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喜与欢
    [.huju.]听到云屏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凡川激动极了,于是凡川当下立即低身扶起了云屏,目光注视着云屏诱人的脸蛋,温声说道:“云屏前辈,你终于醒了啊,可把我给急死了!”说着话的同时,凡川还有着一副难以掩饰的高兴。[.huju.]

    听到了凡川的话,云屏的脸上闪现了一丝的疑惑,随即温柔的出声说道:“我这是在哪?究竟发生了什么啊?我记得……我好像是在玄阴门被申屠冲所伤,然后……然后……”

    “然后你就昏过去了!”

    凡川接住了云屏的话茬,接着仔细的把云屏昏迷之后,所遭遇的事情,全部与云屏复述了一遍。只是在凡川的复述里,凡川并没有提起地下灵府一事,是因为凡川想让云屏见到了烟紫之后,再说出这些事。

    听完了凡川的复述后,只见云屏摇晃了一下脑袋,似乎是在思索凡川的话,自顾的出声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怎么什么都记不起来啊!”说话的同时,云屏又抬头看了看此时身处的夜月门宗主宫殿,接着出声说道:“这……是在夜月门啊?”

    “恩,这儿就是夜月门!”凡川肯定的语气回答道。

    得到了凡川肯定的答复后,云屏似乎想起来了什么,突然只见云屏站立起来了身体,神情严肃的看着凡川说道:“凡川宗主,多谢你的救命之恩,以后有需要我云屏的时候,我云屏自然会全力以赴!”说完,云屏还向着凡川施了一礼。

    见状,凡川顿时慌了起来,听着云屏的话,凡川有些想笑,因为此时云屏的话,让凡川感到了云屏特别像是一个英雄好汉,与她柔美的样子,很是不符。

    “云屏前辈说的哪里话,应当是我凡川要谢谢前辈你才是,在玄阴门里的时候,要不是前辈出手相救,也许我早就没命了,如今哪还能站在这里。所以说,前辈不要在意这些。”说着话的同时,凡川也学着云屏的动作,对着云屏躬身施了一礼。

    “这……这个……”

    云屏有些语塞了,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话了。气氛顿时有了些尴尬。

    “好了,云屏前辈,你就在夜月门里好好的休息一番吧,等什么时候身体痊愈了,什么时候再离开。”凡川当即出声说道,打破了原有的尴尬,使气氛不再显得那么严肃。

    “这个……合适吗?”

    云屏显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当然合适啊,我不是说了嘛,前辈不要想这么多嘛,对了,一会儿我给你引见一个人,想必你看到她之后,就不会再有这种心情了!”

    凡川的话音里充满了信任,这才使得云屏稍微的有了些放松,不再是刚刚的那么拘谨。

    “引见一个人?是谁啊?”云屏注视着凡川,不禁的好奇了起来。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此时的凡川像是一个阴谋家一样,对着云屏邪笑了两声之后,自顾的转身走向了殿外,立身站在了宫殿的门口,似乎是在等待什么人的到来一样。

    而云屏见到凡川的样子后,也不急于知道真相了,也学着凡川的样子,走到了宫殿的门口,站在了凡川的身边,只是云屏不像是在等待,而像是在享受一样,一双动人的眼睛,随意的看着夜月门里的各处风景,深深的沉醉在了其中。

    “宗主,我等来迟了!”

    就在凡川和云屏都在为各自的事情,而静静的发起了呆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的空中,传来了几声话音,话音落下,就是几道高低不等的真气压力,伴随着呼啸的风声,向着凡川所站立的位置,迎面扑来。

    听到了声音,凡川和云屏都把视线放在了声音传来之处,接着只见几位年龄不等的男女,身后分别的带着几人,向着凡川飞来,有的是御剑飞行,有的则是凌空飞行,而在众人的身后,还有一位不算太苍老的老者,手持着一把拂尘,凌空飞来。

    从视线里看到了逐渐逼近的众人,凡川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微笑,来的众人,正是凡川之前派白平刃三人,分别去请来的夜月门的长老,以及修为境界和威望很高的夜月门修真弟子,还有一位重要的角色,那就是此时处在众人身后,手持拂尘的凌关真人。

    见到众人已经快抵达宗主宫殿,凡川立即转身走进了宫殿内,吩咐着钟北把一些座椅和杂务都安置妥当了之后,凡川选择了一把位置处于宫殿中央的座椅,自顾的坐了下去。

    而之前随着凡川也走进了宫殿里的云屏,则选了一把比较靠近凡川的座椅坐了下去。对于即将到来的众人,云屏的神情间似乎有些闪躲。这也不能怪云屏,毕竟云屏早已经在五百年的时间里,习惯了单独一个人,可现在让她突然见这么多人,心理上还是会有些排斥的,但又碍于凡川的面子,云屏又不得不学会面对。

    “凡川宗主,你回来了!”

    “宗主,你可回来了!”

    就在凡川和云屏刚刚坐下不久,殿门外就又响起了一声接着一声的喊话。

    听到喊话,凡川站起了身体,对着殿门外,大喊道:“兄弟姐妹们,确实是我凡川回来了,你们快进来坐吧!”

    凡川的话音刚刚落下,接着只见殿内突然就涌进来了许多人,其中包括征黎,安吾,梓月,易阳几位夜月门长老,还有白平刃三人,以及一些凡川看着脸生的修真弟子,而在众人的身后,则是凌关真人带着烟紫,缓步而来。

    见到众人后,凡川再一次的出声,安排众人落座,接着则快步的走向了凌关真人和烟紫。

    等走到了凌关真人和烟紫的身前时,凡川先是对着凌关真人躬身施了一礼,接着出声说道:“凡川拜见真人!”

    “凡川小友不必多礼,看来玄阴门一行已经有结果了,看这形势,一定是凯旋而归吧!”凌关真人甩了甩手里的拂尘,示意凡川不必多礼,接着放眼看了一下殿内的众人,淡淡的出声说道。

    “什么都逃不过真人的法眼,恩,玄阴门一行是收到了最好的结果,不过今天小子请众人过来,是有另外的事情,需要宣布,所以才迫不得已请众人前来……”凡川语气缓慢的对着凌关真人说道,似乎是在请求凌关真人有所答复一样。

    “恩,有什么事情就说,这就对了嘛,哈哈,这才是宗主所为!”凌关真人看着凡川有些为难的样子,突然爽朗的笑出了声来,接着只见凌关真人又转眼看了一下身旁的烟紫,接着又笑道:“好了,老夫先去找个位置坐下来,等着凡川小友的宣布,恩,烟紫丫头就交给你了,这丫头的脾气还真是和灵儿那丫头的脾气相仿,要不是老夫我哄着骗着,估计早就偷偷的逃出夜月门找你去啦!哈哈!”说完,凌关真人自顾的转身走开了。原地上只剩下了有些尴尬的凡川,和此时正一脸怒容看着凡川的烟紫。

    “哼,臭小子,老实交待,你撇下了我,去哪里了?你的心还真是够狠的,你明明知道我在这夜月门里没有一个亲人!”

    凌关真人刚走后,一直在怒视着凡川的烟紫,立即愤怒的出声说道,说话的同时,烟紫的双手还紧紧的掐在腰间,似乎像是在审问凡川一样。

    见到烟紫的样子,本来就有些尴尬的凡川,此时更甚尴尬了,接着只见凡川的脸上,突然强装出了一丝微笑,同时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看着烟紫说道:“烟紫姐姐,我没有撇下你不管,我……我是去救人了,如果带着你的话,我怕……我怕你会受伤!”凡川像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一样,顿时满脸欣喜了起来。

    “哼,你是怕我是你的累赘吧?”

    可是烟紫却不吃凡川的这一套,依旧是愤怒的冷漠寡言。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我想一直待在烟紫姐姐的身边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说姐姐你是累赘啊!”

    先不管场合了,凡川从心底决定,此时一定要让烟紫开心起来,不管怎么费劲讨好都行,就是不能让烟紫感觉到自己不在乎她,毕竟如今烟紫的身体状况,已和凡人不差,如果她要是再想不开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哼,臭小子,就会油嘴滑舌!”

    虽然烟紫依旧还是一副愤怒生气的样子,但在烟紫的这句话里,还是能找到一丝俏皮的感觉,意思也就是事情也许并没有凡川想的那么严重,也许烟紫已经不生气了。

    看到了一丝转机,凡川没敢懈怠,于是又立即出声说道:“好了,烟紫姐姐不生气了吧?来,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说着话,凡川自然的牵上了烟紫的小手,惹的烟紫的脸上一阵的绯红。但烟紫并没有抗拒,害羞的低着头,任由着凡川牵着自己的手,随着凡川的脚步,穿过了殿内的人群。

    其实在刚刚听到了凡川的话后,烟紫基本上就已猜出来了凡川带自己所见之人是谁了,又想起来了凡川之前说,没带自己出去,是因为救人,结合了一下如今的状况,烟紫的心里也已有了答案,虽然表面上还在怪凡川的不辞而别,但内心里早已小鹿乱撞,澎湃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其实就连烟紫自己都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烟紫感觉已离不开了凡川,似乎是已经喜欢上了跟在凡川身边的感觉,或许是习惯,或许是依赖,烟紫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有一点烟紫可以确定,那就是在凡川的身边时,自己会感到一种幸福感。

    “好了,众位兄弟姐妹,请安静下,我下面先为大家介绍一位朋友!”

    左手牵着烟紫的手的凡川,右手却伸向了一旁的座椅处,同时,双眼看向了殿内的众人,声音洪亮的大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