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旧城新归
    [.huju.]凡川见到钟北和白平刃几人突然对着自己下跪,很是疑惑,于是立即出声说道:“几位兄弟,你们这是……”

    “怪我等没有保障宗主的安全,还望宗主降罪!”

    凡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钟北和白平刃几人的话给打断了。[.huju.]而且就在钟北几人的话音刚刚落下,接着只见钟北几人竟然还对着凡川准备磕头。

    凡川见状,心想道绝不能让自己的兄弟给自己磕头,于是立即伸手把钟北几人,强行的从地面上拉将了起来,随即故作微怒的说道:“你们这说的是什么跟什么啊!你们什么错都没有!以后不准再这么做,否则,咱们兄弟就不做了!”凡川说完,立即转头看向了后方,故意撇开钟北等人的视线,以在示意自己生气了。

    “宗主,我们……”

    钟北和白平刃几人,顿时有些为难了起来。

    感受到钟北几人的为难,凡川却依旧还是不回头看他们,凡川心想道,这是一个撤除他们内心上下级分明的最佳时机,于是接着只见凡川故作的把双手背在了身后,目光看着远方,依旧是一副微怒的语气说道:“这里不是夜月门!以后不准叫我宗主!”

    “这……”

    “听见了没?”

    “好,好的,谨遵宗……凡川兄弟的命令!”

    见凡川像是生气了,钟北几人立即附和着凡川的话说道。

    “好啦!既然锦旗阵已经破掉了,我们要及时出去,以防再生异变!”

    凡川说完,转身走向了烟紫。

    “烟紫姐姐,你和我用一把飞剑走吧?”凡川看着烟紫,而且与此同时,祭出了泛着青芒的碎星飞剑。

    “我才不要跟你呢!臭小子,让你耍我!哼!”烟紫看着凡川,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娇嗔了几句之后,转身跑向了云屏,接着出声说道:“我要跟着我师祖!”

    “那也好!”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

    正在此时凡川欲驾驭飞剑带头走的时候,云屏却拉着烟紫再一次走近凡川,温声说道:“凡川宗主,这玄阴门出去之后,是在夜月大陆最边缘的一个小城,叫做新边小城,我和紫儿就在新边小城等你们好了!”

    “新边小城?”凡川自言自语了一句,感觉这个小城很是熟悉,接着凡川猛然想到,对,这个新边小城就是自己之前当刀入宿的那个小城,也是第一次遇见化魂江临庄的地方,没想到,辗转来回几番,竟又再次回到这座小城。

    “那好,云屏前辈,你们多加小心!”确定了位置,凡川对着云屏躬身施礼了一番,出声说道。

    “恩,你们也要多加小心!”

    云屏话音刚刚落下,突然一阵强劲的真气压力涌现,再接着等凡川几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到“噗”的一声之后,地面上已没了烟紫和云屏的身影,留下的只有一丝丝还未散尽的青烟。

    凡川猜着云屏的修为境界肯定是处在渡真期左右,所以瞬移起来,才会这么轻松自然。

    “我们也走吧!”

    见云屏和烟紫已经消失,凡川羡慕的感叹了一句,随即踩上了碎星飞剑,向着新边小城的位置,快速的飞了过去,而钟北等人,见凡川飞走,也立即祭出飞剑,紧紧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风平浪静,没有阻碍,没有滞留,伴随着浩瀚的天空,凡川几人很快就抵达到了新边小城。

    其实玄阴门的位置,就处在新边小城的不远处,也就是夜月大陆的边缘,所以凡川几人用飞剑快速飞行,很快就能抵达,如若是离得距离太远的话,还是需要用传送阵才行,要不然一直用飞剑飞行的话,有多少真气,也会被慢慢的耗尽的。

    “好了,前面就是新边小城了,我们务必在这里就降落,不能打乱凡人的生活。”

    看着眼前不远处的城墙,凡川首先降落在了一片草丛里,随即转头看着身后紧随而来的钟北和白平刃等人,出声说道。

    听到了凡川的话,钟北几人立即收起了飞剑,降落在了凡川的身边,几人刚刚落地,目光都被不远处的新边小城给吸引过去了。

    “这座城池的位置,可真够偏僻的!我老白还真没来过这么偏僻的地方!”先是白平刃看着新边小城,神色有些鄙夷,大大咧咧的出声说道。

    “平刃师兄,咱们又不是要来这里停留,只是借过一下罢了,你又何必如此呢?”钟北见白平刃有些不快,于是当即出声说道。

    “钟北兄弟说的对,我们只是暂时的停留一下而已,好啦,走吧!”听到钟北的话,凡川也附和道,说完,凡川率先踏步向着新边小城走了过去。

    看着眼前逐渐靠近的新边小城,凡川内心感慨万千,记得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时是自己带着晴雪和郑塘准备回紫金大陆,被传送阵传到了这里,然后遇见了江临庄,再接着去了寒逍遥城,再然后就是去了夜月门了,而这次从夜月门里再出来,自己已不是当初那个莽撞的小子了,从这几十年的光景里,凡川自问学到了很多,但也失去了很多。

    不过最值得凡川感叹的是,这一别,就是那么多年。不知道此时处在寒逍遥城里的晴雪和郑塘怎么样了,还有亦冬亦大哥,还有最让凡川担心的,也是这次回来必须要去探望的,就是安泽天和安爷爷,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安爷爷是否还存在于人世,而安泽天是不是也已长大,许多的许多,以至于此时凡川的心情,处在了一个怀念与自责的情绪里,难以无法自拔。

    “算了,时间紧张,还是先找到云屏前辈和烟紫姐姐,然后就立即前往夜朝城!”自顾走着的凡川,在心里想道,决定了之后,凡川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几人很快的就到达了新边小城的城墙边,由于新边小城是一座很小的边缘小城,所以城门前并没有把守,凡川几人也没做停留,直接快步的走进了城里,开始找寻云屏和烟紫的身影。

    可就在凡川几人刚刚步入城内时,突然前方传来了一阵阵的争吵声。听到了争吵声后,凡川几人顿时寻眼看去,只见前方围着很多的人,熙熙攘攘的好不热闹,似乎在人群的中间,有着比较好笑的事情正在发生,以至于在外围的人群,全是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本来凡川因为急于找到云屏和烟紫,然后立即离开此处,所以并不想围上前去观看到底是什么事情,但原来走在凡川身后的钟北,却在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后,兴高采烈的围了上去。

    凡川见状,本来想把钟北叫回来,但又想到钟北毕竟还是个不大的孩子,而且长年退隐在夜月门里,可能很少有机会出来见见世面,以及体会下凡人的生活,所以此时见到这样的场面,难免会有一些好奇,想要去看个究竟。

    想到此处,凡川也释然了,随着钟北的脚步,也跟了上去,看个究竟。

    可是人群太多,很难挤进去,凡川被无情的挤出了圈外,可是白平刃和钟北几人,却以着无可匹敌的架势,猛的就挤了进去,白平刃的身材魁梧,挤进去很容易,这点凡川赞同,可钟北和浦玄,以及沈佑那样的小身板,也能如此轻易挤进去,这让凡川百思不得其解,再次想了想眼前的时间紧迫,凡川索性心一横,抽出了体内一丝薄弱的真气,靠着真气的压力,很轻松的穿梭过了人群,挤了进去。

    但由于看热闹的人实在太多,凡川仅靠的一丝薄弱真气,挤到了人群的中间,被尴尬的夹在了中间,想进进不去,想退又退不回来,很是憋屈,而在凡川抬眼向前看了看之后,顿时内心有了些安慰,因为在凡川身前的不远处,钟北和白平刃几人,也被尴尬的夹杂了人群间,想前进很苦难,想后退也不易。

    “这真是自找苦吃!”凡川在心里纳闷的想道,同时不再走动身体,任由着被夹杂中间,等着钟北,白平刃几人退回来,再一起离开。

    可就是在凡川此时停下了脚步的时候,前方人群里传来了一声让凡川感到很熟悉的声音。

    “你敢碰我一个手指头,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声音很亮,估计在场的人群都能听到,当然凡川自然也能听到,可在凡川听到了这段声音后,神情立即阴暗了下来,而且刚刚停止的脚步,再一次的快速挪动了起来,而且这次凡川挪动脚步,算是纯用真气压力来撕开人群的包裹。

    凡川为何如此着急,因为此时凡川听到的声音,是烟紫的声音。再一想到烟紫此时已是凡人之体,凡川更是着急,步伐也加快了起来。

    而此时处在凡川身前不远处的钟北以及白平刃几人,似乎也听到了烟紫的声音,就在凡川刚刚开始快速挪动身体的时候,钟北和白平刃几人也开始凶猛的挪动身体,而且方式比凡川的粗鲁多了,一路上撞到了很多人。

    “哎哟,小妞还挺火辣的啊!告诉你!老子今天开心,老子就是要睡了你这个小美妞,怎么啦!”

    一句男人的猥琐声音,传入了凡川的耳朵里,从声音来定,凡川似乎都能想象出男人那丑陋的面孔,不觉间,凡川攥紧了拳头,一丝杀意涌现在了凡川的心头。

    “滚开!别碰我!”

    烟紫的声音再次传来,此时凡川已经心急如焚了。

    可就是在凡川加快步伐挤进去人群的时候,突然凡川感受到了一丝很是薄弱的真气波动,而且这丝真气波动,竟然是突然出现在了人群里,而且出现的准备位置,应该就是此时烟紫所站立位置的周围。

    顿时凡川更是着急了起来,因为凡川刚刚感受那丝薄弱真气的时候,很明显的得知这丝真气,不是白平刃和钟北几人身上的真气,那难道会是欺负烟紫的那人?修真者?

    想到此处,凡川已经忍不住要祭出碎星飞剑来飞行过去了,可又是在凡川火急火燎的当下,一句陌生的男人声音,从人群中间传了出来。

    “畜牲,快放手!放开这位姑娘,否则别怪我刀王不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