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大获全胜
    [.huju.]由于刚刚一战的大获全胜,凡川几人的信心都在倍增,对于此次玄阴门之行,似乎胸有成竹。[.huju.]

    再一次看到玄阴门门主宫殿,凡川对宫殿上的那些奇异的雕刻,依旧还是感觉到极为不舒服。把视线从宫殿雕刻上挪移下来,凡川直直的盯着宫殿主门,等待着申屠冲的出来。

    “是哪位朋友敢擅闯我玄阴门,还敢伤我弟子!”

    正在凡川几人等待了片刻,正欲自行走进宫殿的时候,突然一声怒吼,从宫殿里传了出来,接着就是一道极强的真气压力,随着怒吼声落下,飞速向着凡川几人接近而来。

    感受到真气压力,凡川几人不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凡川定睛的看着来者,果然不出所料,来者正是玄阴门的宗主,申屠冲,而且在申屠冲的身后,还跟随着敖津祭司,以及其他几位玄阴门的祭司。

    “申屠门主,好久不见啊!”

    见状,凡川故弄玄虚的大声喊道,同时象征性的对着申屠冲施了一礼。

    此时的申屠冲在看到凡川的时候,表情先是从原来的狂妄,瞬间变作了紧张,接着只见申屠冲并没有立即回答凡川的话,而是神情谨慎的看着凡川的周围,似乎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看了一会儿,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只见申屠冲的脸色,再一次恢复了正常,只是没有刚刚出来之时那般狂妄了,一脸假笑的看着凡川说道:“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凡川宗主啊,这才阔别几日啊?怎么了?凡川宗主登门又有何贵干呢?”

    看着申屠冲一脸假笑的样子,凡川发自内心的恶心,但还是不得不同样的假笑着回应道:“哈哈,申屠门主,别来无恙啊,这次登门拜访,只是为求申屠门主一件事!刚刚无意伤你弟子,还望申屠门主别见怪啊!”

    听到凡川的话,申屠冲突然把视线看向了凡川身后,被钟北几人扶着的云屏,似乎是猜到了凡川此行的目的,于是脸色上又多了一分狂妄的大笑道:“还有能难倒凡川宗主的事情?真是稀罕,哈哈,说吧!我申屠冲能做到的,我会考虑帮你的!”

    看着申屠冲的样子,凡川猜到了申屠冲的意思,申屠冲这是在故意刁难自己,凡川想都没想,当即将计就计的说道:“申屠门主一定能帮上忙,就是麻烦申屠门主,用你们的真气,来冲散下云屏前辈体内的淤气!”

    “哈哈哈哈!”

    凡川话音刚刚落下,只听到申屠冲大笑了起来,似乎对于凡川的求助,感到了很可笑一样。

    看着申屠冲大笑,凡川也不生气,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申屠冲接下来的话。而此时站在凡川身后的白平刃,似乎看不惯了申屠冲的狂妄,想要跻身前去计较,被凡川一把给挡在了身后。

    “哈哈,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云屏仙子的事啊!”申屠冲继续的狂妄道,话音顿了顿,脸色有些为难的接着说道:“这个嘛……恕我直言,我帮不了!”

    听到申屠冲的话,凡川的脸上闪现过了一丝的邪笑,同时在心里想到:“果然被我猜中了!”

    “申屠门主不肯帮吗?”凡川故作有些生气的说道,而且在凡川说话的同时,凡川的视线,紧紧的盯着申屠冲。

    而此时在凡川的话音落下,还没等申屠冲说什么的时候,只见站在申屠冲身后的敖津祭司,却突然站出了身,一脸怒气的看着凡川说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我们门主已经给你台阶下了,你们最好现在立即滚蛋,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敖津说话的同时,还在摩拳擦掌着。

    此时敖津怒气的表情,再加上紧握的拳头,配上敖津身体的瘦弱,和脸上的苍白,显得很是滑稽。

    其实在凡川决定来玄阴门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玄阴门的人,不会礼待自己的,而此时敖津的态度,早已在凡川的预料之中。

    但凡川此时的淡定,也不是装出来的,因为凡川见识过化魂对玄阴门修真者的恐怖打击,而且在魂帝传授与凡川纯正的化魂之力后,凡川坚信自己如今的化魂之力,比那些普通的化魂体所拥有的化魂之力,要高深的多,由此凡川才会毅然决然的选择再来玄阴门,一方面是救醒云屏,而另一方面则是再次震慑一下玄阴门,以便玄阴门以后不敢再有攻取夜月门的想法。

    第二方面的想法,其实只是凡川身为夜月门宗主,不自觉而要做的,就连凡川自己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着身的开始为夜月门的总体考虑了。

    “对我们不客气?死老头子,你想怎么不客气?我奉陪!”

    平复了下心情,此时的凡川也不再假装了,直接怒视着敖津,豪声的说道,语气里尽带着强者之气,让人不自觉的就能感到一种畏惧感。

    “你……”

    “凡川宗主,你这样说话就过分了吧?”

    敖津气急败坏的想要出声,却被申屠冲伸手拦下,只见申屠冲突然又变得很是警觉,视线在凡川的周围来回的看了几圈,见并没有什么异状,这才平静的说道。

    “过分?我一个小小的请求,你们都不答应,而且这死老头还出口相辱,是你们过分?还是我过分?况且,云屏前辈的伤,是你们一手造成的,你们懂我的意思吗?”凡川底气十足的说道。

    此时凡川越是底气十足,申屠冲就越是心生疑惑,可是申屠冲并没有在凡川的身边,或者周围,发现有化魂存在的痕迹,这让申屠冲很是压抑,想要发怒,却又有些畏惧。很是矛盾。

    “小子,你敢不敢不仗着化魂来压制我们,与我公平的比试一番?如果你胜了,我定会求情门主为云屏仙子疗伤,如果你输了,请立即离开玄阴门,而且再也不要踏入玄阴门半步!”

    又是还没等申屠冲说话,敖津再次抢先的说道。

    不过这次敖津的话,申屠冲却没有加以阻止,似乎还很同意敖津的提议,只见申屠冲退到敖津的身后,自顾的满意的点了点头。

    “比就比,谁怕谁?死老头子,我凡川今天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听到了敖津的话,凡川并不畏惧,只见凡川英俊的脸上,再次隐现出了一丝邪笑,当即抽身站在了钟北几人的身前,死死的与敖津对峙着。

    “好小子,我定要让你立即滚蛋!”

    敖津似乎被凡川的话激怒了,只见敖津双手间快速的汇聚着黑色烟雾,准备给予凡川一次强劲的攻击。

    “谁输谁是孙子!”

    此时的凡川,直接无视了敖津汇聚的黑色烟雾,话音刚刚落下,只见凡川纵身一跳,以着优美的线条,快速的划过了空中。

    就在众人为凡川的动作感到不解的时候,突然只见身体还惯性的处在空中的凡川,双手间竟快速的击出了一道泛着青芒的气流,青芒气流极速的穿向了还在汇聚黑色烟雾的敖津,一道青芒,和一道黑芒,很鲜明的对比。

    旁人不知道凡川所击出的是什么,但是凡川自己知道,正是魂帝伯枉赋予凡川的最纯正的化魂之力,而且此时的化魂之力,蕴含着太多异界的东西,并不是修真界所能理解的,就连在场的申屠冲等人,也从未见过这种化魂之力,只是在化魂之力快接近敖津的时候,申屠冲这才感觉到了一种极度的危险,是与之前遇到的化魂体所展现出的危险,更为强烈。

    “敖津祭司,小心!”

    申屠冲立即对着敖津大喊道,可是,话音终究还是喊晚了,就在申屠冲的话音还没完全落下的时候,凡川所击出的化魂之力,已经穿到了敖津的身前。

    “啊!”

    接着只听到敖津的一声大叫,双手间还没汇聚满的黑色烟雾,顿时烟消云散了,而且与此同时,敖津的身体竟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快速的倒飞了过去,重重的砸落在了地面上,地面上也因此凹陷出了一个大坑。

    而且在凹陷大坑里躺着的敖津,似乎还没挣脱化魂之力的折磨,只见此时的敖津,本来就很苍白的脸色,这会竟变得更甚苍白,像是一个死尸一般,而且敖津的身体还在不住的大幅度颤抖着,干瘪枯瘦的嘴巴里,也开始向外狂吐着鲜血。

    在场的众人都被这一突然的景象给吓傻了,特别是玄阴门的人,个个面色呆滞的看着凡川和敖津,似乎是很不情愿相信眼前的事实是真实发生的,而且在玄阴门的众人里,最惊讶的还是申屠冲,只见此时的申屠冲大张着嘴巴,身体却僵硬住了。

    而此时刚刚从空中落到地面上的凡川,也着实被这一景象给吓住了,这样的攻击力,已经远远的超出了凡川的预料,凡川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并未付尽全力的一击,竟能收到这样的效果,不禁的,凡川再次发自内心的感激魂帝伯枉。

    “怎么样,死老头子,认输吗?”

    平复了下心情,凡川踏步走向了敖津深陷的凹坑,看着还在颤抖着身体的敖津,一副得意的笑道。

    在玄阴门里的所有人,最让凡川感到反感的,就是敖津,此时看到自己能亲手打败敖津,凡川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凡……凡川宗主,请……请救救敖津祭司……”

    终于从震惊和呆滞中清醒了过来的申屠冲,立即转身,以着一副恐惧的神色,注视着凡川,语气紧张的说道。

    此时的凡川,在众人眼里,已经变作了像是一个拥有神力的怪物一样,能一击击垮敖津祭司的人,在修真界里,也找不出几个。

    看着紧张恐惧的申屠冲,凡川英俊的脸上再一次的浮现了一丝邪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