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章:身份之疑
    [.huju.][.huju.][]

    “來者什么人  來我孤真派有何贵干  ”

    就在凡川几人刚刚走近孤真派的主门时  主门旁走出來了两位男性修真者把守  挡住了凡川几人的去路

    看到走出的两位修真者  凡川稍微的试探了一下两人的修为境界  两人的修为都处在天真期境界的后期  似有突破元真期的迹象  但似乎是遇到了瓶颈  久久未能突破

    “哦  两位小哥  你们好  我叫凡川  是奉我师尊之命  前來孤真派  不知我师尊他老人家现在还在不在孤真派里  ”凡川恭敬的出声说道

    凡川说出此话  其实是因为之前言慕岸在为凡川重塑真身  赐予凡川楚远紫剑等一些东西的时候  言慕岸曾说过什么即将离开修真界  当时凡川还不理解什么叫做离开修真界  但从这些年在夜月门所知  凡川猜想  言慕岸可能已经飞升仙界  位列仙班了  所以凡川才会这么出口相问

    而此时听到了凡川的话的两位把守  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着凡川  接着两位把守出声问道:“奉你师尊之命  听你话里的意思是在说你师尊是孤真派里的人  那你师尊叫什么名字  ”

    听到两位把守的话  凡川想了想  但还是随即出声回答道:“恩  我师尊确实是孤真派的人  他叫言慕岸  ”

    “什么  ”

    就在此时凡川刚刚说出言慕岸的名号时两位把守突然惊喝了一声  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  接着只见两位把守突然从身后各自取出了一把修真剑  而两边修真剑还刚好直直的指向了凡川  接着只听两位把守用着愤怒的语气  出声说道:“放肆  大胆狂徒  我派师祖的名号  岂是你可以随便出口的  再敢胡言乱语  不要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  快走  ”

    听到两位把守这么一说  再看着两位把守的动作  凡川很是错愕  这是怎么了  自己哪里说错了吗  不过从两位把守的话里得知  言慕岸还真是孤真派的人  而且不但是孤真派的人  竟然还是孤真派的师祖  这点远远的超乎了凡川的预料

    “两位兄弟请息怒  我说的都是实话呀  我师尊就是言慕岸呀  ”凡川立即出声解释道

    可此时听到了凡川的解释  只见两位把守并沒有褪去一丝一毫的怒气  接着只见两位把守立即抽出了一丝真气  融入到了剑体里  接着依旧愤怒的出声说道:“哼  我派师祖早已飞升仙界过百年  你竟敢在这里冒充我派师祖他老人家的弟子  你也太不敬了  好  那就别怪我们失礼了  看剑  ”

    接着只见两位把守刚刚说完话  突然抬手将手中的修真剑刺向了凡川  两道微弱的紫芒  瞬间袭击到了凡川的身前

    看到快速袭击而來的两位把守  凡川很是错愕  怎么说着说着就动手了呀  不觉间  凡川对孤真派的待客之道  产生了一丝怀疑  二而且还有一丝的抵触和反感  不过想归想  凡川还是快速的抽离了身体  撤退到了一旁

    刚刚站定身体  凡川立即抽出了一丝真气  包裹住了安泽天和烟紫  以防安泽天和烟紫受伤  而且同时  凡川还出声让晴雪和郑塘撤离到了孤真派把守的攻击范围外  等到这一切都已完成之后  凡川这才开始重视两位把守

    站定着的凡川  仔细的观察着两位把守的攻击手法  虽然把守的攻击手法很伶俐  但是其中的力道却稍逊了很多  凡川看重到了这一点  想要以此做突破口  于是想都沒想  凡川立即抽出了一丝真气  准备击向两位把守

    其实凡川刚才本想抽出一丝化魂之力  來对抗两位把守  但凡川又随即想到纯正化魂之力的威力  生怕一不小心会伤到两位把守  而且凡川与两位把守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  而且说不定以后还会与这些师兄弟  同在一个屋檐下  所以  凡川只是象征性的抽出了一丝本体真气  來阻止两位把守的攻击

    “唰  ”

    接着只听到空气中  传來了一声沉闷的嘶喝声  只见凡川击出的真气  准确无误的击在两位把守的身体正中央

    只见两位把守突然惨叫了一声  随即身体向后倒飞了出去  由于真气的支撑  以至于沒有重重的砸落在地上  但是看两位把守痛苦的样子  能轻易的看出  两位把守被凡川这仅仅一击  就已造成很大的伤

    其实凡川只是抽出了一小丝真气而已  但由于凡川与对方之间的境界差异实在太大  所以以凡川的实力  不需要多费力  就可以轻易的制服两位把守

    “好啊  敢伤我们  走着瞧  ”

    此时躺在地上的两位把守  不住的大喘着气  同时艰难的转头向着门派里张嘴  像是在说些什么

    其实  此时的两位把守正在短距离的隔空传音

    凡川看到两位把守的样子  心里有些愧疚  自己的本意并沒有要伤害他们  可却在无意间伤害到了他们  既然如此  凡川只好想着一会儿该如何解释  才能表明自己的立场和尴尬

    “唰  唰  ”

    就在此时凡川苦思冥想的当下  突然空气里再次传來了几声沉闷的声响  不过这次声响的背后  接踵而來的却是几道无匹的真气压力

    感觉到真气压力  凡川立即抬头看去  只见一位衣着紫色长袍的修真者  凌空飞來  而且在这位修真者落地之后  身后又接着走出來了几位身着淡紫色长袍的修真者  而在凡川的一番仔细查看后  发现丘尘此时就站在走來的几位修真者其中

    “请问在下是何方贵客  前來我孤真派有何贵干  为何无缘无故伤我门下弟子  ”

    走在最前面的一位身着纯紫色长袍的修真者  定睛的看着凡川  出声相问道

    听到这位修真者的话  凡川立即抬眼看去  只见此时正面对着自己的这位修真者  有着刚毅的面孔  以及冷峻的表情  浓浓的眉毛  随意的附在了一双深邃的眼睛上方  接着凡川想要抽出一丝真气试探一下对方的修为  可是令凡川惊讶的是  自己竟然感受不到对方身上的真气  感觉对方就像是一个凡人一样  可是刚刚对方可是从空中凌空而來的  这又该作何解释呢  不觉间  凡川面对着对方  有了一丝恭敬之意  而且凡川的心间  有着唯一的一个念头  那就是对方的修为境界肯定远远的高于自己

    “我叫凡川  是來自夜月门  前來孤真派  是奉我在孤真派的师尊的话  回归孤真派  但之前因为一些现实不可抗拒的状况  所以一直到现在才能有机会回來  ”凡川恭敬的对着对方施礼了一番  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敢问在下是  ”

    虽然凡川知道对方的修为境界肯定高于自己  但是此时的凡川  并沒有露出一丝丝的恐惧神色

    此时听到了凡川的话  只见这位领头的修真者  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接着出声说道:“我是孤真派的掌派大弟子  我叫左印  原來在下是从夜月大陆的夜月门而來  既然是远道而來的贵客  那为何要无缘无故的伤我门下弟子呢  ”

    听到对方的话  凡川转眼看了一下此时还躺在地上  忍着痛苦喘息的两位把守  顿时火从心來  本來自己就沒想与对方撕破脸皮  是对方先动的手  可此时对方來人  却先责怪起了自己  这一刻  凡川的心头  憋着足足大的火气

    “哦  我伤他们  难道你们孤真派的待客之道就是这样吗  你要不要先问清楚他们事情的原委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再來与我谈  如何  ”凡川忍着怒气  出声说道

    可就在此时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后  站在左印身旁的一位修真者  却突然站出了身來  一脸怒气的指着凡川  出声说道:“你算是哪根葱  敢与我大师哥这般说话  信不信我们现在就轰你出去  ”

    此人说完  还不住的用手指点着凡川  这让凡川此时很是憋火  恨不得立即抽身开战  但又想到老白师尊的话  凡川知道其中肯定有误会  于是强忍着怒气  静静的站在远处

    虽然凡川此刻忍耐了下來  但是凡川对孤真派的印象  已经从刚开始的向往  到此时跌落到了谷底

    “赢蛮  退回去  ”

    这时  左印对着刚刚指点凡川的那位修真者  突然严厉的出声喝道

    而此时听到了左印的厉喝  这位被左印称作赢蛮的修真者  也不再多言  恭敬的退回到了原处

    接着只见左印缓慢的走向了此时还躺在地上的两位把守  弯身蹲在了两位把守的身边  温声问道:“你们老实说  到底是谁先动的手  因为什么而动的手  ”

    听到了左印的问话  只见两位把守面露出了一丝为难  接着只听两位把守用着哽咽的语气  出声说道:“大师哥  确……确实是我们先动的手  不……不过是他先不尊敬我们师祖的  他还说他是我们师祖的弟子  这……这不是对我们师祖的污蔑吗  ”

    两位把守义愤填膺的  说的很是不亦乐乎

    听完了两位把守的话  只见左印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疑惑的表情  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接着只听左印对着凡川  再次出声说道:“这位兄弟  是我的错  刚刚误会了兄弟  不过……兄弟为何要口出狂言  说是我派师祖的弟子呢  我派师祖言慕岸真人  可是百年之前就已飞升仙界了  兄弟要是这么说的话  那可就是对我派不敬了哦  ”

    这时候左印的语气  明显缓和了许多  沒有了之前的强硬  但言语间  还是让凡川极为的不舒服

    凡川看了看局势  依旧淡定的出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  ”

    “可是你……”

    “大师哥  且慢  让我來问一下吧  ”

    就在此时左印欲出言相喝的时候  只见一直沒有说话的丘尘  却适时的走了出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