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鬼獐妖魂
    [.huju.]“小心啊!”

    众人急着出声提醒,但是此时凡川的身影,已经走很远了,已经就要接触到锦旗阵了。[.huju.]

    而此时的凡川,正站立在黄旗的下方,随着周围略带凉意的风吹来,凡川抬头紧紧的盯着空中随风飘动的几面黄旗,但看了一会儿,凡川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接着凡川试着静下了心来,想用心神去感受一番,而且与此同时,凡川还抽出了一丝微微的真气,击到了黄旗的周边,想要试探一下。

    可就在凡川击出的真气刚刚碰到一面黄旗的边缘时,突然真气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一样,被空间隔开后,猛一下的反弹了回来,而且此时反弹回来的真气,已经被混染了异样的气流,已经不是凡川的本体真气了。

    见状,凡川大吃一惊,当下立即闭上了眼睛,开始用灵神感受黄旗里所蕴含的能量,不感受还不知道,一感受之后,再次让凡川震撼不已,因为凡川清晰的感受到了,这几面黄旗里,竟有着仙气的存在,只是这丝仙气已经很微弱了,而在仙气的外围,却是大量的真气,这道包裹着仙气的真气,很是强劲,如果顷刻全部散出来的话,想必有着很大的冲击力。

    收回了灵神,凡川睁开了双眼,不敢再马虎,凡川立即转身走回了云屏等人的身边,定睛的看着此时面带担忧的云屏,凡川接着有些为难的说道:“云屏前辈,这锦旗阵确实不凡,里面有仙气存在!”

    “什么?仙气!这怎么可能啊!”先是烟紫惊呼道。

    看着惊讶的烟紫,凡川先是伸手示意烟紫安静,接着把目光再次放在了云屏身上,意思是想从云屏那里得到什么建议一样。

    只见此时的云屏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略微的点了点头,随即自言自语道:“看来相传不假,这锦旗阵确实是出自上仙之手。”可云屏正自顾的说着的时候,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神色间隐现出了一丝喜悦,随即看着凡川接着出声说道:“凡川宗主,你说你感受到的仙气已不多?而且仙气外围全是真气流?”

    看着突然惊喜的云屏,凡川愣了愣,当下木讷的点了点头,出声说道:“是啊,前辈,这有什么不对吗?”

    得到了凡川的肯定,云屏的脸上终于浮现了比较清晰的笑容,接着只听云屏说道:“这就好办了,锦旗阵里的仙气已不多,这就足已说明这个锦旗阵已经存在很长时间了,而外围的那些真气流,定是玄阴门里的修真者后来增加的,就是为了以防阵法被破坏。”云屏顿了顿,深呼吸了一下,又再次抬眼看了一下那几面随风飘动的黄旗,接着说道:“凡川宗主,我听紫儿说,你在什么地下灵府得到了纯正的化魂之力,对吗?”

    “恩!”凡川疑惑的点了点头。

    “而且我还听说,化魂之力对玄阴门的邪术,有着天生的克制对吗?”云屏接着问道。

    “对啊!”凡川再次点了点头,虽然凡川不知道云屏为何这么问,但是看着云屏欣喜的面容,凡川内心里开始确定,云屏一定是有办法破开这锦旗阵了。

    “那好,你现在就用化魂之力,去击散那些包裹着残余仙气的真气流吧,那些真气流定是玄阴门的修真者所附上的,所以你的化魂之力一定可以大破那些真气防御,然后剩下来的残余仙气就交给我吧!”云屏像是早已准备好了的一样,跃跃欲试的说道。

    “这样就可以?”凡川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恩,相信我!”云屏坚定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凡川说完,转身再次走向了锦旗阵。

    此时凡川只一心想着出去,其他的并没有想太多,如果不听云屏的建议,自己又没什么主意,以目前的情况,只能这样一试了。

    再次站在锦旗阵下方,凡川感受着锦旗阵里所密布的真气流,以及在真气流包裹里的微弱的仙气,凡川开始在双手间大量的汇聚化魂之力。

    因为凡川师承言慕岸的真传,本体的真气汇聚的时候,都是会泛着淡淡的紫芒,可此时的凡川身上,却隐隐约约的闪现着淡青色的光芒,这不是真气所拥有的光芒,而是纯正的化魂之力,发挥到了极致,才可拥有的淡青色魂气。

    没再多想,凡川当即把双手间的化魂之力,倾尽的击在了锦旗阵里。化魂之力刚刚要靠近那几面黄旗,黄旗的周围顿时开始风起云涌,狂暴的飓风带着黑压压的乌云,正快速的冲向了凡川,而刚刚凡川所击出的化魂之力,此时已经浸入到了几面黄旗的中央。

    “噗!”

    只听到几声沉闷的声响之后,化魂之力正在快速的瓦解真气流防御,在瓦解的过程中,总是会不停的产生声响,而且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强大的气流,在几面黄旗里跃跃欲试,想要挣扎出来。凡川知道,那道气流,正是残余的仙气。

    而此时的凡川,根本无暇顾及化魂之力是如何破除真气流防御的,因为刚刚化魂之力所激发的飓风和乌云,已经快要触及到凡川的身前了,虽然飓风和乌云全是一些自然现象,但是凡川总能隐隐约约的从飓风和乌云里,感到一丝丝微弱的真气波动。

    不再多想,当下凡川立即祭出了之前凌关真人借于自己的流澜剑,准备用流澜剑来抵挡飓风和乌云的冲击力,而且同时也要谨慎的防备着藏在飓风和乌云里的隐患。因为随着飓风和乌云的逐渐逼近,凡川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一股无匹的战意,而且这股无匹的战意,正是直冲着自己来的。

    瞬间,流澜剑隐现在了凡川的手中,顿时周围被笼罩在了一层蓝芒中,随着蓝芒渐渐的大盛,空中随风飘动着的几面黄旗,也开始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呼呼!”

    夹杂着乌云的飓风,准时的冲击到了凡川的身前,而凡川也不慌乱,只见此时的凡川,紧皱着眉头,手握着流澜剑,顺势的劈砍向了迎面而来的飓风。

    “呼哗!”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到一阵极大的撕裂声过后,接着只见夹杂着乌云的飓风,像是被从中间斩断了一样,空间瞬间扭曲了起来,而飓风也就此一分为二,绕过了凡川,向着凡川身体的两边径直飞走,而就在飓风刚刚飞走之后,却只见从飓风的分裂处,闪现了一道极白色的光芒,直冲的照射下来,让凡川的眼睛,瞬间感到了一种刺痛感。

    极白色的光芒还在继续,而且越发的刺眼,直射着照着凡川的身体,此时要从远处看的话,基本都看不到凡川的身体,因为此时凡川的身体被完全的笼罩在了极白色的光芒里了,而凡川手里的流澜剑所闪现的蓝芒,也在此时显得微不足道了,被极白色的光芒,完完全全的遮盖了过去。

    “这是什么鬼东西!”

    视线完全被陷入了极白色光芒里的凡川,发怒的挥动了几下手里的流澜剑,大声的怒喝道。

    可就在此时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不久,突然极白色的光芒里穿出来了一声被凡川的喊叫声响还要大的喊叫声。

    “呜哈!”

    一声震彻天地的声响,狠狠的击打着凡川的耳膜。

    凡川被这声响震的差点昏了头,正准备寻着声响的方向看去时,突然天空中又再一次的传出了刚刚一样的声响,只是这次和上一次不一样的是,随着这次声响落下,天空中的极白色竟然迅速消失了,可在极白色消失之后,凡川却更甚的感受到了一种危险感觉。

    从极白回归正常,凡川猛然间眼睛还是不适应,只能拿着流澜剑护在自己的身前,以防异变,接着就在凡川的视线终于回归了正常后,凡川随即看向了刚刚声响传来的方向,可这一看不要紧,凡川顿时冒了一身的冷汗。

    因为从凡川的视线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凡川的正前方上空,此时正安然的漂浮着一只像是蛇的怪物,只是这只像是蛇的怪物的身体状态,有些模糊,甚至身体的某处都是透明的。

    这只像是蛇的怪物,有着微微发青的鳞片,和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而且在血红色眼睛的上方,还卧立着一只造型怪异的尖尖犄角。

    “恩……?”

    看着眼前的怪物,凡川越来越觉得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只是脑子里一时想不起来。

    “等等!”

    突然凡川像是想到了什么,只见凡川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脸的不可思议状,随即自顾的吃惊大喊道:“这……这不是被我斩杀的那只鬼獐妖吗?”

    “对,这就是那只鬼獐妖,不过它现在已经不是本体了,它现在只是被仙气所支撑着,变幻成了一只鬼獐妖魂罢了!”

    就在凡川的话音刚落下,只见云屏不知何时,却闪现在了凡川的身边,随着凡川的话音,衔接着说道。

    听到云屏的话,凡川吓了一跳,凡川自问刚刚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云屏身上真气的波动,而云屏却突然的闪现在了自己身旁,这让凡川感到了不可思议,而再仔细听到了云屏的话后,凡川更是不可思议。

    “云屏前辈,这鬼獐妖魂是什么啊?”凡川随即转身看向了身旁的云屏问道,此时凡川根本就没有闲心关注云屏为何会突然出现,因为感受着此时局势的紧张,凡川只一心想要解决现状,去除掉那种危险感觉。

    “这个回来再给你解释,当下务必要先击溃这只鬼獐妖魂,只要抽出,或者消灭它体内的仙气,就可以轻而易举的顺着消灭这只规章妖魂了!”云屏神色凝重的说道,同时,视线从未离开过规章妖魂的身体上。

    “好!前辈你说怎么做?”

    因为之前亲手斩杀了鬼獐妖本体,所以此时凡川再见这只鬼獐妖魂,并未有多害怕,只见凡川手握着流澜剑,跃跃欲试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