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临行
    [.huju.]听到了钟北和白平刃四人的话,凡川吓了一跳,再看此时四人决绝的样子,凡川疑惑了起来,随即清了清嗓子,出声说道:“你……你们没傻吧?”

    “我们没傻,就是想请求宗主带上我们!”四人像是早就商讨好了的样子,声音依旧齐齐的喊道。[.huju.]

    而此时的宫殿里,其他人也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了还在宫殿一角,正开心的聊着的烟紫和云屏,而烟紫和云屏两人,似乎就没有注意到凡川这边,所以凡川和钟北四人的对话,完全没有感染到这两人。

    “你们不怕死吗?我现在出去找灵儿,根本就是什么头绪都没有,未知的危险更是处处横生!”凡川顿了顿,故作微怒的说道。

    “我们不怕死!”

    让凡川惊讶的是,钟北四人在听到自己的话后,根本就没有考虑什么,话音直来直去,就是要让自己带走他们。

    看着四人坚决的态度,凡川有些为难了,倒不是凡川怕四人是累赘,只是让凡川担心的是,怕自己连累了他们,此行注定荆棘密布,在未知的路途里,凡川不想让他们陪着自己冒险。

    “真的愿意跟我走?”

    僵持了许久,最终还是凡川先妥协了,只见凡川语气有些无奈的,看着钟北四人说道。

    “恩!”

    听到凡川的话,钟北四人严肃的脸上,终于浮现了笑容,四人不住的对着凡川,猛烈的点起了头。像极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听着钟北四人的笑声,凡川有一种上当了的感觉。

    “好吧,我答应带你们出去,不过前提是,出去了之后,一切要听我安排,不可鲁莽行事,特别是平刃兄弟,外面的世界很大,很混乱,所以要时刻谨记提防小心!”

    经过了几番斟酌,凡川答应了让钟北四人跟着,不过临行之前,凡川还是要把这些该说的话说明,毕竟外面的世界确实不是凡川可以掌控的,所以时刻提防和小心,这些是一定要吩咐到的。

    接着凡川又说了一些其他的话,基本上都是怎么收敛自己,怎么忍辱屈让,怎么时刻提防,等等一类的话,吩咐完了这一切之后,凡川这才开始考虑如何能最快的到达外界。

    因为夜月门里的山神门,早已经过了期限而自行关闭了,所以想要离开夜月门,只能通过逆行通道到玄阴门,用玄阴门做中转,然后离开。

    可是想到玄阴门,凡川的脑海里又浮现了申屠冲之前接到自己给的丹药时的激动样子,以及敖津受伤全身颤抖的样子,凡川担心如果自己给的那粒魂平丹,没能救治好申屠冲,那自己再这般借道而走的话,想必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通过。

    所以,凡川想到了偷走,就是想通过逆行通道到玄阴门,然后从玄阴门悄悄的离开,不让任何人发现。可是,这是有难度的,何况现在又增加了四个人,行动更是受到了牵连,更甚迟缓。

    “咱们把一切准备妥当,然后这样走……”想好了行动路线之后的凡川,对着钟北四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同时也得到了钟北四人的认可。

    见钟北和白平刃这边已无需再交待,凡川立即转身走向了烟紫和云屏。

    “烟紫姐姐,云屏前辈,我们该走了!”

    看着聊的还正投机的烟紫和云屏两人,凡川语气温和的说道。

    “哦,好!”

    “恩,走吧!”

    听到了凡川的话,烟紫和云屏两人顿时转眼看向了凡川说道,两人的脸上都挂着欣喜的神色,似乎聊了这么久,还是有些意犹未尽。

    “傻小子,多谢你救了我云屏师祖啊,哈哈,真是巧了,竟然让你一个臭小子,救了我和我师祖两位大美人,你小子心里肯定乐坏了吧?告诉你,你别想打我云屏师祖的主意,哼!”刚刚起身站立在凡川身前的烟紫,看着呆呆的凡川,动人的脸蛋上浮现了一丝邪笑,当下立即出声说道。

    “我……”

    凡川被烟紫的话给搞的摸不清了头脑,刚开始还要感激自己,怎么越说越变味了呢,只见此时的凡川,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接下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尴尬的低下了头。

    “紫儿,别瞎说!”

    而此时站在烟紫身边的云屏,在听到了烟紫的话后,脸蛋有些微红的娇嗔道。

    “我是实话实说嘛!”烟紫故作邪笑的说道。

    “好啦,紫儿!”云屏对着烟紫娇嗔了一声,随即转眼看向了凡川,接着出声说道:“对了,凡川宗主,还是多谢你救了紫儿!仙云魅不会忘了你的恩德!”

    凡川被这对姐妹花给彻底的搞糊涂了,这一唱一和的,若不是凡川知道真相,还以为烟紫和云屏,真的是亲生姐妹呢。

    “云屏前辈说的哪里话,要不是烟紫姐姐,我还入不了修真呢,应当是我谢谢她才是。”凡川诚恳的说道。

    “嘻嘻!”

    听到凡川的话,烟紫在一旁偷偷的笑了起来。

    云屏看着烟紫的样子,不禁的对着烟紫瞪了一眼,接着再次看向了凡川,出声说道:“好了,咱们暂且先不说这个了,对了,凡川宗主,你说离开夜月门?咱们要怎么走?我早听闻过,夜月门退隐是因为有山神门的限制,现如今山神门开着吗?”

    听完云屏的话,凡川顿时有些惊讶,果然是修真岁月长的人,就连夜月门的山神门之事都知道,而且还能分析的这么细致,不自觉间,凡川对云屏的敬意,又多了一分。

    “恩,这个我打算是这样……”

    接着凡川又把刚刚与钟北四人说的话,再次与云屏和烟紫复述了一遍。

    听完了凡川的复述,只见云屏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随即说道:“恩,目前也只能是这样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尽早走吧,越耽误时间,申屠冲那边就越有可能出现状况!”

    “恩,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们快走吧!”凡川佩服着云屏的分析力,语气恭敬的说道。

    “恩!”

    烟紫和云屏点头之后,随着凡川快步的走向了钟北几人。

    一行七人全都到齐了,凡川开始着手准备着离开了。

    此时的夜月门是处于落叶纷飞的季节,殿外静悄悄的显得很是萧索,几片干枯的黄叶,随意的飘落在了殿门前,伴随着落叶的纷飞,天气温度也随着降低了下来,一些修为境界低的修真弟子,都自觉的加了一层衣。

    “走吧!”

    凡川再次吩咐了众人一遍之后,转身踏步就要离开。

    可就在此时,突然只见凡川刚刚抬起的脚,却又落了下去,而且再看凡川的神情,也从刚刚的平淡,变得开始有些焦虑和担忧。

    “宗主,你怎么了?”

    还是离凡川最近的钟北,先发现了凡川的异样,于是随即出声关心道。

    “我突然想起来了一件事情,钟北兄弟,你跟我走一趟,平刃兄弟,你们三个照顾好烟紫姐姐和云屏前辈,在这里等上我一小会儿,我马上就回来!”

    凡川说完,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凡川强行的拉住了钟北的手,快步的挪向了殿外。

    “嘿,臭小子……”

    烟紫想要问清楚凡川的去向,可话还没说完,殿里已没了凡川的身影。

    “烟紫前辈,花仙前辈,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上一小会儿吧,相信凡川宗主,很快就会回来的!”一直默不作声的浦玄,在看到情况后,不禁的站出了身子,看着烟紫和云屏出声说道。

    “也只能先这样了,唉,这个臭小子!”烟紫娇嗔了一声,随即拉着云屏的手,走向了殿内的座椅上,两人再次开始了聊天。而白平刃三人见状,也只好另找了座椅,自顾的坐下,也不出声,安静的等着凡川回来。

    而此时在空中御剑飞行的凡川,焦急的神色却一点不减,转眼看着身边同样在御剑飞行的钟北,凡川急切的说道:“钟北兄弟,你说的从玄阴囚房救出来的那些凡人呢?都安置在哪了?”

    原来凡川是想起来了那些凡人的事情,这才着急的要在离别前,去见上一面,就这一点上来说,凡川不是个背信弃义的人,反倒是特别的重感情。

    而此时的钟北,在听到了凡川的问话后,本来脸上紧张的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随即手指着供夜月门修真弟子休息的静室的方向,出声说道:“宗主,在前面那些静室就是了!”

    “好,时间不等人,我们快些去!”

    凡川催促道,随即脚下的飞剑,再次疾速飞去。

    终于在两人加速的情况下,没用一会儿时间,两人就到了供夜月门修真弟子休息的静室。

    刚刚站立在静室的门口,凡川顿时思绪万千,自己刚来到夜月门的时候,就是住到了这里,而且在这里还认识了白平刃和浦玄,以及沈佑三人,想到此处,凡川不禁的有些感慨万千,唏嘘不已。

    “我们进去吧!”

    看了看周围静悄悄的,并没有看守,凡川顿了顿随即说道。

    说完,凡川率先踏步走进了静室大院里,而钟北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可就在凡川脚步刚刚站稳在了静室大院里的时候,突然一阵阵的嘈杂声传来,再接着就是脚步在地面上奔跑的“咯咯”声,随即只见一群衣衫各不相一的人,向着凡川奋力的跑了过来,而且与此同时,嘴里还不停的大喊道。

    “是谁?是凡川宗主吗?真的是凡川宗主吗?”

    “快出来啊!凡川宗主来了!我们的恩人来了!”

    几句不算太洪亮的声音,随即逐渐的被嘈杂声所取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