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交谈甚不欢
    [.huju.][.huju.][]

    看到丘尘伸來的手  凡川立即惯性的抽身撤离了几步  有些警惕的看着丘尘

    而此时伸手沒有碰到凡川的丘尘  则出声笑了笑  随即说道:“我沒有要攻击你的意思  对了  兄台  你说你师尊是孤真派的人  那你的师尊叫什么  兴许我还能认识  ”

    听到丘尘的话  凡川想了想  有些疑惑的出声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说你是孤真派的弟子  有什么凭据吗  ”

    “呃  这个嘛……”丘尘顿时有些语塞

    见状  凡川不想再再次逗留了  接着出声说道:“你慢慢想吧  我先走了  ”

    说完话  凡川立即转身走开了  而白平刃等人  在紧紧的跟随其后

    就在凡川刚刚迈脚走出了沒几步的时候  突然丘尘的声音再次传入了凡川的耳朵里

    “兄台  你现在是要回孤真派吗  ”

    “是  ”

    凡川头也沒回的直接出声说道

    随即凡川加快了步伐  等走到烟紫几人藏身的地方时  再次见到了年玉一家人

    看着年玉一家人  再回头看着丘尘身后的一群士兵  凡川低着头想了想  随即转身看向了白平刃几人  接着出声说道:“大哥  你和二哥三哥  还有五弟  你们四人负责把玉儿妹妹一家人护送到未央城吧  等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  就立即去未央城找你们  但是要谨记  不可惹事生非  一定要保全玉儿妹妹一家人的人身安全  ”

    “可是四弟你……”

    白平刃有些为难的对着凡川说道  同时又转身看了一眼几人身后不远处的丘尘

    看到白平刃的样子  凡川知道白平刃是在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  凡川心间顿时流过了一股暖流  但接着只见凡川伸手拍了拍白平刃的肩膀  然后出声说道:“大哥  你们不用担心我  我不会有事的  何况孤真派算是我的师门  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的  你们放心的去吧  ”

    得到了凡川的肯定  白平刃这才点了点头  随即不再停留  按照着凡川的话  一行四人护送着年玉一家人  从后街的小道里  悄悄的溜出了城

    看到白平刃几人护送着年玉一家人离开了木季城后  凡川这才放松了下來  随即也不再停留  对着烟紫  晴雪  以及郑塘和安泽天  再次吩咐了几句之后  也转身向着城里走去

    而此时就在凡川等人走后  一直站在丘尘身后的大胡子军官  终于忍不住气了  抽身再次站在了丘尘的身前  愤怒的出声说道:“供奉大人  你为什么要放走他们  你要知道  这要是被城主知道了  怪罪下來  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

    听到了大胡子军官的话  只见丘尘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淡紫色长袍  接着出声说道:“你懂什么  别这么多废话  我现在就去跟踪他们  事后我会亲自向城主交待  ”

    说完  丘尘不再理会大胡子军官  自顾的向着凡川几人刚刚离去的方向  快步的跟了上去

    就在丘尘刚刚走后  大胡子军官自顾的向着丘尘离去的方向  猛踹了一脚  然后气汹汹的说道:“哼  自己打不过别人  还说跟踪别人  我看是害怕逃跑了吧  ”

    可就在大胡子军官的话  刚刚落下之后  大胡子军官突然感到了腹部一阵阵的剧痛  接着身体竟无风向后倒飞了出去  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大胡子军官落地后  就在丘尘消失的方向  传來了一句话

    “再多嘴  下次要的就是你的小命  ”

    听到丘尘的声音传來  此时躺在地面上  忍者剧痛的大胡子军官  直呼着:“供奉大人  小的错了  还请供奉大人饶命啊  ”

    这一切终于风平浪静了  此时城外的喧嚣  也已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來來往往的人群  也在屏息间回归了正常的生活  熙熙攘攘的小贩叫卖声  还有酒楼客栈里的醉言醉语  这一切看似很是正常  而且此时的城外似乎像是什么都沒有发生过一样  地面上的血迹已被人用清水  刻意的洗涮了干净  而原來停滞的马商队  也已重新的踏上了路途

    而此时的凡川几人  在一条道路上  一直走了好久  逐渐的  几人渐渐的走出了木季城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树林  而在树林的正前方  则是一面耸立的大山  大山用着巍峨的身躯  直直的挡住了凡川几人的去路

    “哥哥  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呀  都走了这么久了  雪儿都累坏了  ”

    一直跟在凡川身旁的晴雪  在看到凡川沉默着不停的走  而且还不理自己  于是晴雪有些厌烦和疲累的出声埋怨道

    听到晴雪的埋怨  凡川转头对着晴雪点了点头  随即小声的出声说道:“雪儿  哥哥是在故意走出城池  因为有人在跟着我们  ”

    “什么  跟着我……”

    晴雪刚想要大声的惊呼  却被凡川及时的拦下了  凡川捂着晴雪的小嘴  微怒的瞪了一眼晴雪

    见晴雪乖巧的点了点头  表示不再出声的时候  凡川这才放开了手  随即停下了脚步  在一片空旷的地面上  凡川先是放眼观望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随即把目光锁定在了自身所处位置的正后方  接着只听凡川大声的喊道:“朋友  出來吧  跟了这么久  不累吗  ”

    说完  凡川的目光依旧沒有转动  还是死死的盯着自身所处位置的正后方

    果然  就在凡川的声音刚刚落下不久  只见凡川身处位置的正后方  突然一阵的空气骚动  接着只见一道淡紫色的光芒  隐现在了一棵大树旁  再接着丘尘的身子  赫然的出现在了凡川的视线内

    “哈哈  兄台的观察力果然厉害啊  看來兄台早就知道在下跟着了  是故意把在下领到这里的吧  ”

    刚刚现身的丘尘  不住的放声大笑道

    但是此时凡川听到丘尘的笑声  却感觉到很是无聊  实在是沒有心情陪着丘尘玩  于是只听凡川语气直接的出声说道:“我不是你的什么兄台  说吧  为什么要跟踪我  ”

    见到凡川的样子  只见此时的丘尘  有些略微的尴尬  不过也只是稍纵即逝  接着只听丘尘再次出声说道:“哈哈  跟踪你  只是为了应验你的话而已  看看你是不是在骗我  ”丘尘说着话  故意转眼看了看周围的景色  声音顿了顿  接着出声说道:“恩  看來你连去孤真派的道路  都不知道怎么走  还谎称自己是孤真派的弟子  哎呀  兄台呀  你这样做可是很不好的哦  ”

    丘尘一副劝人劝己的样子  让凡川感觉到很是不舒服  但此时的凡川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丘尘的话  自己本就是去孤真派  但也本就是不知道路途  这可如何是好

    “你说这么多  是想表达什么  要打就打  别磨磨唧唧的  ”

    凡川有些忍不住了气的出声说道  同时为了证明自己想要速战速决的决心  接着只见凡川突然伸手拿出了流澜剑  顿时一道刺眼的蓝芒  划破了此时安静的天空

    在此时看到了凡川抽出了修真剑后  凡川身旁的晴雪  以及其他人  都识趣的让开在了一边  而此时与凡川对立而战的丘尘  在看到此景后  有些惊讶和震撼  一是惊讶凡川手里的修真剑所蕴含的无匹力量  二是惊讶凡川怎么说不了两句就要开战  这让丘尘很是疑惑和尴尬  接着只见丘尘有些不自在的向一旁挪了挪身体  接着依旧用着平淡的语气  再次出声说话了

    “哎呀  兄台  不必如此吧  我可沒有想要向你开战的意思  我自问自己的修为境界比不上你  所以只是想劝你一番  我沒……沒其他的意思  ”丘尘又开始婆婆妈妈了起來

    听到丘尘的话  凡川的头又大了起來  这怎么说來说去  也说不到重点  而且还不开战  难道就要这样一直说下去吗  那得说到猴年马月

    想到此处的凡川  不禁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接着出声说道:“你能别说话了吗  你又不想与我开战  可你偏偏又跟踪着我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  ”

    凡川说完  心情很是压抑  接着只见凡川突然转身抬起了手里的流澜剑  顺势向着一旁的一颗大树  劈砍了过去  接着只见一道蓝芒  以着无可匹敌的速度  瞬间飞到了大树的树身上  再接着只听到“轰隆”一声巨响  大树被拦腰的斩断了  向着一旁惯性的倒了下去

    见状  凡川这才舒服了一点  但脑海中还是回绕着丘尘的话  在此刻  凡川甚至都怀疑  这个叫丘尘的修真者  到底是不是男人  男人怎么可能这么婆婆妈妈

    可就在此时大树倒下后  本來刚想开口继续说话的丘尘  不禁的讶异了一番  用着几乎是看待另类的眼神  看着凡川  接着呆滞的出声说道:“你要去孤真派对吗  我带你去  ”

    “恩  ”

    听到了丘尘的话  凡川有些不敢相信的转头看了一眼丘尘  眼神里很是不解

    “我说我带你去孤真派  绝无戏言  如果你相信我  就跟我走  不相信的话  那便算了  ”

    丘尘淡定的出声说道

    “你真的愿意带我们去孤真派  ”

    凡川再一次的出声确认道

    本來凡川还有些怀疑丘尘的身份  但从第一次相见  直到现在  丘尘好像对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  并未产生什么伤害  于是在此刻  凡川想跟着丘尘去孤真派  但是总隐隐约约的对丘尘的话  有些将信将疑  还有些不安

    而此时站在凡川对立方的丘尘  似乎发觉了凡川的担心  于是只听丘尘接着出声说道:“你们可以远远的跟着我  如果我带你们去的不是孤真派  那么你们尽可以随时抽身离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