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难舍与遇见
    [.huju.]听到了凡川的大喊后,宫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的视线也都全部的投向了凡川,以及凡川左手边的烟紫,还有凡川右手指指着的座椅上,正有些坐立不安的一位样子柔美的女人。[.huju.]

    见众人的目光都投过来了之后,凡川先是躬身把云屏请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又清了清嗓子,接着大声说道:“这位乃是仙云魅门派的花仙云屏前辈,正是云屏前辈在玄阴门里救了我,没有云屏前辈的相助的话,也许我早就已不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了。”凡川的声音又顿了顿,接着说道:“那么凡川我斗胆说一下,云屏前辈即是我的恩人,也是咱们夜月门的恩人!”凡川的最后一句话,声音很是洪亮,回音在宫殿内徘徊了许久才散去。

    凡川的话音落下之后,站在殿内里的所有人,有的是一副疑惑的表情,有的是一副好奇的表情,但大多数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特别是征黎和安吾和易阳,以及梓月几位长老,脸上的惊讶表情很是难以掩饰,似乎云屏的身份真相,对于他们来说出乎了原有的预料。

    “拜见花仙前辈!”

    除了凌关真人和征黎几人之外,殿内的其他弟子,全都双手握拳对着云屏施礼喊道。

    “大家不……不用这么客气,我……我……”看着殿内众人向自己施礼,云屏顿时慌张了起来,也许是几百年的孤独一身,让如今的云屏,很难适应此时的场面,只见云屏同样对着众人躬身施礼,吞吞吐吐的说道,说着说着,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有略显尴尬的低下了头。

    凡川见状,立即闪身靠在了云屏的身前,示意众人落座,然后出声说道:“云屏前辈有些不适应人多的场合,大家请见谅,好了,接下来咱们说些正事吧,也是我此次请众多兄弟姐妹前来此处的目的。”说着话,凡川也找了一把座椅,自顾的坐了下去。

    而此时的烟紫,却早已经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了,只见在凡川落座了之后,烟紫瞬间挣脱了凡川的手,向着云屏跑了过去,而云屏见到烟紫之后,也是猛然一惊,脸上的欣喜和惊讶不言而表,接着两人手拉着手走向了宫殿的一角,互诉情殇去了,似乎忘记了此时两人是身处在夜月门的宗主宫殿。

    见到烟紫和云屏开心的样子,凡川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不再去过问烟紫和云屏的事情,凡川神情有些凝重的转头看向了殿内的众人,但却是欲言又止,似乎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会很棘手,因为从凡川紧皱的眉头上,就能轻易的看的出来。

    “宗主,有什么吩咐,就请直言,我等必定用心辅佐!”

    此时坐在靠近凡川位置的征黎,见到凡川紧皱着眉头,却不说话,于是当即站起了身,大声的说道。

    “对,请宗主直言,我等必定用心辅佐!”

    “请宗主直言!”

    随着征黎的话音落下,殿内的其他人,也附和着大喊道,一时间,宫殿内的喊叫声音,不绝于耳。

    看着众人的态度,凡川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向着众人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安静。等到宫殿再一次的安静了下来之后,凡川深呼吸了一下,接着出声说道:“各位兄弟姐妹,以及各位长老,还有真人,其实我此次邀请众位前来,是……是准备向大家辞别的!”

    “什么?宗主要走?为什么啊?”

    “对啊,宗主为什么要走?”

    凡川还没说完,就被殿内的其他弟子的声音给打断了,一些人的面孔上,尽写着疑惑和不解。

    “大家安静,先听宗主把话说完!”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当下,只见征黎长老突然站起了身,面向了身后的众人,大声的说道,同时一脸的严肃表情,使得宫殿再一次的安静了下来。

    看着众人再次安静了下来,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接着出声说道:“其实,我当初来到夜月门,确切的说,算是一个偶然,至于过程,我就不多说了,之后就是被灵儿所救,然后浑浑噩噩的在夜月门里混了几年,直到淮臣宗主召我入殿之后,我才算是半推半就的做了这夜月门的宗主,其实啊,我自问自己并没有什么才能,可以做这宗主,只是淮臣宗主的请求,以及大家的厚爱,我才有了今天的所谓小小成就,我也没有给夜月门带来什么好处,这点还希望众位兄弟姐妹不要生气。唉……”

    凡川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其实这次辞别,并不是说我永远不会再回来了,我只是告辞一段时间,出去……出去寻找灵儿的下落,然后帮助我烟紫姐姐寻找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再然后我就是想去见见我的那些朋友,还有就是回去一趟孤真派,实不相瞒,我刚入修真的时候,是师承紫金大陆木季城的孤真派,可惜,我还从未回过去一趟,所以,在此时夜月门还算是稳定的情况下,我想离开一段时间,而关于玄阴门的事情,大家大可不必操心,我想玄阴门不会再来挑衅了,至于为何原因,我就不在这里为大家一一解释了,只是希望大家好好的修炼,早些提高自己的修为境界,等我回来的那天,我希望夜月门更为强大!”

    凡川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神情间有些恍惚,似有些不舍,又似有些难过,反正就是一种很难说出来的滋味,很不好受。如果没有外界的凡尘琐事所干扰,凡川真心愿意永久的留在夜月门里。

    凡川的话音落下,整个宫殿内依旧是特别的安静,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众人微微的呼吸声,这让凡川很是诧异?难道自己哪里说错了吗?可是仔细回想一下,并没有哪里说错,那这奇怪的氛围是怎么造成的?

    正在凡川苦思冥想,找不到原因的时候,只见一直坐在众人后面,从未发言的凌关真人,突然站起了身,向着凡川稳步走来,而且与此同时,凌关真人手里的拂尘,上下不停的晃动着,这是凌关真人从未有过的状态。

    接着只见凌关真人走近了凡川身前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此时的殿内依旧还是安静,凌关真人注视着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凡川小友,终于还是做出决定了,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的,恩,灵儿的事情不可再耽误,这样吧,我赠你一件东西,算是夜月门对你的念想,等一切忙完了之后,希望你还能记起老夫,老夫这生不愿飞升仙班,愿意一直留在夜月门,这样,我们还会再相见的!”

    说着话,只见凌关真人先是把拂尘换到了左手上,接着右手突然抬向了空中,只感觉到了一道真气压力,从空中汹涌而来,再接着只见凌关真人凭空拿出了一把泛着蓝光的修真兵器。

    泛着蓝光的兵器正握在凌关真人的手里,似乎在蠢蠢欲动,想要挣脱凌关真人的手掌,但碍于凌关真人用真气压制的原因,兵器始终没能逃脱凌关真人的手掌心。

    从此状看,就可以轻易的得知,这件修真兵器拥有自己的灵识,绝对不是一件凡品,依凡川的感觉而言,这件修真兵器,与言慕岸留给自己的楚远紫剑,有的一拼,而且在凡川仔细的盯着凌关真人手里的蓝色修真剑之后,惊讶的发现,其实这件修真剑,正是凌关真人之前斩杀青邪的时候,所用的修真剑,不禁的,凡川又有了一阵莫名的震撼。

    “这把流澜剑,就赠予凡川小友了,还望凡川小友不要嫌弃,我已经把剑体的限制给修改了,你现在就能融入真气使用,而且这流澜剑里,还有一个秘密,想必你一定会喜欢。”说着,凌关真人把流澜剑递到了凡川的手里。

    凡川有些惊讶的不知所措了起来,在震撼的同时,还有或多的感动充斥其中,凡川知道,这把流澜剑对于凌关真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而此时凌关真人却毫不吝啬的赠予自己,这让凡川很是受宠若惊。

    “真人,你这是……”

    接着只见凡川紧紧的握着手里还在颤抖着的流澜剑,一副感动和惊讶的目光,投向了凌关真人。

    “你权且先收下,你现在先用真气融入剑体里试下,记住,不用过多的真气,我不是让你战斗,而是让你召唤出剑体里隐藏的东西。”凌关真人一脸神秘的打断了凡川的话,随即抽身向后退了些许距离,等待着凡川接下来的动作。

    而凡川在听到凌关真人的话后,很是疑惑和费解,不知道凌关真人要做什么,但是凡川又不想违背凌关真人的意思,于是半推半就的按照了凌关真人的吩咐,当即抽出了体内一丝微弱的真气,瞬间融进了剑体内。

    此时真气刚入剑体,只见原本泛着淡蓝色光芒的流澜剑,突然蓝光大盛,甚至把整个宫殿都陷入了蓝色的迷影里,接着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是为何的时候,突然凡川手里的流澜剑一阵剧烈的晃动,差点脱离的凡川的双手。

    见状,凡川赶紧的用力稳住了晃动的流澜剑,同时一副极度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手里的流澜剑,这一刻凡川感到,这把流澜剑的脾气,似乎比老白师尊言慕岸留给自己的楚远紫剑的脾气还要大。

    终于稳住了流澜剑的晃动,可是还没等凡川喘口气呢,流澜剑再一次的剧烈晃动了起来,而且这次的晃动比之前的更甚剧烈,吃惊的凡川直接抽出了真气,压制住了晃动,这一刻凡川都在想着,这是不是凌关真人拿这把剑,故意来试炼自己的啊。

    可正在此时众人都不解的时候,突然流澜剑的剑体射出了一道蓝色流芒,流芒靠在宫殿的上方,来来回回的旋转了几圈之后,突然降落在了凡川的身前。

    “砰!”

    一声脆响之后,蓝色流芒散尽,只见一只全身都长着黑色毛发的灵兽,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灵兽的突然出现,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了吃惊,就在众人向着趴在地上的黑乎乎的灵兽,投过去好奇的目光时,突然只见凡川瞬间快速的低下了身子,伸手一把把全身黑色毛发的灵兽,拥入了怀中,同时大喊道。

    “小黑!小黑!真的是你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