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云屏苏醒
    [.huju.]在夜月门的最东北角,有一处破败不堪的宫殿,这座宫殿正是青邪之前的长老宫殿,不过在青邪死后,这座宫殿已很少有人再光临,所以宫殿的周围,已被密密麻麻的杂草和枯叶所围满了。[.huju.]

    不过此时在宫殿里竟传来了一声沉闷的声响,接着只见一位长相英俊的年轻男人,身后带领着四位同样年轻的男人,出现在了宫殿的内室里,而在几位男人的中间,还搀扶着一位相貌如花似玉的女人,不过此时这女人紧闭着双眼,软软的身体被几位男人用着强壮的臂膀所支撑着。

    不错,此时这几人,正是刚刚从玄阴门里所归来的凡川等人,而此时几人待着的宫殿内室里,有着一面灰尘布满的屏风,这面屏风,正是通往玄阴门的逆行通道开启处。

    “宗主,为什么云屏前辈还不苏醒啊?”

    这时,一向行事谨慎细心的钟北,走到了凡川的身边,急切的出声问道。

    钟北的话问出之后,白平刃三人也把视线投向了凡川,似乎也很担心云屏的身体状况。

    听到了钟北的话,凡川转头看了看云屏,接着出声说道:“这个不用担心,我们刚才在玄阴门的时候,我已经稍微的试探过云屏前辈的身体状况了,魂平丹正极速的补充着云屏前辈体内的真气,相信不用多长时间,云屏前辈就可以苏醒了。”凡川的语气里很是自信。

    “那就好,那就好!”

    钟北以及白平刃几人,语气同时放松的说道。

    “好了,我们走吧!”

    说着话,凡川率先的走出了破败不堪的宫殿。

    踩着地上的枯叶,发出了“唧唧”的声音,凡川这一刻突然感觉到了好累,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凡川竟感觉自己像是迷失了方向一样,心中不免再次浮现出了镜爷爷的画面,凡川有种想哭的冲动,但碍于钟北几人在场,凡川还是压制住了就要奔涌的眼泪。

    平复了下心情,站在宫殿外的凡川,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钟北和白平刃几人。

    “平刃兄弟,浦玄兄弟,沈佑兄弟,你们三人现在去通知各位长老,和凌关真人,以及门里有威望的弟子们,让他们前去宗主宫殿,就说我有事情需要安排,我和钟北带着云屏前辈,就先回宗主宫殿等着你们!”凡川说完,把视线看向了远方。

    “放心吧,凡川宗……兄弟,我们三个这就去依次通知!”白平刃立即回应说道,此时白平刃大大咧咧的样子,看起来很是不协调。

    “那就好!”凡川对着白平刃点了点头,随即又转眼看向了钟北,和着钟北把云屏从白平刃手里接了过来,两人立即祭出了各自的飞剑,向着夜月门宗主宫殿的位置,极速飞了过去。

    看着消失在空中的凡川和钟北,以及云屏,白平刃也转头看向了浦玄和沈佑,又是大大咧咧的说道:“我们快些去通知吧!”

    “好!”

    在浦玄和沈佑的声音落下后,三人立即各自祭出了各自的飞剑,向着夜月门各个方向极速飞去。

    破落不堪的长老宫殿,再一次恢复了原有的寂静和萧条,几片枯黄的叶子,随微风落了下来,压叠在枯叶堆上,没有发出一丝丝的声响。

    而此时正在御剑飞行的凡川和钟北二人,却感觉到了身边有一丝异样,还是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两人很是疑惑,放眼看了周围一圈,并未发现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于是两人又再次加快了脚下的飞剑飞行速度。

    可是就在此时,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涌现出来,凡川立即压缓了飞行的速度,把视线看向了被凡川和钟北用真气包裹着的云屏,等凡川看清楚了状况时,立即激动了起来,这才知道了刚刚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

    因为此时凡川的视线里看到了云屏的身体似乎在微微的活动,而且之前云屏紧闭的双眼,在此时也在微微的张开,而之前那种熟悉的感觉,正是云屏因为要苏醒了,而致体内的真气外泄所导致的。

    “钟北,我们加快速度去宗主宫殿,云屏前辈似乎要苏醒了!”凡川当即对着钟北大喊道,同时脚下的碎星飞剑,再一次的提升了飞行速度。

    “真的?太好了!”

    听到凡川的话,钟北这才把视线放在了云屏身上,等看清了云屏的状态后,也不禁的加快了脚下飞剑的飞行速度,紧紧的跟上了凡川的节奏。

    似乎就没用多长时间,两人很快的抵达到了宗主宫殿。

    刚刚落地,凡川立即抽出了一丝真气,探入了云屏的身体里,接着只见凡川面带着微笑,满意的点了点头。

    知道了云屏身体已恢复正常,相信苏醒过来也是很快的事,凡川随即和着钟北,携扶着云屏,准备走进宗主宫殿。

    可在此时,凡川突然感觉到了,有两道不算强劲的真气流,正向自己这边赶来,凡川有些疑惑,于是抬头看去,等看到了来者之后,凡川的脸上再一次的浮现了一丝微笑。

    “恭迎宗主回来,清风明月拜见宗主,拜见师尊!”

    不错,来的两人,正是夜月门宗主宫殿的看守,清风和明月,也是凡川在夜月门里,唯一收过的两位徒弟。只见清风和明月快步的来到凡川的身前后,立即双膝跪下,一副极度恭敬的样子。

    看到跪着的清风和明月,凡川抬了抬手,示意两人起身,接着温声说道:“是清风和明月啊,不用多礼,快来,你们两个把云屏前辈扶进宫殿里,让云屏前辈好好休息一番。”说着话,凡川对着两人示意的指了指云屏。

    “遵命!”

    清风和明月起身后,快步的走近了云屏的身边,两人温柔的接过了云屏的双手,缓慢小心的向着宫殿里走去,生怕一不小心会跌倒了一样。

    见状,凡川和钟北也起步走进了宫殿里。

    刚刚走进宫殿,已经把云屏安置好了的清风和明月,瞬间跑到了凡川的身前,开始了左问问右问问,问凡川最近去哪里了,还有一切什么好奇之类的事,等等。

    凡川并没有厌烦,更是细心温声的与两人说东道西,只是让凡川有些费解的是,这清风和明月的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刚刚对凡川还是一副尊崇的样子,这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点也不拘谨,却是嬉笑的样子。

    其实只是凡川不知道,是因为凡川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以及凡川自己特有的性格,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凡川和淮臣,这两任夜月门宗主,在性格和处事上,有着天大的差别。

    “呃……这……这是在哪……”

    就在凡川与清风和明月聊的正酣的时候,突然一声微弱的声音,从大殿里传来过来。

    听到声音,凡川根本就没有多想,目光直接看向了躺在大殿中央处的云屏,只见此时的云屏正努力的张开着眼睛,双手也不自觉的似乎想要保护住自己的身体,正在上下左右不停的摆动。

    云屏苏醒了。

    几乎是瞬间,凡川是瞬间就闪身到了云屏的身边,伸出了手,慢慢的扶起了云屏,让云屏靠在了自己的身上,顿时一阵阵花香味刺激着凡川的神经和大脑,再感受着云屏娇柔的身子,和看着云屏惊艳美丽的脸蛋,凡川不自觉的在心里大喊着“冷静”。

    “云屏前辈,你醒了吗?”

    凡川试着温和的出声说道。

    “恩……呃,我这是在哪?你是……哎……头好痛!”

    听到了凡川的问话,云屏缓慢的抬头看了一眼凡川,似乎是在回忆什么,接着话还没说话,就双手按住了自己的脑袋,似乎是很痛苦的样子,只见云屏的身体,也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看到云屏的状态,凡川并不着急,因为凡川知道,这种头痛,正是被玄阴门的修真者击中后,再次苏醒过来时候的后遗症,凡川之前就有过一段时间是这样的状态,后来自然而然的就好了。

    不过此时凡川并不想等云屏的头痛,自然而然的痊愈,因为一会儿可能要见到烟紫,凡川答应过烟紫,还给她一个正常的云屏,而且接下来凡川还要有要事去办,此时若不实施,可能以后很难再有时间了。

    想到此处,只见凡川突然抬起了右手,一丝真气流,瞬间从凡川的手中浸入到了云屏的身体里,凡川的速度很快,以至于在一旁观看的钟北,以及清风明月几人,谁都没有想到凡川要做什么。

    接着就是凡川不停的抽出着真气,不停的浸入云屏的身体里,时间才过了一会儿,只见凡川的额头上,已经开始隐现出了些许的汗珠。

    因为凡川深知自己与云屏之间的修为境界,差距很大,所以想要用真气来抚平云屏体内的创伤,就需要有大量的源源不断的真气流做支撑。

    恍惚瞬间,只见凡川突然大力的把右手从空中划了一下,一道混厚的真气流,顺势浸入了云屏的体内,接着只见云屏的身体,大幅度的晃动了一下,随即只见云屏微皱的眉头,终于放松了下来。

    而此时的凡川则随意的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接着从晶涟羽戒里取出了一粒一罗丹净心丹,直接吞入了肚中,直到感觉到体内再次快速燃起的真气后,凡川这才安心的放松了下来。

    此时站在一旁的钟北和清风明月,都不禁的对着凡川默默的点了点头,一副恭敬的目光直穿过凡川的身体。因为钟北和清风明月他们知道,刚刚是凡川在费尽自己体内的真气,来抚平云屏体内的创伤,这对于修为境界相差大的凡川和云屏两人来说,是件很难的事情,可凡川却坚决的完成了,这不禁的让钟北几人再一次的被凡川淡淡情义所打动了。

    “凡川……我……我这是在哪……”

    正在此时,凡川再次听到了云屏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