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一丹换一命
    [.huju.]“我为什么要救他?他刚刚可是还想要了我的小命呢!”

    凡川转眼看向申屠冲,淡淡的出声说道。[.huju.]

    听到了凡川的话,申屠冲尴尬了起来,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似乎在想着什么,突然只见申屠冲转身对着身后的几位玄阴祭司说了几句话,然后再看向凡川,语气恭敬的说道:“凡川宗主,还……还请到殿里入座,我现在就开始着手治疗云屏仙子的伤!”说完,申屠冲以着一副乞求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凡川。

    听到申屠冲的话,凡川英俊的脸上,再次浮现了那一丝邪笑,随即看向了钟北几人,示意钟北几人跟着过来,就这样一行几人随着申屠冲的带领,走进了玄阴门的古堡式主殿。

    刚刚走进主殿,顿时迎面而来的一阵阴风,让凡川很是不适应,随即只见凡川摇了摇头,转身靠向了云屏的身边,伸手接过了云屏的身体。

    “凡川宗主,请坐!”

    刚入宫殿不久,申屠冲立即给凡川几人让下来座椅,同时安排玄阴门里其他的人,都站在了殿外。

    凡川几人也不客气,当即坐在了座椅上,等待着申屠冲接下来所要说的话。

    见凡川几人已坐下之后,接着只见申屠冲有些为难的说道:“凡川宗主,恕我直言,之前不是有意要隐瞒事实,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给云屏仙子疗伤,只是……只是希望凡川宗主也能让救敖津祭司一命。”

    听到了申屠冲的话后,凡川点了点头,不过申屠冲后面的话,却给凡川出了一个难题,用化魂之力攻击敖津,这是凡川早就想好的,可是攻击力的结果实在是太出乎了凡川的预料,而凡川也没有想过要怎么救敖津,这让凡川也有了些尴尬。

    “恩,这个……好!”

    凡川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爽快的回答道,没等申屠冲回应,凡川又接着说道:“你先救治好云屏前辈的伤势吧,只有云屏前辈醒了,我自己会救治敖津!”

    “好,咱们一言为定!”

    申屠冲像是了解了一件心事一样,脸上终于出现了些喜色。接着只见申屠冲又立即转身看向了门外的几位玄阴祭司,声音洪亮的说道:“几位祭司,请进殿里来,我们一同护法为云屏仙子祛除淤气!”

    “遵令!”

    一声齐齐的回答,接着几位玄阴祭司走进了宫殿里。

    见状,凡川小心翼翼的把云屏的身体,放在了宫殿的中央,同时谨慎的站在云屏的身边,时刻的防止和申屠冲等人。

    而申屠冲等人见到云屏后,也开始着手为云屏祛除淤气。

    接着只见申屠冲等人,快速的靠近了云屏的身体之后,几人双手间竟在瞬间汇聚了大量的黑色烟雾,黑色烟雾全都径直的浸入了云屏的身体里,而此时的宫殿,也在申屠冲等人汇聚出黑色烟雾后,空间的压力开始逐渐的紧凑了起来。

    再看云屏的身体,只见此时安详的躺在宫殿中央的云屏,竟在黑色烟雾浸入了身体后,开始微微的颤抖了起来,随着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只见云屏粉嫩的樱桃小嘴,竟也开始微微的蠕动了起来,似乎是在说着什么,但是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见状,凡川不禁的有些担忧,但也只能是站立在一旁观看,却不能做任何事情。

    就在此时紧张的局势还在延续的时候,突然只见申屠冲等人却猛然的收回了双手,而在申屠冲等人收回了双手之后,浸入云屏体内的黑色烟雾,也开始逐渐的模糊了起来,直至完全消失。

    “这……”

    看着还未苏醒的云屏,凡川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申屠冲。

    而此时的申屠冲却以着一副疲惫的状态,用着有些倦意的语气,回答凡川道:“凡川宗主,我……我等已经为仙子祛除了体内真气淤气,不用过多久就能苏醒了,不过……不过现在要是能有上好的修真丹药,喂服于她的话,是为最佳,而她苏醒的也快!”说完话,申屠冲不禁的再次转眼看了看云屏,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

    听到了申屠冲的话,凡川像是想都没想的样子,立即从晶涟羽戒里取出了两粒为数已不多的大罗七丹四罗丹,魂平丹,接着只见凡川把其中的一粒魂平丹,抛向了空中,接着凡川手间击出了一丝真气,真气温和的把魂平丹给融化了,然后只见融化后的魂平丹,瞬间化入了云屏的身体里。

    只见云屏的身体,在丹药入体后,突然象征性的晃动了一下,接着又恢复了安静。

    而在凡川做完这一切后,并没有就此等待云屏苏醒,而是转身看向了申屠冲,把手里的另一粒魂平丹,缓慢的放在了申屠冲的手里,接着淡淡的出声说道:“这是大罗七丹里的四罗丹,魂平丹,想必你也知道这种丹药对于修真界来说,是多么的珍贵,你拿着这一粒丹药,去救敖津祭司吧!”说完,凡川又快速的瞟了一眼云屏,见云屏还是未苏醒,凡川似乎想到了什么,自顾的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了一丝狡黠。

    而此时的申屠冲,根本没有注意到凡川的异样,而是身体有些微微颤抖,双眼大放光彩的看着捧在手里的魂平丹,激动的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这真的是四罗丹啊,这太珍贵了!凡……凡川宗主,多谢,多谢,我申屠冲代敖津祭司谢过凡川宗主的恩赐!”申屠冲激动的出声说道,但是视线却还一直的放在手里的魂平丹上。

    其实这并不能怪申屠冲没见识过世面,申屠冲虽然知道修真界里有大罗七丹的存在,却是从未谋面过,只在别人的嘴里听到过一些关于大罗七丹的事情,而此时的申屠冲如此激动,那是因为专修邪术的玄阴门的存在,在对于修真界里其他的修真门派来说,其实就是一种不能拿上台面的耻辱,因此很少会有其他门派的修真者,与玄阴门的修真者有所来往,于是久而久之,玄阴门就被修真界所遗忘了,而玄阴门似乎也并不想与外界有所牵连,只是自顾的修炼,自顾的发扬着邪术修真,从而可以得知,玄阴门里的修真资源,是为少之又少。

    就像退隐的夜月门一样,修真资源很是稀有,特别是修真丹药之类的,夜月门是靠着每一百年山神门大开,吩咐门下弟子出去外界采购修真资源,而玄阴门由于不和外界来往,所以只能靠着抓些凡人,来喂食鬼獐妖,从而得到提升修为境界的精魂,但是此法并不能长久,而且也是因为此法,本来默默无闻的玄阴门,也被修真界其他的修真门派所知,也由此玄阴门开始变成了其他修真门派的敌人,就单单是因为玄阴门屠害那些无辜的凡人。这也是为什么云屏会逗留在玄阴门里的原因,全都是出于正常的修真者所有的仁心罢了。

    而之前玄阴门的鬼獐妖,却被凡川无意间给斩杀了,这让玄阴门处在了一个更为尴尬的局面,之前想要攻取夜月门,从而壮大玄阴门的想法,也在凡川误入玄阴门的那一刻,全都破灭了。

    “申屠门主,既然已无事,我想我们就先告辞了,回去夜月门还有很多要事缠身!”

    看着依旧还在激动不已的申屠冲,凡川淡淡的出声说道。

    但是虽然凡川是淡淡的出声说话,但是别人不知,只有凡川自己知道,此时凡川的心里,其实紧张极了,说出此话,只是想立即离开玄阴门,因为凡川并不能确定魂平丹就可以救治此时被化魂之力所伤的敖津,给予申屠冲魂平丹,也只是凡川一时的一个小计谋,凡川其实是想要让申屠冲快些救治云屏,而敖津的生死,在刚刚着急的凡川的眼里,并没有太在意。

    再看着此时依旧激动的申屠冲,凡川更为着急了,怕再逗留的话,会出现不可控制的局面,凡川想到虽然自己现在有着无可匹敌的化魂之力,但要是玄阴门所有的修真者,都发疯的给自己拼命的话,自己说不准也就在此归位了。

    “噢!噢!好,好,凡川宗主请自便!”

    被凡川的话从激动中惊醒了过来的申屠冲,当即恭敬的看着凡川,语气却还是激动的说道,像极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好,告辞!”

    凡川抻手施了一礼说道,虽然感叹着申屠冲为了一粒丹药,却如此形态,让凡川有些疑惑和费解,但凡川还是随即低身小心翼翼的把云屏扶了起来,与着钟北几人,快步的走进了玄阴主殿的内室。因为内室里有通往夜月门的逆行通道。

    看着凡川几人消失在殿内的身影,此时宫殿内的一位玄阴祭司,突然闪身站在了申屠冲的身边,有些好奇和疑惑的对着申屠冲出声说道:“门主,这……这什么魂平丹药能行吗?可以救治敖津祭司的伤吗?”

    听到了这位祭司的话后,只见申屠冲突然抬手向着这位祭司的头上,狠狠的拍打了一下,同时有些微怒的说道:“你懂什么!这可是大罗七丹里的四罗丹,号称修真丹药之王的丹药!你要是再乱说,我现在就吞噬了你!”

    “是,是,是小的没见识,门主还请息怒!”被申屠冲拍打后的玄阴祭司,随即低着头出声说道,接着退到了宫殿的一角,不再参与讨论丹药之事。

    “把敖津祭司抬过来!”

    宫殿里突然又传来了申屠冲的一声厉喝,接着只见几位玄阴门修真弟子,吃力的抬着敖津还在不住颤抖着的身体,缓步的走进了宫殿里。

    申屠冲见到被抬来的敖津后,缓慢的蹲在了敖津的身边,却没有把魂平丹喂食于敖津,却像是在想着什么,一时间怔住了。

    而此时的凡川几人,在到达了玄阴主殿内室之后,没做停留,立即击出真气,使逆行通道运转起来,几人瞬间消失在了玄阴门的主殿内室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