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孤真派
    [.huju.][.huju.][]

    “你说的是真的  ”

    这时  站在一旁的晴雪  探出了身來  看着丘尘  疑惑的出声相问道

    “我骗你们有什么意义吗  ”

    丘尘明显对晴雪的疑问感到了不适  语气里有些抵触

    听到两人的对话  此时的凡川沉下了心來  想了想  随即出声说道:“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

    说到底  凡川还是有一些担心  因为之前丘尘的出现  是來与自己为敌的  这时他却又百般的表现出友好的状态  凡川隐隐的感觉到其中有诈  但却不知道具体所指是什么

    而此时再看听到了凡川的话的丘尘  只见此时的丘尘有些愧疚  接着只听丘尘出声说道:“实不相瞒  我的本意是在调查你们的目的的真伪  但是话说回來  你们说你们是夜月门的修真者  这让我感到很好奇  你们还说要去孤真派  说孤真派也是你的师门  这就更令我感到好奇了  所以  我想与你们一起去孤真派  到时候再见分晓  如果你们是孤真派的贵客  我自然不会追究其他的繁琐之事  但如果你们是刻意欺诈  那么我必将联合我师门里的众多师兄弟  困住你们  弄清你们的身份  再其次  我会禀报于掌派真人  让掌派真人发落你们  ”

    丘尘说完  显得很是悠然自若  全然沒有表现出恐慌或者害怕的神色  像极了一副得道修真者的样子

    听完了丘尘的话  凡川有些错愕  但是心底还是很佩服丘尘  因为丘尘的直言  很容易就能招來杀身之祸  可丘尘却并不畏惧的直言道出真相  仅仅这一点  就让凡川对丘尘的看法  从之前的讨厌  变作了此时有些欣赏的意味

    “你……不怕我现在杀了你吗  ”

    虽然凡川很佩服丘尘的直言勇气  但是假装一副厌烦的态度  淡淡的出声说道

    可此时丘尘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  不但沒有露出一丝恐慌的神色  竟放声大笑了出來  接着只听丘尘笑道:“呵呵  你不会杀了我的  因为从在木季城城门处所发生的事情來看  我自认为你不会杀了我  ”

    说完话的丘尘  依旧是一副悠然自若的样子

    凡川听后  很是惊讶和震撼  同时  心底越发的开始佩服起來了丘尘的分析能力  其实凡川本就不会杀了丘尘  仅仅连杀他的念头都沒有  凡川刚才的话  其实只是在试探丘尘  而丘尘的回答  也确实让凡川刮目相看  很是满意

    “哈哈  好一个不会杀了你  ”

    凡川自顾的笑道  同时故意把手里的流澜剑指向了丘尘

    而此时的丘尘在看到凡川指來的剑后  不但沒有一丝的畏惧  反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

    接着只见丘尘先是随手拍了拍身上的淡紫色长袍  随即转身向着树林的深处走了过去  在丘尘的步伐刚刚接近树林的时候  突然只见丘尘挥手一摆  一把泛着冷冷的紫芒的飞剑  就出现在了丘尘的脚下  接着丘尘随意的踏上飞剑  转身留给了凡川一句话  接着就自顾的向着远方飞去了

    “想要去孤真派  就跟着我來吧  ”

    丘尘的声音  久久的回荡在了空气里

    凡川看到这一幕  很是讶异  沒想到这个丘尘竟然是这样的放荡不羁  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说的话  而且好像还吃定了自己不会杀了他  这是第一次  凡川由衷的感觉到了一种挫败感

    “好了  咱们就索性跟着他  去看看  我感觉这个人不像是骗子  ”

    凡川转身看着其他人  出声说道  接着又习惯性的安排了几句  随即也祭出了碎星飞剑  带着烟紫一路跟了上去

    而晴雪和郑塘也各自祭出了飞剑  带着安泽天  一同跟上了凡川的飞行路线

    初冬的木季城  似乎并沒有因为季节的转换  而左右到它的美丽  凡川一路上  全然沒有在注意丘尘  而是被脚下的木季城所吸引  因为凡川几人此时是在木季城城外的丛林上空  所以从此俯瞰下去  再加上木季城的繁荣  一刻间  凡川竟有种想要留在此处的想法

    “烟紫姐姐  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來到木季城时候的画面吗  ”

    凡川出神的看着身前的烟紫  温声说道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  烟紫有一瞬间的错愕  随即呆滞的点了点头

    看到烟紫点头  凡川继续出声说道:“那时  是你脚踏着飞剑带我飞行  当时的画面  我现在还记忆犹新  ”

    凡川说完  似有些伤感的把视线看向了远方  不再出声

    “臭小子  你怎么了  ”

    看到凡川的异样  烟紫有些摸不清头脑的出声问道

    被烟紫问起  凡川这才回过了头來  清了清嗓子  随即说道:“呃  我沒怎么  只是有些怀念那时候的时光  很美很美……”

    “臭小子  你是不是发烧了  ”

    “沒有  当然最美的还是烟紫姐姐你……”

    被凡川一阵胡言乱语  搞昏了头的烟紫  伸手摸了摸凡川的脑袋  随即出声说道:“你这是在胡说什么呀  好啦好啦  专心看着前方吧  不要再乱说了  ”

    烟紫一声微怒的语气  果然制止了凡川继续说话

    此时凡川只是眼神涣散的在看着远方的天空  似在回忆什么  却又似在自作的神伤

    “兄台  前方就是孤真派了  ”

    就在凡川和烟紫都同时沉默的当下  突然前方的天空里  传來了丘尘的声音

    听到声音  凡川即刻抬眼看去  可却看不到丘尘的身影  只是刚刚丘尘的声音却异常的清晰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  这种空间传音  只是孤真派的一门法术罢了  可以随时随地的隔空传音  即使距离再远  只要真气充沛  就可以实现隔空传音

    分析着丘尘的话  凡川这才发觉到  眼前方不远处  竟出现了一座模糊的建筑  建筑似是悬浮在天空  又似盘立在山顶  有些像是仙境的感觉

    见状  凡川立即加快了飞行的速度  沒一会儿  凡川几人就到达了建筑的前方

    等到视线能清晰的看到建筑的时候  凡川刻意的停止了飞行速度  只是缓慢的在向建筑挪移

    首先入眼的是一座宏伟的建筑  建筑有着高耸入云的城墙  以及花式百样的雕刻  而最吸引凡川注意的  那便是在建筑的最高处上面  合十交错着两把巨型的剑  准确的说  是大放着紫芒的两把巨型剑  而且剑体不像是石质雕刻  更像是铸炼打造出來的放大版剑  两把巨型剑的造型也是非常的引人入胜  一把是直來直往的长形重剑  而另一把则是蜿蜒曲折的轻剑  这一重一轻虽然不是很对称  但是却有着另一番的美感

    而在凡川的视线被两把巨型剑吸引已久的时候  凡川身前的烟紫却突然伸手拍打了一下凡川的肩膀  接着出声说道:“臭小子  这里就是孤真派了  ”

    “恩  ”

    听到烟紫的话  凡川这才把目光从两把巨型剑上挪移开來  顺着烟紫所指的方向  凡川这才注意到  在建筑的主门处  有着一副高高挂起的牌匾  而在牌匾上  则写着三个极有劲道的字:孤真派

    而在写着孤真派字样的牌匾左右  则一样是悬浮着两把稍微缩小版的剑  两把剑同样是剑体周身都大放着紫芒  从远处看  很是优雅气魄  让人不自觉间就有一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恩  这里真的就是孤真派了  看來那个叫丘尘的人  并沒有骗我们  ”

    凡川看到孤真派后  随即出声说道

    不过自凡川看到孤真派的第一眼  虽然沒有太多的熟悉感觉  但也沒有太多的陌生感觉  第一想法就是想快些走进孤真派  从而了解它

    “这孤真派给人的感觉  还真是不错呢  算是一个修真大派  ”

    此时的烟紫  不禁的再一次感叹的出声  同时一副浮想联翩的样子

    “恩  我们去看看吧  ”

    凡川也同样认同烟紫的话  随即飞剑准确无误的降落在了孤真派的主门外

    等到降落在了孤真派的主门外后  凡川这才发觉  孤真派并不是和之前自己在空中看到的悬浮在空中  或者屹立在山顶的样子  而是完完全全的坐落于地面上  周围有山有水  只是从空中向下看的时候  会有一种悬浮在空中  或者屹立在山顶的错觉  而在孤真派的主门处  还可以模糊的看到远处木季城的样子

    凡川不得不再次感叹  这孤真派的位置  真是一处极好的风水  既能让弟子们潜心的修炼  而且还能做到易守难攻  可谓是兵家必争之地  道家向往之处  一瞬间  凡川有些倾慕老白师尊言慕岸了

    正在此时凡川刚刚落地不久  晴雪等人也已降落在了凡川的身边

    刚刚落地的晴雪  立即跑向了凡川的身边  接着开心的说道:“哥哥  哥哥  这里就是孤真派呀  还真是不错呢  ”

    “呵呵  那哥哥就带你进里面去看看  ”凡川温柔的出声说道

    “好呀  好呀  ”晴雪高兴的蹦跳了起來  似乎每一个新鲜的事物  对晴雪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再次安排了几句之后  凡川这才起步向着孤真派的主门处走去  不过在凡川走着的同时  心间还有一丝的疑惑  那就是为什么自己到了孤真派之后  却沒有见到丘尘  丘尘不是说自己是孤真派的弟子吗  难道他是先进去报信  请救兵去了  想了想  沒什么结果  凡川索性不再思索  大步的向着孤真派的主门处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