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少年新凉
    [.huju.]听到声音,凡川随即把视线转了过去,只见一群年龄各不一样的凡人,正向着凡川跑来,而且还在边跑边喊,不过引起了凡川注意的却是在众人的身后,艰难的挪动脚步,紧紧的跟上众人步伐的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还有老者身边的少年。[.huju.]

    凡川仔细的辨认了一番,认出来了这拄着拐杖的老者和他身边的少年,正是凡川和钟北之前在玄阴囚房的时候,给予两人帮助的老者和少年。见到他们,凡川有些激动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凡川,很高兴见到你们!”

    看着逐渐的靠近了来的众人,凡川声音洪亮的大喊道。

    可就在凡川的声音刚刚落下之时,突然只见众人却齐齐的跪在了地上,“砰”的一声传来,感觉地面都有一丝的颤抖的样子。

    “感谢凡川宗主的救命之恩,还请宗主开恩,收下我们,我们想留下来修真!”

    “请宗主恩人开恩啊!”

    凡川还在为这眼前的情景,感到疑惑的时候,跪在众人身前的几位中年大汉,终于与凡川讲明了原因。

    原来真如钟北之前所说,这些人看来铁定了要入修真,可是,入修真哪能说想入就入啊,这都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和生活的磨练的。但凡川想来想去,又不知道该怎么推辞或者拒绝这些凡人,凡川的心里虽然也想让这些人都修真,可是事情并不是说凡川想什么就是什么。就在这矛盾中,凡川苦恼了起来。

    可就在此时凡川苦恼的当下,之前一直跟在众人身后的拐杖老人和少年,也已慢吞吞的挤在了人群的前方,只见刚刚挤出来的拐杖老人,定睛的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凡川,眼神里闪过了些许的激动,手里拄着的拐杖,竟也有些微微的颤抖,似乎是想要摔倒的样子,好在少年及时的发现了异样,立即伸手扶住了老者,老者的身子这才又重新的安稳了下来。

    “少……少侠!哦,不对,凡……凡川宗主,真的是你吗?你去了死洞没事啊?真的太好了!”只见被少年扶着的老者,目光直视着凡川,声音颤抖的说道。

    “恩?”

    而此时满脑子糟乱思绪的凡川,在听到了老者的话后,先是惯性的疑惑了一下,接着抬头看向了老者,等看清了老者和老者身边的少年后,刚刚还在苦恼的凡川,顿时激动了起来,之前苦恼的情绪,暂时烟消云散了。接着只见凡川没有说话,但是却快步的走向了拄着拐杖的老者和老者身边的少年。

    凡川能如此激动,是因为拐杖老人和少年这两人在一起的画面,和自己儿时与镜爷爷在一起时的画面,很是相似,凡川是有感倍发,这在凡川从玄阴囚房第一次见到拐杖老人和少年的时候,就表现了出来异样的亲切,不是凡川不成熟,做事太草率,其实只是在凡川的内心深处,一直都放着镜爷爷的身影,这是不可撼动,不可改变的。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凡川之前在玄阴囚房里时,注意到过拐杖老人身边的少年,这少年的体质,可谓是修真的天生好料子,凡川此次来这儿,也有一部分就是为了这个少年而来。

    “老先生,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你最近在这里生活的还习惯吗?身体还好吗?”终于走到了拐杖老人身前的凡川,顺势握住了老者布满皱纹的手,随即出声说道,说完,不等老者回应,凡川又转眼看了一下老者身边的少年,接着出声说道:“小弟弟,还有你,你生活的习惯吗?”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可能是因为拐杖老人的反应迟缓,最终还是少年先做出了回应,只见少年对着凡川欣喜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随即闪身躲在了老者的身后,似乎让他面对凡川,是会产生压力一样,有些害羞的不再做任何动作。

    凡川见状,苦笑了一番,摇了摇头不再过问少年,而是把视线放在了老者的身上。

    而此时的拐杖老人似乎才刚刚的反应过来,只见拐杖老人把布满了皱纹苍老的手,反转了一下,主动的握住了凡川的手,随即语气依旧颤抖的出声说道:“哎呀,真的是少……凡川宗主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凡川宗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这般年轻,就有这般的能耐,这般的了得。”拐杖老人说完,身体还在激动的不住颤抖。

    “呵呵,老先生过奖了,小子也只是碰巧了而已,没有老先生说的这般伟大!”凡川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只见凡川尴尬的摸了摸头,声音也变得小了许多。

    “凡……凡川宗主,老朽有一件事情,想……想让宗主帮个忙……”突然拐杖老人握着凡川的手,主动的松开了,接着老人面对着凡川,有些乞求的说道。

    见状,凡川想都没想,直接出声说道:“老先生有什么话就说,我能帮的一定尽力去帮!”

    听完凡川的话,拐杖老人激动的脸色里,又增添了些许的满足,接着只见拐杖老人缓慢的把视线转向了身后的少年,同时伸手缓慢的把少年从自己的身后,拽到了身前。

    等到少年再一次的站在了凡川的身前后,拐杖老人突然对着少年语气严肃的说道:“凉儿,快给恩人跪下!”

    拐杖老人的话音刚刚落下,只见少年突然双膝下跪在了凡川的身前。

    “老先生,你这是……”

    见状,凡川有些费解和困惑,不知道拐杖老人接下来要做什么,想要伸手去扶少年,却被拐杖老人给制止了。

    “凉儿,你之前想要与恩人说什么,现在就说吧,恩人的时间不可多耽误!”拐杖老人语气依旧严肃的对着少年说道,同时还不忘用着手里的拐杖碰了碰少年的后背,似乎很是着急。

    在拐杖老人的催促下,少年终于出声了,像是做了一个决定一样,只见少年先是对着凡川磕了几个头,接着用着少年本有的稚嫩的声音出声说道:“凡川哥哥,你是我们的恩人,我和我拐杖爷爷都感激你救了我们,我叫新凉,从小是个孤儿,拐杖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收养了我,我一直都跟在拐杖爷爷的身边,直到后来被抓进了玄阴囚房。”少年说着说着,竟有一丝的眼泪浸出了眼眶,接着只见少年立即伸手擦掉了眼泪,顿了顿接着说道:“自从在玄阴囚房见过哥哥你以后,我就开始想要做个修真者,像哥哥你一样的修真者,可以保护好我的拐杖爷爷,打跑那些恶人,可是我……我怕,我怕哥哥不会教我……”

    “我教你!”

    就在新凉的话还没说完时,凡川却突然的插上了一句,而且与此用时,凡川还低身把新凉从地上扶了起来,伸手用衣袖沾了沾新凉眼角的泪痕,凡川这一刻像极了一个大哥哥一样,给予了新凉百般的体贴和照顾。

    “真……真的吗?哥哥愿意教我修真?”只见新凉突然激动的跳了起来,双手拍打着自己的大腿,一副天真的样子看着凡川出声问道。

    “真的!”

    凡川适时的给予了最佳的肯定。

    “好耶,好耶!”

    只见新凉在得到了凡川的肯定后,已经激动的不可抑制了,瘦弱的身体在原地来回的蹦跳了许多圈。

    “老朽多谢凡川宗主开恩啊,凡川宗主的大恩大德,老朽永世不敢相忘!”这时,一直在旁边等待的拐杖老人,也抽出了身子,想要给凡川下跪,却被凡川及时的给制止了。

    从此时拐杖老人和少年新凉脸上的表情而看,可以得知此时两人很是激动和高兴。

    其实凡川的心里也同样很高兴,毕竟之前凡川就有想要带少年新凉入修真的想法,刚好现在又逢上一个最佳的时机,所以对于凡川来说,这是件锦上添花的事情。

    接着凡川又看了几眼少年新凉和拐杖老人,只见凡川却突然转身喊来了钟北。

    钟北快步的刚刚跑到凡川的身前,凡川看着钟北立即出声说道:“钟北兄弟,你现在以最快的速度,去请一下你的师尊,梓月长老,还有征黎长老,安吾长老,以及易阳长老,让四位长老前来此处,我有要事相告,记住,务必要快!”

    “遵命!”

    钟北对着凡川施了一礼之后,随即转身走出了静室,祭出了飞剑,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夜月门里的长老宫殿飞了过去。

    就在钟北刚刚离开之后,凡川立即转身走向了静室场地里另一群凡人,就是之前那些想要凡川带入修真的一群凡人。再次看着眼前的众人,凡川的脸上再次显出了一丝为难的表情。

    “凡川宗主,请求带我们入修真吧!我们不想再被欺负了!”

    而此时静室场地里的众人,看到凡川再次出现,于是又立即开始用话语请求,态度像是不论如何也要做修真者一样。

    听到了众人的话,凡川先是抬手示意了一下,让众人安静,随即清了清嗓子,出声说道:“各位朋友,修真并非只是嘴上一说,修真所要付诸的磨难,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你们真的愿意修真吗?如果现在反悔的话,我可以及时的送你们回你们原来的家!”

    “我们不回家,我们要做修真者!”

    凡川的话音刚落下,就得到了众人一声齐齐的回应。

    看着众人坚决的样子,凡川似乎做下了一个决定,接着只见凡川对着众人点了点头,大声的说道:“好,只要你们能承受磨难,我自然不拒绝,不过,前提是,一旦入修真,只可行益事,不可做阴人!”

    凡川的条件很强硬,不过此时凡川也只是在话语上给予警告,但要后来这些人真的有要入夜月门修真的时候,还是必须要检查一番个人的脾性和好坏。不过,这些事情就不是凡川所操心的了,因为凡川刚刚让钟北去请来夜月门的四大长老,用意就在此处。

    “好了,众位朋友,你们稍等一下,你们要做修真者的事情,一会儿就可以得知了!”

    凡川的话音落下,静室场地里的众人,也都安静了下来,人人的脸上都有着一副焦急的表情,还有着一丝对未知答案的恐惧。

    不再多言,凡川转身走向了拐杖老人和少年新凉,接着把拐杖老人和少年新凉带进去了一间小小的静室,安置两人休息,接着凡川走出了静室,再次看着静室外大场地上的众人,不过,此时凡川的脸上,浮现了一丝难以形容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