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四章:旧人已往
    [.huju.][.huju.][]

    “哈哈  这不就好了嘛  ”

    听到白平刃和钟北几人出声  凡川由衷的感到了高兴  于是情不自禁的伸手拍了拍钟北几人的肩膀

    而此时的白平刃和钟北几人  也在凡川的笑声下  缓解了些尴尬和别扭  最终人人也都是以笑脸相迎

    见气氛已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凡川止住了笑声  随即出声说道:“好了  既然大家已无事  那么就立即赶路吧  咱们先去一下夜朝城  我想去看两个故人  ”

    凡川说完  在征得几人同意后  随即祭出了碎星飞剑  拉过來了烟紫  率先的向着夜朝城的城门处飞去  而钟北和白平刃几人见状  也随即祭出各自的飞剑  紧紧的跟随了过去

    可能是由于季节的变化  此时在飞行着的凡川  从空中俯瞰下去  入眼的是整片密密麻麻的枯树枝  像极了一片荒林  不觉间  凡川感到了很不舒服的感觉  心情也随着环境的差异  变得有些压抑

    不再注视脚下的荒凉  凡川把目光看向了远处  视线里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來了夜朝城的模糊样子  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再一次冲击到了凡川的心头  刚刚由于环境致使的压抑心情  在此刻也显然开朗了许多

    “烟紫姐姐  前面就是夜朝城了  ”

    凡川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烟紫  情不自禁的出声说道

    “恩  傻小子  你以后可不能随便的离开我  记住了吗  ”

    听到凡川的话  烟紫此时像是一个深闺怨妇一样  用着复杂的眼神  看着凡川娇嗔道

    而此时听到了烟紫的话  凡川一头雾水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想了一会儿的凡川  也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本來想要出声相问  但看到烟紫此时异样的状况  凡川又打消了想要试问的念头  随即听话的点了点头  出声说道:“恩  我记住了  ”

    话音落下  两人不再交流  目光全都放在了此时距离已经不远的夜朝城

    也许是飞剑的飞行速度太快  也许是几人都沒刻意察觉时间的流逝  只是感觉像刚刚过了一会儿一样  几人就已顺利的抵达到了夜朝城的城门外

    收起了飞剑  凡川转身看着白平刃和钟北几人  再一次叮嘱了一番之后  这才放心的踏步向着夜朝城里走去

    本來凡川还在思索着如何才能顺利的通过城门的守卫  沒想到就在凡川几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  不远处的守卫们  却已恭敬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而此时再看守卫们的身边  烟紫正满脸嬉笑的站立着

    见状  凡川第一时间想到  一定是烟紫与守卫们说了些什么  这才让守卫们能如此恭敬  不过凡川还有点好奇  烟紫是什么时候悄悄的过去的  这让凡川有些惊讶  但内心还是有些佩服烟紫的能力

    凡川几人顺利的通过了城门的守卫关卡

    刚刚走进夜朝城  凡川就迫不及待的追上了烟紫  满脸疑惑的出声问道:“烟紫姐姐  你是怎么做到的  ”

    看着此时迫不及待等待自己回话的凡川  烟紫先是鄙夷的对着凡川做了一个鬼脸  接着笑着说道:“哈哈  我沒说什么啊  我就说我们是寒逍遥城的修真者  是奉夜朝城城主的邀请  前來赴会的  然后他们就直接让开了道  还特别恭敬  嘿嘿  ”

    听到烟紫的话  凡川发自内心的佩服烟紫  沒想到烟紫在有些时候  竟是这样的古灵精怪  而且还能从寒逍遥城上面做文章  这点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  不过凡川还是有些开心  因为身边能随时跟着这么一个智囊  那就不愁以后会受到凡人的阻隔了

    “烟紫姐姐真是厉害  佩服佩服  哈哈  ”

    凡川像模像样的对着烟紫鞠了一躬  大笑道

    “走啦  傻小子  ”

    烟紫嬉笑着拍打了一下凡川的脑袋  率先的向着城里走去  开始观赏起來了城里街边上  凡人出售的小饰品了

    而此时的凡川  却沒有急着走路  而是四处的张望着  因为凡川想要先确定安爷爷和安泽天所住的城里位置

    终于在一处城角处  凡川找到了一种熟悉感  不管城内再怎么改变  凡川始终记得  自己在夜朝城的城角处  住过一段日子  那是一段既温情又感伤的日子

    “烟紫姐姐  快來  我们去那里  ”

    看着还在前面观赏街边饰品的烟紫  凡川大声的喊了一声  在得到烟紫的回复后  凡川迫不及待的转身走向了城内的城角处  开始搜寻起來了安爷爷和安泽天准确的住址

    终于在找寻了一会儿  顺着打听路人的方法  凡川一行人到达了那个此时早已经破落不堪的小木屋

    此时小木屋的旁边  已经长满了些许的杂草和残花  像是很久沒人住过了一样  但是在凡川的仔细观察下  最终还是在小木屋的门前  发现了一行模糊不堪的脚印  这让凡川顿时心里大喜  看來他们还在这里  忍住了激动的心情  凡川快步的跑向了小木屋

    先是推开了满是灰尘和窟窿的木门  随着“吱呀”一声脆响  凡川再次看到了那个记忆中温情的画面

    狭窄的空间  温暖的木床  以及木屋里残缺的上梁  凡川顿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感觉

    “安爷爷  天弟  你们在吗  ”

    凡川对着木屋喊叫了一声  可却沒有人回应  而且因为木屋里窟窿百出  凡川的话也沒有回音

    “安爷爷  天弟  我回來了  ”

    凡川又是一声喊叫  可却还是沒有人回应  凡川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于是凡川当即开始回想细节  突然凡川像是被惊醒了一样  狠狠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满脸都是痛苦的神色

    凡川刚刚想到  离自己上一次离开  这中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十年  凡川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  那就是安爷爷和安泽天是凡人  凡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年岁可活呢  而且当初自己所想的是  并不想让安泽天踏入修真的旅途  所以也就沒有刻意的延缓他的衰老  那么此时凡川不敢再想下去了  只觉得脑间一阵的汹涌澎湃  眼泪顺势的流落了下來  狠狠的打湿了凡川的衣襟

    “傻小子  你怎么了  ”

    首先还是烟紫发现了凡川的异样  于是立即出声相问道

    听到烟紫的问话  凡川无力的摇了摇头  语气哽咽的说道:“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

    “你到底怎么了啊  说啊  ”看着凡川的异样  烟紫很是着急

    “是啊  四弟  怎么了  ”白平刃也担心的出声相问道

    “我  我”

    可就在此时凡川痛苦的当下  突然木门外传开了一阵阵轻盈的脚步声

    自修真后  凡川的视觉和听觉  都特别的灵敏  听到此时门外的轻盈脚步声  凡川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睁大着双眼  猛地拉开了木门  疯了一样的窜出了木屋

    等看清楚了木屋外來的人后  凡川突然愣住了  但却仅仅只是一瞬即逝  接着只见凡川特别激动的跑向了此时站立在屋外同样楞住了的人  凡川紧紧的抱住了來者  而且语气特别激动的大声喊道:“天弟  天弟  真的是你  ”

    此时被凡川抱住的人  是一位拥有清秀面孔  个子高高  身材却瘦小的男人  准确的说  应该是一位清秀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的眼神里虽然有着成熟稳重的神色  但时光却沒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  有些污渍的脸上  却依然显的年轻稚嫩

    这位年轻男人  正是凡川所要寻找的安泽天  只是此时的安泽天  已和以前不同  此时的安泽天  有着深邃的眼眸  似被生活所迫  清秀的脸庞上  有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疲惫  此时安泽天还在呆呆的发愣着  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是真的在发生一样  双眸间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天弟  天弟  我回來了  凡川我回來了  ”

    还在紧抱着安泽天的凡川  依旧还在痛哭出声  似在发泄内心的愤恨和不安

    而此时的安泽天似乎终于被现状打醒了过來  只见安泽天像是看待怪人一样  缓慢的挣脱了凡川的怀抱  一脸质疑的看着凡川  用着清脆的声音  疑惑的出声说道:“你你真的是小川哥哥  ”安泽天说完  还不忘观察了一下凡川身后的烟紫和白平刃等人  眼神里闪现了一丝不解

    “我是  我是  我就是凡川  我回來了  天弟  这些年你们过的好吗  安爷爷呢  ”凡川强行的压制住了激动的心情  平和的出声说道

    而此时的安泽天在听到凡川说出安爷爷的时候  身体突然猛的颤抖了一下  接着只见安泽天像是终于认清了凡川的模样一样  同样激动的出声说道:“真的是小川哥哥啊  真的是你啊  小川哥哥  你这些年去哪里了  ”说完  安泽天不住的颤抖着身体  脸上的开心显而易见

    “天弟  不要怪我啊  其实我该早些來看望你们  可是我身体却被限制了  这些一时半会也给你说不清楚  咱们暂且先不说这个了  对了  安爷爷呢  他老人家还好吗  ”凡川迫不及待的出声问道

    听到凡川的问话  却只见安泽天的表情  瞬间从开心变作了失落和难过  接着只听到安泽天缓慢的出声说道

    “安爷爷走了  他老人家去最遥远的地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