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锦旗阵
    [.huju.]看着此时下跪着的新凉,梓月竟一时愣住了,呆呆的睁着一双动人的大眼睛,死死的看着新凉,嘴巴也大张着,却一时没有说出话来。[.huju.]

    “梓月姐姐,你看凉弟这么有诚心,你就收下嘛!”见状,凡川在一旁推波助澜的说道。

    “这,这……哎呀,你先起来吧!”听到凡川的话,梓月这才惊醒了过来,有些尴尬的看着新凉,语气慌乱的说道。

    “梓月姐姐不答应,人家怎么起来?”凡川一副看笑话的样子,依旧风言风语道。

    “臭小子,你……”梓月狠狠的用手指了指凡川,怒气的瞪了凡川一眼,接着转眼再次看向新凉,淡淡的说道:“你叫新凉对吧?那好,我收你为徒,但是前提是,你必须要准备好接受比常人要多很多的磨难!”

    “多谢师尊成全,凉儿做什么都愿意,凉儿不怕吃苦!”梓月的话音刚落下,却听到新凉大声的说道,似乎对于梓月话里所谓的磨难,并没有什么畏惧的意思。

    “这就好了嘛!”见到事情已达成,凡川很是开心,自顾的笑道。

    “臭小子,你欠我一个人情!”听到凡川的笑声,梓月瞬间把视线再次放在了凡川身上,矛头也指向了凡川,准备在言语上讨伐凡川一阵。

    看着梓月的眼光,凡川似乎也知道了梓月接下来肯定要说教自己一番,于是凡川想到了离开,但是这么突然的离开,又会让新凉产生不解,想着想着,只见凡川突然抬起了右手,从晶涟羽戒里拿出了两粒三罗丹集元丹,顺势丢在了新凉的手里,同时出声说道:“凉弟,我还有很多要紧的事情要去办,要先离开夜月门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不能在你身边看着你了,不过你放心,你梓月师尊不会刻意的为难你的,好好努力,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有一番小的成就。”说完,凡川不等新凉作何反应,瞬间转身跑出了静室,留给众人的,只是一道残余的真气影子。

    而此时的梓月,在凡川突然离开后,才顿时醒悟了过来,只见梓月怒视着静室的大门,一双小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状,同时嘴里还呢喃道:“臭小子,下次让我见到你,老娘我非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不可!”

    说话的同时,梓月还向着静室的大门,挥动了几下拳头,惹的此时待在静室里的拐杖老人和新凉,一阵阵的疑惑和不安。

    可梓月也就是发火了一阵子时间,在时间潜移默化了一会儿了之后,只见平息了心情殿外梓月,转身走近了新凉,出声说道:“新凉对吧?好了,咱们走吧!”

    说着话,梓月率先的走出了静室,而新凉和拐杖老人,也着急快步的跟了上去。

    此时的夜月门里热闹非凡,不单单是静室场地上,几位长老挑选弟子,而在夜月门的擂台比试场地处,此时也正是人山人海,因为夜月门里每三十年一次的擂台比试,又即将拉卡序幕了,这种比试活动,对于退隐封闭的夜月门,可谓是最有期待殿外活动了。

    而此时刚刚逃离了静室的凡川,正带着钟北,御剑飞行在了擂台比试场地的上空,看着地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凡川不知不觉见,却由衷的感到了欣慰。

    “时间真是匆匆啊,都没有算过,这是第几届的擂台比试了呀……”看着地上的人群,凡川语气有些沧桑的感叹道。

    “宗主想要下去试探一番吗?”此时凡川身旁的钟北,看着凡川紧盯着地面上的目光,有些疑惑的出声问道。

    听到钟北说话,凡川把视线收回来了,先是对着钟北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不了,我们还有很多要紧的事情去办,不能再耽误了,好了,咱们快些走吧!”

    说完话,凡川和钟北,几乎是同时加快了脚下飞剑的速度,向着宗主宫殿,极速的飞了过去。

    几乎没用多长时间,凡川和钟北两人,就到达了宗主宫殿的主门处,就在凡川和钟北刚刚降落在了地面上时,只见之前待在殿内里的烟紫和云屏,以及白平刃三人,当即快步的跑了出来。

    “傻小子,你们去哪里了,用了这么长时间!”跑出来的烟紫,刚刚看到凡川,就立即出声抱怨道。

    “啊,烟紫姐姐,这不是有些要紧的事情给耽误了嘛!好啦,咱们现在就出发吧!”凡川看着烟紫,有些愧疚的说道。

    “恩,走吧!”

    烟紫点了点头说道,同时其他人也都跟着象征性的点了点头。

    “那好,咱们先去逆行通道,走吧!”说着话,凡川伸手牵住了烟紫的小手,而烟紫似乎也习惯了被凡川牵着,也并不挣扎,听话的跟着凡川,走上了凡川还未来得及收回的碎星飞剑上。

    就在众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阵仓促的脚步声传来,众人好奇的向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两位像是兄弟模样的年轻人,正快速的向着凡川等人跑来。

    凡川看到来的两人,脸上闪过了一丝欣慰,于是先停下了脚下飞剑的动作,等待着不远处两人的到来。

    “清风明月拜见宗主,拜见师尊!”来的这两人,正是凡川在夜月门收的徒弟,清风和明月。

    见到两人在跪拜自己,凡川随即挥了挥手,出声说道:“清风明月起身吧,不用这么拘束,看你们这么着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清风明月按照凡川的吩咐,扭扭捏捏的站起了身,一脸不舍的表情显而易见,接着只见两人吞吞吐吐的说道:“师……师尊,我们兄弟俩才刚刚知道师尊要离开夜月门一段时间,所……所以这才特此来与师尊告别!”

    “哦?这个事啊,看你们着急的样子,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恩,你们回去吧,师尊我还会再回来的,放心吧,走了!”凡川笑了笑说完,随即运行起来了碎星飞剑,飞剑立即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之前青邪的长老宫殿飞去。

    “师尊保重……”

    凡川走后,宗主宫殿的门前,只剩下了清风和明月,还在嘴里自顾的嘟囔道。

    而此时的凡川几人,也在青邪的长老宫殿里,顺利的通过了逆行通道,只是在凡川临离开夜月门的时间,曾有一瞬间,凡川的脸上闪过了些许的不舍和挂念,而且凡川还小声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夜月门,我还会再回来的!还有,绝殃前辈,请你等我成仙的那一天!”

    几人在顺利的通过了逆行通道后,除了烟紫感觉到了一阵的作呕感,其他人都还能正常,凡川几人于是等烟紫的状况好了很多之后,这才在玄阴门里开始静悄悄的偷渡。

    因为之前云屏在玄阴门里待过了几百年,所以说几人里面来说,还是云屏此时最具重要性,接着只见云屏想都没想,直接首当其冲的走到了众人的身前,做起了向导的工作。

    而此时的玄阴门,和夜月门一样,都处在黄叶纷飞的季节,只是让几人奇怪的是,几人沿路走了许久,并未发现多少枯竭的落叶,反倒是那些永不凋零的黑**灵花,遍布在了玄阴门的大部分地方,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下次有时间,我一定要将你们连根拔起!”

    走在前面的云屏,看着周身的黑**灵花,有些生气的怒道。

    而此时凡川几人并没有回答云屏的话,因为众人知道,此时不益交谈,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也许是上天有好意,又或许是云屏所带的路很安全,在几人急行的一段时间内,竟没有遇见任何一个玄阴门的弟子,而此时就在众人继续急行着的时候,众人身前的云屏,竟突然自顾的停下了身子,挡住了身后几人的去路。同时,只见云屏手指着前方不远处的空中飘着的几面黄旗处,欣慰却有些疲惫的出声说道:“好了,过去前面的锦旗阵,咱们就可以出去了!”

    而此时本来疲惫的几人,在听到了云屏的话后,都不禁的激动了起来,特别是凡川,只见此时凡川微微颤抖的身体,配上满脸的喜色,就能轻易的看的出来,凡川盼着这一天的到来,已经盼了很久了。

    “哈哈,真没想到这一路竟是这么的通畅,这还真得需要多谢云屏前辈的相助,不然定不会如此轻易!”凡川压制着激动的心情,看着身前的云屏说道。

    “那当然,你没看我云屏师祖是什么人呢!这点小事情定是不在话下!”凡川的话音刚落下,旁边没有传来云屏的声音,却传来了烟紫的声音。只见此时的烟紫,一脸的骄傲之色,似乎在告诉所有人,生怕别人不知道云屏就是她的师祖的样子。

    “紫儿,别瞎说,我也只是在这玄阴门里待的时间久了,才会了解到这么多,没想到今天竟派上用场了!”云屏先是对着烟紫严肃了一下,接着再温声的向着凡川解释道。

    “哦,这样啊!”凡川爽朗的说道,说话的同时,凡川不禁的把视线转向了不远处空中飘着的几面黄旗,同时接着出声说道:“云屏前辈,你说的这锦旗阵是什么?容易过吗?”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云屏也把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的空中飘动的黄旗处,语气顿时有些低沉的说道:“这个……我也没有试过,不过,听别人说,这锦旗阵乃是很久以前的上仙所创,这其中的难度……”云屏后面的话,开始变得有些吞吞吐吐,但是凡川等人还是听懂了云屏的意思。

    云屏话音落下,只见凡川定睛的看了看那几面随风飘动的黄旗,接着只见凡川却突然抬起了脚步,向着黄旗处走去,同时淡淡的出声说道:“你们先等着,我去仔细的看看!”

    说完,凡川头也不回的向着飘动的黄旗处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