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痛心疾首
    [.huju.]刚刚走出宫殿门,凡川立即祭出了碎星飞剑,随即温柔的把烟紫置于自己的身后,真气入剑体,碎星飞剑以着极快的速度,向着凌关真人的石室飞去。[.huju.]

    而其他的众人,也都快速的跟了上去。

    此时的夜月门,异常的热闹,从飞剑上俯瞰而下,能清晰的看到,地面上来来回回的流动着许多修真弟子,而且都有着一副忙碌的样子,似乎凡川的回来,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值得庆贺开心的。

    一丝凉风拂过了凡川的脸颊,凡川抬手折了一下长长的头发,无心欣赏夜月门的风景,满脑子里都是许多扰心的画面,于是凡川再次加快了飞剑的速度。

    没一会儿,众人全都抵达了凌关真人的石室。

    再次看到石室外布满的奇异雕刻,凡川回想起来了之前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时候自己在夜月门,还是个无人知晓的外人,而如今这才过了多少岁月,自己竟已是一派之主了。这让凡川感到了世事总是会出乎人的意料。

    平复了下心情,不再多想,凡川拉着烟紫的手,快步的穿过了雕塑群,直接进入了石室之内。

    “真人在吗?小子回来了!”

    看着空荡荡的石室,凡川停下了脚步,放声喊了一下。

    可是凡川的声音在石室里回荡了许久,却不见凌关真人的出现,石室里依旧是静悄悄的,寂静的让人感到可怕。

    “难道真人没在石室里?”

    环顾了四周一遍,凡川有些纳闷的自顾说道。

    “不对啊,前段时间是真人自己说的,他老人家要回石室里啊!”这时,人群里的钟北,探出了身来说道。

    可就在此时,突然石室里传来了一阵阵的石板相撞声,声音很大,以至于在场的众人,都被这突来的声响给吓了一个激灵。

    凡川当即把目光寻向了声响传来之处,只见一块厚重的石板,正缓慢的在地面上打开,石板打开,现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凡川正好奇着是怎么个情况时,突然洞口内传来了一句话音。

    “是凡川小友回来了?”

    话音落下,凡川顿时激动了起来,因为凡川熟悉这音色,正是凌关真人的音色。

    就在众人为此感到不解的时候,突然石板隔开的声响再次传来,接着只见在声响传出的位置,一块同样厚重的石板,正在缓慢的向上浮起,而在石板上,正站立着凌关真人,和依旧昏迷着,躺在石板上的云屏。

    见到凌关真人和云屏的出现,凡川随即快步的迎了上去。

    “真人你总算是出来了,真人你这是……”

    凡川看了看凌关真人,又看了看云屏,有些疑惑的说道。

    “恩,老夫在为她疗伤,可是……唉,老夫尽力了!”说着话,凌关真人踏步走出了石板,站在凡川的身前,又习惯性的挥了挥手里的拂尘,接着说道:“对了,凡川小友,你之前是去哪里了?怎么回来的?老夫本还想着要怎么去寻找你呢!”

    “哦,这个啊……”

    凡川把脑海里的思绪理了理,完完整整的把在地下灵府所遇之事,全都尽数的告诉给了凌关真人。

    听完了凡川的复述,除了烟紫,在场的所有人都无不惊讶,全都以着一副奇怪的眼神看着凡川。而凌关真人则是若有所思的摸着下巴,像是在思索什么。

    “地下灵府?难道就是我们在玄阴门见到的化魂的生存界?”凌关真人看着凡川出声问道。

    “恩!”凡川点了点。

    “那你说的那个什么魂帝,为什么要帮你啊?有什么条件吗?”凌关真人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听到凌关真人的提问,凡川也有些不解,于是开口说道:“这……这个,我也不清楚,他只说救了我烟紫姐姐,纯属是缘分,我当初也有些怀疑,可是后来,他什么也没有对我提啊,而且还传给了我最纯正的化魂之力。”

    凡川说完,没等凌关真人回应,随即又拉来了身后的烟紫,对着凌关真人接着说道:“真人,这位就是我的姐姐,她叫烟紫,师承仙云魅,只是如今被歹人残害,元真灵神被毁,不能再做修真者了,真人,你看下,你有什么办法吗?”凡川以着一副乞求的目光,看着凌关真人。

    听到凡川的话,凌关真人随即把视线,转向了烟紫的身上,同时温声说道:“烟紫姑娘,你好,欢迎你来到夜月门,你先放松下,我用真气查看一下你的伤势,好吗?”

    “恩,好的,那就多谢真人了!”烟紫儒雅的回应道,随即不再说话,等待着凌关真人的检查。

    见状,凌关真人也不再说话,只见凌关真人突然把手抬向了空中,手指直直的指着烟紫的身体,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道真气的压力,真气压力穿梭而来,瞬间浸入了烟紫的身体。

    而再看凌关真人为烟紫检查身体时,脸上的神色,却越来越凝重,渐渐的,凌关真人脸上的凝重,被一种极度疑惑不解的表情所取缔。

    “真是奇怪,明明没有伤,却感应不到真气,只有一些真气弥留的痕迹,这……这太奇怪了!”凌关真人检查着的同时,自言自语的说道。

    而在场的众人,也没有出声打扰,都在静静的等待着凌关真人接下来的话。

    “烟紫姑娘,你老实告诉老夫我,是什么人伤了你?你这真气流动的伤势痕迹,根本就不像是修真者所致!”突然凌关真人抬头直视着烟紫,出声问道,语气里尽带着急切和疑惑。

    而此时的烟紫在被凌关真人突然的问话,给吓的一个冷颤,接着只见烟紫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似在苦苦的回忆,然后撅着小嘴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是什么人,当时那三个人都带着面具呢!”

    “带着面具?这个……唉!”凌关真人自顾的叹息了一声,接着转头看向了凡川,接着说道:“凡川小友,恕老夫无能,烟紫姑娘的问题,老夫无能为力啊!”说着话,凌关真人苦着脸摇了摇头。

    “真人,你不用自责,这没什么,我又没说一定要真人如何如何!”

    见状,凡川试着出声安慰道。接着凡川自顾的走向了躺在石板上的云屏,似在故意的转移话题。

    其实不是凡川不着急,是因为凡川知道,烟紫的情况,只能按照魂帝伯枉的话,去紫金大陆的未央城里去查看一番了,希望能找到塑身仙石,那样的话,凡川也就可以安心了。凡川没有与凌关真人提起关于塑身仙石的事,是因为烟紫毕竟不是夜月门的人,而算是自己的个人朋友,凡川不想拿夜月门,来为了个人私情,而周转铺张。

    “真人,云屏前辈的伤势是怎么回事?”蹲在了云屏的身边,凡川有些难过的出声说道。

    毕竟云屏是为了自己而负伤,这一刻,凡川的内心很是愧疚。

    而此时在凡川的话音落下之后,还没等凌关真人有所答复,只见烟紫却快步的走近了云屏,只见烟紫在云屏的周身转了一圈,似在仔细的端详云屏的长相。

    突然,只见烟紫的身体开始大幅度的颤抖了起来,而且与此用时,嘴里还在喃喃自语,情绪似乎很是激动,而且还很着急。

    “云……云屏师祖!云屏师祖!”

    正在众人为了烟紫的情况,感到不解的时候,突然只见烟紫俯身趴在了云屏的身边,大声的嚎哭了起来,同时双手还不停的摇晃着云屏的身体,而烟紫的泪水,也直直的向下,滴落在了云屏的身上,沾湿了云屏衣服的前襟。

    其他人不解烟紫的情况,但是凡川知道,看来烟紫是认识云屏的相貌的,这点凡川早就猜到了,而让烟紫跟着来石室,也是凡川之前想好的,意思就是让烟紫见到云屏,毕竟云屏也是仙云魅的人,这样可以让烟紫在陌生的夜月门里,感到一丝的温暖。

    只是让凡川没有想到的是,云屏的伤势竟然还没有恢复,而且让凌关真人也无能为力,还有就是烟紫的反应,也大大的出乎了凡川的预料,本来是想要给烟紫的惊喜,却在这时变作了惊吓。凡川不禁的感到了极度的困惑和愧疚。

    “烟紫姐姐,你先别激动,我知道你难过,我答应你,我一定会让云屏前辈苏醒的!”凡川起身蹲在了烟紫的身边,试图安慰下此时情绪激动的烟紫。

    而此时的烟紫,在听到了凡川的话后,突然转身看着凡川,双手紧紧用力的抓住凡川的双肩,急切的出声说道:“你……你告诉我!我云屏师祖怎么会在这里?她为什么受伤了?为什么啊!”烟紫的声音很大,整个石室里,都在来来回回的徘徊着烟紫的声音。

    看着此时情绪激动的烟紫,凡川不禁的自责了起来,没有想到烟紫见到昏迷不醒的云屏,会变成这样,而且还让凡川感到惊讶的是,没想到云屏,竟是烟紫的师祖。

    “这个说来话长,烟紫姐姐,你先冷静下,我慢慢的给你说,行吗?”凡川压制着声音,争取降到最温和的语气说道。

    “她是被玄阴门的人所伤,而且,想要让她苏醒,必须再去一趟玄阴门,老夫已经检查过了,只有让玄阴门里有祭司以上实力的修真者,来用他们特有的真气力道,冲开她体内的淤气,这样她便能苏醒了!”

    正在凡川苦苦的思索着如何与烟紫解释的时候,突然凌关真人的声音,从两人的身后传来,及时的解救了此时尴尬异常的凡川。

    听到了凌关真人的话,只见烟紫突然起身,面对着凌关真人,着急的说道:“真的吗?真人所说的属实?”

    凌关真人坚定的点了点头。

    “好,我现在就去玄阴门!”

    说着话,烟紫就要起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