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神威破阵
    [.huju.]听到凡川的话,云屏转头看了凡川一眼,随即温声说道:“凡川宗主,你一个人可能不好对付,这样,你来吸引鬼獐妖魂的注意力,我来从后方抽取它体内的仙气,这样会力半功倍!”

    话音落下,接着只见云屏手中再次隐现了出来之前凡川见到过的那条长绫,随着长绫的隐现,云屏的身上也开始泛出了一丝墨青色的暗芒,只是这次的墨青色暗芒却和以往有些不同,因为这次墨青色的暗芒里,像是在不停的变幻着各种各样的花朵造型,时而魅惑,时而轻柔,极是好看。[.huju.]

    “那好,云屏前辈,我先去了!”

    把视线从云屏身上挪开了之后,凡川开始着手准备吸引攻击力,只见凡川手握着大放蓝芒的流澜剑,飞速的奔向了鬼獐妖魂,而且与此同时,凡川还时不时的击出一道化魂之力,来扰乱鬼獐妖魂的注意力。

    “呜呼!”

    只听到鬼獐妖魂的再一声怒吼,瞬间只见鬼獐妖魂长满青鳞的模糊尾巴,顺势的甩向了凡川,力道极其强劲,以至于凡川奔袭的速度,都被强制的压缓了下来。

    “不知死活的畜牲!”

    被鬼獐妖魂的力道所压制,凡川索性停下了身体,站立在了远处,手握流澜剑,直直的指向了鬼獐妖魂,一脸不屑的说道。

    可是,就在此时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一道极强的破坏力应声而到,慌乱下,凡川立即把手里的流澜剑挥了过去,电光火石间,竟然有一道金芒,冲着凡川飞速袭来。

    见状,凡川之前脸上的不屑表情,此时已变做成了紧张的表情,因为凡川对这道飞速袭来的金芒,有着很熟悉的感觉,那就是仙气,就和之前在天劫灵境里遇到的仙气缠身,是一模一样的感觉,没想到这鬼獐妖魂竟然会使用仙气攻击,不觉间,凡川再一次的感到了恐慌,是一种对于无尚仙人所匹配的力量的恐慌。

    “凡川宗主,小心!它是用的仙气攻击!”

    正在凡川踌躇不安的当下,天空的另一侧传来了云屏的喊叫声。

    凡川随即把视线寻着云屏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此时云屏正着急的盘旋在空中,手中的长绫正接连不断的涌出着墨青色真气流,直直的攻击着鬼獐妖魂,可再看鬼獐妖魂此时冲着凡川疯癫的状态,似乎云屏的攻击,并未起到多大的作用。

    “我知道了!”

    凡川先是回应了云屏一句,随即转身面对着鬼獐妖魂,开始抽取体内大量的真气,融入流澜剑中,似乎想要与鬼獐妖魂拿命一搏,接着只见流澜剑大放着蓝芒,蓝芒蜿蜒曲折的盘绕在了鬼獐妖魂的周身,似乎是在努力的牵扯鬼獐妖魂的行动。

    可是事与愿违,不管凡川如何大量的抽取真气,流澜剑的剑气就是不能阻碍鬼獐妖魂的行动,这一刻,凡川感到了仙气与真气在本质上的差别,何况这还只是鬼獐妖魂借用的一点残余仙气,试想要是仙人本身所散发出的正宗仙气,那力量该会是多么的变态。

    “呜呼!”

    又是一声鬼獐妖魂的狂躁喊叫声,接着只见一道金芒准确无误的击中在了凡川手中的流澜剑剑体上。

    结果可想而知,凡川根本扛受不住仙气的攻击,只见凡川的身体,在陪着流澜剑的飞走,同样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了地面上。

    刚刚落地的凡川,只感到了一阵刺骨般的疼痛,脑袋也开始发昏了起来,凡川知道右手上佩戴的手链,会在自己最为难的时候,出来一个灵体,来抚平自己体内的创伤,于是凡川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右手上佩戴的手链,可是让凡川失望的是,不管凡川如果喊叫或者拍打,右手上的手链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而凡川也没有感到那股久违的凉意,顿时凡川开始着急了。

    接着凡川一口鲜血直直喷洒在了流澜剑的剑体上,可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就在凡川嘴里喷出的鲜血,刚刚触及到流澜剑剑体的时候,只见流澜剑的剑体,突然一阵的发红,而且剑体也开始剧烈的颤动,凡川差点没能握住,再接着就是流澜剑像是自动锁定了目标一样,剑刃指着鬼獐妖魂,忽然一道夹杂着蓝芒的黑色东西,瞬间从剑体里钻了出来,直向着鬼獐妖魂奔袭了过去。

    凡川看到这一情景被吓了一跳,但是随即反应了过来,因为刚刚从剑体里奔袭了出去的黑色东西,凡川看的很清晰,那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是一直隐藏在流澜剑剑体内修炼的灵境兽小黑,此时小黑正扑展着四肢,在空中如漂浮般向着鬼獐妖魂飞去,不过此时已经受伤的凡川,并没有发现,此时小黑的四肢正向外不停的喷涌着青芒。

    “小黑,快回来!危险!”

    凡川费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冲着小黑大声的喊道,可是凡川的喊叫对小黑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只见小黑还是在一如既往殿外向着鬼獐妖魂奔袭过去。

    见状,凡川先是立即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两粒数量最多的一罗丹净心丹,顺势吞入了肚中,等体内的真气恢复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凡川再次放眼向着小黑看去。

    可是在凡川的视线搜寻了一会儿之后,并未见到小黑的踪影,凡川不禁的开始自责了起来,凡川以往小黑是为了救自己而牺牲了,想到此处,凡川有些悲痛欲绝,毕竟小黑曾经在天劫灵境里就救过了自己一次,本想着以后带着小黑在身边,会慢慢的提升小黑的修为境界,实现小黑最初跟着自己的梦想,可此时,小黑却……凡川不敢再想下去了,因为巨大的自责心已经占据了凡川整个心头。

    “我要杀了你这个畜牲!”

    只见此时仅仅靠着丹药支撑起来的凡川,突然把流澜剑插在了地面上,手拄着流澜剑,艰难的站起了身子,随即再次拔出了流澜剑,这次凡川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抽出体内真气融入到剑体里,因为凡川此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能允许再抽出真气了,否则只能是自取灭亡。

    接着只见凡川一步一艰难的拄着流澜剑,踱步的逼近鬼獐妖魂,而且与此同时,每当凡川跨走一步,嘴角就会溢出些许的血丝。

    就在此时凡川想要与鬼獐妖魂以死相搏的时候,突然云屏闪现在了凡川的身边,伸手扶着了凡川摇晃欲坠的身体,同时紧张关切的说道:“凡川宗主,实在对不起,是我没能力困住鬼獐妖魂,让你受如此重的伤,你就先别动了,待在原地恢复!”

    看到突然闪现在身边的云屏,凡川并没有感到惊讶,因为凡川早就知道云屏会瞬移,而且对于云屏的瞬移,凡川似乎早已经司空见惯了,接着只见凡川转头看向了云屏,强挤出了一丝微笑,伴随着咳嗽声,语气略带嘶哑的说道:“云屏前辈,怎么能怪你呢?咳咳……你先赶紧离开,去照顾好烟紫和我那几位兄弟,咳咳,就……就让我去教训这个畜牲吧!”

    凡川说完,自顾的强撑着身子,要向着鬼獐妖魂的位置走去,可却突然被云屏狠狠的拉住了胳膊。

    接着只听到云屏语气严肃的说道:“站住!现在不是你耍英雄气概的时候,你老老实实的听我说,我刚刚在与鬼獐妖魂盘旋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你所养的那只叫什么小黑的灵兽,是叫灵境兽吧?”

    “恩……”

    听到关于小黑的事情,凡川停下了脚步,目光紧紧的盯着云屏,神色紧张的点了点头。

    看到凡川确定的点头,云屏接着说道:“你先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我发现那只灵境兽似乎并不畏惧鬼獐妖魂,而且更是不畏惧鬼獐妖魂体内的残余仙气,因为就在我刚刚瞬移来找你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只灵境兽,竟然在大幅度的吸取着鬼獐妖魂体内的残余仙气,而且看鬼獐妖魂的样子,似乎很难以抗拒那只灵境兽的吸取,只在原地来回的挣扎,似乎体内的残余仙气,已经不多了!”

    云屏说完,不禁的再次把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天空中,似乎在寻找着灵境兽小黑的身影。

    而此时听完了云屏的叙述后的凡川,就如是听到了天大的好消息一样,就连脸色终也于恢复了些正常,接着只见凡川颤抖着身体,语气激动的说道:“云屏前辈,小黑在哪?你快带我去看看好吗?”

    听到凡川的话,云屏转身看着满脸乞求样子的凡川,默然的点了点头,随即突然伸手抓住了凡川的胳膊,一阵真气的压力横扫而过后,原地已没了云屏和凡川的身影。

    云屏已经带着凡川瞬移到了小黑的后方。

    “小黑!小黑!”

    此时刚刚站立在了地面上的凡川,在看到不远处空中小黑的身影后,不禁的激动的大喊道。

    “别出声,别打乱它的攻击节奏!”

    看着激动的凡川,云屏立即伸手拍打了一下凡川的肩膀,同时示意凡川住嘴。

    听懂了云屏的意思,凡川随即安静了下来,不再出声,但一脸的激动表情,还是显而易见。

    此时只见依旧还漂浮在空中的小黑,正以着一道强劲的异样力量,快速的吸取着鬼獐妖魂体内的残余仙气,道道一闪而逝的青芒,连续不断的浸入着鬼獐妖魂的体内,而等青芒再次回归到小黑身体里时,却略带着些金芒的闪耀,而此时的鬼獐妖魂,似乎也拿小黑没办法,只能以不停的哀嚎,以示痛苦,可身体却不能移动半毫,死死的困在了小黑的攻击范围里了。

    “呜呼!”

    就在此时,突然只听到鬼獐妖魂一声凄惨的吼叫之后,接着只见鬼獐妖魂的身体,竟如空气一样,瞬间化作了成一丝青烟,消散在了空中,而在青烟消散后,本来漂浮在空中的几面黄旗,也就此破碎,随风洒落在了地面上。

    而且就在鬼獐妖魂和黄旗接连着消散之后,空间中那道包裹着残余仙气的真气流,以及被真气流包裹着的残余仙气,全都消散了,瞬间安静如初的空间,再也没有了一丝的阻力。

    凡川和云屏看到了这突然的一幕之后,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