

    “哦  原來是这样  掌派前辈  我不怪他们  他们毕竟也是不知道其中的原委  也是以身职责嘛  我理解  ”凡川温和的出声说道  接着凡川又面露一丝为难  接着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您是前辈  以后就不要称小子我为小师叔了吧  这样  我很不自在  而且也受之有愧啊  ”

    听到凡川的话  孤景然的脸色突然从刚刚的温和  变作了严肃  接着只听孤景然坚定的出声说道:“不行不行  你是我派师祖的弟子  也就是老朽的小师叔  这点是不可改变的  说什么也不能改变  ”说着话  突然孤景然又再次转身看向了左印等人  接着对着左印等人  生气的大声的说道:“你们这些莽撞的弟子  还不快來拜见你们的师叔祖  ”

    孤景然的话音落下  只见原本跪着的左印等人  立即起身跑向了凡川的身边  等到了凡川的身边后  又再次立即双膝跪下  接着只听众人声音齐齐的喊道:“拜见师叔祖  ”

    看到这阵势  凡川着实的被吓了一跳  但随即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來  浑身不自在的出声说道:“各位兄……兄弟  快快请起  ”

    可此时听到了凡川的话的左印等人  并沒有按照凡川的话起身

    看到此景  凡川有些诧异  不知道为什么左印这些人还不起身  于是凡川把求救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孤景然

    孤景然看到凡川投來的求救目光后  淡淡的出声说道:“他们是小师叔的晚辈  不是小师叔的兄弟  ”

    “呃……”听到孤景然的话  凡川又再一次的尴尬了起來  这孤真派的阶级分明  怎么这么严厉  虽然凡川有些懊恼此事  但还是听从了孤景然的话  再次看向了左印等人  接着出声说道:“各位起來吧  ”

    凡川话音落下  果然如孤景然所说  凡川这句话里沒有加上“兄弟”二字  左印等人就真的全都站起了身子  但站起了身的左印等人  还是不敢直视凡川的眼睛  每个人都是对着凡川略微的低头  似在表示崇敬的意思

    看到左印等人的样子  凡川很是不理解

    其实只是凡川不知道  在孤真派里  最讲究的就阶级分明  长辈和晚辈之间的鸿沟  是无法跨越过去的  这不像是在夜月门  因为夜月门是退隐门派  所以对阶级的讲究  虽然也有  但是并不牢固  从凡川让白平刃等人叫自己为四弟一事  就能轻易的看出來  但是凡川在夜月门里的那一套  放在孤真派里  那是如何也行不通的

    “好了  小师叔刚來孤真派  肯定很累了吧  不要在这里站着了  咱们快些进去吧  ”

    看着为难的凡川  孤景然似乎知道凡川的难处  于是为了缓解场面的尴尬  只听孤景然温和的出声说道

    但是此时凡川还并不想这么快进去孤真派  因为凡川知道  进到里面去了之后  这些阶级分明的状况  肯定比在这里还要严格  凡川受不了那种氛围  而且凡川知道  只要是孤景然还在自己身边  那么自己就一直要严格的做着小师叔的身份  这样让凡川感到很是压抑

    于是只见凡川先是转身看了一眼孤景然  接着出声说道:“掌派前辈  我还有几位朋友跟着我呢  要不这样吧  前辈您先进去  等我把我朋友的事情  都安顿好了之后  我再去单独的拜访前辈您  前辈  您看如何  ”

    听到凡川的话  孤景然露出了一副邪笑的样子  猜想着凡川肯定是因为还不能及时适应这种身份  所以才会这么说  其实这算是一种逃避  但是逃避的最终  还是要学会面对

    理解了凡川的意思之后  只见孤景然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随即出声说道:“恩  这样也好  小师叔你先适应一下环境  我会让左印跟在小师叔的身边  为小师叔讲解一下孤真派  ”孤景然说着话  转眼看了一下烟紫和晴雪等人  接着再次看向凡川  随即接着出声说道:“那老朽就先回去了  老朽会一直等着小师叔  ”

    “恩  掌派前辈放心  我一定会去拜访前辈的  ”凡川对着孤景然坚定的出声说道

    “恩  ”孤景然对着凡川点了点头  接着转身看向了左印  出声说道:“左印  你要跟在师叔祖的身边  师叔祖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你要及时讲解  记住了吗  ”

    “弟子谨记掌派真人的吩咐  弟子一定会照顾好师叔祖  ”左印对着孤景然双手抱拳  躬身说道

    “那好  那老朽就先不打扰你们了  小师叔  回见  ”

    孤景然说完话  突然空气中传來了“唰”的一声声响  再接着只见  刚刚孤景然站立的地方  此时已沒了孤景然的身影

    看來孤景然是瞬移而去了

    就在孤景然刚刚走后  这时左印立即走近了凡川的身边  先是同样双手抱拳  躬身施礼  接着出声说道:“师叔祖  之前弟子不知师叔祖的真颜  所以语言上有些冲突  还请师叔祖降罪  ”

    而此时就在左印的话音刚刚落下后  丘尘也快步的走近了凡川的身边  学着左印的样子  同时出声说道:“师叔祖  全都是弟子的错  是弟子的眼瞎  沒能认出师叔祖的真颜  还误传给了左印大师兄  所以全都是弟子的错  还望师叔祖降罪于弟子  ”

    而也是在此时  丘尘的话音刚刚落下  之前一直颤抖着身体的赢蛮  在此时竟突然“扑通”的跪在了凡川的身前  同时眼泪鼻涕不断的出声说道:“师叔祖啊  是弟子今天沒吃药啊  才会说出这么荒唐的话  莽撞到了师叔祖  还望师叔祖不要生气  不要动怒啊  ”

    赢蛮说着话的同时  还不忘把眼泪和鼻涕流的淋漓尽致

    看到三人的样子  凡川心间顿时一阵阵的唏嘘  这才只是转眼间的事情  就已來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反转  真是让人有些不适应  但凡川随即又想到  他们也只是在以身作则  并沒有要故意挑拨的意思  于是凡川也并沒有太往心里去

    “沒事  你们都起身吧  我沒有怪罪你们的意思  ”

    凡川说完  不等三人露出错愕的表情  凡川却出乎了所有人意料的伸出了双手  依次把左印  丘尘  赢蛮  三人  扶将了起來

    被凡川扶起的三人  都用着一副极度惊讶的样子  看着凡川  接着三人正欲一起出声道谢凡川的时候  这时  众人的身后传來了一位女人的声音

    “哥哥  哥哥  你太厉害了  雪儿好佩服哥哥  ”

    只见晴雪从一旁  快步的跑近了凡川的身边  接着沒得凡川反应过來之后  晴雪又是纵身一跳  跳进了凡川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