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拄剑倒下
    [.huju.]此时的锦旗阵已不复存在,留下的只是一些破碎的黄旗布条,还有一丝未散尽的青烟。[.huju.]

    刚刚大显神威的灵境兽小黑,也从空中飞落了下来,一头钻进了此时还在震撼中未清醒过来的凡川的怀里,被小黑的猛然入怀,凡川这才猛然间惊醒了过来,接着只见凡川立即颤抖着双手,抚摸着小黑的毛发,同时语气激动的说道:“小……小黑,你……你让我实在没想到啊!你这……”

    可就在凡川的话还未说完时,此时站立在凡川身旁的云屏,也回过来了神,只见云屏同样伸手抚摸着小黑的毛发,打断了凡川的话语说道:“我们应该谢谢小黑!是它救了我们!”

    云屏说完,一脸感激的看着小黑,而此时的小黑也并不反感云屏抚摸自己身上的毛发,乖巧的窝在凡川的怀里,来来回回的拱来拱去。

    “对,对,小黑,谢谢你!”

    听到云屏的话,凡川立即出声说道,而且与此同时,凡川还不住的用着手指逗着怀里的小黑。

    而被凡川感谢了之后的小黑,只一个劲的冲着凡川的怀里拱来拱去,似乎在向凡川说,不用感谢,这是应该做的。

    “哎,云屏前辈,你说小黑刚刚是怎么做到的啊?”惊喜之余,凡川再次看向了云屏,疑惑的出声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太清楚,这可能与小黑的资质有所关联吧!”云屏也同样疑惑的说道。

    “恩。”凡川不再纠结于小黑为何有如此神力,只要小黑的身体还好,这就是凡川所希望的了。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小黑乃是天劫灵境里的灵境兽,本身就有着吸取仙气的技能,在之前凡川被困于天劫灵境里的时候,就是小黑化解了仙气包裹,只是当时的凡川处在昏迷的状态,不知道真相罢了。而此时鬼獐妖魂体内的残余仙气,对于灵境兽小黑来说,那仅仅只是小菜一碟,根本就不用费多大的事,就可以轻松搞定,而之前小黑自顾的冲出流澜剑,是因为躲在流澜剑剑体里修炼的小黑,感受到了浸入剑体里的凡川的鲜血,这才趁流澜剑剑体的真气弱小之时,自顾的冲出了剑体,要按平时,流澜剑剑体里有着充足真气的时候,小黑是冲不出来的。

    这也能轻易的看出,凡川对于小黑的重要性,而从另一个角度看的话,也是凡川收获了一个至真的好伙伴。

    “对了,小黑,你先回到流澜剑里吧?等出去了这玄阴门,到时候我再让你出来玩!”

    此时逐渐平复了下了激动的心情之后的凡川,因为顾及到自己的伤势,想要先把小黑收进流澜剑里,等自己的伤势恢复好了,再让小黑出来,于是凡川喜爱的摸着小黑身上的毛发,温声说道。

    听到了凡川的话,窝在凡川怀里的小黑,竟然听话的点了点头,虽然有着一脸不悦的表情,但终归还是听从于凡川的话。

    其实凡川不知道,小黑只是想多陪一陪凡川罢了。

    见小黑点头,凡川随即假装正常的抬起流澜剑,动作微微的靠近小黑,等待着小黑进入流澜剑剑体内,其实凡川此时的身体状况已经处于很危险的地步了,只是一向胆大的凡川,在被小黑的神威震撼下,忘了疼痛还在折磨着身体。

    “唰!”

    就在凡川把流澜剑刚刚靠近小黑的身体时,只见一道流光,瞬间飞向了流澜剑。

    小黑已经成功进入了流澜剑的剑体内。

    就在小黑刚刚进入剑体内之后,只见手握着流澜剑的凡川,突然表情一阵痛苦,接着眼睛也微微的闭上,而身体竟像是无支撑的向着地面倒了下去,但在凡川身体倒下去之时,凡川的手里,却还紧紧的握着那把流澜剑,始终没有放手。

    “凡川宗主!”

    见状,站立在一旁的云屏,瞬间花容失色,立即迅速的伸出了手,及时的扶住了凡川倾倒的身体,而且与此同时,云屏又快速的抽出了一丝真气,探入了凡川的身体里,开始检查凡川的伤势。

    此时的玄阴门里,异常的安静,只有一丝丝的微风,擦拭着坑洼不平的地面,偶尔会有一声细微的响动声,却在这个画面里,显得异常的震响。

    “真是奇怪的伤势……”

    检查了凡川体内的状况后的云屏,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道,同时双手紧紧的抱着凡川的上半身,不敢有一丝的懈怠,生怕自己只要一松手,凡川就会受到极大的伤害一样。

    就在这时,云屏和凡川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混乱的脚步声,随着脚步声的传来,接着就是几道真气压力伴随而来。

    来的几人正是钟北,白平刃和烟紫等人,几人是看到了黄旗碎裂,青烟散尽后,这才匆忙的赶来查看情况,但此时几人还不知道凡川受伤昏迷。

    “臭小子,你不错嘛,竟然这么快就破阵了!”

    正在跟着钟北等人向着凡川跑来的烟紫,还未见到凡川的面,就开始高兴的大喊了起来。

    可是就在几人靠近了凡川的身边后,几人的表情,瞬间从刚开始的欣喜,变作成了一副疑惑和担忧并存的表情,特别是烟紫,在看到嘴角挂着些许血迹,昏迷不醒的凡川后,愣是久久的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滞的看着凡川安静的样子,嘴巴大张着,却不知道要怎么说出口。

    “宗主!你怎么了?宗主!”

    “凡川兄弟!你这是怎么了?”

    “凡川兄弟!”

    首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钟北和白平刃几人,只见钟北突然双膝一下跪倒在了凡川的身前,语气急切的大喊着,但是却得不到凡川的任何一丝回应。而白平刃,浦玄和沈佑三人,更是紧张异样,只见白平刃突然像是着了魔一样,厚实的身材,“唰”的一下挡在了凡川的身前,而眼神则四顾的张望着,神色里极是谨慎,似乎像是在防备敌人一样,而浦玄和沈佑,也学着白平刃的样子,闪身挡住了凡川周身所有的方向,似是在护卫。

    “你们先别激动,他只是受伤昏迷了。”见到钟北几人的样子,云屏终于忍不住了的劝说道。

    可就在云屏的话音刚刚落下,之前还在呆滞着的烟紫,像是突然惊醒了过来一样,迅速闪身到了云屏的身边,双手紧紧的抱住了云屏的另一只胳膊,语气里带有哭腔般的急切说道:“师祖,师祖,臭小子到底怎么了?他到底怎么了呀?他怎么不醒过来啊?”

    说着话的烟紫,眼眶却在话音落下之后,开始闪现出了晶莹的泪花。

    云屏见状,先是把凡川缓慢的放在了地上,让钟北照看着,然后轻轻的起身,抬手捋了一下烟紫的头发,又轻柔的擦拭掉了烟紫的泪水,随即温声说道:“紫儿,你先别急,凡川宗主应该没有什么大碍,我刚刚用真气查看了他的伤势,见凡川宗主只是身体受挫,其他并无大碍,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啊?师祖!”

    见到云屏突然吞吞吐吐了起来,烟紫很是急切的催促道。此时的烟紫,完全没了平时温柔的样子,就连烟紫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见到凡川受伤后,这种难过的感觉,竟然要远远的大过于自己受伤时的难过感觉,这让烟紫很是矛盾,但又找不出什么原因。

    “只是……只是他身体里好像有很多创伤疤痕一样,这些疤痕不像是近期产生的,倒像是很久以前留下来的,很是奇怪,我知道凡川宗主是寒体体质的修真者,他的体质自然要好过于很多修真者的体质,只是那些疤痕,却未消散,像是烙印了上去的一样,真是奇怪……”

    见烟紫着急的样子,云屏索性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只是在云屏的话里,竟说出了两次对于凡川的身体感到奇怪的话,这是从一个修真界早已扬名的宗师级的人物嘴里说出来的话,难免会让听者的其他人更是对凡川的身体,感觉到奇怪和惊讶。

    “花仙前辈,晚辈斗胆相问下,我们宗主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宗主他到底是为何所伤?”这时,云屏的话音落下,还未等烟紫出声相问,而刚刚蹲在地面上照看凡川的钟北,却突然站起了身子,先是对着云屏躬身施了一礼,接着目光专注的看着云屏,急切的出声问道。

    就在钟北的话问出了之后,烟紫以及白平刃几人,也都同时把目光转向了云屏,等待着云屏接下来的话。

    见到钟北的样子,云屏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个……应该很快就能醒了,不过现在我要先为凡川宗主找一些丹药,先抚平他体内的那些创伤!而他因何所伤,这个……”因为云屏自己也没有亲眼目睹凡川受伤的过程,但云屏能猜的差不多,于是接着云屏把自己猜想的情况,完完整整的告诉了钟北等人,事实证明,云屏的猜想是**不离十。

    等云屏说完之后,不再管钟北几人,而是开始自顾的从自身的储物腰带里寻找修真丹药。

    而此时刚刚从云屏的话里回味了过来的钟北,见到云屏正在急着找寻丹药,当即再次对着云屏躬身施了一礼,随即出声说道:“多谢前辈,多谢了!”

    “恩,我还是先试试吧……”

    云屏听到钟北的话,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感觉,只见云屏先是面对着钟北,淡淡的出声回应道后,接着转身快步的走向了凡川,而此时云屏的手里,正紧紧的握着几粒丹药,丹药呈粉红色,而且还伴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