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丘尘
    [.huju.][.huju.][]

    听到了白平刃的话  凡川立即抬头向着白平刃所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群几十位士兵  正手持着长刀  向着凡川等人所站立的地方快速跑來

    看着跑來的士兵有着愤怒的表情  凡川随即想到  这肯定是來报复自己的  凡川倒是无所谓  但是当下要做的就是先把年玉一家人  还有烟紫  以及安泽天等凡人  撤离了现场  想到就做  凡川安排着钟北把其他凡人撤走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后  凡川这才放心了下來  不再多想  目光直直的放在一群士兵的身上  接着冷笑了几声

    “快点  快点  他就在那儿  别让他跑了  ”

    向着凡川极速奔來的一群士兵里  有着一位个子高高  满脸胡茬  像是军官一样的人  在奔跑的同时  还抬手指着凡川  同时与身后的士兵们大声的喊道

    而此时的白平刃等人  在见到來的士兵后  也都自觉的站在了凡川的身后  冷眼看着來的一群士兵

    凡川几人并未动身  所以來的一群士兵很快就跑到了凡川的身前

    “小子  就是你打伤了我们木季城的守卫士兵吗  ”

    像是军官的高个子  手持着长刀  站在凡川的对立方  语气愤怒的说道

    “恩  是我  ”

    凡川听话的点了点头

    “好呀你  小子  在木季城里还敢这么嚣张  看我不撕开了你  ”

    军官说着话  突然抬起了长刀  想要愤怒的劈砍向凡川  但是就在军官刚刚准备纵身一跳的时候  却被身后的一位士兵给拉住了

    士兵接着在军官的耳边小声附和了几句  虽然声音极小  但还是被凡川听到了

    “老大  这小子会法术  不像是凡人  厉害着呢  老大还是先别出手了  ”

    此时这位军官听到了士兵的话后  面部略显有些尴尬  但还是识趣的放下了手里的长刀  接着用手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胡茬  再次看向凡川  愤怒的出声说道:“哼  小子  爷爷我不给你打  我派别人给你打  让你知道多管闲事的后果  ”

    大胡子军官说完话  不再看向凡川  而是躬身转身向后看去  似在请一位大人物出场

    这时  其他的士兵在看到大胡子军官的动作后  也都躬身施礼  身子向一旁撤开  场面上顿时让开了一条道  而在士兵们刚刚让开了道的时候  只见一位长相清秀  身材匀称的年轻男人  从士兵们让开的道里  走了出來

    走出來的年轻男人  双手背在了后面  而整齐的长发  也盘束在了脑袋后方  一身淡紫色的紧身长袍  完美的依附在了年轻男人的身上  一副英姿飒爽的样子尽显无遗

    而此时的凡川  在看到年轻男人走出來之后  立即感觉到了异样  不是别的  正是真气  看來这位年轻男人是修真者  而且在凡川稍微的试探下之后  还能轻易的得知  这位年轻男人的修为境界也不低  大概处在元真期后期  似有要突破成真期的迹象  但是凡川并不畏惧  毕竟此时凡川自己已是成真期后期  足足高过了这位年轻男人整整一个层次  虽然只是一个层次  但是实际相差的实力  就太多了去了

    这时走出來的年轻男人  在注视了凡川一会儿之后  似乎也发觉到了凡川的修为深厚  不是自己所能匹敌的  而且在凡川的身后  还有着同样几位修为境界深厚的修真者  但是为了木季城的安危  自己还是要必须顶身而上  于是只见这位年轻男人在走到了凡川的身前时  先是对着凡川小施了一礼  接着出声说道:“敢问这位兄台  为何要伤我木季城的凡人守卫  难道兄台不知道修真界里的规定吗  修真者是不能随意的伤害凡人的  ”

    听到了年轻男人的话  凡川本來还以为要苦战一番  但看到年轻男人竟是这般有礼貌  凡川顿时稍微收起了一些战意  同样平静的回答道:“哦  我无意要伤他们  只是他们却有意要伤我的朋友  所以  我只能从无意变作有意伤他们  ”

    凡川的话里很是含蓄  但字字间还是把自己的立场给定下了  即沒有太多强者的骄傲之意  但也沒有一丝愧疚之情  话说的不偏不反  刚好适中

    而此时听到了凡川的话的年轻男人  只见眉头有些微皱  但却只是稍纵即逝  接着只听中年男人再次出声说道:“哦  伤你朋友  兄台何出此话  ”

    听到年轻男人的问題  凡川有些不耐烦了  要打就打  这磨磨唧唧的是做什么  但凡川最终还是沒有把情绪表现出來  毕竟山外有山  凡川需谨慎从事  接着只听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那些马商队的人  本來就是我的朋友  那两个士兵却杀了我两个朋友  而且在我赶到后  那两个士兵还威胁我和我的姐姐  所以  我是迫不得已被逼的  ”

    凡川说完  不再出声搭理年轻男人  只是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  看着年轻男人身后的一群士兵

    而此时在凡川的话音落下后  一直躲藏在后面的年玉一家人  不禁的对着凡川再次躬身施礼  一副感激的样子  似在为凡川的话  回报于恩惠

    “哼  小子  那些马商队的人  根本就不是你的朋友  你就是多管闲事  故意伤我们的士兵  ”

    这时  听到了凡川的话的大胡子军官  在年轻男人的身后叽叽喳喳的大叫着  似在发泄自己的不满和怨恨

    “住嘴  退回去  ”

    就在大胡子军官的话音落下后  年轻男人却突然转身对着大胡子军官厉喝了一声

    “是  供奉大人  ”

    听到年轻男人的厉喝  大胡子军官立即恭敬的抽身退回到了士兵队里  安静了下來  不再出声

    凡川听到了大胡子说的话  这才知道  原來这个年轻的修真者  是木季城的供奉  怪不得会出來管事

    所谓供奉  也就是每一个城池  都有修真者所庇护  在外人侵犯城池  而城池的士兵无能为力的时候  这时候就会请出城池里的修真者供奉  每个城池里的修真者供奉  基本上都是本城里的修真门派里的修真弟子  而比如在两城交战的时候  如若对方请出了修真者  打破了规则的话  另一方的城池也可以请出修真者对抗  但是先打破规则的一方的修真者  会被修真界所耻辱  而且还会被修真界所唾弃  所以  在两城交战的时候  不到万不得已  是不会请出修真者的  这也是为了平衡凡人间的规则

    “哦  原來是供奉呀  ”

    凡川再次出声对着年轻男人说道  但语气里有些嘲笑和讽刺的意味

    可此时听到了凡川讽刺的话后的年轻男人  却并不生气  而依旧是一副悠然自若的样子  接着年轻男人看着凡川  再次出声问道:“敢问兄台是师承哪个门派  來我木季城所为何事  ”

    看到年轻男人平和的样子  凡川有些自愧不如  而且在这一刻  凡川对这位年轻的修真者供奉  竟有些另眼相看了  不想再刻意讽刺了  接着只见凡川也学着年轻男人刚來之时一样  对着年轻男人小小施了一礼  然后出声说道:“我的师门……恩  算是夜月门吧  但我來此处也是为了回师门  ”

    由于白平刃等人在场  所以凡川才说出了夜月门  但是凡川此行來木季城的目的  确也是回师门  而且凡川能与年轻男人说出此话  是因为凡川知道  在木季城里  孤真派算是最大的修真门派  凡川这样刻意提醒  其实也只是怕这位年轻男人万一再是孤真派的弟子  那不就闹笑话了嘛  所以凡川才会这么提醒式的说出此话

    可就在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后  只见年轻男人却猛然间的错愕了一番  接着只听年轻男人  用着疑惑和惊讶的语气  出声说道:“什么  夜月门  难道是在夜月大陆退隐的那个门派吗  ”

    “恩  是的  ”凡川坚定的点了点头

    其实凡川说出夜月门  还有一个目的  那就是既然此时凡川是夜月门的宗主  那么凡川就想舍身的为夜月门的未來所着想  凡川对待夜月门的态度  就是不再退隐  要再重回修真界  然后广收弟子  从而壮大实力  所以凡川才会提起夜月门  从另一方面來看  凡川也只是在刻意的宣扬夜月门

    “那……那兄台所说來此处也是为了回师门  可我知道  这夜月门并不在此处呀  这里是紫金大陆  可夜月门的位置是在夜月大陆  兄台是不是搞错了  ”年轻男人接着疑惑的出声问道

    听到年轻男人的话  凡川顿时大笑了几声  随即笑道:“哈哈  我当然知道夜月门是在夜月大陆  但我來木季城  是为了我的师尊而來  我要去孤真派  ”

    凡川再次刻意的提出了孤真派  其实只是为了试探对方  生怕对方也是孤真派的人  那就太难堪了

    “什么  孤真派  ”

    听到了凡川的话  只见年轻男人用着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凡川  同时一脸的激动也尽显无遗

    而此时凡川看到了年轻男人的样子  很是疑惑不解  但心间还是有一些想法  该不会这人真的就是孤真派的人吧  想到此处  凡川也有些惊讶了起來  接着出声说道:“恩  是孤真派  莫非你……”

    “哈哈  对  我就是孤真派的弟子  ”

    就在凡川的话还沒问完的时候  只见年轻男人大笑了一声  随即大声的说道  语气里有些激动  但也有些骄傲自表的样子

    “哦  你真是孤真派的人  你叫什么  ”凡川讶异的出声问道

    果然如凡川所想  对方还真是孤真派的人  这可怎么办  这也太尴尬了吧

    “哈哈  不瞒兄台所说  我真是孤真派的弟子  我名字叫做丘尘  ”

    年轻男人爽朗的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说着话  欲伸手拍打凡川的肩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