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九章:冷雨情
    [.huju.]伴随着阵阵的花香,只见云屏正要把丹药化入凡川的嘴里时,突然凡川的身体竟然出现了一阵的抖擞,而且握着流澜剑的手,也开的剧烈的晃动了起来,伴随着凡川的动作,还能从凡川的嘴里听到微微的声音。[.huju.]

    见状,钟北和烟紫几人再一次的惊住了,不知道凡川此时的异常是因为什么,都不敢轻举妄动,就连准备喂食凡川丹药的云屏,也暂时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几人都在紧紧的盯着凡川,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师祖,他到底是怎么了?师祖快救救他啊!”

    几人等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烟紫首先忍不住气了,只见烟紫突然伸手抱住了云屏的臂膀,不停的摇晃着云屏的臂膀,急切的说道。

    被烟紫缠着的云屏,先是用另一只手温柔的抚了一下烟紫的手,接着温声说道:“紫儿,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就再用真气探查一下!”

    听到云屏的话,烟紫猛的点了点头,随即松开了紧抱着云屏的臂膀。

    而云屏也在话音落下后,再次快速的抽取了一丝真气,探入了凡川的体内,开始仔细的查看凡川的伤势。

    可就在云屏的真气探入了凡川的身体后,只见云屏的脸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一开始的疑惑,转变成了不解,再接着就是极度的惊讶和震撼。

    而此时站立在一旁的钟北等人,也都发现了云屏脸色的转变,于是只见钟北踱步的走近了云屏的身边,恭敬的出声说道:“花仙前辈,我们宗主的伤势如何?”

    听到钟北的话,云屏转头看了一眼钟北,随即抽出了滞留在凡川体内的真气,接着只听云屏用着近乎颤抖的声音说道:“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师祖怎么了?”看着一脸惊讶的云屏,烟紫随即攀附了过来,着急的出声问道。

    “他体内竟然有个像是灵体却又不像灵体的东西,在快速的游动,以此来抚平他体内的伤势,他刚刚身体的颤抖,应该就是疼痛临消失前的反馈力,按照这样不可思议的速度的话,他一会就能苏醒,而且身体会完好如初!这还真是奇怪啊!”云屏一口气把话说完,但是目光依旧还在凡川的身上,似乎像是看到了最不可思议的画面。

    “花仙前辈的话,是说我们宗主,一会儿就能完好如初的苏醒吗?”这时钟北听到云屏的话后,立即出声相问道。

    “是!”云屏肯定的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我倒不觉得多奇怪……”正在众人为此事感到疑惑和震撼的时候,之前一直处于担忧状态的烟紫,却手扶着下巴,淡淡的出声说道,看着烟紫突然转变的状态,让钟北几人一时都摸不清烟紫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了。

    就在众人的疑惑还未解开时,烟紫又自顾的接着说道:“其实,在我第一次见到傻小子的时候,他还没入修真,当时他是在和两只猛兽作争斗,试想一个凡人,没有称手的兵器,如何与山间猛兽作争斗?可是这傻小子却像是突然有着神力相助一般,一道攻击就把两只猛兽给杀死了,当时我还很奇怪呢,但是我当时离傻小子的距离有些远,没有感受到是什么气流,但后来再在傻小子身上找寻,就什么也找不到了!我猜想,傻小子一定是天人转世!”

    烟紫说完,不顾其他几人的异样眼光,自顾的向着凡川走了过去,同时脸上再也没有了担忧和焦虑的神色,反倒是一种喜悦的神色。

    “宗主真的没事吗?”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浦玄,不禁的跑到了钟北身边,拉了拉钟北的衣角,依旧担忧的出声问道。

    “浦玄师兄,不要着急,我相信花仙前辈是不会骗咱们的,相信宗主一会儿就能醒来!”钟北回应了浦玄的话后,随即又把目光转向了白平刃和沈佑,接着出声说道:“平刃师兄,沈佑师兄,我们去看看宗主吧!”

    “好!”首先是白平刃应声回答道,随即大大咧咧的跨步就向着凡川靠近了过去。

    而钟北和浦玄,沈佑,以及云屏,也都随着靠近了凡川的身边,等待着凡川的苏醒。

    此时的玄阴门,还是处于相对的寂静下,凡川等人这边的动作,完全没有被玄阴门的人有所察觉。

    一丝凉风掠过了玄阴门的上空,烟紫不禁的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而云屏的墨青色长裙,则随着凉风也微微的无方向摆动。几人的视线全都放在了凡川的身上,似乎生怕离开一秒的时间,凡川就会被遗忘一样。

    渐渐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凡川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可空中的凉风却愈演愈烈,伴随着凉风的逐渐增大,一些枯黄的树叶,也被凉风卷走了,不一会儿,几丝雨滴,开始打落在了云屏几人的脸上。

    被雨水淋到之后,几人才发觉到,下雨了。

    “紫儿,我这里有件素衣,先给你披上吧?你现在没有修为,依照凡人的话,你会受凉生病的!”细心的云屏,在发觉到了下雨之后,先是从储物腰带里拿出了一件素衣,接着转身看向了烟紫,语气怜爱的说道。

    “不用的,多谢师祖关心!紫儿没事!”见到云屏手里的素衣,烟紫先是一阵的感动,随即摆了摆手,又把素衣给云屏推了回去,接着擦了擦被淋湿的额头,目光再一次紧紧的盯着凡川。

    “你这倔强的丫头!”云屏故作娇嗔了一句,随即不管烟紫的推辞,自顾的把素衣披在了烟紫的身上。

    “多谢师……”

    “呃……呃……”

    就在此时,烟紫正准备与云屏道谢的时候,突然几声**,打断了烟紫的话。

    听到了**之后,几人像是触电般的把目光全都紧紧的盯在了凡川的身上,而且与此同时,还能清晰的看到,几人此刻的表情,无不是激动与紧张并存。

    “傻小子!我知道是你!你醒啦!”首先还是烟紫发现了异样,因为凡川的声音对于烟紫来说,是一个记忆很深的东西,所以在出现**声后,烟紫几乎立即就断定了是凡川的声音,此时烟紫正兴高采烈的推着凡川的肩膀,大声的叫喊着。

    “宗主!”

    “凡川兄弟!”

    “凡川宗主!”

    而在听到**声后,其他几人也情不自禁的出声大喊道。

    “你快睁眼啊,傻小子!快啊!”见凡川只是**了一声,不再有其他什么动作,烟紫顿时着急了起来,双手也不停的用力摇摆着凡川的肩膀。

    “好啦,烟紫姐姐,我不死,也被你摇死了!”

    就在烟紫大力摇晃凡川的时候,突然只见凡川猛的睁开了双眼,看着眼前就快急哭了的烟紫,邪笑着说了一句。

    “什么!醒了!你终于醒了!”见到凡川苏醒,烟紫先是一阵的激动,随即双手停止了摇动,目光定睛的看着凡川,愣在了远处。

    可还没等凡川站立起身体的时候,只见烟紫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伸手捶打了一下凡川的肩膀,随即气汹汹的说道:“好你个臭小子,敢耍姐姐我?看我不打死你!”说着话,烟紫作势就要伸手再次拍打凡川,却被云屏及时的拦下了。

    “好了,紫儿,凡川宗主刚刚苏醒,身体还需要多休息!”说着话,云屏伸手把烟紫拉到了一旁,而烟紫却气汹汹的站在云屏身边,目光狠狠的盯着凡川,不过,此时烟紫的小脸,却在不知不觉中,染现了一丝绯红。

    看着害羞的烟紫,凡川随即微笑了一下,撑身站立了起来,先是把手里的流澜剑收进了晶涟羽戒里,随后把目光看向了云屏和钟北等人,接着出声说道:“云屏前辈,钟北兄弟,平刃兄弟,浦玄兄弟,沈佑兄弟,还有烟紫姐姐,多谢你们的关心,是我的伤势牵连了你们,凡川在此向大家说声抱歉!”说完,凡川依次得对着众人躬身施了一礼。

    “凡川宗主,何处此言?”听到凡川的话,云屏不解的问道。

    “你们的对话我都听到了!”凡川淡淡的说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你不是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吗?”云屏讶异的说道,接着还未等凡川回答,云屏又接着出声说道:“对了,凡川宗主,我之前在你体内发现了一个东西,好像是在快速的帮你恢复身体,这……这是怎么回事?”云屏说完,一副期许的目光看着凡川。

    而凡川在听到了云屏的话后,淡然的笑了一声,随即出声说道:“云屏前辈,这说来话长了,咱们现在还在玄阴门的界域里,我就先大概的给你说下吧,是因为这个!”说着话,凡川把自己的右手抬了起来,亮出了在右手上佩戴着的一串晶莹剔透的手链。

    就着众人好奇的目光,凡川接着说道:“这个手链好像是从小就佩戴在我手上的,我原以为是我镜爷爷给我的,但在修真后,我感觉这件手链不会是这么简单,但又没有任何头绪可以查到关于这条手链的线索,所以,我也一直没太当回事,但是这件手链却可以在我最危难的时候,出来一个灵体,灵体会进入我的身体里,快速的抚平我的创伤,就这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过,云屏前辈你刚刚说的见到我体内的一个灵体,就是我说的这个,而我刚刚为何能苏醒,也是在我昏迷后,神识感受到了那个灵体!”凡川一口气把自己知道关于手链的事情,都与在场的几人解释了一番。

    而此时听完了凡川的复述后,在场的几人,无不都是一副惊讶与震撼的面孔,个个都如看待怪物一般的看着凡川,似乎刚刚凡川的话,对于他们来说,有着很大的冲击力。

    “这真是太神奇了……”

    首先还是云屏先从震撼中清晰了过来,只见云屏说完话,快步的走近了凡川,想要亲眼目睹一下凡川的手链。

    而此时的钟北和白平刃,浦玄,以及沈佑四人,却在凡川的话音落下之后,突然齐齐的跪倒在了凡川的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