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辞别的寒暄
    [.huju.]此时被凡川拥入怀里的灵兽,正是凡川已经许久未见的灵境兽小黑,因为之前的无停歇奔波,凡川就把小黑留在了夜月门里,由于琐事缠身,凡川脑海里几乎已经快要忘了小黑的身影,而此时再见到小黑,凡川的欣喜,不言而表。[.huju.]

    “小黑,真的是你吗?真不相信还能再见到你!”凡川目不转睛的看着怀里的灵境兽小黑,同时,手掌还不停的抚摸着小黑身上的毛发。

    而此时的小黑,像是听懂了凡川的话一样,只见小黑对着凡川点了点头,之后就把脑袋埋进了凡川的怀里,一直在凡川的怀里拱来拱去。

    见状,凡川任由着小黑在自己怀里嬉闹,没有任何一丝反抗的意思。

    “对了,真人,小黑怎么……怎么会藏在流澜剑里啊?”稍微的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凡川把目光投向了凌关真人,急切的出声问道。

    看着激动的凡川,凌关真人笑了笑,随即说道:“这个嘛,就是流澜剑的妙处了,因为流澜剑的剑体内有着一个灵迹空间,而这个空间,不但可以储藏一些杂物,而且还可以让有灵识的灵兽,或者魂体之类的生存,而你之前从天劫灵境里出来后,没有留下任何音讯,就又消失了,我只好把这只灵境兽放在了流澜剑里,这样不但可以让灵境兽得以生存,而且还能让它在灵迹空间里,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如今正是还你的灵境兽的时候。”凌关真人说完,甩了甩手里的拂尘,不再注视凡川,而是把视线放在了殿外的远处,似乎是在回想什么。

    而此时听完了凌关真人的话后的凡川,脸上隐现了一丝的愧疚,不仅仅是对灵境兽小黑的愧疚,还有就是对凌关真人的愧疚,凡川自责自己,在某些时候有些太自私了,总是在为了自己的私事而操劳,却在不知不觉中,忽略了大家的感受,这让此时就要辞别的凡川,有了一丝丝的悔意,和一些淡淡的隐痛。

    “真人,这流澜剑太珍贵了,我不能收……”

    低头思索了许久的凡川,终于做出了决定,抬手把手里的流澜剑递到了凌关真人的身前,语气有些伤感的说道。

    听到了凡川的话,凌关真人再次转过了身来,先是有些疑惑的打量了一下凡川的样子,接着竟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凡川小友,你看你,不用这么伤感,你这一别,又不是永别,何苦这般难为自己呢?还有这件流澜剑,唉,就算是老夫借给你的吧!等你回来的那天,再还于老夫,这不就好了嘛!”

    “这个……”凡川还是有些为难。

    “再推辞,老夫可就要生气了!”凌关真人故作生气的说道。

    “那……那好吧,凡川多谢真人的一番好意,真人请放心,等我办完外面的事情之后,一定会再回来夜月门的!”说完,接着凡川对着凌关真人施了一礼,腰背深深的弯了下去。

    凌关真人见状,略微的摇了摇头,随即出声说道:“好了,我们的约定已经达成了,对了,至于那个灵境兽,你只需催动真气使流澜剑运转,同时让灵境兽也抽出真气,那样灵境兽就能被流澜剑的剑体所吸纳,从而在剑体里生存修炼,而要是你想让他出来的话,就像你刚刚做的那样,只需一丝微微的真气融入剑体即可。”

    话音落下,凌关真人又转眼看了看灵境兽和凡川,以及此时还在宫殿一角里正聊的开心的烟紫和云屏,只见凌关真人突然挥动了手里一下拂尘,只听到“噗”的一声之后,殿内已没了凌关真人的身影,只留下了一声凌关真人临消失时的话音。

    “老夫见不得离别的场面,就先行退走了,凡川小友,记得你我的约定!”

    回音在宫殿内久久未散去。

    听着凌关真人的话,凡川难免有些伤感,一丝难舍的情愫,慢慢的浮上了心头。只见凡川动作缓慢的抬起了手里的流澜剑,静静的看着剑体看了许久,接着又低头对着灵境兽小黑小声的说了几句话,突然两道真气涌现,“唰”的一道蓝芒飞逝而过,地下已没了小黑的身影。

    小黑又被凡川收进了流澜剑里。

    平复了下难舍的心情,凡川又缓慢的把流澜剑收进了自己的晶涟羽戒里,等这一切全都弄好了之后,时间已过了许久。可是此时站在宫殿内的众人,却都没有离去,都在安静的注视着凡川,众人似乎都能感受到凡川的难舍和依恋,众人的脸上,不禁的都出现出了一丝丝微妙的变化。

    “好了,众位兄弟姐妹,都请回吧,我的话也都说完了,即日我就将离开,但愿不用多久,我们再见吧!”

    凡川看着安静的众人,声音洪亮的说道,这一刻的凡川,激情盎然,不再有之前的难舍和依恋了。

    凡川的话音落下,可殿内却还是依旧安静不已,而且殿内众人也都没有离开,这让凡川有些为难了起来,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才能完美的收场。

    “宗主,你这一路要小心啊!”

    就在凡川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只见征黎长老,踏步走近了凡川,悠然的出声说道。

    征黎说完,接着安吾和梓月,以及易阳几位长老,也都抽身走近了凡川,同样都是祝福的话,萦绕在了凡川的耳边。

    感动备至的凡川,忍住了想要眼泪汹涌,看着几位长老,温声说道:“几位长老,凡川多谢你们这一直以来的照顾和厚爱,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命硬,等着我,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恩,好!”

    征黎几人几乎同时点头说道。

    说完,只见征黎却有些惭愧的别扭了起来,这让凡川感到很疑惑,可是还没等凡川出声相问怎么回事,却只见征黎突然从身后拿出了一件闪着青芒的锦囊一样的东西,递到了凡川的身前,同时出声说道:“宗主,老朽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可以送给宗主,这件段魁锦囊,就赠予宗主了,锦囊里面有一些修真者所需的材料和功法之类的,都是老朽一直佩戴在身上的,如今宗主要远行,难免会用到的!”说完话,征黎不等凡川反应过来,强势的把段魁锦囊放在了凡川的手掌中。

    “这……这个,我不能收,征黎长老,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我真的不能收!”

    被强行送到手里锦囊之后,凡川这才惊醒了过来,看着手里闪着青芒的锦囊,凡川顿时要把锦囊还回去,同时还不忘急切的推辞。

    “宗主若能看得起老朽,就权且收下,好了,祝宗主早日凯旋而归,老朽先告退了!”

    征黎强势的推回了凡川递来的锦囊,接着身体向后退了一步,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再接着转身快步的走出了宫殿,随着殿外一道真气的涌现,地上已没了征黎的身影。

    征黎也走了。

    遇到这种情况,凡川有些压抑,但是压抑的同时,最多的还是属感动,凡川没有想到,自己竟能被这么多人关心着,这让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独的人的凡川,有了一些安慰和幸福感。

    “宗主,这个你也收下吧,这是老夫精心调制的露酒,可让宗主在路上提神醒脑。”

    “宗主,这是老夫前些时间采取各种材料,而修炼制成的灵宝,这件灵宝,可以让宗主随时随地与夜月门取得联系,这样我等也能了解到宗主的情况,就不用过多的担心了!”

    “小子,姐姐我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这样吧,我先送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你带着灵妹回来的那天,姐姐我帮你们联姻,让你们成为一对小夫妻怎么样?”

    这时,就在凡川抑郁的当下,安吾和易阳,以及梓月三位长老,也都站近在了凡川的身前,依次递上手里的东西,同时温声说道。

    看着三人关心的样子,凡川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不好意思接受,但又不知道怎么拒绝,顿时有些慌张了起来。

    “不行,安吾长老,易阳长老,我不能收你们的东西,还有,梓月姐姐,我一定会带灵儿回来,你放心吧!”凡川有些着急的对着三人依次说道,同时凡川还向后撤身了一步,似乎在刻意的撇开与三人的距离。

    可是此时的安吾和易阳,以及梓月,似乎并不在乎凡川的拒绝,只见安吾和易阳两人,突然抽身闪到了凡川的身前,一把把手里的东西,用真气推向了凡川的身前,两件东西顿时悬浮在了凡川的身前。

    接着还没等凡川做出反应的时候,两人又以快速的撤开了身子,携着梓月,三人快速的逃离了宫殿,只留下了一句话。

    “宗主,愿你早日凯旋而归!”

    凡川愣了,确切的说,凡川是呆滞的怔住了,只见凡川以着呆滞的目光,看着刚刚三人消失的殿外,也不说话,只是在呆滞的眼神里,总能不经意的闪过些许的感动。

    “谢……谢你们!”

    呆滞了一会儿的凡川,终于反应了过来,动作缓慢的把身前悬浮的两件东西,收进了晶涟羽戒里,接着目光看着殿外,小声的说道。

    可正在此时凡川收起了两件东西之后,殿内的众人,突然全都对着凡川躬身施了一礼,声音齐齐的大喊道:“愿宗主早日凯旋而归!”

    声音落下,殿内的众人,也都转身走出了宫殿,刚刚还充斥着压抑感的宫殿,顿时清净了下来,清净了下来之后,却又难免多了一丝凄凉和萧索。

    可在此时殿内众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的时候,却只见钟北,和白平刃,以及浦玄和沈佑四人,快步的向着凡川跑了过来。

    看着跑来的四人,凡川有些疑惑,但没出声,只是在等待着四人接下来的话。

    钟北四人刚刚站立在凡川的身前,四人立即声音齐整的说道:“宗主,我们要跟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