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身份真相
    [.huju.][.huju.][]

    用着缓慢步伐走出來的丘尘  定睛的看了凡川一眼  接着出声说道:“你叫凡川对吧  那好  凡川兄台  你能确定你的师尊  就是我派祖师言慕岸他老人家吗  ”

    听到丘尘的话  凡川越发的对这个叫丘尘的修真者  有着一丝丝不一样的感觉  似是故友  又似是敌人  很难准确的对其定位

    “恩  我能确定我的师尊正是言慕岸  ”凡川坚定的说完  随即声音顿了顿  转身看了左印一眼  接着出声说道:“我想见贵派的掌派真人  可否  ”

    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  丘尘却突然闪身挡在了凡川的身前  阻隔住了凡川看向左印的视线  接着只听丘尘出声说道:“我派掌派真人  现已闭关修炼  不能出來面见凡川兄台  凡川兄台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与我们诉说即可  ”

    “那好  你们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  对吧  那我拿出來一件我师尊当初留给我的东西  你们看过就应该可以知道了  ”

    凡川说完话  不再理会众人  自顾的撤身走到了一片空旷之地  把周围的人群散开之后  凡川缓慢的抬起了手指上佩戴着的晶涟羽戒

    其实凡川是想把楚远紫剑拿出來  因为凡川回忆到之前言慕岸赐予自己楚远紫剑的时候  说了这把剑是代表言慕岸在孤真派的身份  说是让凡川以后有机会回孤真派了  可以拿出此剑來证明身份  刚开始因为情况紧急  凡川沒來得及取出楚远紫剑  但看现在的状况  不得不取出楚远紫剑了

    而且凡川沒能及时的取出楚远紫剑  还有另外的一个原因  那就是楚远紫剑的反噬力  因为凡川自问现在的修为境界  还不能完全正常的驾驭住楚远紫剑  所以怕取出楚远紫剑后  会出现意想不到的状况  怕自己再控制不了局面  那可就不好办了

    而此时就在凡川刚刚抬起手指  亮出晶涟羽戒的时候  孤真派的其他人  脸上都露出了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  但眼神间  还都是在期待着凡川接下來的动作

    “我合真气  出  ”

    就在此时  只听凡川一声大喝  接着只见凡川的周身  开始被大量的紫芒所弥漫  而且紫芒还在不停的向外散发着  似有要包裹整个孤真派的迹象

    众人看到凡川身上突然出现的大量紫芒  刚开始只是一些小小的惊讶  毕竟修真者身上能现出光芒  这是正常的事情  但接着再看到凡川手中逐渐隐现出來的修真剑后  在场的所有人  包括左印和丘尘等人  无不都极度惊讶和震撼  每个人都大张着嘴巴  似在看一件极离奇的事情

    “啊  ”

    此时正在众人被楚远紫剑的强大  感到惊讶和震撼的当下  突然只见凡川抬头向着天空怒喊了一声  再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  竟开始左右的颤抖了起來  但要仔细看过去之后  才能发现  凡川身体的颤抖  全然是因为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  此时的楚远紫剑像是要挣脱凡川的手掌  正在上下左右不停的颤动着  以至于凡川的身体  也跟着颤抖了起來

    “不行  这真气流失的太快了  ”手握着楚远紫剑的凡川  在心里想道

    接着只见凡川再次抬起了手指  空气中突然闪现了几道白芒  白芒用着极快的速度  瞬间隐入到了凡川的身体里

    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个状况  但凡川自己知道  凡川因为被楚远紫剑的反噬  所以已经不得不动用丹药來补充真气了  而刚刚空气里闪过的那几道白芒  正是凡川取出的大罗七丹里的二罗丹回神丹

    楚远紫剑还在大放着紫芒  而凡川的身体  也依旧在不住的颤抖着

    而就在此时  之前厉喝凡川的那位叫做赢蛮的孤真派修真弟子  却在此时显得有些惶恐不安  接着只见赢蛮快步的跑到了左印的身边  嘴巴张开合上个不停  似在说着什么

    “大……大师兄  这……这小子手里拿的是什么剑呀  好恐怖的力量  ”赢蛮依附在了左印的身边  语气有些颤抖的出声说道

    听到了赢蛮的话  左印鄙夷的看了赢蛮一眼  但是脸上的惊讶和震撼  却并沒有比赢蛮所表现出來的少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但是  我能感觉到这把剑剑体里充斥的真气力量  与我们孤真派似是一类  难道是……”左印说着说着  突然双眼睁的很大  像极了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身体也在一瞬间呆立住了

    看到左印突然出现的状况  赢蛮吓了一跳  但还是立即出声相问道:“大……大师兄  你……你倒是说啊  难道是什么  ”

    赢蛮的表情很是紧张  似在等待着一个很不乐观的答案

    “楚远紫剑  ”

    左印说完  脸上的惊讶和震撼再也沒有了  有的只是极度的惊恐

    接着只见左印突然双膝跪在了地上  而跪立的正前方  正是此时凡川所站立的地方

    而此时刚刚听到左印的话后的赢蛮  突然像是疯了一样  浑身大幅度的颤抖了一番  脸上的肥肉  也在瞬间开始抖索了起來

    “妈呀  我该死呀  ”

    同样满脸惊恐的赢蛮  哭着喊着的同时  也学着左印的样子  对着凡川的方向  双膝跪在了地上

    就在此时左印和赢蛮两人都已跪下之后  一直站立在凡川另一方向的丘尘  似乎也发现了异常  接着只见丘尘快步的跑向了左印身边  看着左印一脸的惊恐样子  丘尘更是不解  于是丘尘伸手拍了拍左印的肩膀  出声相问道:“大师兄  你们这是怎么了  ”

    左印抬头看了一眼丘尘  眼神里全都是责备的意味

    因为在之前就是丘尘回到门派里  告诉了左印  说是有人打伤了木季城的守卫  还冒充是言慕岸师祖的徒弟  听到此话  左印这才带人快速赶到孤真派主门  想要一探究竟  但此时见到凡川拿出了楚远紫剑后  左印这才明白了其中的真相  因为楚远紫剑是言慕岸师祖的随身兵器  而且也象征着言慕岸师祖在孤真派的身份  凡川能拿出此剑  就足以说明凡川就是言慕岸的徒弟  那要这样按辈分的话  左印等人还要称凡川为师叔祖呢  而就连现任的孤真派掌门真人  也要称凡川为师叔  这下可好了  左印等人不但沒有待见凡川师叔祖  而且还出言误伤了凡川师叔祖

    所以  此时左印看向丘尘的眼神  只有满满的责备和生气

    “这是师祖的楚远紫剑  ”

    左印看着丘尘  仅仅只出声说了一句话

    可在丘尘听到了左印的这句话后  本來有些疑惑的表情  也瞬间变作了惊恐的

    接着只见丘尘用着恭敬的眼神  向着凡川望了一眼  随即也与左印等人一样  双膝跪在了地上

    而此时孤真派的其他弟子们  在看到左印和丘尘几人  对着凡川跪下了之后  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真相  但也都识时务的跪了下去

    “师姐  他们在搞什么  怎么全都跪下了  ”

    这时  一直在一旁观看的晴雪  在见到孤真派的众人都对着凡川跪下了之后  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身旁的烟紫  出声相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听到晴雪的话  烟紫也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哈哈  他们肯定是害怕了  怕我师尊太厉害了  ”一旁的郑塘  在听到晴雪和烟紫的话后  不禁的笑着插了一句

    听到郑塘的话  晴雪和烟紫  同时对着郑塘送出了一个鄙夷的眼神

    而此时正艰难的驾驭着楚远紫剑的凡川  也瞥眼看到了孤真派众人下跪的场景  有些疑惑  但是凡川随即一想  可能是和自己手里的楚远紫剑有关  一定是他们认得楚远紫剑  而楚远紫剑是言慕岸的  所以他们才会下跪  恩  一定是这样的

    凡川这样想着  既然身份已经表明了  那就把楚远紫剑收起來吧  这样一直的拿着也不是个事  毕竟真气流失的太快了  仅仅只是这一会儿时间  凡川就已经吃了许多粒丹药了  再这样下去  虽然真气可以及时补充上  但是这一失一得会让凡川的灵神  受到极大的挫伤的

    想到就做  凡川正欲收起楚远紫剑  可就在此时  突然一股极强的真气压力  从孤真派的方向  向着凡川飞速而來  但是这股真气压力  并不是要攻击凡川  更像是瞬间向着凡川挪移而來

    感受着真气的力道  凡川知道  这一定是位宗师级的人物  而且凡川还可以肯定  就算在场的所有人联合起來  也不一定能赢得过这位來者

    “莫非是孤真派的掌派真人  ”凡川这样想着  同时面露出一丝惊讶之状

    “管不了这么多了  先收起楚远紫剑是当下务必要做的  ”

    凡川想着要立即收起楚远紫剑  顿时  一道道外散的紫芒  开始快速的向着凡川的身上汇聚起來  而且与此同时  凡川手里的楚远紫剑也开始逐渐的停止挣扎

    “唰  ”

    接着只听到一声清脆的声响  再看凡川的手里  已经全然沒了楚远紫剑  而此时周围的紫芒  也即可消散殆尽  周围又再一次的恢复了正常  剑体所携带出來的真气压力  也尽数散去  一切就像是沒有发生过的一样  唯一有改变的  就是此时凡川浑身的汗水

    收起了楚远紫剑  凡川随即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正欲抬眼去看刚刚的來者是何人的时候  突然眼前闪过了一道白芒  接着只见一位老者  站立在了凡川的身前

    再接着只见老者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  随即出声说道:“师侄來迟  还望师叔莫要怪罪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